第一千零八十章 薜氏腹痛(四十八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上太后娘娘还有宜妃娘娘想必很伤心。”

“……”

宫人嬷嬷觉得皇上太后娘娘宜妃娘娘还有秦王殿下不知道会有多伤心,禧贵妃:“很可惜不是吗。”

让人盯着,看看还会不会有什么。

秦王本身已经入了局,宫人嬷嬷想得没有那么明白。

“东宫有喜的那位侧妃可没有事。”禧贵妃忽然道,宫人嬷嬷摇头,禧贵妃不知道会不会有事发生。

*

秦王府里。

秦王处理好,他回了书房站着,薜氏那里他留了人,公公和侍卫站着,管家去安排去了。

查来查去,查到的结果,并没有让人满意,不管如何,王妃娘娘都小产了,再查也不可能回到过去。

侍卫都站着,公公看着殿下的背影,殿下派了人出去,他走到殿下的身后:“殿下,王妃娘娘的事已经如此,等王妃娘娘养好身体,还可以再来。”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

秦王回头,看向他。

公公尖着嗓子低下头,秦王面无表情,他的事,薜氏的事他知道府里的幕僚应该都知道了。

父皇皇祖母母妃应该也知道了。

“殿下。”公公还要开口,秦王不让他再说了,秦王府的几位幕僚从知道秦王妃娘娘可能小产后就一直关注着。

待到知道秦王妃娘娘真的小产后,都觉得殿下的优势一点点尽去。

如今剩下的还有多少路可以走,也许殿下出京,跳出这个局面,更好一点,先前他们还反对。

都商量起来,准备找合适的机会和殿下说。

殿下自己也想跳出局面去。

太子带着身边的小姑娘出宫半天了,坐在酒楼里的包房里,漫不经心看着下面,手上端着茶,喝着,旁边的桌子上还放着点心,终于听了下面的人的话,听到他想听的,笑得很高兴,少女不知道太子殿下笑什么。

她替太子殿下倒着茶水,侍卫都退到了包房外面,守着,小厮还有公公也是一样。

除了刚才进来禀报的人,少女不是不好奇的,她感觉得出太子殿下出宫好像是在等什么。

太子挥手让人退下去,笑着看向她:“在想孤为什么高兴?”小姑娘很乖很听话。

让他很喜欢,很高兴,愿意留她下来,留在身边。

本来想的是不听话就让她去别的地方,看出她在想什么,笑了。

“是,太子殿下。”少女从出宫一直跟着太子殿下一起,一直在一边服侍着,陪着太子殿下,微微后退一步。

“孤很满意,告诉你。”太子道。

少女望着太子殿下,她身边的丫鬟在外面,太子殿下不想有太多的人。

“孤听到了让孤高兴的事。”太子说了出来:“想到了吗?”笑出了声。

“……”

少女等了等,还是什么也不知道,她也没有问,太子殿下的事不是她能打听的。

“没有想到?孤还要等一个人。”太子忽然说,看着她,想到秦王府里发生的,他就想笑,父皇皇祖母也知道了吧,还有宜妃,他和纪太傅约好一起喝茶的,还有喝酒,纪太傅派人来告诉他,要再忙一会,忙完再来。

让他先来,他等了大半天了,竟然还没有来。

少女:“……”

太子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看了一下外面,让少女过来,少女走到他的身边。

*

纪尧忙完出来,上了马车,听到外面的侍卫的话,他摆了摆手,让人下去,走了进去,坐下来,等到马车门关上,转了一下玉板指,马车动起来。

太子已经等了半天了,他事情还没有完,就没有出宫,没有应他的邀,只说等他忙完再说。

他不知道太子蓼下出宫做什么,有没有和皇上说过,还有太子的目的。

一边想一边转着手上的玉板指,他更想回府看菁儿,陪菁儿,并不想和太子在宫外见面。

现在太子在宫外没有挂念的人,应该很久没有这样出宫找他。

他不知道太子又有什么事,想做什么,想说什么。

派人回府和菁儿说了一声,他今天可能会晚回府,太子殿下邀约,他还是要去看一下。

他出宫的时候问过,太子不是一个人,他之前听过并没有在意,不知道太子殿下是和谁。

刚才他问了,是一个女人,太子又看上了谁?他都不知道,只知道有人送了人入东宫,是太子妃的娘家?

他没有再转玉板指,等到了就知道了,不能回府陪菁儿,看下禛哥儿那臭小子。

“孤等的人来了。”太子抓过了少女的手把玩,他发现少女的手生得很好,不由抓到手里,把玩了。

“你的手很滑,孤没想到你的手生得这样好。”

软糯细滑,不像太子妃的手,让他没有把玩的想法,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软的手,没想到她的手长得这么符合他的喜好,让他很是喜欢,爱不释手,把玩了一下,看着少女羞红的脸,一下看到了太傅。

就算看到,还是忍不住握着。

孤的太傅舍得来了,他可是等不下去了,要不是眼前这个少女,他笑了起来。

“太子殿下,你。”

少女的手在太子殿下的手中,她感觉得到太子殿下的动作还有力道,就像是要把她的手化开一样,她只是走到太子殿下身边,太子殿下就抓住了她的手,好像很喜欢一样,一直把玩她的手,她看着,脸上红了起来。

心跳也加快,她没有和太子殿下这么亲密过。

好像太子殿下在摸她的脸,听着太子殿下的话,看到太子殿下的目光,她抬头,有些不明白太子殿下在看什么。

“孤等的人来了,孤的太傅,一会乖一点。”太子看着她,抓着她的手,站了起来,也把少女拉着。

他走到窗边看着下面。

少女以为太子殿下要放开她了,可是太子殿下还是抓着她,太子殿下说他等的人来了。

太傅?

纪太傅?她知道太子殿下的太傅是纪太傅,被太子殿下拉到窗边,她不由跟着太子殿下的目光看去。

她看到了下面的马车。

马车里就是纪太傅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