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垂危/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呀——”

皇后突然发出一声低呼,循声看去,只见五皇子小脸惨白地倒了下去,嘴角还淌着刺眼的鲜血。眨眼间,他被许多宫女嬷嬷团团围住,然后便看不到身影了。只看到那一大群人簇拥着从席位离开,连帝后也相继退席……

殿中的众人都是面面相觑,一时间,殿上静悄悄的一片。

出了这种事,这宫宴自然不能若无其事地继续下去。不一会儿,宫宴就在内侍传来的口谕后匆匆结束了。

难得一场宫宴,却以这种方式收尾。

南宫玥随着苏氏等人在宫人的安排下出了宫,众人分别上了各自的马车,南宫玥自然是和母亲林氏一起的。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下去,太阳已经被乌云遮蔽,一副风雨欲来的模样……

南宫玥的心口仿佛压着一座大山,五皇子,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一切会如官语白预料般发展吗?

南宫玥越想越觉得透不过气来,右手紧紧地抓住了挂在腰际玉佩,手背上青筋凸起,整个人崩得好像一张被拉满的弓。

林氏敏感地感觉到女儿的情绪不太对劲,安抚地一手握住了她的小手,一手把她揽进怀里,柔声道:“玥姐儿,没事的。五皇子一定会没事的……”心里想着:虽然平日玥姐儿变现得如同一个大人般,但毕竟还是小姑娘,难得的宫宴竟然发生这种事,也难怪把她吓坏了……再者,五皇子对她确实亲厚。哎,可怜五皇子小小年纪……一入宫门深似海,此言果然不假。

南宫玥当然知道母亲误解了,却也无法把自己真正的心思说出来,只能沉默着缩在母亲的怀中。

“哒哒哒……”南宫府的马车不疾不徐地行驶在王都的官道上,马蹄声声,车轮滚滚,青石板道路上扬起灰尘滚滚。抬眼望天,只见半面天空被阴云密布,半面天空燃烧着似血的云霞,看起来十分诡秘。

这王都的天,怕是要变了!

**◆**

凤鸾宫内,空气无比的压抑,沉重得仿佛暴雨前夕,宫女、嬷嬷们都是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五皇子到底如何?”皇后高声道,“治不好他,本宫要你们全家陪葬!”她声音森冷,带着迫人的威压,面色却是惨白如纸。褪下皇后的外衣,她此刻不过是一个担心儿子的母亲而已。

**榻之上,白日里还面色红润、精神十足的五皇子此时脸色发青,奄奄一息地躺在那里。这**榻本来就偏大,如今映衬着五皇子小小的身躯,显得他越发可怜。

皇后坐在**边紧紧握着五皇子的一只小手,她眼睛红肿,妆容残存。这个时候,她却也不在乎她的面容如何,一双眼睛紧紧地着五皇子,生怕自己一个眨眼,他就这样离去了。

底下的几个太医跪成一排,都是满头大汗,面带苦色地彼此对视了一眼。

太医们已经都替五皇子诊过脉了,可是没有一人说得上到底是何缘故,这脉象有些像是中毒,但却又不是中毒,更何况在宫里,又有谁敢大肆宣扬中毒之说,这岂不是找死嘛!

更何况,五皇子的身体太弱,这一次的急病让他原本就虚弱的身体越发雪上加霜,就像是原本就摇摇欲坠的高楼,随时都有崩塌的可能!

如今的情况,他们实在是无能无力啊!

“皇后娘娘!”资历最老的吴太医颤颤巍巍地开了口,“请恕臣等实在无能为力!娘娘您还是……还是尽早为五皇子准备后事吧!”

“你胡说!”皇后勃然大怒地拔高嗓门,如同一头护崽的母狮一般,“吴太医,即使你是太医院判,本宫也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皇后娘娘,非臣等胡言。”吴太医在宫里呆了这么多年,没有被皇后的话吓到,仍坚持着说道,“五皇子殿下已经病入膏肓,臣等实在无能为力。”

“你闭嘴!”皇后仍旧气势凌人,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珍珠似的,不住地往下流。以她对吴太医的了解,她知道吴太医不会无的放矢,但她真的不想相信对方说的,她的皇儿他还这么小,怎么可能会离开她呢!

“皇上驾到!”

这时,內侍一声通报下,皇帝大步流星地走了凤鸾宫中,一干人等忙向皇帝下跪行礼,皇后也行了个万福礼。

“参见陛下!”

“免礼!”皇帝随意地挥了挥手,跟着焦急地问皇后,“皇后,小五的病情如何?”

皇后直起身子,泪水再次盈满眼眶,悲伤地说道:“皇上,太医说,说小五他……他……”她哽咽着说不下去。

皇帝的目光转向吴太医,厉声道:“吴太医,你来说!”

吴太医恭敬地作揖,把刚刚对皇后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诚惶诚恐地不敢抬头。这帝王之威,一语可以灭天下!

皇帝也没想到五皇子的病竟然会重到如此地步,脸色也不太好看,厉声叱道:“太医院这么多太医是干什么用的?无论用多好的药,都要给朕治好五皇子!否则,朕唯你们是问!”

吴太医讷讷应了一句:“臣等尽力而为……”

这时,旁边的宫女、太监全都微低着首,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或者说,他们巴不得现在可以隐形才好。

太医们更是战战兢兢,围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却是久久没有任何结论。

皇帝走到五皇子榻前,一言不发地看着榻上的幼子,面色阴沉。

这时,恩国公夫人在宫女的指引下赶到了凤鸾宫,先是与帝后行礼。

起身后,她看着皇后哀大莫过于心死的模样,十分心疼,柔声道:“娘娘,这是怎么了?难道这么大的皇宫里,竟没有一个太医能治好五皇子吗?”

“没有……”皇后泪如雨下,语不成句,“他们都说……都说让我为小五……准备后事!”皇后的语气中充满了悲痛,嘴唇微微颤抖着。

“什么?!”恩国公夫人惊得身子摇晃了两下,“怎么会这么严重?”

“回恩国公夫人。”那吴太医躬身解释道,脊柱几乎被压弯,“五皇子生来体弱,这次对他就是雪上加霜,吾等实在是无能为力呀!”

“那……那该如何是好?”恩国公夫人面色惨白。如果五皇子真的就这样逝去,那对恩国公府来讲,真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噩耗。

恩国公夫人正六神无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忽然她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对皇后道:“娘娘,这帮庸医无能!不如让那南宫府的三姑娘来试试。之前你身上的余毒,这帮庸医不也是没看出来,让那位三姑娘给治愈了。说不定她有解决之法!”

“她……真的行吗?”皇后有些犹疑地朝皇帝一眼,南宫玥虽然医术高明,但毕竟如此年幼,不可能同时精通这么多疑难杂症。更何况,皇帝在此,就算是皇后,也不能随意自作主张。

“南宫三姑娘?”皇帝闻言走了过来,“你说的是南宫秦家的姑娘?”这王都姓南宫的也唯有那家了!

皇后忙回道:“这位南宫府的三姑娘是南宫家老二南宫穆的独女,她的外祖父是有名的神医林净尘,医术非常高明,可惜行踪难觅!”

恩国公夫人唯恐皇帝不答应,赶忙也道:“陛下,这南宫三姑娘虽然年纪小,却是医术不凡,臣妇的头疾太医均是束手无策,便是那南宫三姑娘医治好的。”

“哦?”皇帝微微挑眉,沉吟一下,道,“事已至此,也未尝不可一试!”皇帝心里也是打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万一南宫玥真的能行呢?

皇后看到了皇帝一眼,立刻知道皇帝的心意,皇帝自然不会以他的旨意召南宫玥进宫,毕竟南宫玥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姑娘,若是没治好五皇子,不是连皇帝都要教人笑话。

皇后又看了看**榻上毫无血色的五皇子一眼,取出一块金色的令牌,“李嬷嬷,令内侍拿着这个令牌,宣本宫懿旨,召南宫府三姑娘南宫玥入宫!”

“是!”李嬷嬷领命,匆匆离去。

“希望她真的有办法!”皇后紧紧握住五皇子的小手,眼睛却时不时看向门外,像是在等待最后的救星。

“哒哒哒……”

凤鸾宫派出的马车极速地行驶在街道上,往南宫府的方向驶去。

而此时的南宫府内,南宫玥正靠在靠窗的软榻上,仰头看着天空的弯月,心中其实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般平静。

良久,意梅终于忍不住道:“三姑娘,夜已深,该歇息了。”

“再等等吧。”南宫玥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缓缓道。

意梅忍不住在心中嘀咕:从宫里回来之后,三姑娘就说等,一直等到了现在,也不知道究竟在等些什么……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声,画眉在外禀报道:“三姑娘,大管家派人来说是宫里来人,皇后娘娘有懿旨,叫您赶紧去前院的大厅。”

终于来了!

官语白果然没有料错!

南宫玥眼中闪过一抹喜色,霍地站了起来,应道:“我马上就去。”

在意梅的帮助下,南宫玥稍稍整了整衣装后,就急匆匆地赶到了大厅。

大厅内,一个面白无须的公公急躁地踱着步,时不时地朝门口张望,一见南宫玥,便是喜形于色,拿出一块金色的令牌,急急道:“南宫三姑娘,皇后娘娘有旨,请您随老奴进宫一趟。”

这块令牌代表的是皇后的懿旨,南宫玥立刻福了个身,应下:“臣女谨遵娘娘懿旨。”

“那南宫三姑娘,就随老奴来吧。”

宫里来人,这么大的事,自然也惊动了苏氏,等苏氏匆匆赶到大厅的时候,南宫玥已经带着意梅上了宫里的马车走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