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六十一章 仍没醒来1(四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点派人找太医看下,大夫不行就找太医。”纪尧再说。

萧菁菁说她派了人,赵嬷嬷和丫鬟听到这里。

“四爷,郡主和老奴也是等你回来,说一声就派人入宫。”赵嬷嬷说了,说起来派人早点入宫,就是有人知道也是三皇子,可还有别的顾忌,郡主和她都一样。

丫鬟看着,萧菁菁看着四爷。

“为什么不早点派人,有为夫在,何必。”纪尧又说,看出来了点什么,四爷。

赵嬷嬷张嘴,萧菁菁没有说。

纪尧说过也没再说,知道菁儿想的,都过去了,到了现在他回来,再派人也早不到哪里去,索性不说。

他又拉着菁儿,怕她们多想说出他想法,看着她:“不可能是三皇子,应该与他无关,不过他的奶兄倒是很可能,可能就是他和萧平闹的,仗着三皇子身份欺负,大家看在三皇子份上就,他也过了,觉得三皇子这个靠山硬,才敢那么做,总有这样的人,三皇子不会,菁儿有没有什么想法,要不要做什么?需要为夫?”他说着问起来,把他的想法说了。

问她要不要他做什么,就是问她要不要他派人找三皇子或者?今天这样他觉得菁儿可能想做什么,找三皇子奶兄算帐,他来。

他说了他想的,不是三皇子。

赵嬷嬷看着四爷,不是三皇子,四爷说出不是三皇子,四爷笃定的样子,不会还不如她们了解,四爷既然这样说,听四爷一说她也觉得,四爷不会骗她这婆子。

何况还有郡主,照四爷说的就是三皇子的奶兄。

不是三皇子,她松口气,之前她想太多,担心着,一直怕是三皇子指使,郡主没有说什么,她不知道是不是也和四爷想到一起了,后来。

她想着,觉得这样好,可又不满只是三皇子奶兄就敢那样仗势欺人,要是三皇子还好说,四爷说不是,还打断平公子的腿。

四爷,四爷问郡主了,郡主要不要做点什么,四爷等着郡主说,一看四爷就知道是等着郡主说。

郡主说了,四爷会去办,郡主。

丫鬟一样,她为四爷说的看过去,又不敢多看,只能低头听着。

萧菁菁:“不用,四爷,不需要,先这样,虽然不是三皇子,但是也有关,平哥儿和人抢女人,怪不了什么人,四爷觉得不是三皇子?”

纪尧点头。

“是怪不了人,为夫以为你再怎么也会做点什么,必竟被打得腿成那样抬回来。”都那样,再怎么也会做点什么。

“等太医看过再说。”萧菁菁也不是说不计较,还是要找三皇子的奶兄问一下,不把安亲王府看在眼里,说打就打,抢女人也不该这样。

赵嬷嬷和丫鬟欲要再说依然没有。

“今天的事三皇子知道也会。”纪尧又道,他知道的三皇子,没有说完,他和菁儿说过三皇子为人,菁儿应该知道,不可能想不到不是三皇子的。

萧菁菁没有深想,此时听了点头,四爷意思三皇子也不会高兴这样的事,赵嬷嬷赞成。

丫鬟:“……”

“那个被抢的女人要是能找到更好,不过看样子不用说,为夫再派人打听一下有没有什么。以他不想成亲的样子。”纪尧担心是有阴谋。

不是阴谋为什么这么巧,是阴谋又是怎么样。

一直没有打扰菁儿他才有这份心。

“菁儿。”

萧菁菁:“四爷要派人再?”她问道,纪尧轻轻点头。

赵嬷嬷觉得四爷派人看下也好,郡主还问,她不用问。

“派人看一下,不管有没有什么,能不能打听到什么。”纪尧再说他的想法,萧菁菁赵嬷嬷丫鬟知道。

“若是有阴谋就拆穿,没有还好,腿断了还是要找补回来。”

“要是真的好不了。”

萧菁菁又道。

赵嬷嬷觉得她劝过郡主不担心了,这会郡主,丫鬟抬了一下眼晴。

“腿断了是他自己,让太医看了,不是找太医吗,卖身葬父这样的他也看不透?还以为他不是这样蠢的,以前看他也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一直没有闹出事,最多不成亲,这是他自己的事,逼过没用就不用说。”纪尧又说道。

“我都不知道。”他再说起他回来到现在没有听说,不是回到听到根本不知道,事情封不住,还是没有人传。

“四爷不知道是顾忌三皇子。”萧菁菁说。

“还是老奴说过的。”赵嬷嬷道。

之后就是纪尧按住菁儿还有叫住赵嬷嬷,叫了人进来,看着外面,没有让赵嬷嬷菁儿派人,他派人去,天黑了不行,明天。

*

安亲王府,贺侧妃安排了人守着,终于过了一夜了,她醒了不再睡起来,不知道过了一夜怎么样,昨天睡得晚,一夜睡得不好。

萧平醒了没有?还有身上的伤,太医,她派人去请太医没有请到,太晚了,只能让人今天去请。

她安排了人,不知道太医来了没有,看了一下天色。

萧平出府出了事,虽然与她无关,但是府里是她主持,这些年都没事,昨天,就这样被打着抬回府里来,还断了腿,以后可能就——

还是和人抢女人,那个女人算不了什么,就是一个卖身的,她想的也不少,让人去打听了,对方是三皇子奶兄,她想着就麻烦,不知道。

她和郡主说了,郡主派了人来,王爷离得太远,怕他知道,她也写了一封信,然后就这样,没有再做什么。

昨天大夫来看过,说了。

一直留下没有离开,郡主的人问过看过后回去,此时不知道?郡主说是今天要来的。

来应该不会太晚,她起来看到过来服侍的人,就问平哥儿醒来了没有。

服侍她的丫鬟婆子服侍着,本来也想说话,没想到她直接问了,她们看过去,侧妃娘娘,平公子。

“侧妃娘娘,还没有。”婆子还有丫鬟在一边,婆子道,平公子昨天下午快晚的时候送回来,一直没有醒过来。

丫鬟也看着。

“还没有。”贺氏听了看着婆子,也没有太意外,伤成那样,她还是去看下问一问,是不是要醒,还要多久,一夜过去还是有点担心。

婆子点头,贺氏还要说什么,扫了丫鬟。

“不知何时醒。”贺氏说起,丫鬟婆子看她,婆子片刻:“侧妃娘娘其实还不晚,你要不要再休息一下,不用这么早起来,现在起来?”侧妃娘娘昨晚那么晚才休息,她关心侧妃娘娘,又说起来,想让侧妃娘娘也就是主子再休息一下。

丫鬟也看过来。

“不用了,我醒了睡好了就起来,不想再睡也睡不着。”贺氏摇头,她都醒了,睡醒了,就算没有也不想睡,她不想睡怎么睡得着。

婆子可惜,还想劝,丫鬟不敢。

贺氏问了下女儿,女儿,知道女儿在绣花,她点头,除了女儿,府里那些女人也问,她没有具体说。

“郡主姑娘绣花,可以不用打扰,你。”

“去看平哥儿。”

她让人和女儿说一声。

*

贺氏带着人到了萧平院子见到外面的人问了下,知道还是人仍然没有醒,人一直守着,没有事,大夫过来了,大夫没走,还有人派人问,打听,挥手让人下去她进去,带着女儿。

是的女儿也要来看,知道她要过来就过来找她了,她带着到了这里,一起过来看人。

她没有看到太医,想来还没有来,不知还要多久,人呢?也没有人过来和她说,守着的一看就是没有休息没有睡,贺氏看了萧平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