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告别/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一月初,南宫玥的墨竹院里多了两个丫鬟——百卉和百合。她们都只有十一、二岁,容貌清秀,是一对表姐妹。她们出生江南的镖局人家,百卉从小双亲亡故,在百合家长大,可是几个月前,百合的父亲在走镖时被盗贼所害,百合的母亲悲痛下重病去世,现在家里只留下她们姐妹俩。她俩年纪虽然小了一些,武艺却还不错。

官语白实着是尽了心,这两姐妹,借着府里采买下人之际进了南宫府,又顺理成章地成了她的丫鬟,没有引来任何人的怀疑。

刚进府的两姐妹只是寻常的三等丫鬟,南宫玥让意梅好生照料后,便脱开手不管了。她现在可是忙得很,因为她的铺子就快开张了!

南宫玥忙里忙外的折腾着,日子过得充实而又疲惫,每天晚上都是一倒头就睡着了。

只是有着前世的经历,南宫玥总是睡得不太安稳,稍有一点点动静就会响过来,比如……窗户的响声。

窗户?

南宫玥猛一回神,赶紧起身向窗户的方向看去,只见窗子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烟衣少年动作灵敏地跳了进来,她正要惊喊出声时,少年就已径直地走到了她的床前,然后俯下身,那一对波光潋滟的凤目满含笑意地看着她。

又是他!南宫玥不由满脸烟线,用手抚着隐隐作痛的额头。

“萧世子,有什么事就说吧。”南宫玥在自己的背后放了大软枕,寻了个舒服的坐姿,无奈地看着萧奕。

“臭丫头,前一阵子,那些关于我的流言你可不相信啊!那都是胡说八道的!”萧奕话一出口,就悔得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自己今晚来此,明明是为了道别的,怎么就哪壶不该提哪壶,先说起这事儿了啊!

再说,这事已经过去很久了啊!

啊!啊!啊!自己的脑子一定是抽了。

他一不小心,就胡思乱想起来。

“流言?”南宫玥想了想,恍然大悟道,“你是说,一个月前你强逼一个丫鬟不成,竟把那丫鬟卖到了窑子里的事啊?”说到窑子时,她脸不红气不喘的,仿佛那就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地方似的。

“我根本就没做这事!”萧奕有点心急地解释,“都是他们胡说的!”

“嗯,我知道了。”南宫玥懒懒地打了个哈欠,“那都是流言。”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两世为人了,今生又与萧奕有了几次接触,不会相信他的人品如此低劣。

“你真的相信我?”萧奕的面上露出一分喜悦,那眼神竟透出一点小心翼翼的感觉。他心里有一丝甜意,只觉得这种被人信任的感觉可真好!真希望,臭丫头能一直这样信任着自己!

南宫玥斜睨了他一眼,故意问:“那个丫鬟真被你卖了?”

“是。”萧奕面色有点僵硬,生怕南宫玥说他处事恶毒。

“那现在呢,人在哪儿?镇南王妃把人买回来了没有啊?”南宫玥又问。

萧奕摇了摇头:“没有吧。”他其实也没留意过后续,但要是镇南王妃把人买回来的话,一定又会送到他院子里去的。但这些日子来,他的院子清静的很,想来是没买回来吧。反正买不买的,都和他无关。

“所以说在这则流言中,我们看到了什么?一个无辜的丫鬟,一个行事荒唐狠毒的世子,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王爷父亲,一个善良慈爱的王妃继母……”南宫玥意味深长地笑了,“既然这王妃是一个慈善如菩萨般的人物,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派人将那‘无辜’的丫鬟给救出火坑呢?”

“噗嗤……”萧奕不由失声低笑出声,“这王爷王妃一听我把丫鬟卖到了窑子里,就先忙着跑到我这又是质问,又是抽鞭子,狠不得把人打死呢。哪里还顾得上一个小丫鬟?!”说着,他突然摆出了一脸讨赏的表情,“臭丫头,我可是牢牢记着你的话,不能还手就躲,一根毫毛都没让他的鞭子碰到。”

南宫玥忍俊不禁,煞有其事地用哄孩子的口吻道:“嗯,真乖——”

“就这样?”萧奕不免有点失望地扁扁嘴。

南宫玥却是不顺他的意,反而开始赶人了:“既然事情说完了,你可以走了吧。”

萧奕一脸的怅然若失,委屈地说道:“我知道……臭丫头,你不想见到我,放心。很快,你就能心想事成了。”他的语气中是说不出的哀怨委屈。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南宫玥忍不住说道。

“江南叛乱马上会被平息,我估计等过了年,我就要走了……”萧奕唉声叹气道。

南宫玥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

所谓镇南王,镇守的便是南疆那里。

镇南王来王都已经近一年了,皇帝不可能把镇守南疆的镇南王永远留在王都,可他也不可放心在江南叛乱尚未平复的时候,把他心中有所猜忌的镇南王放回南疆……可是如今江南大捷将近,距离镇南王返回南疆的日子,怕也不是很远了。萧奕作为镇南王府的世子,是势必要随着镇南王返回南疆的。

话虽如此,南宫玥却忍不住为萧奕担心,迟疑着说道:“那你……知道了上次追杀你的幕后主谋是谁了吗?”南疆路途遥远,如果那幕后主谋还想再次动手的话,南疆回程途中显然是不错的下手时机!

“知道,是我的继母妃,小方氏。”萧奕淡淡地说道,眼中却闪过一抹阴鸷。

南宫玥心头一震,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了然地说道:“看来她是想要让自己的儿子取代你成为世子。”南宫玥心里倒是没有多大的意外,权利与**最是迷人眼,小方氏完全有动机和理由这么做。

“呵呵……”萧奕苦涩地笑了,“以前,她对我真的很好,我要什么就给什么;我做错了事,她就替我到父王那求情……我一直以为她是这世上最好的母亲了。可直到最近,我才知道她对我所有的好,不过是捧杀罢了。她让萧栾用功读书,一旦松懈就责备有加,却让我成日里玩乐,说我正是该逍遥轻松的年纪。她成功地让父王越来越厌弃我,甚至把我当成了仇人一般。”

萧奕觉得自己这十几年来,简直就是眼瞎了!他轻呼了一口气,语气黯淡地说道:“成伯死了,不过她一定没想到,成伯却是暗留了后手……成伯暗地里把小方氏写给他的信偷偷收了起来,一个月前终于被我给找到了。看来成伯虽然被她收买,却也是担心她事成之后,会杀人灭口。”成伯万万没想到,最后竟会死在他手里……

南宫玥静静地听着他诉说,不免就想到了前世,前世的萧奕也是在江南大捷不久后就随镇南王返回南疆……直到三年后才被迫以质子的身份又回到了王都。

南宫玥想起前世萧奕最终走上了弑父杀弟之路,可现在的他虽然对继母又恨,却不至于到弑父杀弟的地步,想必后来定是又发生了什么?

一想到这,南宫玥忍不住脱口而出:“你一定要回南疆吗?”

“哎——”萧奕情绪低落地叹道,“父王既然要回南疆,我自然也要跟随……”

“圣上对手握重兵的镇南王府并不算信任,甚至算得上很是忌惮。”南宫玥缓缓开口,“如今镇南王回南疆,陛下又不知该头疼多久。为人臣子,当为君分忧……萧奕,你觉得呢?”南宫玥看着萧奕,她,也只能说这么多了。

萧奕起初还不明白南宫玥到底在说些什么,今上忌惮镇南王,恐怕是很多人心知肚明的事……随着南宫玥接着说下去,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眼睛越来越亮。

“为君分忧……为君分忧。”萧奕低声重复着这个词,“若为君分忧,我当自请为质,解陛下南疆之忧!”

“正当如此!”南宫玥含笑看着萧奕,“留在王都,想必你可以做很多在南疆不能做的事!”

萧奕若有所思,好一阵子没说话。

而南宫玥也不再说话。

沉寂好久,萧奕终于又开口道:“臭丫头,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所以才想了这个法子……”他暧昧地冲南宫玥眨了眨眼。

南宫玥没说话,只是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萧奕不以为意,笑眯眯地说道:“放心吧,臭丫头,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说着,他身子一纵,轻巧地跃出了窗户,可是随即又把脑袋张望了回来,“对了,臭丫头,你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两个小丫头?倒是会点三脚猫功夫,不过比起我来,她们可差远了!”

他说的显然是百卉和百合。南宫玥嘴角一抽,无奈地说:“你把她们怎么了?”

“没怎么样啊!”萧奕一脸无辜地看着南宫玥,“我只是把她们打晕了而已。”

南宫玥头疼地托了托额道:“你可以走了!”看来明天自己要专门叮嘱百卉和百合几句了。

“那我真走了。”萧奕冲她挥了挥手,最后居然还不忘调侃了南宫玥两句,“快睡吧,可不要因为太想我,而睡不着觉哦。”

南宫玥恶狠狠地咬牙,自己才不会因为他睡不着呢!

可是南宫玥最终还是失眠了,前世、今生各种事情纷纷扰扰地出现在她脑海中,让她心绪久久难以平静……

自己的重生已经改变了很多事,甚至于萧奕的命运,或许也将发生变化。

南宫玥看着那扇被重新关上的窗户,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微笑。

------题外话------

谢谢几时余又送了钻石(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