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面圣/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进宫门,李嬷嬷就已经守在那里,南宫玥坐上轿辇,以最快的速度被送到了凤鸾宫。

金碧辉煌的凤鸾宫内,宫女们个个低垂着头,偌大的宫殿寂静得可怕……

南宫玥留了意梅在殿外候着,独自随着李嬷嬷进了偏殿,虽已是深夜,殿内却依旧灯火通明。

殿内留守的吴太医正眉头紧锁,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皇后坐在五皇子的**榻前,神情焦虑,时不时拿着帕子亲自为他拭汗。

一旁的大宫女雪琴见李嬷嬷和南宫玥进来,顿时眼睛一亮,躬身凑到皇后耳边小声道:“娘娘,南宫三姑娘来了!”

“玥丫头!”皇后猛地站起了身,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此刻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皇后,而不过是一个母亲而已,“你快来看看皇儿!看看他到底怎么样?”

南宫玥恭敬地下跪行礼,“参见皇后娘娘,那就由臣女为五皇子殿下诊脉!”跟着,南宫玥恭敬地走到了五皇子榻边,优雅地坐在一把彩漆云纹锦杌上,三根手指轻轻搭在五皇子的左腕上,替他把起了脉……

按照前世的轨迹,南宫玥知道五皇子会在这次的宫宴上病重,以致于几日后身故,却并不知晓具体的原因,所以在宫宴前,她特意给五皇子吃了一颗松子糖,其实那松子糖是她精心研制的护心丹,关键时刻可以护住五皇子的心脉!

“恕臣无礼,娘娘!”吴太医迟疑了一会儿,忍不住出言道,“臣等确实是对五皇子殿下的病情束手无策,但您也不能把殿下交到这样一个女童的手里呀!”在这位吴太医心中,觉得皇后简直是疯了。

南宫玥并没有因为被人轻视而生怒,只是专心地为五皇子诊脉。

“闭嘴!”倒是皇后忍不住了,恼怒地说道,“吴太医,你自己没有本事,也不要妨碍他人为皇儿诊治!”

皇后都这样说了,那吴太医也不敢再过多言语,只是眼里仍有愤愤之色。

诊了好一会儿的脉,南宫玥才松开手。她思索了一会,从怀里拿出装着银针的荷包来,道:“皇后娘娘,请容臣女为五皇子殿下针灸!”

皇后没有立刻答应,而是朝右后方的屏风看了一眼,似有顾忌。

南宫玥若有所思地抿直了嘴唇,能让皇后有所顾忌的,在这偌大的皇宫之中,自然唯有皇帝了!

果然,一个身穿金色龙袍的高大男子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南宫玥再次磕头行礼:“参见陛下!”

皇帝大步走到南宫玥跟前,负手而立,道:“坐下说话吧!”

“谢陛下!”南宫玥利落地起身,再次坐下,微微低首,没有直视皇帝,但腰杆却挺得笔直。

皇帝打量着她,倒是起了几分兴趣。南宫玥的礼数、举止都无可挑剔,每个动作都像是尺划过的一样,完全不像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皇帝在皇后这里也算见过不少世家贵女了,哪个见了他不是行为拘谨,有的更是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瑟瑟发抖的也不是没有……看来这百年世家还是名不虚传的!

“你有信心可以治好五皇子?”皇帝看似随意地问道。

“是,陛下。”南宫玥毫不谦虚。

“这么多太医都没把握可以治好五皇子,你凭什么觉得你一个小丫头就比太医还厉害?”皇帝突然语调一转,无论是语气还是眼神都变得锐利起来。

若是普通人可能要吓得瑟瑟发抖了,可是南宫玥脸呼吸都没有乱,镇定自若地说道:“启禀陛下,甘罗十二岁做宰相;白居易一岁识字,六岁作诗,十六岁名扬天下……年龄大小并不代表臣女的医术。”

“你这小丫头,倒有点意思。”皇帝的语气又缓和了下来,又问,“对五皇子的病,你有何看法?”

“陛下,请容臣女先用针灸稳定五皇子殿下的病情,再与陛下细细道来!”出人意料地,南宫玥竟如此回道,让旁边的人不由为她捏了把冷汗。

皇帝愣了一下,也有些意外。他沉吟一下,道:“你且一试。”

“谢陛下!”南宫玥起身,福了福身后,再次坐下,将特制的荷包打开,露出其中一排银光闪闪的银针。

“小丫头!”吴太医看南宫玥的举动,不禁再次开口,“你真的能治好五皇子吗?这针可不是能随便乱扎的!”

南宫玥侧过头看了他一眼,自信地说道:“如果没有把握,我是不会随意施针的。”说完,她转回头,信手拈起几根银针。

她扎针的手法娴熟、稳健而优美,看得吴太医目瞪口呆,连皇帝都是目露惊讶,对南宫玥又高看了一层,觉得她确实有几分自信的本钱。

等等……不对!吴太医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这位小姑娘的手法,和他们常用的施针手法不同,甚至要更高明一些。一个顶多十岁的小姑娘,又是从哪里学来这么高明的针灸之法的?

等南宫玥施完一套针,吴太医对南宫玥的轻视已经完全消失了,甚至还有了几分敬重之心。

片刻后,南宫玥又轻轻地取下五皇子身上的银针,然后抹了抹额角薄薄的一层汗,她年纪尚小,这样来一次,对她的精力损耗也是非常大的。

吴太医不由上前,为五皇子搭脉,惊喜地说道:“五皇子殿下的病情已经暂时稳定了……”

闻言,皇帝赞了一句:“自古英雄出少年……小丫头,没想到你年纪小小,倒确是医术不凡。”

“谢陛下夸奖。”南宫玥又福了下身。

“小丫头,现在可以与朕说说五皇子的病情了吧。”

皇帝一说,连皇后都非常紧张地看着南宫玥。五皇子虽然自小体弱,小病不断,但在她的精心照顾下,从不曾出现过今日这样的险状!这其中定是有什么问题!可是今日的食物,所有的人都吃了,为何只有皇儿……

“是,陛下。”南宫玥细细道来,“五皇子殿下乃七月早产之婴,因此心肺弱、气血虚,自小体弱多病,不仅有盗汗、噩梦、舌红等症状,而且每月十五都会胸痛咳血,一次比一次严重,一次比一次疼痛……五皇子殿下本就比常人体弱,但也一直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直到今天,臣女怀疑殿下很可能是在宫宴上吃到了什么相冲的食物,才让他身体突然崩溃!”对于五皇子体内的胎毒,她自是隐下不说。

皇帝眉头一皱,眸中闪过一道锐芒,道:“相冲的食物!那你可知是哪些食物相冲了?”

南宫玥缓缓说道:“回陛下,若是能知道五皇子殿下今日吃了些什么,臣女应该可以确定。这入口之物,皆有可能,饭菜、水果点心、汤药……即便是一口茶,若是食用不当,都会对人体产生损害。”

皇帝若有所思,心中揣测着,这到底仅仅只是一个巧合,还是……

一旁的皇后倒吸了一口冷气,但是很快,她便冷静了下来,道:“陛下,此事定要彻查才是!”

皇帝沉吟一下,立刻同意了。毕竟这相冲的食物实在防不胜防,今天中招的是五皇子,那下次呢?想到这里,皇帝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又问:“小丫头,那你又打算如何医治五皇子的病?”

“禀陛下,针灸与汤药双管齐下……”南宫玥缓缓道,“只是五皇子的病有些麻烦,绝非三五天能治好的。”

“那你就尽心为五皇子治疗吧。只要能治好,朕重重有赏!”说罢,皇帝大步离去。

“恭送陛下!”

众人皆是下跪行礼。

“玥丫头你尽管开方子,只要能治好皇儿的病,不管什么本宫都能寻来。”皇后连忙说道,为了她的孩子,她能付出一切。

“那就由臣女来为五皇子殿下写一张方子。”

南宫玥一句话,李嬷嬷立刻让宫女备好了笔墨。

南宫玥走到一旁,挥笔而下,一气呵成地写下了一张药方,吹干墨迹后,道:“皇后娘娘,这张方子里面的药材都十分珍贵,有一些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李嬷嬷急切地捧起这张药方递给了皇后,“娘娘!”

皇后小心翼翼地接过药方,像是对待什么极珍贵的宝贝。她飞快地浏览了一遍,自信地对南宫玥说道:“皇宫内库里,这么点药材还是有的!”说着,又把药方交给了李嬷嬷。

“娘娘,这张方子可容臣一看!”吴太医小心翼翼地问道。

皇后对李嬷嬷使了个眼色,李嬷嬷便把药方转交给了吴太医。

吴太医拿到药方,就像是猫儿见了腥一样,两眼放光,连连道:“妙!妙!真是太妙了!”吴太医一脸敬佩地看着南宫玥,完全不复先前的轻蔑。“敢问南宫三姑娘师从何处?”

“……师从?”南宫玥微微一笑,却是有些骄傲,“我没有师傅,我这一身医术都是习自我的外祖父。”

“请问姑娘的外祖父是何人?”吴太医急急地又问。

“我外祖父姓林。”南宫玥只答了一半,便笑而不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