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薜氏腹痛(五十五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嬷嬷觉得自己年纪大了很少这样一夜不睡,熬夜的,才一晚下来就有点受不住。

可侧妃娘娘都能受住,丫鬟也撑住,她要是撑不住,不是给侧妃娘娘丢脸吗,要是年轻的时候她从来不怕一夜不睡。

侧妃娘娘不知道怎么撑住的,可能是为了殿下,丫鬟嘛,是忠心为主,是个好的。

也把她提上了,让她也去休息。

没想到她提了。

“嬷嬷去休息吧,你也累了。”锦绣看着嬷嬷,丫鬟也是。

“老奴是会去休息,但侧妃娘娘还有你,更是该去休息,侧妃娘娘是主子,殿下要是知道有什么会心疼。”

嬷嬷听到侧妃娘娘还有丫鬟的关心,侧妃娘娘也担心着她,还有丫鬟。

“都去睡吧。”锦绣笑了,看天色,殿下起来了吧,还有王妃娘娘,不用再做,晚上可以再祈福。

直到王妃娘娘醒来,丫鬟看着侧妃娘娘。

嬷嬷也看着,扫到一边祈福用过的东西,让人收掇起来,和侧妃娘娘一起休息,她要是再说,侧妃娘娘也不去休息怎么办。

丫鬟婆子过来收掇了,院子里的人没有好好睡了的。

去休息前,嬷嬷还是吩咐了一个人,看看正院那边,要是有急事就过来禀报,她虽然等了等,也没有等到殿下的消息,更没有看到殿下派人来,想来这会殿下知道了才对,但她也不可能去催,也不能着急。

可能是王妃娘娘小产,殿下的心思没有多余的,只记在心里了。

想了想,问了下正院那边,得知王妃娘娘昨晚就醒过来,殿下过去陪着,今早才离开。

也告诉了侧妃娘娘,侧妃娘娘一直担心着王妃娘娘醒了没有,还有殿下,王妃娘娘不知道闹过没有?

府里调换的人不少,梅园因为没有牵涉进去才没有。

*

薜氏醒来比较晚,已经快要晌午了,她什么也不想吃,想到自己失去的儿子,看着下面的嬷嬷丫鬟婆子。

脸色难看又阴沉。

“王妃娘娘。”嬷嬷开口,丫鬟婆子也想抬头又不敢,王妃娘娘的样子还是很吓人。

“嬷嬷又想说什么?我不该生气?什么也不要吃,端下去,我的儿子。”被人害死了,还没有找到人,薜氏阴沉着脸。

“王妃娘娘,殿下交待老奴几个一定要喂王妃娘娘吃下,等殿下空了就过来陪王妃娘娘,王妃娘娘该好好养着了。”嬷嬷看出王妃娘娘心思,没有说别的,当没有听到,只提用膳还有殿下,殿下有交待。

殿下昨晚肯定和王妃娘娘说了什么。

丫鬟婆子看着王妃娘娘。

“殿下在哪里?”

薜氏到了这时,忍不住开口。

“王妃娘娘,殿下在书房。”嬷嬷松了口气,王妃娘娘看来想知道殿下的去向,殿下还能在哪里,不能出府,只会在书房,殿下说过会过来的:“王妃娘娘想见殿下,要等一等,殿下会过来的,要不老奴派人去见殿下。”

她想了想还是道。

薜氏没有再说,看向一边的丫鬟婆子,丫鬟婆子不知道王妃娘娘看她们做什么,嬷嬷正要开口。

“梅园的女人是不是在笑我,笑我小产?”薜氏忽然问,她才想到梅园的女人,她小产了,她们是不是很高兴。

可能是小产了,她期待的没有了,受到打击,加上殿下也出了事,薜氏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

“王妃娘娘,她们不敢。”嬷嬷赶紧说,什么不敢没有细说,无论什么都不敢,不敢做什么,不敢笑王妃娘娘,她怕王妃娘娘想多了,必竟王妃娘娘刚才失了子。

再是大方端庄沉稳聪慧的人也会变得尖锐,尤其是王妃娘娘这样的情况。

还有殿下的情况。

忙打断王妃娘娘的放在,而且她也无意中听到了梅园那边那几个女人的情况,主要是太子殿下的表妹。

表面上看不出什么,私底下可能是高兴的,王妃娘娘生气不好,殿下应该也知道。

会处理的吧。

她不想王妃娘娘想起来。

丫鬟婆子都反应不过来,只有服侍薜氏的丫鬟想到了什么。

“你不用说这些,她们。”薜氏肯定那些女人做了什么,看着嬷嬷,脸色不好,就要再说什么。

她们是不是很高兴,太子的表妹,锦绣?

还有锦绣的女儿,她的女儿为什么能平安生下来,她不能?

薜氏忘了她的身份,忘了她想生出秦王府的世子,锦绣只是一个妾,每个人都是自私的。

丫鬟婆子还来不及说什么,只是知道王妃娘娘生气。

“王妃娘娘,老奴说的是真的,你不要想太多。”

嬷嬷一下子就听出王妃娘娘的介意,介意的是什么王妃娘娘虽没有提锦侧妃,话中却是包含在以前,原来是不会的,这次的打击对王妃娘娘太大了,都失了言,还是要说一下:“王妃娘娘,老奴得知一个消息,昨晚。”她把锦侧妃娘娘带着人彻底替王妃娘娘祈福的事说了,别的女人先不说。

不管如何都落在了殿下眼里。

锦侧妃娘娘虽然叫人另眼相看,让殿下看到,可是态度是好的,为王妃娘娘彻夜祈福。

她也知道锦侧妃娘娘是真的这样想,她了解锦侧妃娘娘一点。

丫鬟婆子也在不久前听过锦侧妃娘娘的事,和别的人不同。

听到嬷嬷的话看向王妃娘娘。

“你说锦侧妃?”

薜氏有点不相信,问嬷嬷。

“是,王妃娘娘,老奴可不敢骗王妃娘娘,王妃娘娘一问就知道,且锦侧妃的性子王妃娘娘也知道,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变。”

嬷嬷说。

“锦侧妃为我祈福一晚?”薜氏再次问,得到她们的肯定还有点头,还是不相信,主要是她现在小产了,锦侧妃为什么这样?她不是有女儿吗?为什么不和那些女人一样,那几个女人敢在背后高兴,她是侧妃还有女儿不是更该高兴?

她失去儿子,什么都不相信。

只是心底深处知道锦侧妃应该是真心为她祈福,并不是做个样子和那些女人不一样,但面上还是这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