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点拨/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后脸上的笑意越发柔和,看着南宫玥脸上浓重的黑眼圈,心里明白这是她昼夜照顾五皇子留下来的痕迹,心中越发感动,柔声对五皇子说:“你玥姐姐等会儿去睡一觉就好了,你忍心让她喝这么苦的药吗?”

五皇子皱着小眉头,一会儿看看手里的汤药,一会儿又看看南宫玥……好一会儿,才痛苦地说道:“算了,苦药还是我喝吧!”说罢,苦着一张脸,把药一饮而尽。他说了一会儿话,便觉得累了,打了个哈欠,很快又沉沉地睡去了。

“玥丫头,这些日子,辛苦你了。”见五皇子睡容平和,皇后轻声对南宫玥说道。

南宫玥神色恭敬地说道:“这是臣女应该做的。”

“玥丫头,现在皇儿已经睡着了,你也去休息休息吧!不然累垮了身子,皇儿醒来也会难过的。”

“是。”南宫玥也的确累了,行礼退了出去……

这一觉整整睡了三个时辰,等天明醒来的时候,她顿时觉得精神恢复了许多。

洗漱过后,她马上去了五皇子的寝宫,一进门,就发现皇后还坐在五皇子床前,像是一夜没睡。

南宫玥心中叹气,她知道皇后一夜没睡,一来是心忧五皇子病情,二来则是在琢磨怎么才能揪出三皇子替五皇子报仇!

皇后虽然是六宫之主,但并不十分得皇帝的喜爱。相反,三皇子韩凌赋的母妃张贵妃,可谓是这后宫久盛不衰的宠妃了。如今五皇子中毒之事,虽说与三皇子息息相关,可是没有确切的证据,而三皇子又一向表现得光风霁月,深得皇帝宠爱。一时之间,根本就拿他无可奈何!

如今五皇子已经没事,就算是皇帝知晓了事情的真相,也很可能会和稀泥地把这件事给掩饰过去,再说,皇后这边也确实没有明确的证据,若是紧追不舍,反而会让皇帝以为她想趁机排除异己。

然而,就这样轻轻地放过韩凌赋,这绝对不是皇后和南宫玥想看到的。

所以官语白当初会说,只有五皇子死了,韩凌赋才会真正堕入深渊,再无起复的机会。

皇后对五皇子的宠爱是所有人都知晓的,因为这是她膝下仅有的嫡子。五皇子一死,再无法生育的皇后绝对会陷入疯狂,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罪魁祸首三皇子!

到了那个时候,就算心中不甚疼爱五皇子,皇帝也会为了维持后宫的稳定而重罚韩凌赋,更为了安慰皇后的母族,避免让朝堂动荡。

在朝堂和后宫的双重压迫之下,就算韩凌赋有再大的势力,也会一夕之间消散。况且,有了迫害亲兄弟的名声,韩凌赋也绝对不会再被皇帝纳入皇储的被选入之中。如同上一世,大皇子作为替罪羊,不就是这么被韩凌赋整垮,最终落得一个软禁终生的下场吗?

这一世,五皇子未死,皇后自然也不会陷入疯狂。有了五皇子,皇后自然也是顾虑重重,不会向前世那么不管不顾,那么韩凌赋自然也不会与前世的大皇子落得同样的下场!

但是南宫玥并不后悔,如果为了替自己报仇,就眼睁睁地看着五皇子这个无辜的孩子就这样死去,那么她和前世为了皇位不择手段的韩凌赋又有什么区别呢?

她不想自己成为那样的人,尽管那样做,可以让她更快地解决掉韩凌赋!

皇后现在的顾虑也是官语白早就预料到的,南宫玥因此也没有意外,而是按照事先所准备的那样上前向皇后行了礼,才道:“娘娘不必这么忧心,五皇子殿下的身子不久就会好的!”

皇后招手示意让她坐下,心中苦笑不已:她此刻忧心的,又哪里仅仅只是小五的病情呢?

见皇后依旧愁眉不展,南宫玥轻声道:“不如臣女陪娘娘聊聊天,说说话,说不定娘娘的心情也会好些。”

皇后此刻没有心情聊天,但看着南宫玥关切的模样,也不忍拒绝,便听南宫玥随意闲聊起来:“算来臣女来到王都已经快一年了,王都虽然你繁华,但是臣女却非常想念以前在老宅的生活。难怪古人有云: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说得果真不错!”

皇后眉头一动,问道:“本宫记得南宫家的老宅是在扬州吧?”

“没错。”南宫玥点了点头,“每到春天,扬州的风景就如画一般,湖光山色与水清……家人常常带着臣女的几位兄弟姐妹去湖上游船,如今再想来,也仿如昨日一般。”

“能与兄弟姐妹如此和乐,玥丫头也是有福之人。”皇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感慨地说道。

南宫玥仿佛根本没听懂,天真地说道:“娘娘,其实臣女姐妹之间,也不总是那么和乐的,年纪小时,也常常起了龃龉。”

“哦?你们是为何争吵?”皇后也只是随便问问,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毕竟这年轻的小姑娘又能争什么,说到底也就是长辈的宠爱以及衣裳首饰什么的吧!

“臣女小时候不懂事,就曾经对大姐姐心怀芥蒂!”南宫玥不好意思地皱了皱鼻头,羞赧地说道,“祖母一向最偏宠大姐姐,姐妹间若是有了争执,她总是护着大姐姐!”

皇后没说话,心里却想到了皇帝对张贵妃的偏宠,神色不禁暗沉了下来。

“其实也是当然,大姐姐天资聪颖,什么东西一学就会,祖母自然疼爱她!”南宫玥一副感慨的模样,显然此刻已经释怀,“臣女六岁那年,有一回和大姐姐闹了矛盾,又不敢和祖母理论,就背着祖母偷偷打破了她房里一个花瓶,还跑去告状说是大姐姐打破的!但后来还是没有瞒过祖母,臣女因此被禁足三天。之后,母亲教导臣女,臣女终于知道自己的错处,就再也没有做过这样的傻事了!第二天,臣女想通之后,就去给大姐姐道歉,大姐姐也没有责怪臣女!”说到后来,她露出了略显尴尬的表情,半垂脸颊。自己不惜自毁形象,编出这么一个故事提点皇后,希望皇后别让她失望才好……

皇后听到南宫玥故意打破花瓶的时候,不禁莞尔一笑,她很难想像出如此懂事的南宫玥小时候也会做出这样调皮的事情……等等!她脑海里忽然闪现过一个想法,不禁若有所思:就算无法用给五皇子下毒的名义来处罚三皇子,但身为六宫之主,只要自己能找到合情合理的错处处罚韩凌赋,就算是皇帝在场,也不能多说什么。

这么一想,皇后脑海里有个计划在逐渐成形……

见状,南宫玥也不禁松了一口气,心想:官语白机智无双,皇后果然如他所说的冷静了下来。

皇后心里有了主意,也不再那么焦躁,心情便平和了许多,又变回曾经那个沉着的皇后。

南宫玥趁机道:“皇后娘娘,臣女想遣婢女意梅回府拿一本医书,不知可否?”

“玥丫头,你真是太客气了,这点小事,以后与李嬷嬷说便是。”皇后自然是答应了下来。

“谢娘娘!”

南宫玥谢过皇后以后,便退下了,回了自己暂居的房间,飞快地写了张条子,吹干后递给了意梅道:“意梅,你回府一趟,替我拿一本外祖父的行医笔记,然后去清越茶庄把这张字条交给容公子,记住,要亲自交给容公子,还有,不要让人发现。”虽然官语白在南宫府插了人手,但这件事太重要了,不能再经过别人了!

“是,三姑娘。”意梅福了个身后,转身离去。

意梅乘坐宫里的马车马不停蹄地回到南宫府,第一件事,首先要去的地方便是荣安堂。三姑娘已经七日未归,自然要向苏氏禀明情况。

“奴婢参见老夫人。”意梅恭敬地对苏氏行礼。

苏氏坐在黄梨花木的圈椅上,穿着青绫袄锦缎掐牙背心,额上戴着镶翡翠的抹额,表情是少见的缓和。

她自然不会纡尊降贵地直接与意梅对话,使了个眼色,王嬷嬷便问道:“意梅,三姑娘进宫七日未归,不知皇后娘娘那日夜里急着召三姑娘进宫,究竟所为何事?”

“回老夫人,皇后娘娘招三姑娘进宫,是为了给五皇子殿下诊病。五皇子殿下在宫宴上偶然吃了相克的食物,重病垂危,太医们都束手无措,皇后娘娘只得请了三姑娘进宫去为五皇子殿下治病。”意梅有条有理地回道,“如今,五皇子已经脱离危险,但还需要细细地调养身体,因此皇后娘娘还要留三姑娘在宫中,三姑娘这次是特意遣奴婢回来给她取一本医书。”

苏氏听到五皇子重病垂危时,还有些担心,直到听闻五皇子已经脱离危险,这才松了口气,心中暗道:这玥姐儿治愈了五皇子,那可就是在皇帝和皇后面前都露了脸,皇后更是会记得南宫家的功劳!这真是大大的好事!

苏氏越想越是觉得南宫家以后前途一片光明,道:“待你回宫后,与你家姑娘说,难得陛下与皇后娘娘如此抬举,她可要尽心尽力地治疗五皇子,不可辜负了陛下与皇后娘娘的一片心!”

“是,老夫人!”

“好了,我也累了,你先退下吧。”苏氏随意地挥了挥手。

“是,老夫人。”意梅恭声应了,这才离开了荣安堂,转而又去了浅云院。这最担心三姑娘的,必然是二夫人了!

------题外话------

感谢qqa7a654d5df1d8e和jiebeisi送的鲜花(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