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他这么蠢(二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是被人知道了。

怎么会不被人知道!秦王府进进出出,来来去去的人,还有传递的消息,以及宫里宫人的人。

不久都知道了,一知道秦王也感染了天花,京城各家一下子又不敢再出门,随意走动,一个个颇有一点的人心惶惶起来,连秦王都感染上天花,还有谁会感染不上。

各有所思,各有所想,盯着看着,心中又是一番变化,秦王殿下能不能好,太后娘娘皇上心情不好,他们也不敢私下说什么。

这突然冒出来的天花,不经意的就感染上,就像是在慢慢蚕食着什么。

秦王好起来的同时,正在大家放心了一点,秦王好了宫里不知道,看向宫里,秦王府里又一个消息传出来,先是传到宫外,再是传到宫里,让人知道。

宫外不说,宫里太后熙和帝听了脸色就不好,派了人继续往下查,弄清楚弄明白了,那个丫鬟怎么回事。

原来在这几天,有一个无关紧要的丫鬟死了,也是有人无意中发现,死在了屋子里,死了一天才被人发现。

这个丫鬟是花园里的,只是一个小丫头,并不重要,所以在意的人不多,也没有多少人注意。

平时就没有多少人在意,看在眼里,尤其是在殿下染上天花,府里静悄悄的,都为了殿下着急,加之很久以来秦王府就静了下来。

来来去去的丫鬟婆子少多了,没有人多关心身边的人,秦王府被禁足,要不是审问丫鬟婆子发现人不对,还不会这么快发现。

这个丫鬟一向也不爱出门说话,没有什么交好的,死前一天只和身边人说累到了。

一找到这个丫鬟,就见人死了,当时就知道不好,围了起来,没有让人进去,找了太医一看,果然是天花。

知道是天花,在场的都吓到了,联想到殿下也染上天花,不由想多了,禀报了上去。

原来这个丫鬟早就染上了天花,躲了起来,或者说很久前染上,不知道怎么染的,竟然没有叫人发现,因为只是熬不过去死了。

搜了屋子,检查了一遍,在这个丫鬟的屋子里真的检查出了点东西,居然是染过天花的人用过的东西。

拆开一个枕头,就发现里面天花落的痂,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检查的人一看到,脸色都变了,交给太医,知道是什么,没有人不再多想。

再次禀上去。

再继续检查,顺着这个丫鬟,这个丫鬟不可能一个人,定是接触了谁,不止是这个丫鬟,不然殿下怎么染上的,殿下身边的都要隔离起来检查,只要是这个丫鬟可能接触到的都被侍卫围了起来。

整个秦王府都彻查,然后发现还差一个婆子,再一找,一问,搜遍了整个秦王府,这个婆子是正院的,死在了井里面,都不知道死了几天了。

和丫鬟死的日子可能就相差不了几天。

也不知道这个婆子和那个死了的丫鬟怎么接触到的,一个先死一个后死,都死了,死得很是难看。

身上都是天花后留下的,看不到脸了,按理来说应该是丫鬟由于枕中的豆痂染上天花而死,再来才是不知如何接触过的婆子,可是事实相反。

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有不知道的。

只能猜测,再查,顺着这根线索,查到了最后,宫里发了话,整个秦王府都被严严查了几遍,反复的。

查清楚了,除了这死了的丫鬟婆子,还有两个染上,一个是书房外面的侍卫,一个是书房的丫鬟。

全部都关了起来,审问,检查,处置。

至于天花的根源,来源问题,那块染了天花的枕头,里面的东西如何得来,用了好几天才知道是有人送到秦王府的。

这个死的丫鬟听了谁的话,县体是谁,查了很久也没有查到。

熙和帝动怒不已,摔了东西,也质问了人,查到了先不说,没有查到,更是生气,就是因为查不到才令人发怒,这说明什么?说明有人的势力在京城很大。

熙和帝怒得不行,问着下面的人。

好久很久前就是这样,派了人去秦王府。

太后觉得秦王府就是一个漏水的塞子,竟叫这么些东西存在,明明秦王看着不是一个连身边的人也看不清的,还以为琰哥身边的人很严,哪里知道是这样的。

她说不出是失望还是什么,也很生气,气得问了很多,也让人去秦王府,问一下秦王,他怎么想的?

先不说秦王府的人,一个都不要活了,都要清理干净,为了以防万一,也不用和秦王说,京城的人也——

宜妃那边还跑来找她,还想去秦王府,想什么呢,赶了宜妃回去,知道她又去见了皇帝,点头。

“还说太子管不好身边的人。”秦王才是。

太后说着,说到一半,没有说完。

“太后娘娘。”一边的宫人看着太后娘娘,听出太后娘娘话中未完的话,太后:“秦王比太子还不如。”

“外祖母,秦王表哥身边的人都染上天花。”宝珠郡主听完外祖母说的,开口。

太后这才想到珠丫头还在,她不想和珠丫头再说,摇头,不让她说了,也示意宫人不要再说。

*

秦王府,没有人,秦王听着下面的汇报,听到皇祖母派了人来,还有娘和父皇,他点头,看着下面的人。

下面的退出去,秦王萧琰瘦了不少,脸上看不出天花的痕迹了。

东宫。

太子想说自己可没有对秦王动手。

不知道还以为是孤对他动手呢。

知道有人在查他有没有动手,啧啧,他要动手也不会用天花啊,他有那么蠢吗?

难道都以为他这么蠢?

啧啧。

太子笑了笑,玩味的,从知道秦王也感染了天花,他就在想要不要自己也染一次。

这样一来也不会有人盯着他。

不过他不是这样自虐的人,他在想秦王是怎么染上的,这可不像是他,这么容易就染上天花。

从秦王府传出来的他可不相信。

秦王不是那么蠢的。

要是他这么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