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游玩踏青(三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景非翎那个渣男走了,我不用再怕,可以继续玩了。”又是嘿嘿一笑,拉紧菁姐姐的手臂。

萧菁菁嗯了下,不知道叶蓁要玩什么,问起她。

“当然是四处走走,出来就是游玩踏青不是吗,菁姐姐,一直呆在这里多无聊,之前走累了,休息够了继续游玩。”叶蓁靠着菁姐姐。

萧菁菁点头,看向大嫂,大嫂有身子,和她不一样,很在意,不知道要不要一起去。

夏氏等还有吴莲她们赵嬷嬷丫鬟婆子听到叶姑娘还要玩。

不知道说什么。

“大嫂要一起吗?”萧菁菁问起来。

“好。”夏氏本来不想去的,对上叶姑娘目光,看了四弟妹一下,扶着肚子点了点头,她也休息了很久了。

萧菁菁又问了表妹,叶蓁也问着。

好了,最后决定一起。

叶蓁拉着菁姐姐一起玩,萧菁菁跟着她一起走,她们一行留了一个人下来,一边走叶蓁一边说着。

“菁姐姐——”

“……”

景非翎确实去找人了,他带着人看到了纪四叔还有纪四叔身边的人,看了看,小厮不知道世子爷是不是要过去。

“世子爷你要过去吗,纪太傅在那里。”小厮小声的。

景非翎睥了他一下,什么也没有说,他没有过去,去的是别一个方向。

那里有几个公子哥在那里,小厮追着世子爷,看着世子爷要去哪里,世子爷不去纪太傅那里吗。

纪尧在一处亭子里和身边的人说着话,不知道说着什么,声音并不大,温和的。

一身灰蓝色直裰,披着石青鹤敞,腰上挂着墨色玉佩,站在窗台前,回过头来,儒雅英俊,带着岁月的痕迹,目光深黑,神情温和。

旁边就是河水,河水流过,绿草冒出,面前的石桌上放着茶杯茶壶,煮着茶水,哗啦啦响。

有人专门端茶倒水。

茶壶一边放着一张棋盘,对弈,落子,纪尧手上的玉板指时不时转一下,他看到了景非翎。

这小子也来了,走得很快,带着人去了别处,他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叫了身边的人吩咐了一声,让人下去,菁儿那边不知道如何。

知道不知道景非翎这小子来了,他看向菁儿的方向,没有看到人,倒是没有多担心,他派了很多人跟着。

侍卫退下。

纪尧看过去,手上的黑子也被他落了下去,盯了棋盘一下,对面的人笑着说起话来,都是关系不错的。

纪尧也再看棋盘,这一局他要好好看看再落子了。

脑中想到菁儿的笑脸,菁儿想来和大嫂她们一起,一会人回来就知道了。

景非翎那小子走到他想要去的人那里。

*

萧菁菁和叶蓁一行人沿着河岸边走着,平民百姓来的不少,走了很远,还是看到人。

有叶蓁在,更是热闹。

“菁姐姐快看那里,不少人。”

叶蓁可以说跳了起来,萧菁菁看过去,顺着她手指的地方,其余的人也是一样,主要就是叶蓁在说。

不过时间久了,叶蓁觉得有些懒洋洋了。

萧菁菁还没有,她就是摸着肚子,里面一直在动着,她侧过头看了下叶蓁,知道她是跳多了,夏氏看一眼四弟妹,她肚子动得并不多。

不知道四弟妹动得多不多。

“菁姐姐在摸肚子,是不是我的乖侄女在动,让我这个阿姨来摸一下。”叶蓁看到菁姐姐动作,来了劲。

就要蹲下身体去摸一摸,真的是。

萧菁菁拦了下来,抓着叶蓁的手,不让她这样:“蓁妹妹。”这里这么多的人,叶蓁是不是想一想,就是她都没有怎么摸,只有里面动得厉害的时候才安抚一下。

她主要是安抚肚子里的小东西,让叶蓁摸她的肚子像什么样子,叫人看到,还以为什么呢,她接下来开口:“都是人,蓁妹妹。”

“姑娘。”叶蓁身边的人也开了口,姑娘还想大庭广众之下摸菁华郡主的肚子,这是能的吗。

吴莲还有其余的人看过来。

“菁姐姐,我的小侄女是不是也想要热闹,等她出生,我带她出来见识。”叶蓁也回过了神,嘿嘿一笑,朝着周围也是朝着菁姐姐,没有再说什么,望了一下四周:“禛哥儿不在,不然我抱他去玩。”

没有人说话,都:“……”萧菁菁也看着她,叶蓁又拉着菁姐姐走了。

“四弟妹,叶姑娘。”夏氏带着人快了一步,拦着四弟妹还有叶蓁,望着叶蓁还有四弟妹:“四弟妹,叶姑娘,我的肚子很少动会不会?”

她的手也放在肚子上,她总觉得四弟妹怀的比她的显,也要动得快得多。

虽然四弟妹比她怀得早,可是她总是担心,总是看着四弟妹,然后对比。

“菁姐姐怀得更早一点。”叶蓁看向夏氏,笑起来。

“是吗,还有一些事想请教叶姑娘。”夏氏还是不放心,萧菁菁看着大嫂,吴莲她们也是。

“没有事,有什么,有些人的性格不同,就会表现得不一样,要不等空了你告诉我,我帮你看下。”叶蓁大大咧咧的,很干脆。

夏氏点头:“那就多谢叶姑娘。”她心里一松,就是找机会和叶姑娘说说话,叶姑娘答应了就行了。

叶蓁回过头来,对上菁姐姐的目光,挤了一下眼晴,纪大婶婶是不是太小心,太多请教的。

萧菁菁轻应了一下,以保证叶蓁看得到,余下的人没有再想,夏氏跟着。

又走出一段,她们打算打地方再休息一下了。

“菁姐姐,景非翎那个渣男怎么总是神出鬼没的,不管在哪里都能看到,我在哪里他都在哪里。”

叶蓁不想再玩了,也不想再看,扒着菁姐姐,在菁姐姐耳边轻声问,带着恼怒还有别的情绪。

又想到景非翎那个渣男,她只要没有事就想到那个渣男,在哪里:“也不知道跑去哪里,我们走了这么久也没有看到。”

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她有孽缘。

也是,没有孽缘怎么会在一起,想起和景非翎那个渣男的事,她就觉得一团狗屎的缘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