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求教/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忙得团团转,给长辈请安,上闺学,研制美容方子……虽然忙,她的心情却很好,因为她的铺子马上就要开张了。

这铺子里一切的装饰都是她亲自设计的,管事也是她亲手从林氏那里挑选过来,里面的药膏花露更是她亲手研制的,可谓是她一手创办起来的。南宫玥给这个铺子取名为花颜,简洁,却正好揭示了她的店铺里是什么的——又有哪个女人不希望拥有一张如花的容颜?

既然是要开铺子做生意,光靠南宫玥一个人胭脂水粉、护肤霜,根本就忙不过来,因此她就挑了几个老实可靠的人选签好了契约,若是违反了规定,不但要送官追究,还要赔东家至少一万两银子。而且,南宫玥只是让她们每人做其中的一道工序,这样就可以保证方子不会轻易外泄了。

可即便这样,南宫玥还是很忙,忙得昏天暗地……忙得差点就忘了和官语白约定好的日子已经到了,直到意梅提醒,这才猛地想了起来。

于是,南宫玥向林氏请示了一声,匆匆出门,来到了清越茶庄。

治疗依旧是在固定的那间厢房中……浴桶中挥发出的缕缕药香很快弥漫整个房间。

忙了大半个时辰后,南宫玥熟练地取下官语白身上的银针,跟着吩咐了一句:“你再泡一盏茶的工夫再起身。”

南宫玥走到屏风另一侧坐下,额角也有薄薄一层汗,显然是累得不轻。意梅赶忙拿出一方帕子,给自家姑娘擦了汗,又送上茶水。

一盏茶后,屏风的另一边就响起窸窸窣窣穿衣裳的声音……不一会儿,官语白就穿着一身暗纹白衣,气度卓然地从屏风那边走了过来,几乎半点看不出他曾经的落魄与惨状。

“多谢南宫姑娘!”官语白向南宫玥拱手作揖,面含微笑,神色是真诚的感激。

“不过医者本分而已,你身上的毒素已经去了大半,以后每半月治疗一次即可!”南宫玥轻笑。

官语白拿起茶壶为自己斟了一杯茶,动作优雅而从容,简单动作由他做来,却显得极为赏心悦目,仿佛一幅名画一般。

“你似乎已经想好了?”他突然说道。

南宫玥愣了一下,笑了。这个官语白果然不同凡响,竟像是会读心术一般,幸好她从不想与他为敌。她喝了一口茶,缓缓说道:“容公子,我要你为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我找两个年纪不大、会武功的丫鬟!”顿了顿,她又补充了一句,“要忠心可靠,当然不是对你,是对我!”

前些日子,林氏提到各房要放人出去的事,南宫玥就暗暗琢磨着可能会采买一些人进府,她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在身边置几个人。只可惜,南宫玥自己没有门路,只能拜托官语白了。

官语白没有任何惊讶之色,点头应允。

“过些日子,南宫府上会采买一些人……”

南宫玥的话还没有说完,官语白便接口道:“南宫姑娘请放心,这两个人必当会过了明路,顺理成章地到你身边。”

“还有一件事……”南宫玥有些迟疑地说道,“我知道,不久之后将会发生一件大事!这件事事关重大,我想让你帮我谋划一下!”

“定当竭力而为!”官语白依旧温和淡定,如同最好的倾听者。

南宫玥其实有些犹豫,可是,接下来将要发生的那件事情事关重大,单凭她一己之力,恐怕很难筹谋完全,无奈之下才想到了官语白。

南宫玥闭了闭眼睛,还是下定了决心,她转头对意梅道:“意梅,你去门外守着。”意梅迟疑了一下,默默地退了下去。

待厢房的房门关上后,南宫玥沉沉地开口说道:“容公子,你对南方战事有什么看法?”

官语白不加思索,声音轻缓地说道:“此战,在正月初一前,必会以朝廷大捷而告终。”

“确是如此。”南宫玥的声音里不添一丝情绪,似是在讲述着一件顺理成章的事,“这是今上登基以来的第二个新年,上一个新年因为先帝刚刚驾崩不久需要服衰三月,明年又恰逢改元,因此,今上自然不会愿意明历1年的新年还有这种糟心事。”

官语白含笑地望着她,轻轻拍了两下手掌,说道:“南宫姑娘果然机智。”

官语白为南宫玥斟了一杯茶,笑容温和地说道:“前朝会败有其失‘天时地利人和’之故,即已失,想要重新夺回又谈何容易?前朝余孽虽拥立新主,可惜,新主只是傀儡,权势之争始终未消,单单靠着这些庸俗之辈,大业又岂能成就?威扬将军是一个十分懂得惴摸圣意之人,他虽想靠着南方局势的’严峻’为自己取得更大的军功,可是,若此仗拖到了明历一年,那这军功可就烫手了。”

南宫玥听得目瞪口呆,她虽然知道在年底的时候,大军就会大胜搬师回朝,可是,她仅仅只是凭着前世的经验知道这个结果,却没想到,其中又会有如此多的深意。

不愧是官语白!

哪怕前世的他从此不再披上战甲,可是,却依然在后方运筹帷幄,让镇南王大军一路所向披扉。她记得萧奕曾经公然说过,有官语白一人,胜过百万雄师。现在想来,果然不错。

官语白抿了一口茶,问道:“南宫姑娘所提之事,难道与这有关?”

“是的。”南宫玥点了点头,眸光微暗的说道,“这是当今登基以来的第一次战乱,在战乱平定后,必然会大大恩赏有功之臣。又恰逢新年,宫中也定会有宫宴以示荣**。南宫家虽为前朝重臣,但……有重金买骨在先,皇上自然不会吝啬这小小的宫宴。然而,在这次宫宴上……”她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毅然道,“五皇子会病倒,辗转病榻数月后去世。皇上皇后大怒,彻查之下,发现是大皇子暗中下毒。于是,大皇子的母妃李嫔被囚冷宫,而大皇子则被终身圈禁。”

官语白本来微笑着听南宫玥的话,因为到宫宴为止的发展,以当今的性情并不难推测。可当他听到五皇子病倒去世时,神色越来越凝重。如果说前面的是猜测,南宫玥后面所说的话……如果真的发生,那就是预言了!

他微微眯眼睛,似是在审视着她,可是最后,他什么都没有问,而是轻柔地说道:“你需要我做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有,她自然也有,有些事根本不需要多问。

他的体贴让南宫玥微松了一口气,她说道:“这件事的幕后黑手并不是大皇子,而是三皇子韩凌赋。有没有法子让他在这件事上栽一个跟头?”

官语白的食指不自觉地在桌面上点动着,垂眸思索了半晌,突然问道:“你是想让三皇子从此堕下云端,再无起复的机会,还是只是让他小小的受一些处罚?”

“自然是让他从此万劫不复!”南宫玥斩钉截铁地回答,眸中闪现一抹恨意。哪怕已经历了一世,但韩凌赋所做的一切,她依然不能忘记。

官语白心下了然,从上次南宫玥对他提出的要求,他就怀疑三皇子韩凌赋与她有仇,现在看来两人之间还不是普通的龃龉,倒像是不共戴天之仇!只是不知道身处闺阁的南宫玥怎么和身在堂堂的三皇子结了这么大的仇,这让他都不禁有些好奇。

更何况,眼前的南宫玥也才十岁而已……不过,她的医术还真不是十岁的孩子所能拥有的。南宫玥的身上有太多的迷,就连他都想不透。

尽管心里思绪翻转,实际上却不过是过了一瞬,官语白回过神来,他目光清澈,含笑地向南宫玥说:“让三皇子万劫不复倒也不难,只不过,五皇子……必须死!”

南宫玥瞳孔一缩,眼里浮现出痛苦的神色,脑海中一下子浮现出一个可爱的身形,虽然病弱却如此开朗,总是欢喜地粘着自己。

她不由自问:如果我这样做了,我和韩凌赋有什么区别?

这样想着,南宫玥一字一顿地回答:“稚子何辜?”

稚子何辜,小孩子有什么过错呢?

南宫玥的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朗了,官语白自然明白,眸中心闪过一抹释然,如果南宫玥真的是那种为达目的不顾一切的人,官语白虽然还会完成自己的承诺,却不会把南宫玥当做自己的朋友。

但是现在看来,南宫玥倒也是一个有所为而有所不为之人,她有着自己的一根底线,绝对不会去触碰。这样的南宫玥倒是值得相交之友!

“还有一事。”南宫玥说道,“这次的事势必会连累五皇子,我心中有愧。五皇子身中奇毒,且中毒已至心脉,只有强行拔毒才有可能保住性命。所以,宫宴之事,我还是希望五皇子能病上一场,只有让他毒发,我才有救他的可能。”

“我明白了……”官语白沉思了片刻,轻轻一笑道,“此事,我们可以这样来进行……”

足足半个时辰后,南宫玥打开了紧闭的房门,心下如同惊涛骇浪般起伏不已。

“咳咳……”房里突然传来一阵压抑的咳嗽声。

南宫玥复杂地回头望了一眼,官语白不愧是官语白,他的计划,远要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完美!若非因为他身体的原因,前世恐怕不用等上十几年,官语白早就在这个皇朝掀起一番腥风血雨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