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就是条虫(三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奶嬷嬷几人点头,还是有点担心,只是不敢说什么罢了。

“我抱小公子见下老夫人,你们。”张嬷嬷又说,看了看她们,看出了她们的想法,她们服侍小公子,一直很尽心,奶嬷嬷几人不再说话。

张嬷嬷低着头,温声对着小公子说道:“小公子,老奴带你去见祖母。”好不好?她还要再说。

小公子的样子还是没有精神呀,累得眼晴一闭一闭的。

“小公子,听到老奴的话了吗。”她又开了口。

“啊,祖,母。”禛哥儿似乎听到了,有了点精神,叫了出声,望着张嬷嬷,伸出手抓着张嬷嬷,叫了两声的祖母,含糊着。

“对,祖母,小公子,老奴带你去见老夫人。”张嬷嬷道,笑了起来,她也不想闹小公子,可是怕小公子睡着了,老夫人还等着小公子,不过小公子睡着就睡着吧,小公子像是听懂了一样。

小公子呀。

“小公子听懂了老奴说的是不是?”她接着又说,问小公子,见小公子抓着她像是要她带他去一样。

“小公子听得懂就好,老奴这就走。”

“你们。”她说着还是又看了奶嬷嬷几人一眼,奶嬷嬷几人:“张嬷嬷抱着小公子去吧,我们等着。”

“行。”张嬷嬷说了一个字,抱着怀里哄着小公子进去了,小公子不像刚刚一样玩累的样子了。

奶嬷嬷几人:“……”张嬷嬷一个人抱着小公子走了进去,到了里面,去见老夫人,她到了床前。

小公子又累得想要睡过去了,她哄了一声叫了声小公子,马上见到祖母了,与此同时:“老夫人。”

“嗯。”

纪老夫人听到声音出了声,尤其是禛哥儿的稚气声音,和张嬷嬷的一起,她知道是禛哥儿来了,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禛哥儿,她的禛哥儿呀。

她的宝贝孙儿,她翻身坐了起来,一下子有精神了,腰也不痛,头也不痛,整个人也不酸了,什么都好了,也不顾别的了,就要掀起床帐,张嬷嬷一看,抱着小公子走近,行了一礼,就要掀开床帐。

“啊,祖,母。”小公子也像是看到了祖母一样。

“小公子来了。”张嬷嬷道,纪老夫人没有让张嬷嬷掀床帐,她阻止了她:“好了,你不要动手了,抱着禛哥儿也不知道小心一点,站着吧,我自己来,又不是大事。”

她的声音很大,也很厉,说得很快,一下子就压下了张嬷嬷的话还有动。

张嬷嬷抱着小公子听到老夫人的话,知道老夫人是怕她没有抱好小公子,也不再动作。

下一刻不等张嬷嬷说什么,做什么,纪老夫人把床帐掀起,她抬头看到张嬷嬷还有禛哥儿。

“好,禛哥儿。”她第一句还是和张嬷嬷说,第二句就是和禛哥儿了。

禛哥儿想让她抱,叫得含糊。

纪老夫人高兴得紧,一下伸出手来。

“老夫人。”

张嬷嬷站着,就要行礼,她听到老夫人的好字,知道老夫人满意,然后就看到老夫人要抱小公子。

就像她之前想的一样,不禁叫出了声。

“我知道,行了,不要行礼,你可是抱着禛哥儿,别伤到他,别说话了,我看到禛哥儿腰不酸,腿不痛的。”纪老夫人精神十足,伸出手还是要抱。

让张嬷嬷抱人给她。

张嬷嬷还是不想放手,她觉得在老夫人的眼中,小公子就是一块嫩嫩的豆腐块,一不小心就会摔坏。

不过小公子是金樽玉贵,她也怕伤到小公子了,纪老夫人也没有让她行礼,没有再想,手收了回来,在张嬷嬷松了口气以为老夫人不想再抱的时候,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让她把禛哥儿放下来。

不抱还不行,让禛哥儿在她的身边躺一下总可以吧,她看了张嬷嬷再看禛哥儿,叫了起来。

别以为她看不出张嬷嬷的心思,禛哥儿。

“禛哥儿,来祖母这里,祖母想你了,你呢,想祖母了吗。”她笑着,再次拍了拍。

很想抱过来啊。

“祖,母。”禛哥儿也伸出了小手,稚气的声音一声声的,简直是叫到了纪老夫人的心里去了。

禛哥儿不止叫,伸出小手,还想扑过来,纪老夫人更想抱了,张嬷嬷再不给,她就没耐性要强抱了。

张嬷嬷也知道自己抱不了小公子,小公子想过去老夫人那里,老夫人也只是想让她把小公子放在身边。

她小心的蹲下身子上前,把小公子放在老夫人身边。

“老夫人,小公子。”她还要啰嗦什么。

“看你的样子。”纪老夫人睥向她,不悦的,打断着她的话头,不想她再说,张嬷嬷只好起身退开。

“祖,母。”禛哥儿抓住了纪老夫人伸过来的手,纪老夫人也没空理张嬷嬷,抓着禛哥儿逗起来。

亲了亲:“禛哥儿,祖母有点不舒服,以后不能像以前一样照顾你,不对,还是一样的,只是祖母要多休息一下,有时也不能和你玩,祖母的亲亲乖孙儿。”

“祖,母。”禛哥儿不知道听出了什么没有,小手胖胖的抓向纪老夫人的脸,纪老夫人受用得紧。

这可是她乖孙的关心,整个人都松快了起来。

禛哥儿也亲近纪老夫人。

张嬷嬷看着。

“乖孙儿,有你在,祖母的病都好得快,先头就该让你来的,你娘他们怎么还没回来。”纪老夫人说了一会,感叹起来,禛哥儿也想起来,叫了娘,爹。

“你啊,叫你爹干什么,你爹不是不喜欢你?”纪老夫人笑了,仔细的打量了一乖孙子的样子,乖孙子和平时一样,上下打量也没有看出什么。

禛哥儿歪着小脑袋,像是在问。

张嬷嬷也想笑,小公子。

“你这只聪明的小猴子,和你弟弟一样,你弟弟才是小猴子。”纪老夫人笑容加深,摸了乖孙一下。

禛哥儿这次像是没有听懂,纪老夫人还是想笑:“说你弟弟呢。”禛哥儿叫了声弟弟。

逗得纪老夫人又笑:“你就是条虫,知道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