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口口生生(六十二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老夫人几人都沉着脸没有说话,一瞬问起太子妃主要想怎么做。

太子妃问有什么办法让表妹尽快得宠。

“尽快得宠?”

陈老夫人听了,看着太子妃还有身边送入东宫的丫头,怎么赶在之前得宠,这有点难,眼前的丫头入东宫晚了,太子又没有多少兴趣,那边占了优势。

那边已经去见太子殿下了。

她问起这几天的情况,知道清楚她才能知道怎么尽快得宠。

“外祖母一定要抢在祖母她们之前。”太子妃说了道又看向大舅母。

“太子妃不要急。”

“大舅母。”

“让外祖母我想一下。”陈老夫人要想一下,盯着送入东宫的丫头,问起她见过太子是怎么做的还有太子妃。

她原本带人入宫也是不放心想问一下太子殿下怎么样了。

“说起来秦王妃小产了的事,是好事,对你和太子很好,与你没有关系吧太子妃。”陈老夫人忽然想起一件事,暂时没有再想太子妃说的让送入东宫的丫头得宠的事,而是看着太子妃。

秦王妃小产的事传出,她先是为太子妃高兴,渐渐就有点担心。

是不是太子妃做的,虽然这会有人在,但都是她和老大媳妇身边的人,还有就是太子妃的人。

就算听了去也没有什么,送到东宫的丫头也只能靠着她们。

她想问清楚,也好做打算。

“外祖母,我怎么有机会动手。”太子妃看到外祖母盯着她,大舅母还有远房表妹宫人,再是相信外祖母和舅母,她也没有说出来,扫了身边的宫人一眼。

宫人都低下头,不敢说什么。

薜氏这才是第一次小产,她本来可以让薜氏也和她一样伤了身体,再也怀不上。

和她一样。

可是她没有,她没有让人动手,因为她想到更好的办法,她要让薜氏有一次身子小产一次。

她派去的人会留在帮王府里,对薜氏下手。

“不是就好,老身担心你。”陈老夫人看到了太子妃还有宫人的样子,心中还有怀疑,觉得太子妃瞒了什么。

居然不告诉她,她有点不高兴,不知道太子妃为什么不说,还是有人在?在她想来太子妃是什么都不会瞒着她这个外祖母的才是,她打算空了合适再问一下,目光掠过老大媳妇还有人。

她们应该没的发现,也不想当着她们的面问了。

太子妃见外祖母不再问,看了大舅母和远房表妹,远房表妹大舅母没有怀疑:“外祖母还是想下怎么让表妹得宠。”

“好,刚才只是想到就问了一下,秦王妃娘娘突然小产,让人不由多想,才会怀疑问一下,看来应该就是自已小产的。”

“这样一来,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更重要。”

*

太子妃的祖母还有娘带着人推开了太子妃的人,不让她们拦路,去见了太子殿下下,她们本来是想质问太子妃,让太子妃知道错了,再去见六丫头,并不想见太子殿下的,太子殿下哪里是那么好见的,总是去见,太子殿下只会厌恶。

只是和太子妃撕破了脸,她只能骑虎难下,除非出宫不去见六丫头了,她心里也迟疑不定,要不要去见下太子殿下。

要不就当做是入东宫,向太子殿下请安吧,必竟送了人入东宫,入东宫一趟,不能不向太子殿下问安。

“娘,六丫头那边,娘真的要去见太子殿下。”太子妃的娘想问婆婆,她不想去见,太子殿下有点可怕,她就是怕,不由问婆婆。

太子妃的祖母心中原就不高兴,再听到这个没用的媳妇的话,更不高兴,侧过头来睥她一眼。

“娘。”太子妃的娘吓到。

太子妃的祖母看向带来的人,见了太子殿下就说来见下六丫头,还有太子妃,陈家送入东宫的人要是能见她也想见一下。

“见了太子殿下下再说。”

“是,娘。”

“……”

*

太子和纪太傅下了棋,一边对弈一边喝着茶,太子想把那个小姑娘叫来,看了一眼纪太傅没有。

部顾问菁妹妹的事,他派了人盯着秦王府,怕秦王狗急了跳墙,他手指拿着白子,笑了笑。

纪尧温和的笑着,没有拿黑子,他看着太子,太子越来越有闲情逸致了,时不时叫他过来对弈,或玩牌还有麻将。

他要是有空会过来一下,顺便看着太子,和他说一下朝堂上的事,太子该多学学,太子怕秦王跑掉,他也有这个担心,皇上那边只是把秦王殿下关在秦王府,眼看时辰不早,朝上的事他已经和太子分析过了,纪尧想回去了,他还要给菁儿买点喜欢吃的,太子意气风发的。

就在纪尧想要离开的时候,太子还没有说什么,忽然听到他的便宜岳母还有太子妃的祖母又来了东宫,见了太子妃,要过来给他请安,啧啧又来了,他笑了起来,挑起眉问了问,不知道是来见他,还是为了谁,他可没有那么多时间见她们。

派人出去说一声就行了。

上次见她们已经够了,虽然是他的便宜岳母,是太子妃的祖母,但他这个太子也不是想见就能见的。

纪尧在一边听到,看着太子殿下,什么也没有问,反而是太子回过头来,让人下去后笑着开口。

“太傅大人听到了?”

“嗯。”纪尧点了一下头,没有什么表情,手拔弄了一下玉板指。

太子笑了起来,靠着,漫不经心的:“太傅觉得孤该不该去一见?上次孤才见过,没想到孤这便宜岳母又来见孤了。”

“太子殿下不是决定了吗,还有什么好说的。”纪尧开口,手指还是慢慢拔弄,并没有问太子上次是怎么回事,太子殿下见不见都是他的私事。

“孤可不是想见就见的!”

太子坐直身体,手也拿起白子笑了起来,手玩弄着,坐得很直,对着纪太傅:“太傅大人不问一下孤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这是殿下的私事。”纪尧开口。

“孤的太子妃和家里的关系不好,你是知道的,孤的便宜岳父还有岳母想要送人给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