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章 筋疲力尽(五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啊这一个晚上就没有停过。

一不好就降温,锦姐儿可以说是烧了又退,退了又烧,每次好不容易退了下来,又烧了起来。

就没有像她一样过,这样的情况换到任何人的身上都不是好的。

都让人担心,这样连续的发烧可不是一件好事,也是症状没有减轻,一直在,才会导致这样,只有找到原因,治好了,才能不再发烧。

简直是让人心提起又放下,忐忑不安到了极点,就没有一时半刻的消停,让人一时半刻放松的。

只有最开始头一次的退烧,让所有人放过心。

那时大家高兴,以为事情了结,后来没有人能放心,退了就担心马上又烧,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

谁也不知道怎么办。

接下来怎么,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退烧。

太医大夫都在想办法,商量。

纪老夫人他们记不清一个晚上烧了几次,退了几次,所有的人都累得不行,累得筋疲力尽。

手抬一下都没力,加上熬了一个通宵,没有人休息,都睁着眼,那种强度,加之纪老夫人的偏头痛才好多久。

到了早上,天要亮的时候,她的头隐隐作痛起来,她没有在意,能忍就没说出来。

锦姐儿要紧,她不想说出来让人分散精力,尤其是太医,她的偏头痛反正没有什么,痛了就再用点药。

再养下,又不是大事,锦姐儿才是大事。

不退烧,锦姐儿怎么办,再累,都要坚持着。

锦姐儿这样的状况太医和大夫几次说不好,和她们说了,没有人放弃,不管怎么样都不放弃,让太医大夫还是想办法。

她老二老二媳妇只有一个心思,让锦姐儿活下来,丫鬟婆子也没有一个喊累。

倒让她消了点气,只是天亮了,没有人的心不是沉重的。

锦姐儿也不止是发烧,发烧的同时还上吐下泻,真的是。

发烧的时候上吐下泻是最可怕的,不止要降温,还有服侍她,还要给她擦试,擦洗身上,洗去脏污。

还有不让她再这样,看着一身滚烫的锦姐儿,不停的发烧,上吐下泻,再多的人忙都忙不过来。

扎针也不管用,只能止住一点,不然。

太医和大夫还不能呆在这里,还有让人出去。

药一碗一碗的用,没有办法,什么都不去思考了,整间屋子一夜下来,弄得很臭,无论如何收掇也没有多大用。

菱木花窗开了,门也没有关上,也没有用,锦姐儿几次烧得说起了胡话,身体也抽了筋。

太医和大夫找来找去,找到了一直发烧不退的原因。

就是锦姐儿的身子骨。

又开了个方子,试了,猛药也换了一个。

临近天亮锦姐儿最后一次发烧,也是最严重的一次,严重得让人心沉到了底,觉得没有希望了。

那一刻在场的人都屏住了呼吸,都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锦姐儿活过来,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

锦姐儿烧得上吐下泻个不停,神智也不清了,叫都叫不醒,身上那种滚烫,太医大夫把了脉都说,再不退就不行了。

人醒了可能就傻了。

可能也不会醒来了,纪老夫人和柳氏纪二老爷怎么让太医大夫想办法也不行,都觉得呼吸不过来。

锦姐儿好像也呼吸不过来,胡说也不说了。

最终猛药还是用了下去,喂了锦姐儿,猛药一端来,柳氏就站不住,纪二老爷扶起她。

纪老夫人也站不住,扶着张嬷嬷,丫鬟婆子脸色都毫无血色。

太医和大夫也不知道怎么说。

没有人开口,都看着猛药,再看锦姐儿,再看四周。

“老夫人。”太医大夫扫视一圈,还是看着老夫人。

新的猛药正熬好没多久,正温热,站在丫鬟手中,没有人发话,丫鬟也不敢动,纪老夫人是最有理智的。

她也不得不镇定,老二老二媳妇不指望,太医大夫等着,她指着丫鬟,指挥着她,让她听太医他们的。

太医大夫收敛起心思。

纪老夫人和老二老二媳妇对上目光,老二整个人还好,老二媳妇撑不了了。

她何尝不是呀,丫鬟婆子也都软了,她还是强撑着精神,等丫鬟婆子喂了锦姐儿用了猛药。

接下来就是效果。

没有人离开,眨眼,老二媳妇是滑到地上,被老二拉着坐下,一起坐着,她也找了地方坐。

张嬷嬷不动。

太医大夫丫鬟婆子……

纪老夫人觉得眼前都在晃动了,有点看不清,锦姐儿的脸——

半晌,锦姐儿的烧退了,在场的人都想软倒于地。

“好了?”

纪老夫人振了下神智,看着太医他们,问他们,发现他们点头,她也点头,之后呢。

还会不会再烧?

谁知道。

一想到这,没有人的心不是提着的,没有人不怕。

锦姐儿还会不会上吐下泻,还会不会神智不清,说胡话,还会不会……她想不起来了。

锦姐儿好了还是没好。

她看着,等待着,在场的人也都是一样,一样的心思,一样不动,一样撑着最后的一点力气。

太医和大夫好一点。

锦姐儿的脸怎么又看不清了,纪老夫人说,扶着张嬷嬷又站着,就像是等待着最后的结局一样。

就像是最后的希望。

要是再烧怎么办,要是不烧了怎么办。

再烧就不行了。

不,只要锦姐儿还活着,她们看着锦姐儿的鼻息,太医和大夫注意着,纪老夫人她们很怕说一声锦姐儿没呼吸了。

眼前更模糊,甩一下头,好点,纪老夫人听到太医说没有烧,心往里放一点。

“老夫人。”张嬷嬷感觉老夫人晃动,还有甩头。

老夫人才好多久?

没有人有力气在意。

只知道锦姐儿没烧。

天越发的亮了。

*

竹园纪府大房萧菁菁纪尧还有夏氏他们还有不少人这一夜也都没有怎么睡,没有人睡得着,锦姐儿一次又一次的发烧还有退烧,他们都知道。

心也是跟着一次又一次的提起来。

他们派去二房的人不停的传回来消息,锦姐儿有多危险,都知道。

尤其是最近的一次发烧。

他们都坐不住了。

一个个也都累到了,想要去二房亲眼看看锦姐儿,等到知道用了猛药,都坐了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