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劝诫/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清了清嗓子,不疾不徐地娓娓道来: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书法大家名叫凌许则,凌大师从小就勤奋好学,才思敏捷,可就是脾气有些急躁,常常因为一两句话不遂自己的心愿而上火发怒。他的父亲看在眼里,忧在心上,暗暗盘算着怎样帮助儿子改掉这个毛病。一日,父亲把所有的子女都叫到跟前,给他们讲了一个‘急性判官’的故事:有一个判官非常孝敬父母,每当遇到不孝的犯人,就要特别重判。

”有一天,两个彪形大汉扭来一个年轻人,控告他是个不孝之子,时常打骂自己的母亲。判官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大声喝道:‘来人呀,先给我结结实实地打他五十大板!’这个年轻人还没来得及申辩,就被打得皮开肉绽。

“正在这时,一个老太婆拄着拐杖闯上堂来,哭哭啼啼地说:”请大人救救我们!刚才有两个强盗溜进我家偷牛,被我儿子发现,想把他们扭送官府,不料,反被强盗捆走了。判官恍然大悟,方知冤枉了老太婆的儿子。他急忙叫人去找那两个彪形大汉,但是,他们已经逃之夭夭了。父亲讲的这个故事,深深影响了凌大师,他的性子变得沉稳下来,努力练习书法,最后成为一代大师,名垂青史。“

南宫玥用眼角往屏风的方向瞟了一眼,同时温柔抚摸着五皇子的头,柔声问道:”殿下,从这个故事里,您明白了什么?“

”嗯……“五皇子苦思冥想了一会儿,举起一根食指说,”做人应该控制好自己的脾气!“

”说的不错!“南宫玥赞赏地看向五皇子,”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让愤怒掌控了自己的头脑,只会好心办坏事,甚至给了真正的坏人逃脱的机会!“

屏风外的皇后若有所思地微微垂眸,心里叹了一口气。她又不是笨人,自然明白南宫玥这个故事哪里是给五皇子讲的,明明是讲给自己听的。但这些日子,她确实为了五皇子的事变得有些太过焦躁了。这深宫之中一步错,便是步步错,她有皇儿要护,可错不起啊!

南宫玥始终注意着皇后映在屏风上的剪影,见她静立了一会儿就转身离开,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有些话她不能对皇后明说,也只能用这种间接的方式提点皇后了。

唇角勾起一抹笑,南宫玥接着为五皇子讲起了其他小故事。

皇后自五皇子的寝宫出来,便去了凤鸾宫的大殿,吩咐雪琴:”雪琴,你去请贵妃进来!“

”是,娘娘!“雪琴见皇后想通,心里也松了口气,对南宫玥也心生好感,没想到这位南宫三姑娘竟然能劝动皇后!

而跪在凤鸾宫外的张贵妃听到皇后通传自己,一时有些傻眼了,想不通皇后的死脑筋怎么突然就拐过弯来。那自己刚才那半个时辰岂不是都白跪了?!

可是既然皇后通传,她身为贵妃,总不能像泼妇一样非要跪在这里,因此也只能对着随身服侍的宫女嫣然使了个眼色,嫣然急忙扶着张贵妃起身。

跪了半个时辰,张贵妃的膝盖都有些麻了,起身之时差点就没站稳,她不由迁怒地瞪了嫣然一眼,嫣然委屈地缩了缩身子,自然不敢作声。

在嫣然的搀扶下,张贵妃缓缓地走进凤鸾宫,皇后已经坐在了高高的金銮凤椅上,整个人看来高高在上,气派不凡。

张贵妃眼中闪过一丝阴郁,心道:总有一天,她不会再如此屈人膝下!

心里如此想,但表面功夫还是做足了,她盈盈一拜,道:”参见皇后娘娘!“

直到张贵妃行完礼了,皇后才故作亲热地说道:”贵妃妹妹,你又何必如此多礼!“

张贵妃心里腹诽:你若真有心,何必此刻才说。面上却笑盈盈道:”虽然姐姐一向宽厚,但礼不可废。“说话的同时,宫女为她奉上了茶水。

”妹妹说得在理。“皇后点头道,”这些天,为了皇儿的病,本宫是忙得焦头烂额,因而让妹妹在殿外候了好一会儿,望妹妹见谅啊!“她的语气像是对张贵妃跪在宫外的事毫不知情,轻松地揭了过去。

张贵妃也只能强拉起笑脸:”哪里的话,臣妾怎么会怪皇后姐姐呢!“

两人你来我往,看来和乐融融,简直是后宫嫔妃之典范!

最后,张贵妃被皇后灌了一肚子茶水,满腔怒火,却不得不笑着离开了凤鸾宫。

一回到景阳宫,张贵妃就变脸了,整张脸扭曲得仿佛厉鬼一般!

皇后如此作风,等于今日这一跪她算是白跪了!

她气得摔了满殿的摆设,一旁的宫女们都是噤声不语,半垂头,巴不得贵妃没看到自己。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在南宫玥的的精心治疗和细心照顾下,五皇子虚弱的身体总算渐渐有了好转的迹象,而凤鸾宫中的皇后,也得到了进一步的调查结果。

”娘娘,奴才们找了个理由拘了王御厨的儿子王仁以,对着他一番严刑拷打,王仁以说他和那金全是在**里认识的,两人聊得来,平时也就是喝喝酒,至于那些钱财,他一口咬定说是王御厨留下的。“元禄恭敬地禀告道,语气中带着不屑,”以王御厨的俸禄是万万不可能攒到如此大的一笔银钱,除非他私底下以不可告人的渠道得了一大笔赏钱。“

”世间又岂会有这么巧的事!“皇后的声音冷得像千年的寒冰,”他们真当本宫是傻子吗?“就算她一时奈何不了韩凌赋,也可以杀鸡儆猴!

”娘娘恕罪!“元禄磕头告罪,”请恕属下办事不利,暂时没有问出更多有用的线索!“

皇后神色稍缓,道:”他们既然敢做,定然是经过周密的计划。短短几天,你们能调查出这么多事,已经很不错了,你先下去!

“奴才谢娘娘宽容!”元禄表面上感激涕零,心里却像是压了一块巨石,皇后对上张贵妃,这后宫中最有权力的两个女人相斗,一个弄不好,惹上杀身之祸的就是他们这些小喽啰。

待元禄退出,皇后面上这才透出一丝疲惫之色。纵是权掌六宫,她此刻也不过是个忧心自己孩子的母亲。

“闻嬷嬷,你说,如果本宫把这些对陛下说了,他会不会因此治韩凌赋的罪?”尽管心里知道这不可能,但皇后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地问道。

闻嬷嬷苦笑了一声,小心翼翼地说道:“这答案……娘娘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最后一丝希望破碎,皇后有些失神,喃喃道:“是啊……他怎么可能为了这种没有证据的事……为了这种没有证据的事,去处罚他的**妃与爱子呢?!”

说着说着,皇后的泪珠从眼里不住滑落,恨恨道:“可是本宫不甘心啊!韩凌赋是他的儿子,本宫的皇儿就不是他的儿子了吗?拼着这个皇后不做,本宫也要让韩凌赋付出应有的代价!”皇后神情绝决,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透出鱼死网破的意味。

“娘娘,您还有五皇子殿下要照顾啊!”闻嬷嬷听得心惊肉跳,忙道,“您如果这样,就算是那有罪之人得到了惩罚,那么五皇子又该怎么办呢?”这后宫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五皇子殿下还如此年幼,没有了皇后的庇护,也不知道会吃多少苦!甚至能不能活到长大也未尝可知!

“是啊……本宫还有皇儿!”皇后黯淡的眼睛里闪烁一丝亮光,“本宫还有皇儿要照顾,但是本宫心里……本宫心里不甘心呀!”就算是坚强如皇后,在这一刻,也不禁流下了一行热泪。

“娘娘,您一定要保证身体啊。”闻嬷嬷只能在一旁劝皇后想开点。

半晌,皇后终于收拾好了情绪,又让雪琴帮自己整了整形容,这才前往后殿五皇子的寝宫看他。

此时,五皇子正好清醒了过来,南宫玥正在给他喂药。

见皇后进来,南宫玥连忙站起身来行礼,“参见娘娘!”她的礼才行了一半,皇后使了一个眼色,闻嬷嬷忙扶住了南宫玥。

这些日子,南宫玥对五皇子之用心皇后也感觉得到,对南宫玥,又多了一丝亲近。

“母后!”五皇子圆圆的大眼睛里满是惊喜,“我已经完全好了!能跟玥姐姐说别让我再喝这药吗?这药真的真的好苦啊!”他故意在那个“苦”字上拖长了调,看起来可爱极了。

皇后噗哧一笑,**爱地看着五皇子,温柔地说道:“不行!这汤药你必须喝,不喝药,你就会像一只没力气,也没精神,再不能出去玩了!”

五皇子苦着一张脸,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忽然他眼前一亮,指着南宫玥对皇后说:“那这药给玥姐姐喝!你看她眼睛那里黑黑的,跟御兽园里川蜀那边送来的食铁兽似的,一点精神都没有!我把药给她喝了,她就有精神了!至于我,我……我就下次再喝!”说完,他讨好地看着皇后,生怕她不答应。

------题外话------

感谢送的鲜(づ ̄3 ̄)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