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低调/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曲葭月眼睛一亮,南宫琤的确出尽了风头,若是她的妹妹出了丑,也够下她的面子的。一想到这,曲葭月心情顿时大好。她可是听说了,那南宫玥是个软弱不成器的。

“是啊,南宫三姑娘不如也上来弹奏一曲。”曲葭月的语气中隐隐带着兴奋。“不知道哪位是南宫三姑娘?”

这把火算是烧到自己身上了。南宫玥无奈地只得上前,向曲葭月福身行了一礼,“见过明月郡主。”

曲葭月上下打量了南宫玥,挑剔了一番,肤色暗淡,个头矮小,只这双眼还算明亮,与堪称绝色的南宫琤相比可是差远了。她不屑地撇了下嘴,语气傲慢地吩咐道:“去,你去给本郡主弹上一曲。”

“是,”南宫玥面上恭敬应了一声,“只是我的琴技不佳,就怕污了郡主的耳。”她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

曲葭月嗤笑了一声,“知道了知道了,你弹得不好,我们也不会笑你的,只是姑娘间随便切磋一下琴艺而已。”心里则嘀咕着,要的就是你琴技不佳,越烂越好。

南宫玥装作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缓步走到了琴案前落座。

不一会儿,一首简单的《清平调》就从她的指尖倾泻而出,清亮舒缓,流畅悦耳,却是中规中矩,不功不过。

曲葭月全神贯注地听着,试图找出其中的错处,好在曲毕后,细细点评一番,来下下南宫琤的脸面。

可是直到南宫玥弹完,她也没能找到有哪里不好。这首曲子弹得实在是太规整了,就像是个木头棒子弹出来的一样,说不出哪里不对,却也无法打动人。

最终,她只能干巴巴地赞了一句:“中规中矩,还行。”

“郡主谬赞。”南宫玥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说,“臣女也就这首曲子弹得熟练点而已。”

曲葭月闻言,顿时悔得肠子都青了,心道:早知道自己就点曲了。

“我倒是觉得南宫三姑娘弹得很好。”李姑娘却一脸认真地道,“曲子简单归简单,可是三姑娘指发娴熟,琴曲流畅,可见是下过一番苦功夫的。”

南宫玥红了脸,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李姐姐谬赞了,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和大姐姐相比,我可差远了。”

“你的天份也许比不上南宫大姑娘,可是勤能补拙,只要你努力,在琴艺上未必不会有一番成就。”李姑娘一本正经地鼓励道。

南宫玥红着脸谢过,心里却感慨万分。前世,她的琴技本也平平,还是后来慢慢地勤练出来的,现在的自己只不过占了前世的便宜而已!

南宫琤面上带笑,心里却疑惑:玥姐儿的琴技明明不止如此,为什么要藏拙?难道是因为怕了这明月郡主?

这时,一位四十多岁,身形偏胖的管事嬷嬷来了,对着蒋逸希躬身一礼道:“大姑娘,芙蓉亭已经准备好了,世子夫人请各位姑娘去饮茶赏花。”

蒋逸希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招呼着大家去芙蓉亭。“芙蓉亭那边的芙蓉最近开得正艳,大家不如同我一起去赏花。”

众人无不称好,蒋逸希便领着众人过去,时不时地停下,为她们介绍花园中的美景。

等她们抵达芙蓉亭的时候,芙蓉亭内已经摆好了茶桌、小几、各类瓜果糕点。

几位姑娘进了亭内休息,另有几位姑娘对那各色的芙蓉花兴致正浓,三三两两地走在一起谈论着,南宫琤也在其内。

南宫玥微笑着坐在亭内,看着南宫琤游刃有余地与几位姑娘交谈着,心思极为复杂,南宫琤如此着急地想着融入王都贵圈之中,真不知道究竟是好是坏!

正在此时,有两个丫鬟上来一一为亭内的姑娘上茶。

南宫玥端起茶杯,茶水色泽清绿,饮上一口,颊齿留香,不知不觉一杯见了底。

一旁的丫鬟连忙机灵地为南宫玥续了杯。

南宫玥微微一笑,又饮完了一杯。

丫鬟忙又想为南宫玥续杯,南宫玥却不好意思地出声道:“这位姐姐,请问净房在哪,我想更衣。”

丫鬟一愣,急忙放下手中的茶壶,小声地道:“南宫姑娘,请随奴婢来。”

南宫玥点点头,然后带着意梅随着那丫鬟离开了芙蓉亭。

净房离花园并不远,此时里面已经焚了檀香,满室的香味,意梅进去里面查看了一番,见没人这才请南宫琤进去。

等南宫琤出来之后,发现门外多了一个人,却是恩国公夫人身边的厉嬷嬷。

厉嬷嬷见南宫琤出来,躬身行了一礼。“见过南宫三姑娘。”

“嬷嬷免礼。”南宫玥急忙道,“嬷嬷怎么到这儿来了?”

厉嬷嬷神情恭敬,“老夫人想要见姑娘。”

南宫玥点头:“那就有劳嬷嬷前面带路了。”

南宫玥带着意梅一路随着厉嬷嬷走过一条石子小路,经过一个角门,来到了一间厢房。

厢房里,恩国公夫人正端坐在在黑漆万字不断头的罗汉床上,世子夫人陪侍在一边。

南宫玥屈膝行了一礼:“见过恩国公夫人,世子夫人。”

世子夫人忙迎上前,扶起南宫玥,笑着道:“不用多礼,南宫三姑娘。”接着,她神情亲呢地道,“不知三姑娘玩得可还开心?若是有招呼不周之处,还请南宫三姑娘海涵。”

“世子夫人客气了。”南宫玥连忙道,“府上照顾周到,蒋大姑娘更是和善极了。姑娘们都玩得很是尽兴。”

“那就好,那就好。”世子夫人笑着点了点头,显然对南宫玥的回答很满意。

这时,恩国公夫人却是一脸威严地对着厢房内的丫鬟婆子道:“我与南宫三姑娘有事要说,你们先退下吧。”

恩国公府内的奴婢都是训练有素,应了声“是”便一溜地退了出去。唯有意梅站在原地,询问的目光看向了南宫玥。

南宫玥冲着意梅点了点头:“你也退下吧。”意梅这才退了下去。

此时,厢房内只剩下恩国公夫人、世子夫人和南宫玥了。

恩国公夫人一脸慈祥地对着南宫玥招了招手,“好孩子,到我这来。”

南宫玥应了一声,落落大方地走到了恩国公夫人面前,屈膝行了一礼:“恩国公夫人安。”

“好孩子,不用多礼。”恩国公夫人一把拉住了南宫玥的手,然后轻声问道,“这次特意叫你过来是皇后娘娘的意思……”

南宫玥暗道了声,果然!这赏花会不过是个幌子,恩国公府借着赏花会的名义邀她入府,应该就是为了五皇子的病。毕竟如果皇后时不时地召自己进宫,恐怕只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和警惕——自己身后有外祖父神医林净尘,皇后身边有病秧子五皇子,两人若是凑在一起,这其间关系,昭然若揭!

想来也正是因为这个,皇后才会托她的娘家替她来办这件事,所以才有了这次所谓的赏花会!

心思百转间,南宫玥做出诚惶诚恐的样子,恭敬地又行了个礼,问道:“不知娘娘有何吩咐?”

恩国公夫人亲热地把南宫玥拉到身边坐下,又道:“皇后娘娘想知道你外祖父现在可有消息?”

“回夫人,”南宫玥歉然地看向恩国公夫人,轻声道,“外祖父向来喜欢云游天下,无人知晓他的行踪,玥儿已经写了书信给舅父,可惜目前还没有联系到外祖父。”

听到这里,恩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不免有点失望。

“不过……”南宫玥有点迟疑地看着恩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恩国公夫人自然是发现了,以为南宫玥是知道点她外祖父的行踪,却因为不敢确定所以不敢开口,便连忙问:“南宫三姑娘,可有什么问题,你想说什么直说便是。”

南宫玥等的就是她这句话!当下便开口道:“玥儿之前面见皇后娘娘时,也曾与娘娘说过,玥儿曾跟在外祖父身边学过医,所以对医术略通一二,五皇子的病症玥儿也曾在外祖父的行医笔记中看到过一例极为相似的病例。”

恩国公夫人点了点头,“这我听娘娘谈起过。”

南宫玥跟着又道:“自那次进宫后,玥儿在家中又仔细研究了外祖父的行医笔记和医书,玥儿确信此病并不难治。”

“你的意思是……”恩国公夫人有些动容。

“这种病,玥儿也能治!”南宫玥自信果决地说道,一瞬间,明亮的双眸中迸发出一种让人无法直视的神采。

恩国公夫人不由默然,心里很是迟疑。

这倒也不怪恩国公夫人对南宫玥不信任,南宫玥如今只有九岁,任谁都不会相信一个年仅九岁的小姑娘能治好无数太医、神医都治不好的病,哪怕她的外祖父是神医林净尘!

尽管恩国公夫人怀疑南宫玥的医术,却并没有一口回绝,而是道:“我会把话带给皇后娘娘的,南宫三姑娘也希望你能尽快联系上你的外祖父。若是能医治好五皇子,皇后娘娘是绝对不会亏待你们两家的。”

南宫玥也没指望对方立刻就相信自己,倒也没有失望,忙道:“一有外祖父的消息,玥儿定会马上通知老夫人的,绝不会辜负了皇后娘娘的期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