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美美美美(二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王殿下都一样尊贵。

不过太子殿下在身份上更高一筹,小国的人投机取巧的,说不定会选择太子殿下,就怕太子殿下不要,秦王殿下也是一个好选择。

这不是她一个婆子能想的,这些小国的……也许是太子殿下会收下呢。

不管是谁,都与她没有太大关系,她也只是听说了和郡主说一说,除了太子殿下秦王殿下,还能有谁。

只是不是四爷!四爷也看不上蛮夷之地的公主,妄想和郡主比!别脏了人的眼就行了。

“嗯。”

萧菁菁只是嗯了声,没有想太多。

“郡主。”赵嬷嬷看着郡主,见郡主并没有多想,她也不再说:“这个小国的人这样造势,怕也是害怕太子殿下秦王殿下不要他们这位身带异香的公主吧,所以一早就开始,想的是让越多的人知道越好,知道得人越多,造势越大,大爱就会开始想像,想像是美好的,要不是午门献俘,说不得还要弄出什么异香公主进京,从入京就造势,还要弄出点什么花样来,反正是化外之人,也不用遵着中原的礼仪,连廉耻也可以抛到一边,怎么吸引人怎么来,怎么另类怎么来。”

“反正让人知道就好,可是午门献俘让他们的打算打消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换个时间,可能是为了秦王得胜归来,太子殿下还是太子的时候,怕他们公主大了,老奴想了一下,好像午门献俘前还真听过有人要献什么,反正太子殿下秦王殿下出于好奇也会要看一看,就是不知道会怎么在元旦宫宴上献上,是唱歌还胆跳舞,这些小国的人还能有什么手段,不是说能歌善舞吗。”

都是老掉牙的套路了,她这个老婆子都没有兴趣,更别说其他的人,赵嬷嬷往更不堪的地方想,说着八卦。

和郡主说着。

萧菁菁:“嬷嬷。”瞄着嬷嬷,嬷嬷简直是把对方看低到了骨子里了,她摇了一下头。

“郡主觉得老奴说得不对?”赵嬷嬷看到了,问起来。

“对,嬷嬷没有错,只是嬷嬷说得。”萧菁菁没有说完。

七巧冬菱刚才进来,行了礼,起来,就听到嬷嬷和郡主说,她们也听到外面在说的事。

听到嬷嬷的话,她们也和郡主一样。

“老奴说的是实话,郡主,还有身带异香,哪里有天生带异香的,老奴活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听说过,也没有见过,话本里倒是有,前朝也听过,不过都是后天自己养出来的,说是天生的,谁不知道是后来养的,只要想养,没有说出来而已,想要养出这样的异香,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不然都这样。”

赵嬷嬷鄙视的。

“嬷嬷。”萧菁菁再次无语。

七巧冬菱抬头,想知道有什么代价。

“身带了异香,也许就生不出来子嗣,要知道要把香气养到骨子里可不是一句话,又不是仙女下凡。”

赵嬷嬷摇头。

“也许是真的。”萧菁菁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她还是相信的,外面很宽广,叶蓁也说过。

世界是千奇百怪的,七巧冬菱颔首。

“反正老奴不信,怎么也不相信,世界再大,也不会这样。”赵嬷嬷道,郡主是想到叶姑娘的话吧。

叶姑娘说世界大,什么都有,她认可也不认可的。

“嬷嬷,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像你说的,一般只是让身上稍微有香味,不是天生异香,老天爷有时会厚待一个人,没有听过不代表这世上就没有,不能像井底之娃一样。”萧菁菁对一切保持着敬畏。

赵嬷嬷不停摇头:“郡主!”

“……”

七巧冬菱看着。

“郡主。”

“嬷嬷!”

“不管如何,老奴觉得说身带异香,还是天生的,老奴是不信的,也不怕什么蝴蝶啊还是蜜蜂啊什么的,喜欢异香的虫子天天去找她,爬到她的身上。”

赵嬷嬷说得更加难听,还是道。

“虫子,蜜蜂——”萧菁菁开口,怔了怔,想了想。

七巧冬菱想到身上带着异香也许会像赵嬷嬷说的那样,身上要是有香味,蝴蝶还有蜜蜂等不是要来吗。

赵嬷嬷说得没有错,会不会就是像赵嬷嬷说的,郡主说有人天生,但并不是这位小国公主。

“郡主怎么样,老奴说得没有错吧?”见郡主听了她的话,想着什么,赵嬷嬷问起郡主。

萧菁菁回神,望着赵嬷嬷,七巧冬菱也反应过来。

“老奴相信有奇迹,可不会轻易这样出现。”赵嬷嬷又说了一句。

还是说了句世上有奇迹,可是不会……

七巧冬菱张嘴。

“有些香也许并不会这样。”而萧菁菁:“嬷嬷虽然说得有理,不过也有例外,比如天生的,不能否定没有见过的。”

“郡主啊!”

赵嬷嬷无言以对了,她没法再反驳郡主,郡主和她居然各说各的,明明只是说一说。

她和郡主拧什么,较什么真。

七巧冬菱觉得郡主对,赵嬷嬷也对,就像墙头草,两边倒,好在是她和郡主。

赵嬷嬷很是不想看她们。

郡主说得也没有错,她其实就是见不得有人说比郡主美,对所有的症结都在这里,外面不少人说这位公主比郡主美多了,她才不岔。

听着那些话她就不高兴,克制着,面对郡主也没有说,也不许人说,郡主并不知道,只以为就她说的,外面说的可比这难听,郡主不知道看出来了没有,郡主说的是客面事实,很冷静。

也许郡主就是看出来了才这样说。

她忽然想念以前的郡主,郡主应该来一句,我最美,谁也比不上我美,什么东西,多好。

这是以前郡主会说的,后来郡主就不现这样说了。

她还是觉得郡主好。

说起来郡主的改变完全走了两个极端,如今一想她都不知道郡主怎么变成这样,因为一些事,变得冷静,克制。

以前她觉得郡主现在好,此时觉得以前也好。

郡主为什么要这么客观?

“郡主该说自己最美,美美美,美炸天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