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算是白说(一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看向小猴子,看了看,还不满,要人抱过来,她的小猴儿。

萧菁菁见状让奶嬷嬷抱过去,奶嬷嬷行了一礼,抱着过去,叫了一声老夫人,纪老夫人挥手不理,看到了小猴儿,放心了,小猴儿睡着了,脸色好,和早上出门时一样,轻摸了一下,就是想着禛哥儿心里酸,再抬头,等老四老四媳妇说。

让人的声音都小一声,压低点,大家也都看出来了。

萧菁菁本来想问婆婆的偏头痛,纪尧也想问的。

七巧冬菱还有一行也看着老夫人,她们知道老夫人病了,老夫人只关心问四夫人四爷。

老夫人呢,老夫人好点了吗,四爷郡主肯定想问老夫人怎么样了,她们发现了四爷郡主的表情变化。

“怎么了?”

见老四一家不说,纪老夫人不免又开了口,还想歪了,是不是小猴子不好,慧恩大师说了什么?

张嬷嬷和留下的丫鬟也想到一边去。

七巧冬菱一行是知道慧恩大师说了什么。

“你们倒是说句话啊。”纪老夫人还在出声,接着问起来,盯着老四他们。

“娘,没有。”纪尧自己说了,把慧恩大师的话说了,萧菁菁跟着点头,七巧冬菱她们也是。

纪老夫人放心了,很好,目光掠过,她身边的人也跟着点下头,在纪老夫人看来她的小猴儿就是福大。

不然慧恩大师怎么如此说,这都是夸小猴子的,她们担心的都不需担心,她低头再看了下小猴子。

张嬷嬷她们:“……”她们也看着。

“娘放心了?”

纪尧开口,问娘,纪老夫人对上老四的目光:“你们没有回来之前我当然不放心,听了你们的话,知道了,当然就放心了,慧恩大师能算到所有,他说的,就该是真的,谁也不用再想小猴子不好了。”她又说了一遍。

“娘放心就好。”纪尧说了一句:“还怕娘不放心。”纪老夫人很想说你当然放心,张嬷嬷几人想叫老夫人。

七巧冬菱她们看着才满月不久的小公子。

萧菁菁:“娘。”她叫了一声,纪老夫人纪上盯着她:“老四媳妇尤其是你,你不要再东想西想的。”纪老夫人听到老四媳妇的话,马上就说了起来,特意的和她说。

“娘,我知道。”萧菁菁道,纪老夫人睥向她,没有再说,老四媳妇想来听了慧恩大师的话相信了。

纪尧问起娘的情况,纪老夫人就不耐烦了,让张嬷嬷说,纪尧也不在意。

“张嬷嬷说了你就知道,我能有什么,我不信你们回业没有听说,没有问一问,什么瞒得过你。”纪老夫人更是白了老四。

纪尧笑笑,转着玉板指不说话。

萧菁菁听着。

七巧冬菱一行也是,老夫人的情况四爷郡主是知道的,不过。

张嬷嬷说了老夫人的偏头痛,向着四爷还有四夫人,小声又恭敬,一点也不敢错。

纪老夫人不高兴的坐着听着她说,也看着老四老四媳妇的样子,还有怀里抱着的小猴子。

纪尧在来的时候是知道,听完了后,什么也没有说,嘱咐娘好好休息,纪老夫人没耐心的:“我会不知道?”

萧菁菁也关心婆婆,纪老夫人脸色好点,没有不高兴,说了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

张嬷嬷她们还有七巧冬菱她们心中闪过念头。

纪老夫人喜欢的就是老四这样不过份询问,还有担心的样子,她怕有什么没想到,脑子里面一转,问他们禛哥儿怎么安置。

她现在这个样子,偏头痛,身边再是有人,老四老四媳妇要是想把禛哥儿带回去?

禛哥儿还没过来,老四他们可能想看禛哥儿。

叫了一个丫鬟去问一下,丫鬟去了。

“娘,要不我带回去。”纪尧问起娘来,和菁儿相视一眼,娘不提他还忘了,还有一个臭小子,在娘这里。

萧菁菁也觉得不该再麻烦婆婆了,婆婆头痛,禛哥儿不省心。爱闹,婆婆带着要是有什么——

她本来还没有想到禛哥儿这回事的。

“你这话,是以为我带不了?”纪老夫人说是说,看老四的样子,舍不得了,而且老四那口气说带走就要带走。

她不想让禛哥儿走了,本来她心思都复杂矛盾,自己都没有想好。

“啊?”之后她又问了问,盯着他们。

“娘。”纪尧只出了一声,萧菁菁也不知道怎么说,她听出了婆婆的话中意思。

“怎么?以为我带不了?”纪老夫人又问了一句。

七巧冬菱:“……”

张嬷嬷也被老夫人反复的语气还有话弄得懵懵懂懂的,老夫人是想让四爷四夫人带走小公子还是不想啊?

“老夫人,四夫人四爷是担心,才这样说,你也问小公子的去向,还有。”看了四爷四夫人一眼,帮着四爷四夫人说了一句。

她身边的不敢开口。

“谁让你帮老四老四媳妇他们说的,我问他们又没有问你。”老四他们没回答,张嬷嬷回答了,纪老夫人哪会高兴,白向她,不高兴的。

“老夫人,老奴也是。”提一提,张嬷嬷也知道自己这样老夫人不会高兴。

纪老夫人是真的不高兴,好在还顾忌着小猴子在,睡着了,她声音依然压得很低的:“行了,不和你说,你也不要打扰我和老四他说话。”

张嬷嬷低头退开。

“娘,儿子没有那样想。”纪尧转着玉板指的手停下来说道,笑笑,算是缓和情绪,张嬷嬷也是为了他和菁儿。

娘这里。

“娘。”他又叫了一声。

“是的娘。”萧菁菁跟着。

纪老夫人原要问老四,叫她干什么,听到老四媳妇也说了,她:“你到底想说什么?”

“娘,儿子就是担心,担心你的偏头痛,怕禛哥儿闹到你,禛哥儿那臭小子不是听话的,怕你不能好好养病,不必之前,你说吧,儿子照办。”纪尧也看出娘的心思,干脆换了一种说法。

他笑着,神情温和。

“你倒是说,让禛哥儿回去,你媳妇要带小猴子哪里有空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