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驱毒/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后娘娘!”南宫玥装作一副完全不知道皇后会在这里的样子,惊讶地脱口而出,她连忙起身行礼,但腰还未弯下,就被皇后扶了起来。

“玥丫头,你无须多礼!”皇后勉力做出安抚的神情,“在这里,本宫也只是一个心忧孩子的病的母亲罢了!玥丫头,你快告诉我,皇儿、皇儿……”忧心之下,她几乎连话都说不全。

南宫玥露出为难之色,道:“没有为五皇子殿下诊过脉,臣女也无法判断这些!如果娘娘相信臣女,可否让臣女为您诊脉。既然是胎毒,从娘娘的脉象,应该也能看出些什么!”

皇后没有丝毫的犹豫,便同意道:“好。”

两个人隔着一张小桌坐下,皇后伸出洁白的素手。

“臣女得罪了!”南宫玥伸出右手在皇后的皓腕上轻轻一搭,细细为皇后诊脉,渐渐的,她的秀眉轻轻蹙了起来。

恩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在一旁看得忧心如焚,这短短的诊脉时间在她们而言好像有一辈子这么久。

片刻后,南宫玥收手长吐了一口气,凝重地道:“臣女的推断没有错,五皇子殿下果真中了胎毒!现在娘娘的体内,还残存着那毒的余毒!在娘娘妊娠期间,毒素大部分都转移到了五皇子身上,但还有少量毒素残存在娘娘体内!”

一语激起千层浪,恩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

皇后面色冷凝,眸中仿佛染上了火焰,指尖开始微微发颤。

“娘娘是否当年生下五皇子后就时常心悸,手足冰凉,月事混乱,容易发怒?”南宫玥面色凝重地细细询问道。

皇后还未回答,南宫玥已经从她那不可置信的表情,就知道了自己说的全中。

“不仅如此,娘娘自五皇子后就再无身孕,这也是这余毒在作祟!”南宫玥接着说道。

“玥丫头你可有治疗的办法?”怒到极致,皇后反而平静了下来。这么多年来,自己想方设法求子,终究不得。因为唯一的嫡皇子是个先天不足的病秧子,连皇帝都甚为失望,对她也逐渐没了好脸色。本以为这些都是命,却忽然知道了这不过是因为有人给自己下了毒!

“娘娘身上的只是余毒,比五皇子要轻多了,臣女是可以治疗的!”看着皇后平静的神色,南宫玥不禁有些佩服,这是个坚强的女人,身处如此恶劣的环境,她还能临危不乱……只可惜前世,这位皇后也没落得什么好结局!

“那,就多谢你了,玥丫头!”皇后缓缓开口,她的身子不能垮,只有健健康康的,她才能查出究竟是谁下此毒手,然后将“她”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皇后的眸中闪过一丝狠绝。

“臣女愧不敢当。”南宫玥温婉地施了一礼,“还请皇后娘娘移驾,让臣女为娘娘施针。”

“娘娘,这……”李嬷嬷有点犹豫地微微皱眉。这施针可不是小事,皇后娘娘的凤体可不容有失!

皇后抬手打断了李嬷嬷接下来的话:“无妨,本宫信得过玥丫头的医术。”说着,她盯着南宫玥柔声道,“相信玥丫头必有万全之策,不会让本宫的身子有丝毫损伤。”她语气轻柔,可是身为上位者的威仪却是铺天盖地地冲向了南宫玥。

南宫玥没有受任何影响,仍是从容淡定,欠欠身道:“臣女多谢娘娘的信任。”

皇后目光一凝,她倒没想到这么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娃,居然镇定如厮,名门嫡女果然不凡!

她微微颔首:“本宫自是信你的。”

说罢,众人便来到了恩国公夫人的屋子里,在南宫玥的示意下,李嬷嬷和一个宫女服侍皇后**,宽衣,只留下白色的中衣。

一切准备完毕,南宫玥便为皇后施针。

恩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是亲眼见识过南宫玥的医术,对她还算有几分信心。可是皇后娘娘毕竟身份尊贵,因而两人心里还是难免有几分忐忑。

相比较之下,李嬷嬷那是如临大敌,死死地盯着南宫玥的一举一动,深怕出个意外,让皇后娘娘的凤体有失。

可是看着看着,李嬷嬷的心倒是定了下来,没想到这南宫府的三姑娘,虽然小小年纪,医术倒还真的了得!那行针手法如行云流水,丝毫不见其迟疑,怕是连宫里的太医都没有这等手段……再观皇后娘娘的面色,不见丝毫不适,反而面露轻松,李嬷嬷心喜的同时,心中也不由一阵稀罕,如此小小年纪就医术如此了得,这果真是家学渊源!

南宫玥自然不知道李嬷嬷心中所思所想,此时的她全神贯注地为皇后拔除体内的毒素。皇后体内的毒素盘踞多年,想要完全清除实非易事。但如今能遇皇后实属难得,若是能医治好皇后,才有机会为五皇子医治……一旦五皇子身体康健,那么今生“那人”想要再次荣登皇位是难上加难!

南宫玥一连为皇后连扎了几处大穴,又为皇后的指尖扎针放血,血液潺潺流出。众人见了却是悚然一惊,只见那血液并非鲜红,而是绿得发黑,让人见了心底直冒凉气。

直到皇后指尖流出的血恢复成了健康之色,南宫玥这才取回还插在她身上的银针,福了个身道:“臣女已施针完毕,娘娘可有何不适之处?”

皇后在李嬷嬷的服侍下起身,道:“并无不适。”然后她看着盆里那一滩毒血,问,“本宫体内的余毒可是全清除了?”

南宫玥神色恭敬地答道:“娘娘体内之毒,臣女虽已拔除了大半,但那毒毕竟在娘娘体内盘踞多年,想要彻底根除,却是还需要吃上一些日子的药,以清除体内剩下残留之毒素。”说罢,她提笔为皇后写药方了。

皇后盯着那绿得发黑的毒血,脸上没见喜意,却是悲痛不已,道:“本宫体内之毒本就已经大半传给了皇儿,如今这毒居然还不能完全根除,那皇儿他……”说到这里,皇后不免很是忧心。要知道五皇子的毒可比她严重了许多,身子骨也差了很多。

回想起皇儿生病时,那可怜的样子,就让皇后心如刀割一样痛。

恩国公夫人连忙走到皇后身边,安慰道:“娘娘千万放宽心,如今至少已有了法子,五皇子必定否极泰来。”

“母亲,你说得没错。”皇后表面恢复了常态,心中却是一时难以释怀。

这时,南宫玥已经写好了方子,承给了皇后身边的李嬷嬷。

皇后随意瞟了一眼药方,她对医药所知不多,但对书法之类的还是有些了解。看这方子,南宫玥的字娟秀却隐约有自己的风骨,在这个年纪,这笔字算得上极为少见了!

“玥丫头,这次多谢你了!”皇后本打算立刻就让南宫玥随自己回宫,为五皇子治疗,可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决定先看看自己的情况再说。要是自己能有好转,到时再把南宫玥宣进宫里也不迟。

于是,皇后笑容温婉地挥手便让一旁的宫女递过一个精致的小箱子,“这些小东西,就送给你把玩吧!”顿了一顿又道,“接下来,本宫和皇儿就有劳你了。”

南宫玥没有推辞,双手举过头顶,恭敬地接过小箱子,也没有打开。

光这箱子,就是用上等紫檀木精雕细琢而成,上面还镶嵌着一圈不算大但颜色却极正的猫眼石,箱子里东西的价值,就更不用说了!这么珍贵的东西,在皇后眼里不过是些小玩物!

“臣女谢皇后娘娘的赏赐。”

皇后微微颔首,挥了挥手道:“你且去吧,希姐儿应该也等急了。”

闻言,南宫玥行礼告退了。

等南宫玥走后,皇后的面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眸中寒气森森,恨恨道:“好,好,好,真是好手段。这么久了,本宫居然丝毫没有察觉,真是好手段,好心机。”一想到这么多年来,自己和自己的皇儿所受的苦楚,皇后的恨意就如潮水般不可遏制地涌满全身。

“娘娘且将心放宽些!”恩国公夫人明显要理智冷静得多,劝道,“‘那人’定是以为自己做的事隐蔽无比,却想不到我们会遇上南宫三姑娘,还知晓了这个阴谋,虽然还不知道此人是谁,但也算破了‘她’一半的算计。娘娘日后仔细调查,肯定能找出幕后黑手。”

“母亲说得是!”皇后总算略微平静了些,“既然本宫知道了,就定饶不过那幕后的黑手!”

世子夫人也出声安慰道:“娘娘吃这么多年苦,偏偏如今南宫三姑娘出现了,说不定这就是上天对您的补偿,这是苦尽甘来呀!”

“是啊!苦尽甘来……”皇后低低地重复着这句话,“本宫苦尽甘来了,‘她’的苦日子可就要到了。”她语气轻柔,却让听者背脊瑟瑟发凉,心里直发颤。

李嬷嬷一方面为主子感到高兴,另一方也不由在心中叹气:看来这后宫之中又将揪起一番腥风血雨了。

------题外话------

感谢136**8923和狂拽炫酷的我送的鲜花,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