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请罪/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五病重,皇后觉得自己仿佛都去了半条命,直到现在,她才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

这一切都是……

皇后不由朝南宫玥看了一眼,眼眶有些朦胧,……她以为自己早已经忘了什么是眼泪呢。

皇后声音有些哽咽,再次道:“玥丫头,谢谢你!”两日前,南宫玥说五皇子今日就能醒,自己还有些将信将疑,没想到说两天,就真是如此!

这个丫头的医术果然不凡!

“娘娘真是折煞臣女,这本就是医者的本分。”南宫玥还是一切如常,荣辱不惊,跟着笑着对五皇子道,“五皇子殿下,臣女帮殿下按摩一下,殿下觉得可好?”

皇后也曾听母亲恩国公夫人说过,南宫玥有一套按摩头部的手法真是有奇效,连困扰母亲多年让太医束手无策的头疾都给治愈了。

五皇子其实还有些半昏半睡,但一见南宫玥,就笑了,吃力地说道:“玥……玥姐姐,你……”他想问,你怎么在这里?

南宫玥温和地笑道:“五皇子殿下,您还虚弱,有话以后再与臣女说。这些天臣女都会在这里陪着您的。”

说着,她在五皇子的右臂上揉按起来,时轻时重,又似乎带了一种奇异的节奏,每一下都让五皇子觉得那么舒畅,仿佛原本淤堵的经络一下子畅通了起来。五皇子的意识渐渐恍惚了起来,觉得眼皮异常的沉重……不知不觉就陷入了安眠,而这一次,他的表情无比的安详,仿佛正在做什么美梦!

皇后眷恋地看着五皇子安详的睡脸,不由地痴了。

而南宫玥并没有因此停下按摩的动作,从右臂到左臂,从右脚心到左脚心,细细地都为五皇子揉按了一遍,这才香汗淋漓地停了下来,重新为五皇子盖好被子。

到了下午,五皇子又醒了过来,南宫玥亲手服侍他喝粥,又服侍他喝了一碗药。五皇子乖巧极了,知道自己生病,毫无怨言地将苦涩的汤药一饮而尽,苦得一张小脸皱成了包子褶。

处理完后宫事宜的皇后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母后!”五皇子一看到皇后,就露出了灿烂的笑靥。

这时,雪琴前来禀告:“娘娘,大皇子、二皇子和三皇子前来探望五皇子殿下,现在正在殿外候着。”在五皇子昏迷期间,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众皇子都频频来探望五皇子,唯恐被套上一个不友爱兄弟的名誉。

在听到“三皇子”时,皇后眉头微微一皱,但还是道:“去请三位皇子进来。”

很快,三位皇子就在雪琴的引领下,走进了五皇子的寝宫,都齐齐地向皇后行礼:“参见母后!”

皇后冰冷的目光在三皇子韩凌赋身上停留了一下,若无其事地抬抬手道:“三位皇儿免礼。”顿了顿后,又道,“你们来得正巧,小五刚刚醒了,只是他还虚弱,说不得话。”

“真是太好了!”大皇子惊喜地说道,“五皇弟果然是吉人有天相。”

二皇子也是道:“母后照顾五皇弟如此辛苦,也要保重身体!”二皇子想到之前母妃柳妃病重之事,也有几分感同身受。

唯有韩凌赋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但很快又恢复成他文质彬彬的样子,道:“母后,五皇弟过了此劫,必有后福,以后一定都是平安康健!”

皇后一直留心韩凌赋的一举一动,没漏掉他眼中的异色,不由在心中冷笑:韩凌赋倒说对了一句,她的皇儿既然大难不死,那必有后福!

皇后深深地看着韩凌赋,直到他心里发悚,这才慢慢道:“承三皇儿吉言!”

韩凌赋本来就心虚,心里七上八下,差点就要失态。

“五皇弟,”大皇子大步走到五皇子榻边,轻声安慰道,“你现在好好休养身体,等你好了,皇兄带你骑马去!”

“大皇兄你可真会好!”二皇子故意轻快地开玩笑道,“五皇弟,为兄最近得了一个精巧的玩意,本来为兄我是舍不得送人的……这回就便宜你。”说得五皇子苍白的小脸上都勾出了一个浅浅的笑意。

韩凌赋正要上前,却被皇后叫住了:“三皇儿,听说你昨日在上书房的时候被太傅训斥惩戒了?”

韩凌赋愣了一下,正欲解释:“母后,那是……”

话未说完,却被皇后打断:“本宫不想听任何解释,你只需回答是否有此事?”

韩凌赋只能缓缓地点了点头:“确有此事。”只不过,是太傅出的题太难,被罚的不止是他,也包括大皇子和二皇子。显然,皇后分明是在针对自己!

“三皇儿,你一向有心向学,因而本宫也很少过问你的学业,没想到反而令你有了疏怠之心。本宫知道你这年纪容易分心,以后可要好生听太傅教诲,莫要辜负你父皇与本宫的‘关爱’之心!”皇后意有所指地训斥了一番。

韩凌赋心中越发惴惴不安。虽然这些年皇后并不受皇帝**爱,但她母族势力庞大,连皇帝都要忌惮三分,更别提他们这些皇子了。

平日里,皇后对他们这些庶出的皇子虽然算不上视若亲子,但也还是过得去的。如今她对其他皇子依旧,却唯独对他冷脸相待,这让韩凌赋心里慌了神。

探望完五皇子,韩凌赋便急急地赶去了母妃张贵妃的景阳宫,把今日在凤鸾宫发生的事告一一诉了张贵妃。

“母妃,”在张贵妃面前,韩凌赋卸下了所有的伪装,惶恐不安地说道,“您说皇后会不会……”

“就算她怀疑又如何?”张贵妃懒洋洋地说道,“只要她没有证据,就不能拿我们母子怎么办?赋儿,你要沉住气,不要自乱阵脚!”

“是母妃!”韩凌赋深吸一口气,又恢复了常态,连眼中的不安也渐渐淡去。

“这才是本宫的好孩子。”张贵妃满意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想:这孩子毕竟还小,少历练,一点小事就惊慌失措,她以后还得多提点才行。他们要走的路可绝不是一条平顺之路!

母子俩又说了几句后,韩凌赋便告退了。

张贵妃一人沉思许久,与其被动等待,不如主动出击!皇后虽是后宫之主,但是想要压过皇后,并非是没有办法……

张贵妃冷冷地笑了。

……

第二日一大早,张贵妃就来了凤鸾宫求见皇后,说是要为三皇子请罪。

几位皇子是皇家血脉,又是五皇子之兄,皇后不好阻止他们来探望五皇子,如果她真的这么做了,第一个对皇后有意见的就是皇帝!可是身为皇后之尊,她绝对可以拒绝贵妃的拜见——皇后现在想起张贵妃。就恨得牙痒痒的,根本不想跟对方虚与委蛇,于是便直接跟李嬷嬷说了两个字:不见!

张贵妃在殿外听了李嬷嬷的传话后,露出一脸的委屈,心里却是冷笑:这个皇后,还是这般直肠子,倒也省得自己与她周旋了!

张贵妃突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凤鸾宫门口,用帕子擦了擦眼角:“皇后姐姐,不知三皇子如何得罪了姐姐,这太傅责罚的明明不止三皇子一人,为何娘娘偏偏只训斥他一人!如若三皇子不慎让姐姐心中不快,求姐姐看在妹妹多年尽心服侍的份上,饶了三皇子!他性子直,不会说好话,常常一不小心就得罪小人……”

张贵妃跪着在凤鸾宫门外的消息,自然很快就被李嬷嬷派人传到皇后的耳中。皇后原本正在五皇子寝宫中处理后宫事务。

宫女把消息传进来时,皇后只是不屑地冷哼了一声,道:“既然她这么喜欢跪,就让她跪好了!”此刻就算是杀了张贵妃,也难消皇后心头之恨!

与皇后隔着一个屏风的南宫玥心里有些着急,她也是当过太子妃和皇后的人,对这种后宫的勾心斗角,再了解不过了。

虽然张贵妃和韩凌赋与五皇子中毒之事有关,但是现在皇后并无证据,现在身为贵妃的张贵妃就这样明晃晃地在凤鸾宫外长跪不起,只会引来别人对皇后的猜测,更有可能招致皇帝对皇后的厌恶。

皇后把张贵妃拒之门外,等于正好如了张贵妃的意。

南宫玥心念闪动,想着该如何婉转地规劝皇后……就在这时,一阵浓浓的药香自后方传来,雪琴小心翼翼地用托盘端着汤药朝这边走来。五皇子闻到药味,整张小脸立刻皱了起来,一双大眼扑闪扑闪的,看来可怜兮兮的。

南宫玥灵光一闪,从雪琴手里接过了汤药,笑道:“殿下,如果你喝下这碗药,我不仅给殿下吃一颗我亲手做的松子,还给殿下讲一个小故事如何?”

五皇子露出羞涩的笑容,点了点头,小手捧起药碗,一口饮尽,然后小脸皱成了包子褶。南宫玥赶忙往她嘴里塞了一颗甜蜜蜜的松子,又让他露出了可爱的笑容。

“玥姐姐,快给我讲故事。”五皇子托着下巴,一脸期待地看着南宫玥。自从他从皇后口中知道是南宫玥救了他,他对南宫玥更加有好感,也更加依赖了。

------题外话------

感谢663d8送了18朵鲜(づ ̄3 ̄)づ

祝亲们端午节快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