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拨茧/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娘娘!”闻嬷嬷领命而去,一时间后宫之中,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尤其是与王御厨相识的人都被闻嬷嬷叫去问话……

天才刚亮,王御厨自尽的消息就传遍了宫中上下。

上至妃嫔,下至太监宫女都暗地里说是皇后逼死了王御厨,五皇子重病之事明明只是意外,皇后却要让一个无辜的人以死谢罪,心实在是太狠了!根本不配为一国之母!

很快,这事自然传回到了皇后耳朵里,可是皇后并没有因此动摇半分。

“娘娘……”闻嬷嬷半是担忧半是犹豫地开口,“此事恐怕陛下也已经听说了……”她心里担心皇后做得过头,可能惹怒皇帝。

“那又如何?”皇后脸色森冷,音调如常,却让人感受到她的坚决,“给本宫接、着、查!出了什么事,本宫一力承担!”

这时,雪琴从殿外走来,脸上带着一丝喜意,禀告皇后:“启禀娘娘,刚刚陛下派人过来了,让娘娘继续往下查!对胆敢谋害皇嗣之人决不能放过!”

闻言,殿上的众人都是表情一松,有皇帝这句话,她们真的可以放大胆子往下查了,连皇后的眼中都闪过一丝喜色,虽然这些年来皇帝与她感情冷淡,但关键时候,看来皇帝还是念着这份旧情,念着小五毕竟是他的嫡子……

“娘娘!娘娘!”一个宫女突然慌慌张张地冲进皇后的寝宫,“五皇子殿下醒了!”

“小五……”皇后又惊又喜,都没心思整理衣装,就急切地来到隔壁五皇子的寝宫,却发现榻上的五皇子依旧紧闭着双眼。

“娘娘,五皇子刚刚醒了一下,但是现在又昏睡过去了。”守在**榻边的宫女恭敬地禀告道。

“这到底是好还是坏?”皇后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惶然,下意识地放轻了音量,显然是怕惊扰到五皇子。“来人,去叫南宫三姑娘过来看看!”

南宫玥很快就在宫女的引领下过来了,她细细地替五皇子诊脉,沉吟一下,才开口道:“五皇子这是好转的迹象,接下来只需要仔细照顾,五皇子这场劫难便能过去了。约莫两日之后就能醒了。”

“真的?!”皇后不敢置信地问。自五皇子重病以来,这是她听到的第一个好消息,“那就麻烦玥丫头在本宫这凤鸾宫多待几日,好好替皇儿诊治!”

南宫玥颔首道:“臣女义不容辞!”

皇后事务繁多,跟着便离开了,南宫玥继续留在五皇子身边,垂眸静坐,心中思绪万千。

前世,在冷宫的那些岁月里,她曾经细细地分析过,韩凌赋是如何在夺嫡中一步步走上这个至尊之位的。

自古立嫡才是正统,无嫡立长,而无论是长是嫡,韩凌赋都沾不上边,他想要上位,就只有一条路……

南宫玥还记得,前世在五皇子死后,皇后就好像是得了疯魔般,一味的针对大皇子和大皇子的母妃李嫔。一番争斗下来,李嫔最后被废,大皇子被皇帝厌弃,从最后的结果来看,皇后和李嫔可说是两败俱伤。

当时皇帝决定补偿皇后,把一个皇子养在皇后名下,当时年纪合适的人选自然是二皇子和三皇子,可是前世二皇子的生母柳妃**病榻,二皇子又怎么忍心在此刻抛弃生母投靠皇后,因而就便宜了三皇子韩凌赋,被记在皇后名下,平白得了一个嫡子的身份……

所以,哪怕南宫玥并不知道当时阴谋的前因后果,也能轻易的猜到,这绝对是韩凌赋的手段。除了嫡、废了长,他的夺嫡之力自然就顺畅多了。

“呵!”南宫玥冷笑着拿起腰际的玉佩把玩着,心里满是阴郁。

韩凌赋啊韩凌赋,上一世没人知道你做的事是因为你伪装得太好了。这辈子,只要有我南宫玥在,你的任何计划,都别想成事!

如今,五皇子没有按照前世的轨迹中毒夭折,南宫玥不信一切还能按照前世韩凌赋策划的轨迹来发展。

……

就在南宫玥尽心尽力救治五皇子的同时,凤鸾宫的正殿内,皇后正高坐在主位上,神色冰冷。

“娘娘,奴才发现那死去王御厨的家里平白多了许多金银和地契,都不明来历!这回幸好奴才去的及时,那王太太和王御厨的儿子正要收拾东西潜逃……”

皇后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冷冷地说道:“哼!还说那御厨是无心之过,若是无心之过,家里又怎么会多出这么多来历不明的财物?接着说,本宫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想要害本宫的皇儿!”皇后目露戾气,语透杀意。

凤鸾宫的总管太监元禄抹了抹脑门上的冷汗,接着往下说:“禀娘娘,奴才们又调查了王御厨和他的家人近些日子和什么人来往甚密,结果发现他的儿子与……与……”

他这个“与”字说了半天,还是不敢把结果说出口。

“谁?”皇后冷冰冰地吐出一个字,显然有些不耐。

看着皇后阴沉的目光,元禄的身子抖了抖,眼睛一闭,终于还是说出了口:“奴才发现他与三皇子殿下的伴读李元才的奶娘的侄子金全来往甚密!”

“三皇子!”皇后一字一顿地说出这三个字,心里充满了恨意。虽然三皇子为了避嫌故意兜了个大圈子,可是这世上没有巧合!其中必然有猫腻!

在凤椅上坐了许久许久,直到元禄退下,天色渐渐黯淡下来,皇后才回过神。

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笑意,之前因为皇儿的身体不好,她对夺嫡还未必有那么大的执念,只求五皇子能平安喜乐的度过一生。可是现在,被人逼到这种地步,她不还手,怎么对得起皇儿这么多天受的苦!

“张贵妃,三皇子,你们既然做了,就要承受后果才是!”说这话的时候,皇后脸色狰狞得仿若厉鬼。她现在甚至怀疑当年自己怀孕时,对自己下毒的就是张贵妃!

闻嬷嬷在一旁侯着,却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

好一会儿,皇后终于冷静了下来,一边起身,一边自言自语:“本宫该去陪皇儿了,免得皇儿醒来没有看到本宫……”这几日,五皇子又醒了几次,可是每次都是半梦半醒,睁眼呓语了一句,便又昏迷过去,若非他醒来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皇后简直就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当皇后来到五皇子榻边时,南宫玥正坐在一边亲自照顾五皇子,她又拧干一块帕子放于五皇子的额头上为他退烧。依南宫玥的诊断,只要这烧退了,五皇子应该马上就能彻底清醒了。

“参见娘娘!”南宫玥一见皇后,便起身行礼。

“玥丫头免礼!”

皇后也坐了下来,一手紧紧地握住五皇子的小手。这两天,除了处理宫务,皇后一直待在这里。

房间内,安静下来,只听到五皇子规律的呼吸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皇后突然惊喜地叫出声来:“皇儿!”她转头对南宫玥道,“玥丫头,皇儿的手指刚刚动了一下……”

“娘娘,请容臣女为五皇子殿下探脉。”南宫玥右手搭上五皇子细细地手腕,释然地笑了,轻声道,“娘娘,五皇子殿下醒了!但殿下还非常虚弱,需要好好休息。”说完,她起身站到一边,不打扰母子两人叙情。

果不其然,在手指动了动后,五皇子的眼睫也开始轻颤,不一会儿的功夫,他就睁开了那双大大的眼睛。

起初眼神还有些茫然,五皇子转了转眼珠,看到了一旁的皇后,虚弱地唤道:“……母后!”光这两个字就仿佛费劲了他所有的力气。

三天的折磨,五皇子瘦得有些脱形了,原本还算圆润的脸颊现在凹了进去,衬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显得有些骇人。

然而皇后不在乎,她轻轻抚摸着五皇子的脸,热泪滚滚而下,连声道:“小五,你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别说话了,母后会在这里陪着你的。”她紧绷了这么多天的心弦终于有了一丝松动。

这些日子,皇后心里有惧,有悲,有怒,有恨……全都是负面情绪,她已经被折磨的快要疯魔了。这一刻五皇子醒了,她心中的负面情绪全都消散,唯余感激。感激上苍,让她的皇儿没有离开她。

“娘娘,奴婢这就去禀告陛下。”李嬷嬷福身后,匆匆离去。

四周的宫女都松了一口气,这最大的一关过去了!只要五皇子没事,她们也就不至于被帝后迁怒!

连南宫玥都觉得压在心头的巨石总算落下,总算,她和官语白的计划没有出错,这个可怜的孩子没有因为自己的私心而丢掉性命!

皇后目不转睛地盯着五皇子,声音微颤地说道:“玥丫头,皇儿是本宫的命根子,你救了皇儿,就是救了本宫的命!你的恩情,本宫记下了!”一入宫门深似海,这些年来,她看似光鲜,贵为皇后之尊,可又有谁知道她的苦处,她与那些嫔妃斗,与皇子公主们斗,甚至与皇帝斗……熬了这么多年,她什么也没有,唯有她的小五!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