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满溢悲伤(四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磕头,问罪,打死了,生生打死。

不止这一个妾,凡是惹过澜姐儿的,还有澜姐儿身边没有服侍好的,纪老夫人让张嬷嬷审,只要惹过澜姐儿不高兴的都处置了。

当着所有人的面,用力的打,泼上盐水,打到死得不能再死,以消她的心头之恨。

外面凄厉的声音只让她心情平静,引不起别的更多,纪老夫人越来越平静,心情也好了一些。

她脑中都是澜姐儿,只要想到澜姐儿都死了,她就起不了别的心思,她要送她们下地狱去。

澜姐儿你看到了吧,听到了吧,听到了就放心去,娘在这里,娘以后有机会还会给你报仇。

娘的好女婿怎么能没有你还过得好,有机会,娘会让他去陪你,你等着。

澜姐儿婆家还有她的好女婿脸都黑了,不好看,那又如何?

她的澜姐儿命都没有了。

不过是要几个妾的命,没有要他们的命,他们这是做给谁看,要不是老大他们在。

他们是不是还不愿处理这几个妾什么的?

“老夫人,人已经——”张嬷嬷从外面进来,急冲冲说着什么。

“再打,打血肉模糊为止,我的澜姐儿是什么身份,她们呢。”纪老夫人咬牙切齿,带着浓浓的恨,重重的道。

张嬷嬷亲眼看着处置的,也觉得血腥,不过大姑娘呢,应了一声。

“惹澜姐儿不高兴,气得澜姐儿抑郁的,都给我去死,反正亲家母把她们交给了我处置,姑爷也让我来,那就打死。”纪老夫人说。

“是,老夫人。”张嬷嬷去了。

“亲家是不是太——”

澜姐儿的婆婆还有她的好女婿脸色更不好,听了她的话后。

“太什么?”纪老夫人盯向他们,你们自己让我来处置的,现在呢:“老大老二老四。”

纪大老爷他们盯着对方。

“澜姐儿去了,我要让她们陪葬,先打死,再戳骨扬灰,免得她们去打扰我的澜姐儿。”

纪老夫人道。

纪大老爷他们点头。

“……”

没有人再说什么。

“澜姐儿,你看看,这就是你的婆婆,为一个妾说话,还有你喜欢的男人,看清楚!”

“……”

等一个个都打死后,纪老夫人不说了,也没有精力,吩咐了老大他们接着,澜姐儿的遗容早就整理好了。

她要去再看一眼,她站起来,走向张嬷嬷,张嬷嬷带人进来了,禀给了老夫人,见状扶住老夫人。

纪老夫人到了澜姐儿那里,她又不想进去了,就站在那里,她的心里全是满满的悲伤。

她这么大年纪还活得好好的。

“老夫人,你不进去了吗。”张嬷嬷见老夫人停下来,不说话,也不进去,不知道看什么,她过了会小声的。

丫鬟婆子也看着老夫人。

“我。”纪老夫人想说什么,侧过头来,没有说完,张嬷嬷不知道老夫人要说什么,看着老夫人。

丫鬟婆子也是等着。

听着听着,老夫人只说了一个字,整个人一晃。

“老夫人,你没事吧?”张嬷嬷最早发现,扶紧老夫人,不让老夫人倒下,丫鬟好上前。

“不用扶我,我没事,就像之前一样,让开!”

纪老夫人挥了一下手,本来想像之前一样挥开手不让她们扶,也不让她们过来,她很好。

张嬷嬷她们想说话,纪老夫人突然发现说不下去,她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真的昏了过去,没有精神,没有力气,一身软软的,就像是掏空了一样,昏过去前,她脑中只有一个想法,澜姐儿。

心中的悲伤有点兜不住了,满溢了出来,让她散发出浓重的悲伤,她还以为自己能撑住,澜姐儿去了,悲伤过后,她还是很平静,后来更是冷静下来处理了不少事。

以为自己最难撑的那一段过去。

能撑下去。

谁知道还是没有撑住,她倒下了,昏了过去,眼前黑了就再也没有醒过来了。

“老夫人,你,老夫人。”

张嬷嬷吓到,眼看着老夫人闭着眼往后一倒,她们都被老夫人推开了,还来不及再次扶住,老夫人就倒了下去,她们赶紧上前,一起扶住,可是老夫人往后倒的力度太大了,她们都有些扶不住,丫鬟婆子也是。

片刻后她们才扶住老夫人,老夫人闭着眼,昏过去了。

“老夫人,你怎么了,老夫人?”

她们叫了一声,对视一眼,知道老夫人可能昏倒了,心中担心,看向里面,大老爷二老爷四爷他们还在那里。

大姑奶奶婆家还有姑爷在商量。

在商量着大姑奶奶的身后事,可是老夫人,老夫人昏倒,怎么办,她们怕老夫人不好,张嬷嬷干脆让一个丫鬟去通知一下,丫鬟去了。

“老夫人。”对着老夫人叫了一声。

“……”

*

纪老夫人在澜姐儿婆家昏倒,再醒过来,不知道过了多久,过去了多长时间,是什么时候了。

什么也不知道,她有了神智睁开眼。

有些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了看四周,是在自己的房间,不知道这是什么时间,自己怎么在房间里,外面天色是亮着的,不是黑的,明显是白天。

白天她怎么在这里,一般来说除了午觉她都不会白天到床上,她又扫了眼,收回目光,叫了人。

“来人。”声音不大,但也不小,朝着外面,穿过隔开的屏风,想要看出什么来:“来人进来。”

她要问一问她怎么在屋子里,她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何事。

是什么事呢,会让她忘了,对,想一想。

纪老夫人想起来。

“老夫人!你醒了,老夫人你昏了过去,太医说老夫人是——”门外在话落后马上有了动静。

门外显然有人一直守着。

伴随着脚步声还有声音,话没有说完,一个人带着丫鬟婆子进来了,到了床前,行了一礼,看着纪老夫人。

“你。”纪老夫人还没有想什么,看到张嬷嬷说了一个字,又看到进来的丫鬟婆子,一个个好像不对,还有她们……

没等她看清。

“老夫人,太医说你是悲伤过度,才会昏过去,老夫人醒了就好,老奴几人很担心,大老爷还有二老爷四爷他们也是,还有——”张嬷嬷想要说什么,说了起来,最后没有说完,丫鬟婆子抬头。

“你说悲伤过度。”纪老夫人皱起眉头,她盯紧张嬷良材。

“是,老夫人,你。”张嬷嬷说着,忽然觉得了不对,老夫人的样子怎么看着像是忘了大姑娘去的事。

老夫人。

怎么会,老夫人怎么会忘了。

老夫人不会是昏迷一场后就——

老夫人昏过去吓坏了不少人,太医看了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们一直守着,直到现在老夫人才醒过来。

“老夫人你是不是忘了。”

“你说。”

纪老夫人突然想到了,澜姐儿的事,她脸色苍白起来,一下子坐起,可是不知道是躺得久了还是怎么,眼前又一黑。

差点摔了回去。

她抓住张嬷嬷。

“澜姐儿那里?”她问起来。

张嬷嬷听到老夫人提到大姑娘,没有再多想:“老夫人,已经过去一天了,大老爷他们都回来了。”

“然后呢,说好没有。”

纪老夫人再次道。

“说好了。”

张嬷嬷说。

“人呢,老大他们呢。”纪老夫人看向门口,她昏迷过去,醒来老大他们居然没有过来。

“老奴,大老爷他们还不知道,老奴派人去叫了,一会就过来。”张嬷嬷回答。

“澜姐儿。”

纪老夫人又念起澜姐儿来。

她的澜姐儿,闭了闭眼,心中还是满是悲伤。

过去一天了,一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