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锦姐儿落水(三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会有别的毛病,要更注意,不要累到,也不要冷到,就不会痛。

纪老夫人怕痛啊,一家子都仔细问过太医,放下了这件事,可是事情就是这么多。

纪老夫人才好,锦姐儿却忽然之间掉到了水里。

锦姐儿如今渐渐好了,很多时候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她也好,老二媳妇也好,很多人都高兴。

觉得老天还是没有完全带走希望,锦姐儿这不就好起来了,以前还担心,身边的人也宽松了些。

虽然还是时时盯着锦姐儿,注意着她的情况,不让她出来。

身子骨弱水能吹风。

但出门还是频繁了,难得出府,一般都在府里走,主要不能把锦姐儿一直关着,锦姐儿又长了一岁,身体能支持住她日常走动。

就要为以后考虑,关着也不好,该让锦姐儿多出来走动一下,都说锦姐儿走动一下好,小心再小心就行了。

这么多长时间以来都很好,没有出什么事,说明锦姐儿身边的人是尽心的,锦姐儿也小心。

没有风一吹就倒,再病倒,得风寒,府里也没有危险的地方,没想到今天锦姐儿出门一趟。

也没有去哪里,就是在府里玩耍,居然追着她养的那只肥猫落到了湖里去了。

听到锦姐儿掉到湖里,她脸色就变了,说不出是什么心情,想要发火。

也想拍一下手,站起来。

锦姐儿那是什么身体,就是好了,可,都说了看好了,不要让锦姐儿乱跑,随时注意,注意危险,这么久都没事,她也教过锦姐儿,锦姐儿一向是乖巧听话的,按理也不会乱跑。

锦姐儿这么乖的,怎么会跑来跑去。

怎么就能掉到湖里,这些人都要处置,都要好好审问,肥猫,肥猫,想着听到的,都是那只肥猫,猫是她养的,也不是很野,倒是乖。

“是那只肥猫?”她问下面跪着的人,脸色不好。

“是,老夫人。”

下面的人回答,心中很慌。

张嬷嬷也紧张,还有丫鬟婆子跪着,外面也有人,锦姑娘那边,二房那边,二夫人二老爷——

她们也不知道锦姑娘会如何,想到听到的锦姑娘落水,虽然身边有人,马上救起来,可是还是没有醒。

“那只肥猫做下这样的事,大卸八块都足以解恨,竟然会害了锦姐儿,我现在后悔呀。”纪老夫人说起来。

满嘴的恨意。

“老夫人,你也没有想到,锦姑娘是意外。”有人说。

“意外,锦丫头可不能有意外,一不小心就会要命。”“老夫……”

“肥猫呢,闯了祸就跑了,抓起来没有,抓着,要是锦姐儿有万一——”纪老夫人站了起来。

“猫抓起来了,有人看着,老夫人。”

下面跪着的人回答。

“好,锦姐儿呢,救起来了吗,人在哪里,怎么样,还有!”纪老夫人想问的不少。

下面的人只能回答自己知道的。

纪老夫人问来问去也没有听说多久,她要走了。

下面跪着的人丫鬟婆子还有张嬷嬷怕老夫人担心锦姑娘,偏头痛再次犯了,太医和大夫说过,老夫人纵是好了。

需要注意的也很多,要是老夫人,她们看老夫人要走,没有动,还想说点什么。

纪老夫人看到:“还不跟我来,你们还在干什么?”

语气极为不好。

极为不好听。

“老夫人,你的头痛吗,还有,锦姑娘一定不会有事。”张嬷嬷看了丫鬟婆子,代表她们开口,带着担心。

“问来干什么,我就是儿了病,也是被气的,再说我现在没事,不去更气,你们想我气得犯病。”

纪老夫人可以说是气到极点,也不管自己说了什么了,张嬷嬷丫鬟婆子听出来,一个字也不敢说。

纪老夫人想着再想到那只肥猫。

那只肥猫啊,就是罪魁祸首,因为长得乖她才留在身边,也给了锦姐儿,锦姐儿过来,喜欢这只小奶猫,她养了一段日子。

觉得还算顺眼听话,但还没有养够,小奶猫也养成肥猫了,加之锦姐儿身子那样,就没有马上给她,直到被锦姐儿闹了两次。

看她的样子真的喜欢,才给了她养,也给了人,一并看着那肥猫,不要捣乱,不要伤了锦姐儿。

要让它乖乖跟着锦姐儿。

平时也没出事,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她还以为安稳,没有在意,这次怎么就乱跑,还让锦姐儿跌到了湖里。

要是锦姐儿有事,她不会留下那只猫,她也会自责。

那只猫更是难辞其咎,她不该被磨得心软,给了锦姐儿,想着她从小身体不好,难得有喜欢的,身体好了,可以试试,没有什么玩的,心中心疼可怜。

锦姐儿。

“锦姐儿!”

纪老夫人带人去看一下,一想到锦姐儿的身子,她就担心,怕有什么,她想到老二媳妇老二,还有太医大夫。

“太医还有大夫找了没有,还有通知了谁,老二那边,老二媳妇。”

她边走边问,想到了,也没有停下来,怕停下来耽误时间,一起问着,问得很是清楚。

看向后面跟来的人,盯着她们。

“老夫人,大夫太医早就找了,锦姑娘,老奴等也不清楚。”

“算了。”

*

纪府二房,锦姐儿闭着眼,一身湿漉漉的躺着,气息微弱,要不仔细看,都看不动静。

还以为没有气了,脸色极为的白,本来就白的小脸发青。

小嘴也是一样,头发湿湿的披散,有点凌乱,身上更是滴水,看着就不像是还活着的样子。

身边跪着不少的人,有原来在屋子的,也有一身湿的,门外还有跪着请罪的。

送姑娘回来的丫鬟婆子跪在地上身上也是湿的,被打湿,被姑娘弄湿,很湿,她们也不在意。

姑娘身上都是水草还有水,都没有打理。

她们不敢动姑娘,只能仍由姑娘这个样了,救起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有人提意替姑娘换下衣裳,可是没有人动,她们派人通知夫人还有老爷,找大夫,太医,老夫人。

都白着一张脸,不知所措,救姑娘上来,姑娘就这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