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质子/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镇南王不必如此生气!”皇帝挂上了一副祥和的面孔,宽容地说道,“

“孽障!”镇南王终于忍不住了拔高了嗓门,“镇守南疆是我萧家满门的职责,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唯有南宫玥微微笑了起来,她知道,萧奕采纳了自己的建议。

众臣子虽不做声,心里却感慨镇南王虽然一方藩王,却是后继无人,竟生了这么个不学无术的世子。

“可以吗?”萧奕满脸惊喜地看着皇帝,“皇帝伯伯,我可以不用回南疆那个破烂地方,一直留在王都吗?”

皇帝的目光若有所思地落在萧奕身上,脑中浮现某个计划,故作慈爱地开口道:“小奕,你是不是想一直留在王都啊?”

镇南王眼看大好的局势就要被儿子搅乱,双眼几乎要冒出火来,却顾忌这场合,没有办法动他。

“父王!南疆那鬼地方有什么好?除了草木雨林,就是毒虫蚁兽!哪里比得上王都呀!”萧奕作出一副放荡不羁的模样,轻佻地说道,“王都多好呀!美人,美酒,美食,遍地皆是,父王,我们还是在王都多留几日吧。陛下都如此留我们了!”

镇南王正欲再度发言,萧奕却站了出来,笑嘻嘻地走到他身侧。

然而镇南王绝对不可能因为皇帝的一点威胁,就放弃这次大好机会。他知道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回南疆的日子将会遥遥无期,这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

皇帝本来是一派和乐的模样,被镇南王这一闹,他的脸色瞬间僵硬下来,含糊地说道:“此事不急,镇南王再在王都留上几日,此事容后再议。”说着,他眯起眼,危险地盯着镇南王。他倒要看看,这镇南王敢不敢当众驳他的面子!

想要让皇帝同意,他也只能在大庭广众下提出,让皇帝不得不答应。

可南疆,他是必须要回去的!

没错,镇南王其实早在数月前,便上奏了申请回南疆的折子。可是他的奏章进了宫里后,就如同泥牛入海,再无讯息……一次也就罢了,三次都是这样。镇南王哪里还能不明白皇帝的心思,无非是忌惮藩王,不敢让他们回归封地罢了。

也有些聪明的臣子心知肚明,这皇帝忌惮镇南王谁人不知,好不容易借着登基大典将镇南王父子请到了王都,又怎么会轻易纵虎归山!恐怕镇南王已经不是第一次向皇帝求去了!

有不少臣子在心里抱怨,这个镇南王,这件事儿什么时候提不好,偏要现在提!弄得现在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他说得正气凌然,忠心为君,可太和殿中的气氛却一下子冷了下来。

“陛下,臣来王都已四月有余!王都虽好,但臣心念南疆安危,常夜不能寐,寝食难安!望陛下准臣回归南疆,为陛下守卫一方疆土!”

镇南王正色地走到大殿中间,对着金銮宝座上的皇帝跪了下来。

正在这时,镇南王突然一言不发地站起来身来。这大厅之中的动静又怎么瞒得过其他人的眼睛,众臣们的声音低了下来,视线都落在这位赫赫大名,大裕朝唯一的异姓王身上!

众人吃得不亦乐乎,觥筹交错间,大殿里的气氛也越发热烈。

“这酒……至少有五十年的年份!”大臣中有爱酒的眼神发亮,恨不能把一壶的美酒都灌下去。

各种山珍海味、美酒佳肴被一个个身段窈窕、容貌秀美、穿着统一的小宫女们端上了桌,浓郁的菜香、酒香传遍了整个大殿。

宴席总算是开始了。

威扬侯又是一番感恩戴德,而众臣则又是一阵歌功颂德……许久之后,众人才得以再次坐下。

“好!好!好!”皇帝连应三声好,走到下面去扶起了威扬侯,满是笑意地对他说,“威扬侯真是朕的肱股之臣啊!”

这浩荡的声音在整个大殿里回响,气势恢宏,响彻寰宇。

随即,满殿的人都跪了下来,高呼:“江南大捷,皆因陛下圣明!”

“江南大捷,皆因陛下圣明啊!”立刻有聪明人率先下跪说道。

“陛下。”威扬侯一个八尺的汉子此时眼眶通红,“此役非臣之功也!乃陛下庇佑,福泽万民……”他一个武将实在想不出什么吹捧的言辞了,只能干巴巴地又补充了一句,“这全是陛下的功劳啊!”

皇帝一番话说得气势恢宏,情感真实,更表达了对威扬侯无尽的喜爱。

皇帝俯视众臣,只觉得天下尽在我手,意气风发,朗声道:“数月前,江南叛乱,朕心难安!日夜思虑,寝食难安。幸有良臣,解除朕忧。威扬侯,卿真乃朕之肱骨、福将、良将、左膀右臂也!”

一系列繁琐而又漫长的礼节后,众人终于再度落座。

皇帝话虽这么说,可又有谁敢当真呢?

“平身。”皇帝笑容满面地走上了金銮宝座,容光焕发,“今日是大喜之日,众爱卿、命妇不必如此多礼,只需好好庆祝,尽情玩乐即可!”

“参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宴席上的众人纷纷俯首下跪行礼,恭迎圣驾:

话音刚落,就见帝后以及一干妃嫔在众宫人的簇拥下进入大殿。

内侍尖锐而极富有穿透力的声音从太和殿侧边传来。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