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琴艺/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月郡主一来,大部分的姑娘均是围着她打转,而蒋逸希虽然不需要讨好郡主,但身为主人家,郡主初到,自然需要寒暄几句。

南宫玥和南宫琤却是不稀罕巴结这位郡主,一时便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好似被冷落了似的。幸而两人也不在意。

姑娘们很快再次坐下,却不想曲葭月的目光突然落在了南宫琤的身上,随性地说道:“咦?这位姑娘脸生得很,却是不曾见过。”那口气却是把南宫玥完全无视了。

蒋逸希赶忙笑着介绍道:“葭月妹妹,这位姑娘是南宫府的大姑娘,单名一个琤字。”跟着又介绍南宫玥,“还有这位是她的妹妹,单名一个玥字。”

“南宫琤?”曲葭月不仅出身非凡,连演技也是非凡,那恍然大悟的样子让人看不出破绽,“可是御史大夫南宫大人家的姑娘?”

张毓苼忙不迭地凑了过来,抢在蒋逸希前面,殷勤地答道:“郡主,您说得正是。”

曲葭月做出果然如此表情,毫不吝啬地赞道:“果然如表哥所言,是一个美人,称得上是王都第一美人!”

闻言,姑娘们俱是一愣,谁也没想到明月郡主会如此说。

明月郡主在王都之中是有名的娇蛮任性,我行我素。两年前,中书令家的二姑娘是名满王都的第一美人,有一天遇上了这明月郡主,却被郡主讽刺对方还没她漂亮,哪里当得起这“王都第一美人”之名。此事传了开去后,中书令家的二姑娘羞愤不敢出门,远嫁之后,再也回过王都。而那之后明月郡主便成了公认的王都第一美人,谁也不敢抢了她的风头!

却不想今日明月郡主竟甘愿让出这个名头!

一时间,众人都用一种古怪的目光朝南宫琤看了过去,南宫琤确实漂亮,也确实比明月郡主美上几分,可是这两年,与明月郡主平分秋色,甚至更美的也不是没有,却从未见过明月郡主这般表现。

明月郡主的态度是否表示着皇家的态度呢?

众人俱是浮想联翩,想到之前皇后亲自传召苏老夫人等进宫;想到皇后派人为苏老妇人寿辰赐下寿礼,难道说这南宫家真的死而不僵,又要复起了?

她们在想些什么,曲葭月却是不知。她突然灿烂地一笑,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恶意,对着身旁的张毓苼耳语了一番。

张毓苼连连点点头,然后合掌做出一副向往的样子,对着蒋逸希笑道:“希姐姐,小妹听说你新得了一把瑶琴,可否拿出来让姐妹们见识一下?”

此言一出,就有姑娘眼睛一亮,忙问:“那琴可是‘天璇’?”

“李姑娘,如果我的消息没错的话,应该就是‘天璇’!”张毓苼笑眯眯地替蒋逸希答道。

顿时,所有艳羡的目光集中在蒋逸希身上,蒋逸希不愧为世家嫡女,荣辱不惊地笑道:“既然大家想看,我这就叫人取来!”说完,就对身边的绿衣丫鬟吩咐了几句。

不一会儿,那丫鬟就小心翼翼地捧着琴过来了。

蒋逸希接过琴,把琴放在了案上。只见那把瑶琴长三尺六寸五分,以蚕丝制成的七根琴弦铮铮发亮,琴身由桐木所制,褐色的琴面泛着圆润的光泽,一看就不是凡品。

曲葭月率先走到琴前,随意拨弄了两下琴弦,口中赞道:“琴身轻巧,琴音清越。果然是把好琴。”

“确是把好琴!”张毓苼凑上前,“只可惜我的琴艺不佳,不然非要弹上一曲不可。”

另一位葱绿衣裙的姑娘马上接口道:“我倒想试上一试。”说着,就询问地看向了蒋逸希。那姑娘看来十三四岁,身量中等,很纤细,相貌清丽,最醒目的就是她欺霜赛雪般的肌肤,笑起来眉眼弯弯,看来十分讨人喜欢。

蒋逸希身为主人自然不会随便拒绝客人的请求,连忙道:“李姑娘,请。”

李姑娘欣喜正要上前,却被曲葭月叫住了,“慢着!”

“不知郡主有何指教?”李姑娘不解地看向了曲葭月。

“今日机会难得,不如有兴趣地都弹上一曲,分个高下。”曲葭月娇笑着从自己腕间摘下了那只红宝石绞丝手镯,放到案上,“我添个彩头,谁赢了,这个就是谁的。”

张毓苼连忙附和:“郡主这个主意好。”其他的姑娘们面面相觑,倒也没人出声反对。

李姑娘为人很是大方,爽快地应承下来:“既然郡主这么说了,那就先由我抛砖引玉了。”说着,她走到琴案前,弹起了《梅花三弄》。

这高手出马,一听就是不凡。纤纤素手优雅在在琴弦上拨动着,那琴音犹如天空般高远、空灵,时而轻盈、飘逸;时而犹如人的腔调,如泣如诉,细腻感人……

南宫玥暗叹李姑娘还是有几分本事的,指法娴熟,一曲《梅花三弄》弹得炉火纯青。

李姑娘弹完后,又有几位姑娘陆续上场弹了几曲。

但是有李姑娘珠玉在前,几位姑娘显得表现平平。

那几位姑娘也不以为意,她们上场也不过是为了露个脸,混个脸熟而已。

曲葭月见南宫琤迟迟不上场,不免有几分心急了,突然看向南宫琤道:“听闻南宫家大姑娘才貌双全,琴技更是出类拔萃,不知道本郡主今日是否有幸听上一曲?”

众人顿时静默,心道:原来明月郡主搞出这些花样来,就是在这里等着啊!这一山不容二虎,看来明月郡主算是盯上南宫家的大姑娘了。

“郡主所求,琤莫敢不从。”南宫琤缓步走到琴案前落座,正准备调试琴音,曲葭月又说话了。

“今日本郡主还未听到有人弹奏一曲《广陵散》,不知南宫大姑娘是否可以弹上一曲?”曲葭月似笑非笑地看着南宫琤,明显不怀好意。

南宫玥暗叹,《广陵散》对于现在的她们来说,称得上是高难度曲子了,曲葭月摆明了是要看南宫琤出丑。

“本来郡主想听,琤理应遵从,可是这《广陵散》太过激昂、慷慨,充斥戈矛杀伐之气,却是与今日这花会的雅致不符,岂不辜负了几位蒋姑娘的一番心意。琤还是来一曲《出水莲》吧。”南宫琤毕竟苏氏精心培养的嫡女,三言两语替自己化解了危机。

她优雅地坐到琴前,调整了下音色,随即手腕轻抬,雪白晶莹的修长十指在琴弦上轻拢慢捻,双手交替,熟稔拨动,婉转绕梁的琴声顿时由她的指尖倾泻而出……

众人早就对南宫琤的琴技有几分好奇,都是聚精会神地听了起来,这一听,不由地都入了迷……直到南宫琤弹完,道了声“献丑了”才回过神来。

南宫玥嘴角一直挂着得体的笑意,她这个大姐姐一向不是什么笨人,在合适的地点,选择了她自己最擅长的琴曲风格,所以也特别容易融入意境,把原本七八分的琴技硬是又增色了一分。

看着大家如痴如醉的模样,曲葭月的脸色分外难看,她是想让南宫琤出丑的,而不是让她出风头的。她的双手在桌子下方狠狠地握成拳头,目光突然对准了蒋逸希,顿时又有了主意。

“南宫大姑娘果然琴技非凡。”曲葭月心口不一地赞了一句,转而对着蒋逸希道,“蒋大姑娘身为‘天璇’的主人,不知是否可以也弹上一曲让本郡主欣赏一下?”

南宫玥不由皱眉,南宫琤现在是出尽了风头,为南宫家长了脸,可是现在曲葭月又把蒋逸希拉出来,就不妙了。如果南宫琤抢尽了主人家的风头,传言出去对于名声有碍,更重要的是,也有可能让南宫府与国公府有了龃龉。

蒋逸希当然也知道其中的门道,却是气定神闲,道:“郡主若是想听逸希弹琴,改日逸希必定亲自上门为郡主弹奏一曲,不过今日恐怕是不成了。”

曲葭月的脸色顿时黑了大半,还从来没人敢当面落自己的面子。若是别人,她现在已经要翻脸了,可是蒋逸希毕竟是皇后娘娘的侄女,恩国公府的嫡长女。她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不可能直接命令对方一定要为自己弹奏。

“希姐姐,你不是一向最喜欢弹琴了吗?怎么今日就……”说着,她有意无意地看了南宫琤一眼,仿佛在暗指蒋逸希输不起。

“郡主可别误会,大姐姐是因为手扭伤了,这才弹不了琴。”蒋逸云急急地解释,然后一脸愧疚自责地道,“说起来都是因为我,要不是我走路不当心,大姐姐为了拉住我……不然也不会……”说到后来,她羞愧得都红了脸。

“原来是这样。”曲葭月不知道蒋逸云所说是否属实,却只能一脸讪讪地道,“你们姐妹真是姐妹情深,让我羡煞不已。”

话音落,在场的姑娘们也都恭维了几句,无非就是姐妹友爱之类的。

正在这时,张毓苼突然开口:“说起姐妹友爱,我倒是想起来了,南宫府可是来了两位姑娘,姐姐这么厉害,想必妹妹应该也不差吧,怎么也不上来弹奏一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