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人又来了(一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菁菁:“四爷。”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宜室宜家,菁儿。”纪尧开口。

不等萧菁菁说什么,纪尧修长的手拿掉菁儿头上落下的桃花花瓣,修长的指间夹着淡粉的桃花。

萧菁菁:“……”

又是一阵风吹过,吹落树上的桃色花瓣,也吹起地上的落花,吹起他们的衣摆还有秀发。

纪尧手上沾着的那一瓣花瓣同样被风吹落,不知道卷到了什地方。

在这满目的桃花间,犹如置身于梦中的仙境,桃花的妖桃花的美还有桃花的香,每一样都令人流连忘返。

他们靠得更近。

视线中都是飞落而下的桃色花瓣,两边的桃树,桃枝交叉,枝叶并不多,带着岁月的痕迹,树枝粗大,向着不同的方向伸展。

七巧冬菱他们离得更远都被风吹得眯了眼。

看着四爷和郡主,在无数的绚烂中,她们不敢再走近。

这时,风变小了,但不知道哪枝桃枝上的桃花花瓣一下子飞下来,落在了菁儿的眉宇之间。

刚好落在眉间,就像是无意间点上朱砂,多了一种轻灵和桃花的妖媚,发色上,披风还有缠枝绣花裙摆还有上衣都落了不少花瓣。

纪尧不由说了。

“说的就是你,逃之夭夭,灼灼其华。”

萧菁菁也发现有花瓣落在四爷身上,不等她想什么,纪尧握着她的手把她眉间的桃花摘落下,菁儿本来就长得艳丽,此时就像真正的桃花妖,他很喜欢,有点舍不得摘下来,萧菁菁别了别头。

他们再次穿行,七巧冬菱还有侍卫丫鬟婆子等也落了一些桃花的花瓣。

“桃花浅深处,似匀深浅妆,春风助肠断,吹落白衣裳。”

纪尧温和的看着远方的桃花,风已经渐小,不见了踪影了,他十指扣着菁儿的手,萧菁菁也想到一首诗。

“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可惜狂风吹落后殷红片片点莓苔。”她也侧过头来。

“菁儿……”

“……”七巧冬菱还有丫鬟婆子等哪怕离得远,也听到了四爷和郡主口中作出来的诗句。

她们看着也想吟诗,可是她们不会,继续听着四爷和郡主的诗。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萧菁菁和四爷一起看遍了后山的桃花,他们停在溪水边,纪尧牵着菁儿停了下来。

萧菁菁望着四爷念了一句。

纪尧接上,七巧冬菱等过来刚好听到最后两句。

萧菁菁在笑,纪尧也在笑:“去年今日此门中吗?菁儿想到了的是什么?”他凑到菁儿的面颊边,低低的。

萧菁菁:“去年……”他们相视一眼,看着彼此,桃花雨下,他们轻轻的亲了亲彼此的额头还有面颊。

没有人敢过来了。

“明年,也会人面桃花相映红。”萧菁菁突然说了一句,凝着四爷,纪尧简直想要笑出来:“菁儿该打,为夫哪里相映红,你才是。”

*

萧菁菁和四爷赏花吟诗走走逛逛后,回到了准备好的厢房,皇恩寺的素食也就是斋食还是那么的鲜美,清水煮豆腐,碧绿色的菜,依然是那两道菜,没有什么变化,就是有也不大,看起来就是白水煮的菜,可是吃起来就是不一样。

萧菁菁犹记得它的美味。

还有那种无法形容的鲜美,她很久没有用过,回忆起来,闻了闻,只有淡淡的鲜。

七巧冬菱等人服侍,有些迫不及待。

她们也看着,侍卫在外面,四爷笑着,他也喜欢。

外面吃不到这个味,只有在这里才行,让人用了还想用,他挟给菁儿,等到用了斋食,让七巧冬菱他们也下去用。

纪尧和菁儿说着话,没有多久,萧菁菁带着人去了专门的厢房休息。

“菁儿先休息一下。”

“好,我等四爷。”

四爷带着人出去,找慧恩大师去了,萧菁菁由七巧冬菱她们服侍,等四爷回来再回府现在时间还早。

七巧冬菱她们用了斋食之后一直忍不住说:“郡主,皇恩寺的斋食不知道怎么做的,与众不同。”

“嗯是啊,每一个尝到的人都会这样说,忍不住的。”萧菁菁只点了一下头,笑了笑,她知道四爷多半是找慧恩大师有事。

这一天就在皇恩寺里了,萧菁菁没有休息多久,四爷走了回来,回到京城,天色有些晚了。

没想到在大门口,看到一个人,马车停下来。

景非翎怎么来了,看到大门外面的景非翎,萧菁菁侧过头来,看向四爷。

纪尧也看到了,不用菁儿说,景非翎那小子来干什么,他不等人说,让人去问一问,盯着景非翎那小子,萧菁菁也一样。

“这小子,不知道又是为了什么。”

“会不会还是为了蓁妹妹。”萧菁菁听到四爷的话,收回目光,对着四爷,纪尧拔弄了一下佛珠摇头。

景非翎等在这里就是为了等纪四叔,知道纪四叔和萧菁菁出了府去了皇恩寺,他就等在这里。

现在,看到马车,还有纪四叔和萧菁菁,没有做什么,纪四叔派了人来,他说了一句什么。

纪四叔问他来做什么。

纪尧知道了景非翎来是想见他,让他去书房,没有再说什么,放下马车的布帘,他陪着菁儿先回去再去书房。

景非翎看着马车,他走了进去,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跟着他来的小厮还有侍卫也跟着。

“世子爷,你——”

纪府外面的人还有马车边的侍卫丫鬟婆子都看到了景世子,也看到四爷派了人过去不知道说了什么,她们不敢猜测。

马车里面。

萧菁菁下马车前禁不住:“四爷,时间不早了。”纪尧听到菁儿的话,笑了笑,知道她的意思,菁儿也太小气了,为了叶蓁,看来菁儿也更不喜景非翎那小子了:“为夫也不想理景非翎那小子。”

萧菁菁没有再说,纪尧扶着她下马车,送她回了竹园,然后吩咐了人好好服侍菁儿,他转着玉板指去了书房那边。

天还没有黑,还是早点打发了景非翎那小子,再回来陪菁儿,还有沐浴更衣。

出门了一天,他也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