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哭得不行(一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的澜姐儿!

她很想发怒,质问她们是怎么守着澜姐儿的,让她的澜姐儿去了,把她的澜姐儿还回来!她的澜姐儿原本好好的,不对,就算是弥留之际也还活着才对,弥留之际啊!

往后跌撞着退了两步。

她明明知道澜姐儿已经到了弥留之际,还是怪这些丫鬟婆子,这些丫鬟婆子不管是哪里来的,既然在澜姐儿身边,就该陪着澜姐儿去死,为什么还活着?

“老夫人……夫人去了,夫人——”

跪在床边的丫鬟婆子看到老夫人的样子,磕起头来,抬起头,一个个哭着,眼晴红肿,望着老夫人,爬过来,抱住老夫人的腿,看向去了的夫人。

纪老夫人见她们还要说,再也忍不住,猛的发了飙,上前两步,一脚踢开了抱着她的人,陡的用力踢,盯着她们,想把心中的怒怨气愤还有伤心难过发泄出来。

重重的连踢了几下。

“不要给我说这些,你们说,你们——澜姐儿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快!啊!我的澜姐儿,你们倒是照顾好她,我的澜姐儿去哪了?你们给我还回来!”

“老夫人!”

丫鬟婆子被踢开,往后一滚,滚到地上,砰一声,然后又爬起来,往回爬,哭着红着眼晴,伤心欲绝。

“给我滚开,滚,还说什么,都到了这一步。”

纪老夫人又是一踢。

“老夫人。”

“……”

“老夫人,夫人昏过去后,醒过来,想要见老夫人,然后奴婢们来不及做什么,夫,夫人,夫人就,就,就,就去去了!”

“去了,去了!”

纪老夫人念了几遍这两个字,伤心到了极点,都感觉不到了心里的感觉了,她的女儿,她的女儿去了,走了。

她养了这么大,嫁出来,虽然性子不好,也是她的女儿,就在这里去了,她才来,才到啊,澜姐儿,她的澜姐儿啊,她们这些守着的不好好的救回她,还敢出现在她面前!为什么不去死,和澜姐儿一起去?

她让她们在澜姐儿身边,她们却这样回报她!

“老,夫人!”

丫鬟婆子哭得不行。

“说这些不如把澜姐儿给我还回来!”纪老夫人一个字也不想听,挥开了手,有点站不稳,晃了几下,脸色苍白,有些受不了这个打击,好好的女儿没有了,在她没来的时候,她恨,恨太多,恨太多人,眼前的人更是被她迁怒。

“老夫人,”张嬷嬷几人可以说是跟着老夫人进来的,一直站在旁边,不敢上前,老夫人满身的怒火,此时见到老夫人的样子,她上前扶住老夫人。

小心的,大姑奶奶已经去了,真的去了,说再多也回不来,她们看过大姑奶奶的样子,老夫人伤心难免,她也难过,怎么不难过。

人死不能复生,老夫人,还是节哀。

她心中想,扶紧老夫人,看着老夫人。

“让开,你们来干什么,扶我做什么,我是不行了!”

纪老夫人猛的再次甩开扶她的人,张嬷嬷也一样,看也不看,甩开手就要再次转回去,整个人又是一晃,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哭声都停了,吓到了,夫人去了,老夫人来要是出了什么事——老夫人要是受不了夫人去的打击怎么办。

“澜姐儿去了,我还有什么!”

纪老夫人道。

“老夫人你小心一点。”张嬷嬷抓紧时间扶紧老夫人,示意丫鬟好过来。

听到老夫人刚才说的她不行了,她就为老夫人难过,她知道老夫人话中的意思,更知道老夫人有多伤心。

她太了解老夫人,所以才能清楚,老夫人说没了大姑娘,还有什么,她也知道老夫人是伤心欲绝到了不行了。

“老夫人。”她一边扶好老夫人看着老夫人。

丫鬟婆子过来,还没有来得及扶住老夫人,纪老夫人一站直,就推开了张嬷嬷,更别说让丫鬟婆子扶了。

“让开说了让开,没有听到?我还倒不下去,还站得住,还行,还没有到要昏过去的地步,你担心什么,你们担心什么?”

她盯向张嬷嬷几人,瞪着眼,大声的,声音越来越大,说完,她再看着她的澜姐儿,蹲下身子,伸出手来,手颤了起来,才能慢慢伸出来,放到澜姐儿的面上,她虽然已经看过摸过,一来就看过确认过,还是想再摸一下,看看是不是摸错了,她的澜姐儿还在。

还没有去,还在这里等她,等着她这个娘到来,给她作主,是的,给她作主。

一切不过是一个梦,澜姐儿只是睡着了,睡着了,没有事,没有,纪老夫人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母亲,在澜姐儿最需要她的时候没有出现,没有过来。

还当她死了,说她怎么不去死。

现在,澜姐儿死在她的面前,澜姐儿!

她的手颤抖的再次落在了澜姐儿的鼻前,她摸了很久,等了很久,都没有一点反应,没有一点呼吸。

她的澜姐儿没了,没有了,她就算再不想承认,再不想相信澜姐儿去了,也不能不相信了,她的手上冷冰冰的,澜姐儿也冷了,再也不可能惹她这个当娘的生气,让她不高兴,再做什么,再也不可能起来叫她娘,回府里找她撑腰了。

“澜姐儿,你怎么能这样对娘,你还这么年轻,你怎么能这样去了,娘还没有和你说话,娘对不起你。”

纪老夫人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起来,声音沙哑,压抑着太多的痛苦,很想用手捶一捶她的胸口,让她起来,起来说话。

她蹲了下去,握着自己的女儿,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世上最悲的事,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这样。

啊!张嬷嬷带着人,看得不忍心,老夫人,大姑娘。

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也哭着,叫着夫人。

纪老夫人手颤抖得不成样,她没有取下来,只是叫着澜姐儿。

“娘。”

纪尧几人带着人也进来,他们看着娘还有床上,娘,娘,他们脸色也都不好,他们走近几分,想要说什么,进来的时候他们都听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