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伺机逃走(二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菁菁没有马上回答,看完了上面的字,像是很急很不悦的写出来的,字迹也不如先前的,叶蓁字不好,都是用她自己自制的笔写出来的,现在的字比之前的写得还要潦草。

“菁姐姐,气死我了,不会的,不会的,我怎么好像看到景非翎那个男人了,不会是他吧,他怎么可能在这里,菁姐姐我在刚才无意中的时候看到外面有人,带着人好像在找人,看着像景非翎那个渣男,你安慰我一下,景非翎那个渣男还在京城吧,我一定是看错了,不可能来这里,菁姐姐。”

这是最上面的一句。

萧菁菁大概能想到叶蓁写这一句话的时候的心情,有多气愤还有生气,景非翎的出现让她乱了心,她帮不了叶蓁。

叶蓁想向她求证,可是她在京城,叶蓁在外面,她倒是想告诉她景非翎不在京城。

下面还有一句。

“完了,菁姐姐,不用和你求证了,就是景非翎那个渣男,他怎么来了,他他他,他居然知道我在哪里,找上门来了,不让我走,还要拦着我,末跟着我,我才不要跟他一起,可是我怎么说也没有用,渣男就是厚脸皮,菁姐姐我受不了了,你说我该怎么办,现在我打算趁着夜色,伺机逃走,不知道能不能逃走,菁姐姐祝我好运吧,下次写信给你,我要逃离这里,等景非翎睡了后。”

“……”

萧菁菁读完了,没有再看,叶蓁是之前见到景世子的,不知道逃走没有,她在这里再想也没有用。

时间差异,她担心的早就发生了,她放下手中的信,赵嬷嬷三人:“郡主。”

“叶蓁遇到了景世子了。”

萧菁菁说了出来,没有多说,就说了一句,赵嬷嬷三人听了,明白了,景世子去得快,这么快就到了,叶姑娘还能怎么。

景世子不可能让叶姑娘再做什么,叶姑娘想去追那个美男子,景世子在,也要看景世子会不会答应。

就算景世子答应,那位美男子呢,景世子在倒是不用再怕叶姑娘有事了。

萧菁菁也在想。

“景世子可能也是怕叶姑娘在路上遇到什么吧。”赵嬷嬷想完出口,七巧冬菱想的是叶姑娘对景世子的厌恶。

“嗯。”

萧菁菁慢慢把手上的信折了起来,放回信封中,放下,赵嬷嬷还是望着郡主,七巧冬菱收回了一下目光。

“郡主,要写回信给叶姑娘吗,叶姑娘派人送回来的,人去了靖康侯府,想来会有什么要送给叶姑娘的。”赵嬷嬷道。

萧菁菁不知道写什么,想着叶蓁写的信上的内容,她觉得可以和叶蓁说一下,点了头,把信放好。

她准备写封回信给叶蓁,问一下景非翎和她如何了,还有别的,叶蓁派回京的人从靖康侯府出来——

“你派人去靖康侯府看一看,要是蓁妹妹的人要回去就让他来一趟,我把信给他。”萧菁菁开口盯着赵嬷嬷。

“是,老奴就去让人去,郡主劝一下叶姑娘也好,还有问一问,外面的人知人知面不知心的,景世子也不是好糊弄的。”

“嗯。”“……”七巧冬菱看着。

*

过后赵嬷嬷找人去了,萧菁菁到了书房,让七巧冬菱服侍自己写了一封信,劝叶蓁要是和景非翎一起就忍一忍。

不要轻举妄动,问她有没有离开景非翎,还有道歉,是她告诉景非翎的。

还有外面的男子还是小心一点,喜欢就喜欢,也要打听清楚,孤单就回京,说了说京城的事,还有店里的生意,写好后吹干,放到一边,没有马上折起来放好。

信封取过来,打开,熏了香。

一股淡淡的香扑面而来,她让七巧冬菱端了干净的水来,把用过的笔墨纸砚都在干净的水里清洗了一遍,清洗干净擦净放好。

让人把水端出去倒了,重新换水,净了手。

写好的信纸干透了,折好放进信封,写好,交给七巧放好,待叶蓁派进京的人过来再送出去。

她有点反胃,闻到手指间残留的墨汁的气味,她不由揉了一下手,还想再净一下手。

揉搓之间手干了起来,有点疼。

七巧冬菱都端水出去了,书房只有她一个人,坐着,看着半空中浮起来的灰尘,一片安静,书香中带着墨香,看向菱木花窗外面,阳光正好。

萧菁菁看了看时辰,正是午后,该小歇一觉。

还是能闻到手指尖的墨汁的气味,本来该是墨香,可是萧菁菁不觉得香,她肚子——手不由摸了摸。

坐得时间久了点,她觉得肚子不是很舒服,站起来,走了几步,直接走到菱木花窗前面。

七巧冬菱进来,一下子看到,不由走过来:“郡主。”

“我还想净一下手。”她的手被她一直不停的揉搓搓得发红了,还很疼,七巧冬菱闻言目光不由自主落向郡主的手,发现郡主好像一直在搓手,手都红了,她们应了一声。

就要出去。

萧菁菁想要放点什么在水里,她和她们说了,摘一些花瓣在里面,七巧冬菱去了。

再一次净了手,萧菁菁终于没有再闻到手指尖上挥之不去的墨汁,她闻到的是淡淡的花香。

是她让她们收起来的花,晒干的,放了一些在水里,洗净后就好了。

赵嬷嬷没多久也回来了,她问郡主要不要喝点什么,萧菁菁立刻看着赵嬷嬷,喝什么,从宁国公府回府,宁国公府大夫人觉得心中有愧,送了不少滋补的药材不有好东西到府里。

婆婆收了下来,让人熬出来给她喝,她正要说不喝,肚子饿了起来,点了头。

赵嬷嬷觉得宁国公府知道送滋补安胎的药材还算好。

*

萧菁菁午歇的时候,数着肚子踢的次数,一会就睡了过去,赵嬷嬷七巧冬菱几人放下床帐,小心出去。

赵嬷嬷和七巧冬菱说了一下话,她想着听四爷身边的小厮说的,那个有人想要放在郡主身边害郡主名节被郡主砸晕过去的男人被打死了。

手脚都挑断了,嘴也被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