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最坏打算(一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纪老夫人简直是不敢相信,觉得张嬷嬷就像是戳破了她心中那点饶幸,她正梦到锦姐儿又烧了,而锦姐儿便真的烧了起来。

她不知道保持什么表情,锦姐儿不是都没有再烧。怎么又?还和梦里一样,她手撑着床,紧紧盯着张嬷嬷,就像是看穿她的谎言。

觉得张嬷嬷就是说的谎。

怎么会这么巧她才梦到锦姐儿烧了,现实里锦姐儿就真的烧了。

她怀疑自己还没有从梦里醒来

“老夫人,锦姐儿又烧了。”张嬷嬷也担心锦姑娘,不知道怎么说。

她本来还想说别的的。

她注视着老夫人的表情。

纪老夫人的表情好不了了:“你再说一次。”

“老夫人!”

张嬷嬷对上老夫人的目光,感觉得到老夫人的视线:“锦姑娘不久前烧起来的。”她说着停了下来。

纪老夫人还是不相信。

“锦姐儿怎么会又烧了?我刚才做了一个梦就是锦姐儿发烧的,没想到。”她直接沉着脸。

张嬷嬷又叫了一声老夫人。

“啊!”纪老夫人很想大叫,大叫出声,以此发泄心中的郁闷还有担心伤心还有别的情绪,锦姐儿,锦姐儿。

张嬷嬷不知道该怎么做。

“扶我起来,服侍我收掇好,我要去二房那里,锦姐儿又烧,怎么样了,太医大夫去看了吗,老二——”

纪老夫人忽然反应过来,盯向张嬷嬷,一边问一边想着,说到后来没有再往下说,停了下来。

对了,说到老二,老二媳妇那边呢,她等着张嬷嬷说。

“老夫人,二老爷和二夫人都在,太医大夫也过去了。”张嬷嬷回答起老夫人起来,也扶起老夫人。

叫了人进来,一起服侍老夫人收掇。

纪老夫人也没在意,她点了一下头,要快点过去:“锦姐儿又发烧,是和之前一样,还是更严重还是说?有没有再上吐下泻?”丫鬟婆子进来,和张嬷嬷一起服侍,纪老夫人还是看着张嬷嬷问。

张嬷嬷:“老夫人,锦姑娘还是和昨晚一样,只是好了点,烧得也不如早上最后一次严重,可是还是来势汹汹。”

纪老夫人心中了解,锦姐儿要是只是轻微的发烧,也不会这样,要是太严重了也不会现在才叫她。

等她自己醒来,张嬷嬷会叫她的,不过面上还是不高兴的:“怎么不叫我一声,到现在才?”

“老夫人,老奴本来也要来叫老夫人,锦姑娘发烧不久。”张嬷嬷回道,纪老夫人了解了。

张嬷嬷想到四夫人四爷,四爷回府了,大老爷大夫人……

路上的时候纪老夫人也想起,问了一下,老四没有休息好,老大好点,从张嬷嬷那里知道老四回府得很早,休息去了。

老大多半也是,没有再问,老大老四那边她不去理。

*

纪老夫人一会带着张嬷嬷等到了二房,都在了,谁也没有心思打招呼,说话。

都是安安静静站着,要不就是丫鬟婆子,来去进出。

都忙着,纪老夫人带着张嬷嬷看着锦姐儿,锦姐儿这一烧还是身体原因,再次反复烧,太医大夫都行动起来。

柳氏老二都皱着眉头,她也不由皱着,锦姐儿和昨夜没区别,婆子还有柳氏在收掇着。

针扎下去……

纪老夫人看得想闭眼,又不能眨眼,怕看漏了过去。

所有人都等着太医还有大夫结束下来,说明情况,一丝声音也不敢发出,就算是进出的丫鬟婆子。

整个屋子里很静,几乎能听到针落下的声音,步子也都放得极轻极快。

“锦姐儿。”耳边又是老二媳妇一声声母女连心的叫声,纪老夫人看向柳氏,柳氏那一声一声的,催人泪下,老二沉默着,那沉默得样子,不像柳氏,可也心里滴着血,自己的女儿这样,帮不上忙,她很少见老二这样。

这样的老二和平时不同,别的人也都差不多。

气氛变得凝重之极,就是她自已何尝沉重,张嬷嬷扫了一圈,收回视线,看着老夫人。

“不要说话。”

“……”

竹园,萧菁菁先醒过来,等到四爷醒来,两人一起说话,刚净了面和手,没有说上什么话,又知道锦姐儿再次发烧。

锦姐儿会不会真的烧下去?没有人能回答,都知道事情有多严重。

萧菁菁和四爷看着对方。

“四爷,锦姐儿怎么又烧了。”萧菁菁开口,纪尧看着菁儿:“嗯。”

“四爷走吧。”萧菁菁什么也不再说,纪尧点头,刚进来说出一切的赵嬷嬷抬头,七巧冬菱带着丫鬟端着水盆。

纪府大房,夏氏和老爷说着话,老爷又来了她这里,她知道是因为锦姐儿的原因,想来问一问,她派人去二房了。

看着老爷逗了两下女儿。

她很高兴,一边和老爷说话,女儿也望着老爷,和身边的嬷嬷对视一眼,别的人都退下了。

她睡了一觉醒来,老爷也回了府,她本来想派人去问老爷想用什么,老爷就过来了。

“夫人。”一个婆子急冲冲进来。

夏氏看向老爷,把女儿抱过来,抱给奶嬷嬷,奶嬷嬷接过,点了点头,夏氏和老爷一起盯着来人。

“老爷。”

纪大老爷没有说什么,让她问,夏氏问了起来。

问了问,来人一说,她和老爷一起知道锦姐儿发烧的事,锦姐儿还是又发烧了,怎么办?

“锦姐儿。”夏氏念了一声,纪大老爷皱眉。

“锦姐儿!”夏氏惊得站起来,看向老爷。

纪大老爷没有看她,盯着下面的人:“锦姐儿,派人去看一看。”

“是,老爷,妾身就去。”

夏氏点头,叫了身边的嬷嬷,心中担心着,和嬷嬷对视,说了一声,嬷嬷马上就退了下去。

“老爷,锦姐还是烧了。”夏氏望着老爷。

*

锦姐儿这次倒是没有反复烧了,一次退了烧就没有再烧,可是第三天,又烧了一下,接着几天,又烧了两次。

好一天烧一天的,都不再对锦姐儿好抱希望了。

心中都是最坏的打算。

太医大夫呆了好些天,一直没有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