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手在颤抖(四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看着叶蓁,没有说话。

“菁姐姐,纪大婶婶怎么了,怎么老是拉着我问,好像不问清楚不罢休一样,一直问一直问,不会是专门来问我的吧,知道我要来,每次都这样,问我过得怎么样,还有凡哥儿……啊啊,我都回答累了,还在问,我不想回答了。”

叶蓁拉着萧菁菁,啊了几声。

“蓁妹妹。”

萧菁菁:“大嫂很想知道你的生活。”

“我的生活有什么好说的啊,难道是想知道我过得好不好?难道是觉得我会过得不好?还是羡慕我过得好,嘿嘿?”叶蓁不知道她的生活哪里吸引纪大婶婶了,虽然她觉得自己的生活有滋有味,她笑起来很有自信的。

萧菁菁:“……”她没有告诉叶蓁大嫂的想法,想来叶蓁知道也不会在意,大嫂的表现,她不信叶蓁看不出来,不过是不想懂。

“菁姐姐,不说纪大婶婶了,你不知道我前天离开后怎么摆脱景非翎那个渣男的。”

叶蓁说起前天白事。

萧菁菁听叶蓁说怎么躲开景非翎的。

景非翎怎么放过她的。

“那天我和景非翎吵了一架,对峙了一番,他要见凡哥儿,我不想让他见,他硬要叫凡哥儿是他儿子,还跑到凡哥儿的面前来,也不管我是不是还在,就叫儿子,问我怎么把他儿子养成这样,什么他儿子,想多了,他哪来的儿子,那是我儿子,我一个人的,他不乐意还要继续,我不想理他,怕他再说,让人带走凡哥儿,和他对峙一番我也机灵的带人走了,气死我了,他我,奶嬷嬷说不用这么急的,可我就是不想让他得逞,他以为一直跟着就行。”

叶蓁啊了一下,萧菁菁一个字也没有说。

“你不该和他对峙。”萧菁菁道:“那天我想过派人去帮你。”

“不过你帮,菁姐姐,看我的。”

“……”

“没有见过他这么无耻的,我都后悔回京城了,不过还不是摆脱了。”

“……”

“我还在想怎么摆脱他,他居然送我回庄子里就走了,然后我还担心他会再来,没想到他是来了,派了人来送东西给凡哥儿,我才不会给凡哥儿呢,收了丢掉,他知道个屁,今天我就听说他。”

景非翎那个渣男又要离京城了,她高兴,确定后就带着人来问菁姐姐是不是四爷做的。

“我和四爷说了,会去江南。”萧菁菁凝着她,告诉她,她没有想错,她知道是四爷做的。

“果然是菁姐姐。”叶蓁扑过来,嘿嘿一笑,笑得开心,萧菁菁倒是接住她,太多次了,她都习惯了。

“菁姐姐,我不用担心了,纪四叔说了要去吧?”叶蓁紧跟着问,萧菁菁点头。

叶蓁:“嘿嘿。”

*

离过年更近,午门献俘也一日日逼近,西南那边还有边关都有人入京了,也有快马回京,禀报秦王殿下还有安郡王班师回朝到了哪里。

一天天的,离京城也更近了。

京城里准备得如火如荼,熙和帝时不时会征询会问一下,朝上更是会提出来,让人说,得知如何,才放心,已经有小国来的使者入京了。

由礼部安排的人随意接待,住入了錧中,呆在京城,等着午门献俘,陆陆续续还有更多的各小国使者入京。

送来不少东西,带着不少人,入京朝贡还有朝祝,礼部很忙,其它几部也忙起来。

最重要的在午门献俘后的元旦宴上。

纪尧把景非翎那小子安排走后,和太子说了说,太子殿下没有说什么。

至于年后他可能要离开京城一趟的。

他还没有和陛下说,等年后再说,太子殿下这里,他先说一声,好让太子殿下做好准备。

安排好,他会和菁儿带着人还有禛哥儿小猴子去江南,要过一阵才会回京城。

太子不知道他要去干什么,年后正是他需要人手的时候。

“我呆在京城对太子殿下并不是好事,在皇上身体有恙的时候。”

“好,孤知道了,你去吧,孤同意了,只不过你要怎么和父皇说,让父皇答应?”

“到时再说。”

“你倒是有心,陪菁妹妹出京城去江南。”

“我很久没有陪过菁儿了。”“孤知道了,孤都要羡慕了、”

“太子殿下有何可羡慕,太子殿下有大事要办。”

“孤的大事——”

京城多了人,难道有些乱,已经生了不少乱子了,纪尧派人注意着京城,尤其是秦王回京城以后。

*

而在另一边。

“秦王到哪里了?还有安郡王?”宫里,御书房里,熙和帝接到快报,放下手上的朱笔,望着总管太监问起来。

他想知道两人到哪里了,日子就要到了,手上的朱笔丢在御案上,滚落了一点,落在宣纸上,在上面染了一点。

熙和帝看到,皱了眉头,有点不悦,不过也没有说什么,抓起来,揉成一团,丢到了地上。

总管公公刚从外面得了信,进来,向陛下禀了一声,听到陛下的,对上陛下的目光,他看到陛下扔下的纸团:“陛下,回陛下的话,秦王殿下班师回朝已经到京城外面,还有两三日的路程,要就要到京城了午门献俘要开始了。”

他说完,看了陛下一下,接下来:“安郡王爷班师回朝也快了,还有两日的路程,更快了。”

安郡王爷路程更短,要不是要等着秦王殿下一起回京,早就到京城了,他说完低下头来。

“好了,朕知道了,叫人来,琰哥儿还有萧成那小子会一起入京,礼部要时刻准备好,就这两天。”熙和帝道,没有再说什么,威严盯着。

总管公公连忙抬起头应了一声是,恭敬小心。

熙和帝说完,正要拿起笔继续批奏章,忽然心口不舒服,咳了起来,一连咳了好几声,咳了很久,才好一点,但还是不好受。

他放下手中的朱笔,手放在嘴边咳了几声。

才好受了一点,这还不算什么,他的手颤了起来,握不住朱笔,啪一声,朱笔落在了御案上。

熙和帝想发火,他站了起来,盯着自己的手。

他的手连朱笔也抓不住了。

“陛下。”

总管公公还没有退下去,就听到陛下咳了起来,他知道陛下一旦咳起来,就会——果然,他抬头望着,小心翼翼,担心的,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

熙和帝看着看着自己的手,下一刻忽然。

“滚下去!给朕滚下去,滚。”

发了怒,一下子为顾一切,也不管手是不是还在颤,让总管太监滚出去,不要再这里,他不想让人看到,看到他老了,他也老了。

太子和秦王长大,他已经不再年轻,开始渐老。

老得生了病,身体不好,手也握不住笔,以后……他会更加的苍老,什么也做不了,太子秦王会站到他的头上。

以后的天下将不再是他的,他还能做什么。

他握了一下手,手还是颤抖着。

“陛,下。”

总管公公趴在地上,往后退着,不敢出声,可是。

“让太医过来,朕要问一下他们,朕的手!”熙和帝这时道。

“是,陛下,老奴马上就去,立马就去。”

总管公公听到陛下要见太医,他忙在地上滚着,快速滚了起来,滚了出去,到了外面,陛下,陛下的手又握不住朱笔了。

还有身体还是没有好。

陛下再这样下去,他不敢相像,好在,陛下不是一直握不住笔,他知道叫人知道陛下会握不住朱笔,会有什么结果。

陛下也知道,所以不让人说出去,封锁了消息,身边的人都警告过了。

他到了外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