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闹剧/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桃儿面露惊恐,不停地摇头,眼泪鼻涕齐流,再也不见丝毫的娇美,反而让人觉得恶心不已。可是她却没有这份认知,反而自认为楚楚可怜地看向了萧奕,希望能博得对方的一丝怜爱。

但是萧奕那冷冰冰的眼神却让桃儿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桃儿的心里充满了绝望,这一刻,她无比后悔,后悔自己不应该听从王妃的的唆使,故意在书房里引诱萧奕,甚至在引诱无果后又行诬告之事。那毕竟是世子爷啊,再不得王爷欢心,可是想要对付她一个小小奴婢,却是易如反掌!

绝望如同无数条毒蛇将她的脖颈死死缠住,桃儿感觉整个世界是一片绝望与黑暗,完全找不到一条出路。她软软地瘫倒在地,眼中空空的……

而自始至终,萧奕也没有朝她看上一眼。

桃儿被发出府的消息,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传到了小方氏的耳朵里。

彼时,小方氏正得意于自己的计谋得逞,心情极好地对镜梳妆,却没成想居然传回来这么一个消息,震惊之下,她右手的眉笔一颤,在脸上留下了一道黑色的痕迹。

她的贴身大丫鬟明眸连忙取来帕子,轻柔而仔细地帮小方氏擦拭干净。

小方氏见自己的脸恢复了原本的洁白无暇,这才又问那传话之人:“你是说桃儿过去还没有一盏茶的功夫,就被那小子到窑子里去了?”

小方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萧奕居然敢这么做!居然敢就这么打自己的脸!

想到这里,小方氏就恨得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

“是。”那婆子自然也感受到王妃的怒意,头低得更下了。

小方氏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眸子里一片阴霾之色。说起来,那桃儿本是镇南王书房里的使唤丫头,颇有几分姿色。

还记得那日侍候她用膳的一个丫鬟突然得了风寒,她便指了桃儿临时侍候,只做些端茶递水的事。

谁知,桃儿在端茶时不小心弄洒了茶……萧奕便多看了她一眼。

小方氏因此想到萧奕如今也是到了知人事的年纪了,若是能让萧奕从此沉迷于女色,岂不是对自己大大有利!

如此,她便特意招来桃儿,许以萧奕将来姨娘的位置,让她依计而行。

跟着,她又故意在王爷面前夸了萧奕最近向上了,常常在书房读书,引得王爷派人叫萧奕过来,打算考教他一番;中间,她又派人引开王爷,让萧奕与桃儿共处一室,让王爷亲眼见证了萧奕的“荒唐”举动;王爷果然雷霆震怒,想也不想地取鞭就要打;于是她又好言相劝,做足了好人,顺手就把桃儿推到了萧奕的身边,让她成为自己的耳目……

明明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得顺顺当当的,那桃儿更是过了明路,以王爷和自己的名义赐给了萧奕,萧奕怎么就敢随意处置发了!还到了那种下等地方!

这出人意料的举动,可以说狠狠打了小方氏一个措手不及。

想到萧奕平日里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却偏偏占着世子之位,再想自己的栾哥儿成日里用功苦读,却只能是王府的二少爷,小方氏越想就越是意难平。

凭什么这么一个废物就能做世子,将来继承王位,成为威风八面的镇南王。而自己的栾哥儿却什么都得不到,自己将来的孙儿更是什么都不是。

小方氏越想越气,越想越恨,自己当年在闺中被大方氏压得喘不过气来,难道将来自己的栾哥儿还要看着那贱人的儿子眼色过活?!

不,绝对不行!

小方氏的心中恨意滔天,恨不得当场就把萧奕给生吞活剥了,好给自己的儿子腾出位置来。偏偏上次的刺杀又失败了!那姓成的老家伙,根本就是个没用的废物!

小方氏的指甲用力地抠着掌心……静默片刻,又恢复平时一惯的温婉优雅,问道:“明眸,王爷现在何处?”

明眸连忙答道:“王爷正在书房。”

“厨房里的乳鸽汤应该已经熬好了吧。”

“禀王妃,已经好了,现正温着呢。”

小方氏满意地点了点头,重新换了一身苏绣月华锦衫,叫明眸提着食盒,去了镇南王的书房。

守在书房外的小厮一见王妃来了,连忙进书房禀报,得镇南王应允之后,这才神色恭敬地请小方氏进去。

小方氏接过明眸手中的食盒,莲步轻移,仪态万千地进了书房。

“王爷。”小方氏轻唤了一声,声音又娇又媚,说不出的拔人心弦。

“王妃来了。”镇南王一见小方氏,不由眉开眼笑。

“妾身特意吩咐厨房给王爷熬了乳鸽汤,王爷尝尝。”小方氏打开了食盒,取出了热气腾腾地乳鸽汤让镇南王享用。

“劳烦王妃了。”镇南王的笑意愈发明显,这就是他喜欢小方氏的原因,小方氏从来都是事事以他为先,处处照顾周到。

等镇南王用完一碗乳鸽汤,便见一旁的小方氏正欲言又止地望着自己,再仔细一瞧,眼圈仿佛还有点微微发红。

“可是出了什么事?”镇南王放下了汤碗。

“妾身也不知当不当说!”小方氏的眼睛越发地红了,只见她捂着帕子揩了揩眼角,“今日妾身把桃儿给了奕哥儿。却不想奕哥儿转手就把桃儿了,还……还到了窑子里去。”当说到窑子这里时,小方氏红了脸,一副羞于启齿的模样。

“啪!”

镇南王一掌重重地拍在书桌上,心中的火气噌噌地往上冒,怒吼道:“这个逆子,真是无法无天了!”

“桃儿是妾身提议送奕哥儿做通房的,奕哥儿这样做……妾身……”说到这里,小方氏突然哽咽了起来,满眼泪光,仿佛伤心得说不出话来。

可她的未尽之言却让镇南王浮想联翩:没错,送桃儿给萧奕的确是小方氏提议的,却也是自己点头答应,亲口对着那逆子发了话的。如今那逆子这么做,是不是也对他这个父王心存不满了?

想到这里,镇南王的脸色就像是涂了层墨汁似的,黑得吓人。

见状,小方氏心中暗喜,赶紧再添上一把火。

“王爷,我们来王都这才多久,这便出了发丫鬟进……那种地方的事,你说若是别人知道了……”她一脸忧心仲仲地道,“会不会对王府的名声不利,让王府背上苛责下人的名声?”

镇南王被她这么一挑拨,更是气得额头青筋暴起,道:“这个不孝子!尽会做些有损王府脸面的事。”

小方氏在一旁假惺惺地劝道:“哎,奕哥儿毕竟还年纪小,恐怕也只是一时冲动……王爷一会儿见奕哥儿,好好说,千万莫要像上次那样用鞭子了。”

“不行,这个逆子,不打不成器,不打他就不长记性。”镇南王听得心火乱窜,猛地起身,抽出挂在墙上的鞭子,大步就向书房外冲去。

小方氏见此,故作担忧地上前去阻拦道:“王爷,王爷,你冷静一点,奕哥儿他一定不是故意的。”

可是依小方氏的力气,哪里拦得住镇南王,更何况,她本就无心想要阻拦,最终还是让镇南王出了书房,直奔瀚竹轩而去。

看着镇南王远去的背影,小方氏不由洋洋得意起来。

上次王爷的鞭子打花了那小畜生的脸,若是这次能一鞭子抽死他就好了!

小方氏差没有笑出声,她强忍着笑意,翻脸像翻书似的又换上了焦急的神情,小跑着追出书房,嘴里一个劲儿地喊着:“王爷,奕哥儿还小,别……”在下人们面前做足了慈母的派头。

镇南王一路怒气冲冲地冲进了瀚竹轩,嘴里骂骂咧咧地道:“逆子,你给我出来!”

片刻,萧奕慢吞吞地走了出来,他自然知道父亲所谓何事,却故意装着无辜的表情道:“父王,怎么这么大的火气,谁给你气受了?”

“除了你这逆子,还会有谁!”镇南王鞭指萧奕,怒声道,“本王问你,你母妃好心送你一个丫鬟,你怎么就敢发了?”

萧奕仍旧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好像这才想了起来,“哦,那个丫鬟啊,既然送给了我,怎么处置,不就是我的事儿了吗?我打杀发,应该和你们不相干吧!”

“奕哥儿,虽然话是如此。但桃儿不过是一个弱质女流,你把她到那种下三滥的地方,不是逼她去死吗?”小方氏终于姗姗来迟地赶到了,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小小年纪就如此恶毒,现在不管教管教,以后还得了。”镇南王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一鞭子就抽向了萧奕。

萧奕的眼中闪过一丝嘲弄,一个闪身就躲过了镇南王的鞭子。

镇南王见状,更加气极败坏道:“逆子,居然还敢躲,看本王不抽死你。”那神情,那语气,简直是把眼前这个儿子当做仇人了。

萧奕可是牢牢记着南宫玥对他的嘱托,就算是不能还手,躲总可以了吧。他决定彻底执行到底,过几天再去找臭丫头那里讨赏吧。

眼看着镇南王又一鞭子抽了过来,萧奕又是闪身一避,嘴里故意惊呼道:“父王啊,您要是喜欢那个叫桃儿的,可以亲自去趟窑子把人再买回来啊。相信母妃是绝对不会拦着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