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姑娘苦啊(三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前她沉浸在澜姐儿不行,在弥留之际里面,没有心思问,加上怎么也不想相信澜姐儿会死。

现在。

她有空听澜姐儿这几年的事了。

应该可以从中听出一点什么,以此来判断澜姐儿怎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她心里痛啊,悔,还有恨。

这个澜姐儿就像白养的,养这么大,给了她什么,总是操心,最后还来这一出,她的心真是碎了。

想着想就,就更不高兴,澜姐儿,马车上除了张嬷嬷也有丫鬟,还有澜姐儿身边来的婆子。

她让她们和她坐,就是为了想知道的时候好问,老四老大他们在后面的马车里面,分开着。

要不是确定澜姐儿这样,她真不愿意这样兴师动重的去,澜姐儿的婆家也是不把纪家看在眼里。

也许是见她不再管澜姐儿,可他们不知道澜姐儿是她生的?

她心里火烧火撩的。

张嬷嬷听了老夫人的话,知道老夫人的意思,看向老夫人,丫鬟看向跪着的婆子。

婆子跪着抬起头来。

“说!”

纪老夫人见她还不说,还在干什么吃的,心中不耐烦到极点,瞪着她,就差又踢过去,一声大大的说字吐了出来,落下来,冰冷坚硬。

张嬷嬷丫鬟都吓到了,何况——她们看向老夫人:“老夫人。”

婆子跪在马车里的地上,终于红着眼晴说起来,她眼中的泪擦干净了,可是说着说着又流了出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

纪老夫人又说,手重重的拍了一下,很响,很响,在马车这小小的空间里面回响,回荡。

张嬷嬷丫鬟也想知道,看着。

跪着的婆子吓到快速的:“老夫人,夫人,姑娘很倔强,说老夫人不想管她,她也不让人管,想一个人,只是,只是,也不让奴婢们来见老夫人。”

她说着望着老夫人,姑娘也不想这样,是老夫人!

“说重点,我不管她,还不是她自己作的,我要听的不是这些说过的,是重点!”纪老夫人打断她的话,生气的。

“老夫人。”

婆子磕了一个头眼中多了泪,又流了出来,接着马上说。

“从姑爷有了儿子,夫人心里就不好受,夫人太爱姑爷了心里都是姑爷,姑爷却越来越冷淡,有了儿子,心思都在儿子身上,夫人找姑爷,姑爷也不理会,整天带着儿子,夫人想养在身边,姑爷也怕,好像怕夫人再动手,夫人怎么会,姑爷防着夫人,夫人心里难受,后来夫人病了,姑爷开始还来,之后也不来了,不知道在做什么,夫人想见老夫人,老夫人生夫人的气也不来,夫人也呕起气来,不知道怎么的身体就虚弱下来,不知道是不是郁结于心,夫人好的时候会拦下姑爷,府里的人都冷眼旁观着姑爷对夫人的冷淡,姑爷被夫人闹了几次,再也不来后,夫人对那个孩子下手,想抢回姑爷注意力,被姑爷发现,姑爷不顾一切想休妻,还是老夫人劝着姑爷才没有。”

“没出息的东西,我怎么不知道!”纪老夫人听到这里,恨恨的,手又重重一拍,拍着马车壁。

啪一声响,外面都听到,有人问,纪老夫人说了一声没事。

张嬷嬷丫鬟也在想,看着老夫人的动作,她们也觉得大姑奶奶没用。

她们知道大姑奶奶一些事,更多的并不知道。

老夫人也是。

“老夫人,夫人不让老奴告诉老夫人,怕老夫人说她没有用,奴婢们也没有办法,不敢来见老夫人。”婆子磕着头。

“你们不敢来见我,怕我说她没用,为什么不有用起来,好好的过日子,还是这么没有出息?”

纪老夫人又一次沉声:“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老夫人,夫人气得晕过去,夫人醒来后,姑爷不再来,老夫人也不管,我们这些丫鬟婆子没有办法,府里没有人看得到夫人,姑爷身边还有了新的妾,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身边也有服侍的丫鬟,也不来向夫人行礼,更别说向夫人敬茶,姑爷根本不把夫人放在眼里,天天在那边,夫人被气得——”

婆子又磕了一个头,都不敢抬头。

“就是这样她就自己气得躺下,活不下去,装病,然后病得真的昏过去了?”

纪老夫人问。

婆子磕着头。

“没有出息,就因为一个男人命都弄得没有了,以前就不像话,是不是死了才好,我的心,痛啊。”纪老夫人更恨。

张嬷嬷:“老夫人?”

丫鬟也想开口。

“从哪里纳的妾不用给澜姐儿敬茶,澜姐儿再怎么样还是他的正妻,他就是这样对待正妻的,这个妾竟然也不给澜姐儿行礼,他还天天在那边?规矩呢,他的规矩呢,他把澜姐儿放在哪里,不怕我找上门来?”

纪老夫人又想拍了。

张嬷嬷丫鬟叫了声。

“姑爷觉得老夫人不会来了,不会管夫人,不怕——”

“所以他们就有恃无恐,澜姐儿,这就是你要嫁的人,你自己看看,你做的那些事,让家里不管,你自己呢,过成了什么样!”

“……”

“澜姐儿。”

纪老夫人不等婆子回答,手还是拍了下去,过了一会,她看向跪着的婆子质问起来:“姑爷呢,现在澜姐儿不行了,他人呢,在哪里,府里的老夫人还有别的人呢,就没有人说什么,还是像之前一样,不怕我知道?也不派人来通知我这个亲娘一声,是不是真的要等到澜姐儿死了,才罢休?”

“老夫人,夫人苦,姑爷根本就不来。”

“要是真的等澜姐儿死了,他们才发现,来通知我,就不怕我找他们麻烦,还是说他们会找借口来骗我?”

“老夫人,夫人苦啊,苦啊,很苦,请老夫人一定要给夫人作主,夫人,姑娘,姑娘这样,要是去了,姑爷还不高兴,还有那个孩子,姑爷去了奴婢们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想跟着夫人去,老夫人!”

跪着的婆子用力的磕头,砰砰砰砰。

*

纪尧握着菁儿的手,看着前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