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神技/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一行人在经历了两个时辰的车程后,终于抵达了皇庄,只是这一路马车颠簸,路途又有些远,一家人都有些恹恹的。

马车刚停稳,南宫昕便率先冲了下来,随后便是南宫穆,倒是林氏和南宫玥晚了一步。一下马车,清新的空气迎面而来,顿时觉得一路的劳累全都没有白费,这庄子不愧是天家赐的皇庄,周围的风景简直漂亮极了。

附近的田地被规划得整整齐齐,麦浪连接天际,风一吹过,宛若一片海洋。田里偶尔可以看到正在耕耘的农人,衣衫虽然简朴,脸上却带着笑意。

心中的郁气随着这广阔的天地一扫而散,几人边走边欣赏景色,还未走到庄子门口,管事就已经迎了上来,他倒也没有仗着自己是皇庄的管事而有丝毫的倨傲,恭敬地向南宫玥行礼,口呼县主。

这个管事面颊微胖,大约三四十的年纪,一双不大的眼睛常因为笑容眯着,衣着比那些农人好,却也不算王都非常好的料子。

他自我介绍说姓庄,又介绍了一些皇庄的概况,语气恭敬,却也不卑不亢,说着话,庄管事就带着南宫玥一家人走进皇庄,带领他们游览这个庄子。

南宫玥本以为赐给一个县主的庄子应该不会非常好,但她十分惊喜的是,这庄子虽然面积不大,却十分精致,周围更有百亩农田,非常适合夏日避暑或者闲暇时散心静养。

在庄子里吃了一顿别具农家风味的饭食后,一家人都赞不绝口,觉得比起王都的菜肴,更有特色。

午膳后,一家人在田园间的小道悠闲地散步,南宫穆不由感慨地说道:“若非我明日还有公事,今晚必须得回王都,我们一家人在此悠闲地多住上几天,也是甚好!”

南宫昕正玩得开心,一听父亲说今日就要回家,立刻哀求道:“爹爹,我们住一晚再走吧。你看大黑也特别想!”南宫昕可怜巴巴地盯着南宫穆,大黑蹲在他身边,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一霎不霎地也盯着南宫穆,还轻轻地“汪”了一声。

南宫穆不由有些心软了,正想对林氏提议是否他先回王都,让他们三人多留几日,话还没出口,大黑突然冲着一个方向狂吠不止。

南宫玥下意识地望了过去,顿时吓了一大跳,只见在距离皇庄数里的地方正有滚滚浓烟直冲天际,赤红的焰火几乎映红了半边天。

南宫玥焦急地喊道:“爹,娘亲,附近有地方走水了!”

南宫穆和林氏此时也注意到了,看着那冲天的火光,他们的脸上掩不住焦虑。这么大的火想要浇灭不易,怕是有几条生命就要在大火中逝去了……

“火势不小啊!”南宫穆面色沉重地说,他派人叫来庄管事,询问是哪里走水了。

庄管事起初还是一张弥勒佛似的笑脸,等看到走水的方向,一张笑脸瞬间垮了下来,豆大的汗珠从额际滚落,道:“按照方位看,那里应该是王家村。平日里也没出过什么大事,不知今日怎么走水了。奴才这就派人过去看看!”

“王家村?”一听是个村子,南宫穆更着急了,说道,“我们还是快些去帮忙救火吧!庄管事,你让庄子里的壮年男子随我们的一块儿去,稍后我必有重谢。”

“是,老爷!”庄管事答应得干脆,连忙命令下人去组织人手。

别说这庄子是赐给摇光县主的,庄子上的人全是县主的人,单单南宫穆答应的重谢,就足以让庄户们力了。

南宫穆回头向南宫玥他们道,“你们先回庄子,我很快就回来。”

“爹,我也要去!”南宫昕不太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嚷嚷着也要去救火,被林氏无奈地拉了回来。

“昕哥儿……”

林氏正要好好地哄儿子一番,就见南宫玥怯怯地拉了拉南宫昕的衣角,道:“哥哥,我怕……你留下陪我好不好?”

南宫昕转移了注意力,一手拉着南宫玥地手,一手拍拍自己的胸膛,道:“妹妹,你别怕!有我呢。”

林氏这才放了下心来,转而叮嘱南宫穆:“夫君,你千万要小心。”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南宫穆向林氏点头,说完便领着众人一起朝那走水的方向赶去。

眼见林氏一直盯着南宫穆离开的方向,一动不动,南宫玥不由劝道:“娘亲,哥哥,我们先去庄子里休息吧。”

过了半刻,林氏才点点头道:“好吧。”

而南宫昕则紧紧抓着南宫玥的手,时不时地安抚道:“妹妹,你别怕!爹爹去救火了,很快就没事了……”

林氏又看了一眼冲天的火光,这才和儿女一起回了庄子。

一家人全都候在前厅,等着南宫穆回来,这一等就等了一个多时辰,南宫穆依然没有音讯。

林氏焦急地走来走去,无法安心坐下。

“都这么久了,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林氏自己都不知道问了多少遍类似的话了。

南宫玥不厌其烦地又一次回答道:“娘亲,你放心,爹爹是不会有事儿的。庄子里有那么多人,爹爹只需要指挥他们灭火。哪里会受伤呢!”

林氏也明白这个道理,可她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担忧,又在前厅里走了两圈,然后又一次问道:“玥姐儿,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

南宫玥走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安抚着她焦躁地情况。

一旁的南宫昕坐在椅子上,此时早已过了他睡午觉的时间,他半歪的脑袋一点一点的,口水都从嘴角流出来了,还是不肯去榻上休息。

这时,庄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响,由远及近。南宫昕被声响惊动,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含糊道:“是爹爹回来了吗……”

林氏急忙向一旁伺候的如意吩咐道:“如意,去看看是不是二老爷回来了?”

“是,二夫人。”如意福了福身,领命而去。

她才出门,就见百卉匆匆地跑了进来,百卉先是迟疑地看了林氏一眼,最后觉得此事必然瞒不住林氏,便禀告道:“二夫人,三姑娘,镇南王府的萧世子前来拜访。世子爷带了一名伤患,说是来请三姑娘帮忙医治。”

林氏眉头微皱,第一感觉就是这萧世子做事也太出格,求医居然求到女儿这里来了……再想到萧奕几个月前在宫宴上略显荒唐的表现,印象越发不好。

南宫玥自然知道若非要紧,萧奕决不会特意跑到皇庄来找自己,冷静地吩咐道:“百卉,你去叫人把世子迎到小花厅去吧。”

“是,三姑娘。”百卉急急地退下了,根本没给林氏说话的机会。

知母莫若女,南宫玥知道林氏心中必有疑虑,转身对林氏解释道:“娘亲,以萧世子的身份,想要找太医医治也是可以的,他既然不辞辛苦地来这边寻我,想必这名伤患的伤势非常严重。我身为一名医者,又岂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林氏毕竟出身杏林世家,又如何不懂这个道理,只是事关女儿,就有些关心则乱。她叹了口气,道:“让娘陪你去见萧世子吧。”

“谢谢娘亲。”南宫玥展颜微笑,跟着又吩咐鹊儿道,“鹊儿,你快去收拾一间厢房出来。”

“是,三姑娘。”鹊儿应声退下。

小花厅就在前厅的右侧,只是几步路的距离。南宫玥和林氏才刚坐下,百卉就引着萧奕以及周大成四人走了进来。

一进小花厅,周大成四人的目光就在林氏和南宫玥之间游移了一下,又落在了林氏身上,在他们看来,世子口中的神医万不可能是一个小姑娘。

见到萧奕,南宫玥和林氏都站起身来,福了个身,与他见礼:“见过萧世子。”

“林夫人,摇光县主,叨扰了!”萧奕作揖回礼,脸上没有一贯的轻佻,只有肃然与凝重。

林氏愣了一下,没想到这萧奕竟与年初在宫宴上判若两人,不由联想到他家中的情况,俗话说,有后娘便有后爹,这镇南王府怕是水深得很!

她对萧奕略有改观,因此态度也和气了不少:“萧世子太客气了。”

南宫玥的目光先在萧奕身上停顿了一下,敏感地察觉到他身上有一股未收敛的杀气和淡淡的血腥味,想必他手中的剑才刚饮过血。她微微凝眸,又在周大成四人上看了一圈,视线先落在钱墨阳臂上,知道他必然就是萧奕带来的伤者。

南宫玥在那黑红一片的白布条看了看,又看了看他的面色,心中叹息:他的伤怕是不轻,希望还来得及……

跟着又对着程昱、周大成扫视过去,目光停留在车夫朱兴的身上,不由一怔……是他!

朱兴不认得南宫玥,而南宫玥却记得他——早上遇到的那个车夫。心想:原来是他们啊!

“摇光县主……”

萧奕正要与她细细说明钱墨阳的伤势,鹊儿急匆匆地走了进来,禀报道:“三姑娘,厢房已经备好了。”

到此,周大成等人也算确认了,萧奕口中医术卓绝的神医竟然是这位十来岁的小姑娘!全都惊呆了。这么小的小丫头就算医术再好,又能好到哪里去!这古老大夫吃过的盐恐怕都比她吃过的饭还多!这世子爷也太不靠谱了吧?

周大成越想越是心浮气躁。

南宫玥自然注意到了周大成等人怀疑的目光,但她丝毫没有在意,不喜不怒道:“萧世子,这位公子的伤势不轻,再拖上一天,恐怕就性命不保了。幸好现在还算及时……”

话音刚落,周大成等人全都露出讶色,没想她一没切脉,二没检查伤处,只凭这一眼已经看出其中厉害。只是短短弹指间,他们看待南宫玥的目光已经天差地别。

也许,这个世上真有天赋异禀之人吧?

救人要紧,南宫玥废话,直截了当地与萧奕说道:“萧世子,时间紧急,先送这位公子去厢房吧。”

“摇光县主,我这位钱兄弟就拜托你了!”萧奕郑重其事地说道。

南宫玥看了那伤者一眼,心道:看来此人对萧奕来说,至关重要。

她微微一笑,自信地说道:“且记着,你欠我一个人情。”

萧奕愣了一下,不由也笑了。

林氏在一旁奇怪地看看女儿,又看看萧奕,总觉得女儿似乎和萧世子非常熟……怎么可能呢?他们俩应该没什么接触的机会啊!

南宫玥吩咐鹊儿:“鹊儿,带我们去那间厢房吧。”跟着又对意梅和百卉道,“意梅,你去厨房取些放凉的开水过来,还有,让厨房烧尽可能多的开水。百卉,你去把我的药箱拿出来,准备好火烛,再多备些白布。一切要快!”

意梅和百卉匆匆领命而去。

众人随鹊儿来到西厢的一间客房中,周大成小心翼翼地搀扶着钱墨阳,把他安置到榻上,跟着忍不住问:“小……县主,我兄弟的手能治好吗?”

南宫玥轻飘飘地瞥了一眼,自信地说道:“由我出手,你以为呢?”顿了顿后,又道,“你太聒噪了,出去候着!”

周大成赶忙捂住自己的嘴,急急道:“小……县主,我再也不说话,你让我在一边看着吧。”

萧奕也在一旁说道:“摇光县主,你就让他留着吧。”

南宫玥又瞅了周大成一眼,“既然是世子为你说话,你就留下吧。”

说话间,百卉拿着药箱匆匆赶来,后面还跟着画眉,画眉一手捧着白布,另一手拿着火烛。

意梅也捧着一盆热气腾腾的开水走了进来,说道:“三姑娘,奴婢已经吩咐厨房继续烧热水!”她把水盆放在榻边后,又退了下去。

南宫玥吩咐画眉点燃烛火,跟着打开药箱,把里面的一应器具取了出来,刮刀、剪刀、针灸的银针、一些药粉……甚至还有一根绣花针。

周大成看得一头雾水,直觉地想问,但立刻被身旁的老程捂住了嘴巴。

南宫玥仔细地净手后,说道:“百卉,你来帮我吧。你也把手洗干净。”

“是!”百卉依言行事。

南宫玥话语连珠地说道:“百卉,帮患者解开包扎的白布,再剪开伤口处的袖子,然后把伤口四周清洗干净!动作要快!”

“是,三姑娘!”百卉不愧是练武之人,手脚非常麻利,眨眼间就解开了包扎的白布条,其下的伤口,已经是血肉模糊,伤口不止深可见骨,连上面的血肉已经有些腐烂化脓,看来惨不忍睹!

鹊儿差点低呼出声,赶忙捂住了嘴,后退了好几步,脸色一片惨白。心想:姑娘看着柔柔弱弱的,可是有时候实在是出人意料!

百卉把染血的白布条扔到一边,拿起一旁的剪刀,三两下地剪掉了钱墨阳右手的袖子,小心地为他清洗伤口四周的皮肤。

南宫玥也没闲着,一面吩咐画眉把刮刀烧热,一面自己打开了银针荷包,露出其中的一整排银针,“钱公子,我先用银针为你止痛。”

钱墨阳虚弱地点了点头,只觉得眼角闪过一片银光,他的手臂上已经多了十来根银针……

她的速度太快了,钱墨阳几乎没看清她是怎么下针的。

跟着,更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自从受伤后,那日日夜夜折磨他的钻心刺骨之疼竟然倏然间消退了,他一直紧皱的眉头不自觉就松开了。

他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在一个又一个大夫判了他这条胳膊死刑后,他心中第一次又燃起了一丝希望,觉得眼前这个看来年纪不大的小姑娘也许可以救自己的胳膊!也许自己可以再次用右手拿起飞刀!

“画眉!”南宫玥对画眉伸出了右手,画眉心领神会地把烧红的刮刀递给了南宫玥。

“钱公子,现在我要为你刮去腐肉。我建议你转头莫看。”说完,南宫玥也不待他回答,就径自下刀……

她一点点仔细地刮去伤口中的腐肉、脓水,并时不时用清水清洗着伤口上的血肉……她的每一刀都落得极快,却又极稳,毫不迟疑,果决冷静,仿佛她不是再处理活生生的血肉,而是在精雕细琢一块上好的美玉。

干净的清水一盆盆地端进房,赤红的血水一盆盆地端出去……

除了百卉以外,其他几个丫鬟早就花容失色地别开了脸,不敢再看。

周大成一贯以为自己久经沙场,已经没什么好让他为之变色,可是这时,他的肠胃却蠕动了一下,喉头开始泛酸……糟糕!他要吐了!

他脸色大变地跑了出去,不一会儿,门外就传来他呕吐不断的声音。

可是这些声音仿佛完全没有传到南宫玥耳中,她仍旧聚精会神地持续下着刀,仿佛这时候就算有一把刀架在她脖子上,也无法让她有分毫动容。

老程看也没看周大成一眼,而是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南宫玥,心中惊诧不已:没想到这个小姑娘才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医术竟像是已臻化境!

他默不作声地又看了看萧奕,萧奕在一旁看着南宫玥的每一个举动,眼神没有一丝怀疑,甚至还隐藏着一丝……**溺?难道说……

他来回看着南宫玥和萧奕,心头不由浮现了某种想法。

南宫玥终于收刀,把刀放在一旁的小几上,百卉为她擦了擦额头的薄汗。

南宫玥又取出一根半透明的羊肠线,嘴角不由勾了勾。这伤口缝合之术是外祖父一手亲传的,自重生以后,出于谨慎,她陆续备下了不少急救之物,也包括这羊肠线。没想到今日真的用上了。

她熟练地把羊肠线穿入绣花针,跟着又对小钱道:“钱公子,现在我来为你接手筋。”

钱墨阳从头到尾都没移开自己的目光,哪怕他臂上的腐肉被一片片割下,他也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他睁大眼看着,他要亲眼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是如何改变自己的命运!

南宫玥根本没指望钱墨阳回答,神情专注地下着针。

又过了一炷香,南宫玥收了手,由着百卉替自己拭去额头的汗水,又道:“钱公子,你的手筋接好了,我再为你缝合伤口。”

缝合伤口的速度快多了,不过一盏茶时间,她已经把伤口缝出了一条肉色的“蜈蚣”,跟着她又收起了伤口周围的银针。

“好了……”

她忍不住用袖口擦了擦额头,长舒一口气,今生她还是第一次为患者做如此复杂的治疗,幸好她前世的手感还在,没有出错!

“萧世子,我已经去了止痛的银针,过一会儿,钱公子会觉得疼痛,若是他疼得睡不着,你就喂他服些安神汤。我再给你开一张方子,一日两次,你让他喝上十天。他的伤还需要静养,三个月后,才可以尝试做激烈的动作,康复也需要一个过程,切记让他不可一蹴而就。只要好好休养,我相信不出半年,他的手臂就可恢复如常!”

钱墨阳热泪盈眶,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伤痛没有让他哭泣,即将失去臂膀的绝望没有让他哭泣,而此刻,听到自己可以痊愈的消息,他却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激动。

他微微哽咽,正想说什么,朱兴和程昱已经跪了下来,道:“多谢县主救命之恩!”

而在屋外终于吐完的周大成这时也走了进来,与兄弟们一起跪下,大声道:“县主,我是个粗人,之前若有得罪,还请县主见谅。以后县主若是有吩咐,我周大成一定义不容辞。”

南宫玥不由勾了勾嘴唇,这几人既然重情义,应该是可用之人。萧奕总算不再是孤军作战。

她转身对着那周大成道:“我若是那么容易生气,早就气死了。这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们都起来吧。”说完,又对鹊儿道,“鹊儿,你暂时留在这里照顾这位钱公子。”

“是。”鹊儿应了一声。

这时,林氏身边的如意匆匆地跑来了,禀告道:“三姑娘,二老爷回来了,已经快到了山庄门口了。”

南宫玥点了点头,对萧奕道:“萧世子,那我就先告退了。”

萧奕忙道:“摇光县主请便。”

南宫玥走到庄子门口的时候,林氏和南宫昕刚好也到了。

林氏先问起钱墨阳的伤势:“那位钱公子的右臂……”

“娘,你觉得我会坏了外公的名声吗?”南宫玥故意用无比自信的口气顽皮地说道。

林氏不由失笑,南宫昕则在一旁配合地连连点头:“妹妹出手,那肯定是治好了啊。”

马蹄声和轱辘声渐渐靠近,很快就看到了南宫穆的身影,只见他正跟在一辆马车旁,大步朝这边走来。林氏和南宫玥愣了一下,不由奇怪南宫穆明明是只身而往,怎么回来竟多了一辆马车?

南宫穆满脸的汗水和灰渍,哪里还像平日里斯文优雅的大才子。林氏见状忙迎了过去,掏出帕子,替他擦去汗水灰渍,道:“夫君,怎么这么久才回来?你没事吧?”

南宫穆知道她担忧,马上含笑回答道:“没事,我只是在一旁指挥,哪里会有事!”

见南宫穆安然无佯,南宫玥也松了一口气,她的目光不由投向他的身后,那辆随着他一起回来的马车。

“爹爹,这是谁家的马车?您可是遇上了什么朋友?”南宫玥好奇地问。

南宫穆停顿了一下,慢慢道:“说来也是自家人……”

南宫玥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却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自家人?”

“是你萍表姑。”南宫穆温和地说道,“就连我也不知道,原来你萍表姑静养的庄子就在这次走水的村子边,我到的时候,火势已经蔓延了过去,庄子烧毁了大半,她也受了些伤,需回府好好休养。”对于苏卿萍之事,他知道得并不甚清楚,只知当时府里流言传得满天飞,……而最后这个萍表妹也被母亲暂时送到庄子避避风头。

南宫玥心里自然十分不愿留下苏卿萍这个祸根,却也知道在这种时候她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以及立场。

林氏在一旁点了点头道:“夫君做的对,我先让人去请个大夫看一下,今日天色已经晚了,就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日便让萍表妹随我们一起回府吧。”

“就如此吧。”南宫穆点点头,并不在意地说道。

南宫玥握紧了拳头,指甲掐进手心,沉默不语。

回去的路上,林氏把萧世子带着朋友前来找南宫玥求医的事告诉了南宫穆,南宫穆先是微微皱眉,跟着道:“我先去换一套衣裳,待会再去会会萧世子。”作为男主人,他绝对有义务去打声招呼,安顿一下萧奕等人,毕竟都这么晚了,他们又带着个伤者,总得让他们留宿一晚才是。

这**,南宫玥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明明身体极度疲倦,却没有一点睡意,眼睛睁得大大地望着窗外。这还真是巧,他们难得来庄园,居然就碰到苏卿萍住的庄子走水了……巧合也罢,命也罢,看来苏卿萍又要在南宫府里呆上一段时间了……

南宫玥的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意。

若是苏卿萍真的敢把主意再次打到自己的父亲身上,伤害了娘亲。她真的不介意脏了自己的手,让她一辈子翻不了身!而父亲,不管前世真相如何,今生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父亲有机会,再次伤透母亲的心!

南宫玥的心里烦躁极了,她干脆起了身,点了蜡烛,坐到窗前发呆。

窗外迎春花在夜色中随风摇曳,在月光余辉的照耀下,怡似蒙纱少女翩翩起舞。

不对,没有少女,倒是来了个少年,凤眼勾魂,薄唇微抿,笑眯眯地盯着她猛瞧。

南宫玥抚额,有些头痛地说道:“萧奕,你怎么来了?”虽然留下他在庄子过夜,却不代表欢迎他不请自来!

少年动作麻利地跳进了少女的闺房,笑嘻嘻地说道:“臭丫头,这么晚还坐在这里看风景,一定是在等在等我吧!”他一边说,一边心里想着:终于不用左一个县主,右一声县主了,感觉顺口多了!

南宫玥睃了他一眼,不客气地道:“这怎么可能!”

萧奕顿时垮下了脸,失望地说道:“你就不会说点好听的,哄哄我,让我开心一下也好啊!”

这是又要开始与自己扯皮的节奏吗?南宫玥在心中吐槽,差点没翻白眼。

“三姑娘……”百卉毕竟是习武之人,听到动静,赶紧冲了进来,却见不速之客竟是萧奕。她愣了愣,立刻想起去年年底的时候,自己和百合曾有一次半夜被人打晕,事后三姑娘叮嘱她们莫要声张,她们只能咽下不甘、羞辱与委屈,默默地加倍练武……现在看来,莫不是那一晚也是萧世子?这萧世子的武功竟如此厉害,她和百合根本没反应过来,已经中招!

百卉不服输地咬了咬牙,心里想着不知道能否跟萧世子再较量一下。

南宫玥挥了挥手,对百卉道:“你下去吧。萧世子只是与我说几句话就走。”

“是,三姑娘。”百卉又看了萧奕一眼,乖顺地退了出去。

“你有什么事就快说吧。”南宫玥不客气地说道。

萧奕不满地看着南宫玥,一脸的控拆,道:“臭丫头,我们这么久没见面,你居然……”见南宫玥一脸嫌弃的表情,他识趣地不再耍花,一本正经地问道,“臭丫头,你听说了那个消息没?”

话题转的太快,南宫玥一时有些跟不上,“哪个消息?”

“就是那个消息啊。”萧奕不由压低了声量,说道,“我父王已经在一个多月前回南疆了!”

“哦。”南宫玥淡淡地应了一声。这朝野之事,也不会有谁专门跟她这么个小姑娘来说,但算算时间,镇南王确实也该回南疆,因此南宫玥倒也不意外。

萧奕觉得有些没趣,但很快又重振旗鼓,又道:“臭丫头,你怎么就不问问我,今天带来的是些什么人?”

南宫玥一脸无奈地看着他:“好吧,他们是什么人?”

“他们是我祖父身边的人……是祖父留给我的人手。”

萧奕的话确实出乎南宫玥意料,她微微一怔:“老镇南王……”南宫玥不由陷入了沉思,印象中,前世萧奕身边好像并没有这几个人!

“是啊……”萧奕心里太高兴了,原来他并不是没人稀罕的孩子。打从他得知此事后,就一直想找南宫玥分享,憋了大半天,总算是有机会了。

“原来是这样。”南宫玥回过神来,由衷地微笑道,“那真是太好了,有了你祖父的人相帮,你以后就算是回了南疆,也不用担心了。”

萧奕点了点头,目含戾气,道:“不错,迟早我是要回南疆,与那个毒妇算帐的!”

南宫玥听他的口气,又想到今天见到他时,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若有所思地微微眯起了眼睛,忽而抿唇一笑,轻快地说道:“今天又有什么人惹你了?看你的样子,倒霉的应该不是你。”

萧奕闻言,愣了愣,随后失笑道:“那是,碰上我,倒霉的自然是别人。”跟着,他炫耀般地把他们来时在官道上遇到伏击的事告诉了南宫玥,当然重点是在自己如何英明神武,大战四方上面……一边说着一边心想:臭丫头这下一定会对我很仰慕吧?一定是的!

“原来是这样。”南宫玥想起百卉曾告诉自己路上有人埋伏,看来果然如此。她得记着赏赐百卉才是。她一面想着,一面抬眼又道,“报仇的机会总会有的,切莫急于一时。”

“臭丫头,我听你的。”萧奕点了点头,突然又问道,“你这么晚还不睡,可是有什么心事?”

一想到这个,南宫玥又皱起了眉,不快地说道:“没什么,只是又遇到了一个讨厌的人,不得不带她回府而已。”

“讨厌的人?”萧奕眉梢一挑,讨好地看着南宫玥,说道,“臭丫头,要不要我帮你……”

“暂时还不必……”南宫玥摇了摇头,“有需要的话,我会找你帮忙的。”

“那说好,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不许反悔哦。”说完,萧奕向她挥了挥手,跳窗出了房间,好像生怕南宫玥反悔似的。

目送着萧奕离开,南宫玥又回到了**上,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道:“若是他,会怎么做呢?”

如果是前世的萧奕,说不定一剑就了结了苏卿萍的性命,一劳永逸!

如果是现在萧奕……嗯,很可能就会把苏卿萍直接扔到哪个男人的**上去了……

这么想着,南宫玥“扑噗”一声笑了出来,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

**无梦,第二日一早,一家人启程返回南宫府。

马车停在了府里的二门前,南宫玥一下马车,苏氏身边的王嬷嬷已经候在那了。

苏氏会派人来迎,南宫玥倒并不惊讶,早在进府前,他们已经派人递了消息给苏氏,还特意说了苏卿萍之事。但让她有些意外的是,苏氏居然会派王嬷嬷来亲迎,看来在苏氏心中,这侄女倒还是有一些份量的。

去了荣安堂向苏氏请了安后,南宫穆先行离开了。

苏氏一见到苏卿萍,连忙叫人去请大夫,又吩咐丫鬟把苏卿萍送到她原先的院子去歇息,完全把林氏、南宫玥和南宫昕撇在了一边。

在这其间,林氏与南宫玥面上不见一丝不悦。直到苏氏安排好了一切,林氏这才开口道:“母亲,亏得这次萍表妹没事,已经是幸甚。”

苏氏这才惊觉,林氏他们还在一旁候着。

“哎,我果然是年纪大了,记性不行了,差点把你们给忘了。”苏氏嘴里虽然这么说着,面上却一点也没有显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这次多亏你们了,若非你们,萍儿还不知道要在外面受多少罪呢!”说到后来,她不由地一阵唏嘘。

南宫玥掩去心中的不耐,盈盈笑着道。“祖母过奖了。都是亲戚,这是应该的。”

苏氏面上的笑意更深了,满意地点头道:“好,你们都是好孩子。你们一路辛苦,先回去好好休息吧。”南宫玥虽然被封为了摇光县主,可还是一如既往地对她这祖母恭敬有加,这一点让苏氏很是满意。

待南宫玥几个走了,苏氏就带着王嬷嬷去了苏卿萍的房里探望。

苏卿萍脸色苍白地躺在**上,一头乌发披散下来,手臂上还裹着白纱布,看上去消瘦了不少。

苏氏不由一阵心疼。她其实是很疼爱这个侄女的,当时若非实在逼于无奈,也不会把她送到乡下的庄子里去。现在见侄女瘦了这么多,想必也吃了不少苦。

“姑母……姑母,萍儿还以为这一辈子都见不到您了。”苏卿萍挣扎着从**上坐起,嘤嘤哭泣,两行清泪潸然而下,“都是萍儿的不是,若不是萍儿因为女儿家的事,羞于启齿,反应太过强烈,一味地不让大夫瞧,也不至于到最后惹得人误会,还差点影响了南宫府的名声。萍儿……萍儿真是罪该万死!”

这事已经过去有段日子了,苏氏的气也早就消了,如今听苏卿萍这么一说,心想也是啊。女儿家的事,的确让人羞于启齿,再说萍儿娘亲去得早,萍儿自小没个说体己话的对象,当时反应有些过度,也实属正常。

怪来怪去,只怪那些个胡乱嚼舌根、没事说主子是非的恶婢恶仆,实是怪不到萍儿身上。

想到这里,苏氏既内疚,又心疼,握起苏卿萍没受伤的另一只手,爱怜地道:“萍姐儿,上次那事,姑母也实在是没法,若不将你送走,那些个流言就不会消停,一个不慎,若是流传到府外,那你的名声可就彻底毁了!”她长叹了一声,怜惜道,“萍姐儿啊,希望你不要怪姑母,姑母当时也是逼不得已。”

“萍儿明白。”苏卿萍连忙善解人意地说道,“姑母这么做,也是为了萍儿好,萍儿心里都明白的。”她红着眼,哽咽了两声,“在这世上,除了爹爹,也就只有姑母一心为萍儿着想了,萍儿都知道。”

苏氏看着苏卿萍懂事的模样,心里对她越发的满意和怜惜。

正在这时,有丫鬟在门外禀报:“老夫人,大夫来了。”

“快快有请。”苏氏连忙道。虽然在庄子上有让大夫看过,但乡下的大夫,苏氏倒底还是不放心。

六容机灵地拉下**帐,只让苏卿萍露出那只受伤的胳膊。

来的是府里用惯的王大夫,他看过苏卿萍的伤口后说道:“手臂上的烫伤不算严重,昨天也处置的很好。只要日日涂些药膏,好好调理一番,就没有什么大碍。”

苏氏放了心,派人送走王大夫后,又嘱咐了苏卿萍两句,让她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看着苏氏远去的背影,苏卿萍摸着身下光滑柔软的缎子**单,觉得像做梦一样。本来她几乎以为自己就要死在这场大火里,却被二表兄派人救了出来,更是因祸得福地又回到了南宫府。

多亏了二表哥!

苏卿萍脑海里浮现出南宫穆当时在火场中指挥若定的神情,心里忽然像揣了个兔子似的,剧烈地跳动了起来。扑通,扑通……这种感觉还是她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六容,我想嫁给二表哥!”苏卿萍摸着胸口跳个不停的心,忍不住脱口而出。

她只是想找个人倾诉自己的感情。四表哥虽然温柔多情,可从她被送到乡下后,就再也没来看过她,反而是二表哥,温润儒雅,俊逸非凡,平日虽对她冷冷淡淡的,但在最危急的关头却救了她。且二表哥才学比四表哥好上不知多少,实在是让她难以。

她俏脸红成一片,一双明眸更是水汪汪的。

六容惊骇地看着苏卿萍,虽然她是苏卿萍的心腹丫鬟,但这种骇人听闻的话也不是可以随便乱说的。她急急地说道:“姑娘,二老爷不仅有了妻室,而且有儿有女!如果姑娘你想要嫁给二老爷,是只能做妾的!”

“哼!”苏卿萍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妻室,你是说林氏吗?她怎么配做二表哥的妻子!”语气中充满了轻蔑。

六容心中叹气,再不配,人家那也已经是夫妻了。想要嫁给二老爷,姑娘那也太会异想天开了。

“这林氏嫁给二表哥这么多年,只生了一个傻儿子和一个女儿。她要是还有一点自知之明,就应该自请下堂!这么不知廉耻,居然还敢占着二表哥正室的位子。”苏卿萍仍然在那里滔滔不绝地说着林氏的不是,似乎她只要说了,林氏就真的会自请下堂一样。

六容的嘴巴张张合合,半天没有发出声音,心里想着:二夫人的儿子是傻的没错,可是人家女儿有出息啊,已经是县主了。且不说别的,又有谁会愿意娶个残花败柳……哎,姑娘一开始不是想着嫁给四老爷做正室留在南宫府里吗?为什么现在又想要嫁给二老爷了?这想出是一出的,也未免太过水性扬花了吧。

她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可是嘴上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她可是苏府的家生子,一家子都死死地捏在苏家的手里。

------题外话------

昨天上架,感谢所有订阅正版的读者,谢谢!也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

此外,昨天也收到了好多的钻石,鲜花和月票,谢谢大家!破费了!

谢谢136**8923 送了3颗钻石;

谢谢摎jiu送了5朵鲜花、張萌芽 送了5朵鲜花、nvshen119 送了1朵鲜花、陈姑凉 送了1朵鲜花、星璃影落 送了9朵鲜花、79121851 送了1朵鲜花;

谢谢我真的好开心 投了1票月票、137**3921 投了1票月票、安812 投了5票月票、lzmxyh 投了1票月票、米乐21 投了1票月票;陈姑凉 投了1票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