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用力的砸(一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向四周,这是一间厢房,光线很暗,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不管怎么看她都看不清楚,至于她为什么在这里,肯定是被那些人带来的。

她看了看自己,没有哪里不舒服,也没有哪里受伤,她大概能猜到自己怎么来的,心里放松,只有后颈还在痛。

看了一眼旁边,没有看到冬菱,她和冬菱应该是被分开了,冬菱不知道被带到了哪,对方想来不想她和冬菱呆在一起。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不可能猜得到,只是知道不是好事,对方把她带到这里,还和冬菱分开,不会简单。

想到之前发生的一切,站了起来,她的处境很不妙,对方是谁她还不清楚,她能想到的只有见过几次的那两个少妇。

和四爷有关,忽然感觉到什么,她低头看着小腹,摸了摸小腹,小腹里一直在踢,从之前到现在。

她轻轻的摩挲着,踢的力度不大但也扯着她,让她感觉到醒了过来。

她知道自己会这个时候醒都是因为孩子,要不然她可能不会这么快醒。

安抚的摸了摸,她要离开这里,不能让自己有事。

四爷禛哥儿,还有肚子里的孩子……

她不能有事,要平安离开,她很后悔,明明发现不对还是来了,明明知道那两个少妇就是宁国公府二房的妾。

她要弄清楚这里是哪里,对方带她来这里是为了什么,要对她做什么,有什么目的。

只有弄清楚她能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

之前她跟着那个婆子过来,弄清楚了她们是有目的,但具体有什么目的并不知道,她必须要离开这里。

她不能有事,

厢房光线让她边摸边走,厢房她看过了,没有人,她摸着走到了门前,静静的站着,听了一下外面的声音,什么也听不到。

安静到她能听到她自己的呼吸声。

拉了一下门,拉不开,她没有再拉,不知道外面有没有人,会不会有人盯着这里。

她慢慢走到窗前,想要看一下能不能打开,只要能打开,她就能出去了。

她不知道冬菱是不是安全的。

对方可能抓着冬菱威胁她。

没有出乎她的意料窗子同样也紧闭着,她打不开,出不去,好像只能呆在这,任人算计。

她要想办法。

看了一下这间厢房,她想要把紧闭的窗子打开,要是不能出去她就只能等,等下去,等对方的反应。

但她不知道对方要对她做什么,等下去她很可能会真的落到对方的手里还有局里。

她想跳出这个局,却发现并不容易,对方都算计好了,反而是她大意了,她现在已经在局中。

萧菁菁不是被动的人,她再次走到门前拉了一下门,还是打不开。

没有等到她再想,外面有了脚步声,而且不止一道脚步声,萧菁菁很快找了一个地方,躲了起来,是门后面,这里最安全也有机会出去,她摸着肚子。

脚步声更近了,还有说话声,一起传了过来,脚步声也变得凌乱了起来,声音更是不耐。

“快进去,快点,这么慢做什么?”

“不知道……”“什么不知道的,你不是知道该怎么做吗,等到时候一到,就可以了,那边会来人。”

“好,好好。”

“就是这里,人在里面,快点去,最好是慢点,那边还没有来人,等到来了!”一个婆子的声音响起。

接着是一个男人哈头哈腰的声音,带着谄媚:“是,知道。”

“还不进去要干什么。”婆子又出了声,很不高兴,男人那种想人想吐,恶心的畏缩声音一起,就在这时,脚步声停在了门口,眼看就要进来了,似乎下一刻门就会打开。

“不知道——”“要不了多久,我先走了,你一个人小心一点,另一个一会会送来。”

“是,是,是。”一道脚步声远去了,可能去叫人,可能去办什么。

萧菁菁知道自己躲不了,手握着东西,很紧,也知道自己还想要再等也没有用,这么快对方就来了,还带来了人,她跑不了。

对方针对的就是她,婆子的声音她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她听过,是那个把她带到这里来的婆子,出现在这里。

还带了一个男人,很猥琐的男人,要进来,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她心中渐渐有了想法,纵使还是不明朗,她也不能就这样看,不过她听完了他们的对话,没有动,一点也没有动,她看不到外面,不知道道婆子口中的另一个是不是指冬菱。

房门突然被打开了来,有人走进来,在躲起来之前萧菁菁从这间光线昏暗的厢房里找到了盆干枯的花盆,捧在手心里,随着门打开,外面的阳光照了进来,让昏暗的厢房亮了起来。

肚子里又在动了,动得很快。

让萧菁菁屏住呼吸。

“老子运气真好!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

一个人走进来,是那个说话猥琐的男人,萧菁菁早就知道:“今天真是走了运了,啧啧……”

萧菁菁准备着着,看到面前的男人,男人走进来后关上门,她手中的花盆一下子砸了过去。

她不知道外面还有没有人,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能先应付眼前。

她砸得很用力,可以说用了她全身的力气,也是她刚才一直积攒起来的,她知道自己的机会不多。

只有一次,要是没有把握她很可能出不去了,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她一直等着,砸了一下,也不看砸到哪里。

“谁?”男人没有想被人用花盆砸过来,没有反应到,不过在被砸到的时候还是回过了神,想到什么叫了一声:“臭婊子!”

就要打过来。

萧菁菁很镇定,又往男人的后脑上砸去,手中的花盆虽然不大,里面装着土,不知道放了多久,很多尘土,花木早就枯了,厚厚的土还有厚重的花盆砸了两下,可能是太过用力,一下子砸碎了,里面干了的土被砸成几块,花盆也碎开,好像有血流出来,萧菁菁闻到了血腥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