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猛药也要(二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纪老夫人原是想先降下温,如今也顾不上端来温水给锦姐儿降温的事了。

“太医大夫你们快点来,锦姐儿这个样子,发热得很严重,发着烧,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做,退烧的话,你们——只能叫人送来了温水,想给锦姐儿降下温,还没有做,你们就来了,不知道?”

她站起来,就要说还有问,只是说着,也不知道怎么说下去,看着太医还有大夫。

脸色要多不好看有多不好看。

柳氏也站起来,几乎是冲上前去。像是要抓住太医还有大夫:“太医,锦姐儿她很不好!会不会烧坏了?”她想说什么。

纪老夫人听到她的声音,没有看她,也盯着走过来的大夫太医,还有丫鬟婆子。

“可以用温水先退烧,老夫人夫人没有弄错,只是还要检查一下,把下脉,要是。”

太医和大夫看着眼前的情况,点头,大夫也跟着,太医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其意自明。

丫鬟婆子停下步子,没有人敢过来。

床榻前的丫鬟婆子抬着头。

“好!”

纪老夫人说了一个好字,没有心思再想,锦姐儿,她转开头,锦姐儿脸在她的眼中,是越来越红:“那就请快点看看。”她看着锦姐儿。

同时示意人用温水浸湿帕子,看是不是现在就给退烧,还是太医大夫把过脉之后。

先浸湿吧,有丫鬟起来。

柳氏想说的婆婆都替她说了,她退了退,退了回去,凝着锦姐儿,看到丫鬟浸湿帕子,找不到还要说的,唯一就是:“快点让锦姐儿退烧吧,我不想她烧坏了。”

“你不说他们也知道。”纪老夫人挺了句。

“放心吧,夫人,老夫人,老夫先看下。”太医大夫穿过丫鬟婆子走近,恭敬的对着夫人,老夫人,太医开口。

柳氏点头,还是急。

纪老夫人摸着锦姐儿的脸,丫鬟婆子抬头,有丫鬟婆子退出去,大夫还有太医向柳氏点头,行了一下礼,起来,把起脉来,依旧是把脉,检查。

看诊……纪老夫人的心就像是泡在热水里,滚烫烫的,很是难受,找不到一处落脚地,也无法安心。

她侧过头,见老二媳妇那眼晴都快要落到太医的身上了,一点也没有移过。

可想而知,老二媳妇那颗心也是时时刻刻和她一样泡在了滚烫的开水里,丫鬟婆子一个个也紧张。

没有叫她不满的。

“……”

“……”时间一点一点向前跑去,太医还有大夫诊了脉,也检查了一下,看诊,锦姐儿好像又热了几分。

纪老夫人柳氏还有丫鬟婆子紧紧的不放过太医大夫。

“怎么?”“怎么?”“……”

“老夫人,夫人。”太医大夫也没有用多长时间,他们知道等待的着急,放下手,就说起来。

太医和大夫得出的结果,就是发热,还有身体弱,询问了一下平时的情况,觉得是犯了病,扎起针来,让人用温水退热,以及开方子熬药。

要快点熬好,喂锦姐儿用,用了后看烧会不会退。

这样高的烧,必须马上退,退迟了会伤到身体,还可能一烧下去烧得醒不来了。

烧得去了。

这也不是不可能,纪老夫人柳氏听得出不了声,脸色难看,比她们想像的还要严重,也对,锦姐儿可是犯了病,有再厉害的后果,也都有可能,丫鬟婆子的脸也都不好看。

有点吓到了,要是短时间里就退了还好,不会有太大的事,一切还有可调理的余地,纪老夫人柳氏也还能接受,只要好好的,只要能好。

要是不退——结果就在那里,纪老夫人柳氏最初真的以为烧坏人就是最严重的,知道还有醒不过来,烧得去了。

都心中直往下沉。

不退的话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用猛药,不再用一般的温和药,而是直接下一剂猛的,也可以说是虎狼药。

这样的药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一般的药可比,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开,没有多少人会接受,一用下去,可能会退烧,但也会破坏一些东西。

让锦姐儿受到伤害,更有甚者带来很不好的影响,世界上的事就是这样,有失才有得到。

她们听说了,只要想一想就不可能答应,只是有时候到了一定的时候,烧得太吓人,必须用猛药的时候,烧得去了还有用猛药醒来以及有点后遗症相比,让人选择。

纵是无奈也不得不选,只能从中挑选,选一条最好最合适,没有办法的路来走。

真的让锦姐儿烧得去了,醒不过来,她和老二媳妇都无法答应。

见老二媳妇呆呆的,太医还有大夫扎针,锦姐儿看不出有没有好一点,只眉头不再那么皱着,先头看锦姐儿小眉头皱起,就是可怜,她的心也皱巴巴的,丫鬟婆子端着温水。

就要上前降温,在太医的指示下,用不上她们了。

刚才太医大夫说完没有等她们回答,也没有看她们有没有安排,就动起手。

“老二媳妇,你也听到,想来想清楚了,我也想好。”她对老二媳妇说,太医的动作飞快,时间不等人。

“娘。”

柳氏回头,一听婆婆的话就看过来,她心乱,不知道怎么做。

“让人去熬药,猛药也一起!”纪老夫人说,意味不明,把太医交待的说了,张嬷嬷看了一下锦姑娘反应过来,看着老夫人和二夫人。

“娘。”柳氏想到猛药的后遗症,就想说什么,她怕锦姐儿用了猛药也起不来。

“你就不怕?”纪老夫人话中有话的,没有多说,就几个字。

柳氏怕,怎么不怕,婆婆让她无路可走。

她一个字说不出来。

张嬷嬷还是看着。

“去熬药吧。”

不管是退烧的还是猛药一并,纪老夫人安排了人,交给张嬷嬷,温水还要换,针扎了要不了多信就要药了。

要快一些。

张嬷嬷恭敬的应了一声,望着老夫人,点头,让老夫人放心,去了,纪老夫人终是闭眼,柳氏还要说:“娘,我。”

“行了。”

“娘,锦姐儿的身子在那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