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婚约/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大早,苏卿萍穿着一身月白的缎裙,手臂上裹着纱布,就款款地来向苏氏请安了。给力文学网一路有你wWw.GeILwx.Com

“萍儿见过姑母。”苏卿萍盈盈福身,露出了天鹅般雪白的脖颈,显得犹为楚楚动人。

“萍姐儿不必如此多礼。你受了伤,就该好好养伤,不用来向我请安。”苏氏一脸慈爱地对苏卿萍说道,“你现在多休息休息,才是正理。”

苏卿萍楚楚一笑:“谢姑母关爱,不过礼不可废,再说,萍儿已经好了很多,应该来向姑母请安的。”

“你这孩子,也未免太过懂事了。”苏氏长叹道,心里却是对苏卿萍的话很是受用。

“这是萍儿应该做的。”苏卿萍接口道,“说起来,这次多亏了二表哥,如果没有二表哥,萍儿还不知道现在是何处境呢!”

“这是他应该做的。”苏氏不以为意地说道,“自家亲戚就应该互相帮扶。”

苏卿萍心中闪过一丝讥诮:互相帮扶?怎么就没见她的好姑母帮她一把啊?

她心里这样想着,面上却是不显,反而是一脸感激地道:“即便是亲戚,该尽的礼数还是要尽的,萍儿想亲自向二表哥、二表嫂道谢。但萍儿身无长物,只能自己做些点心送给他们了。”说到这里,她又是话锋一转道,“特别是二表嫂,这次多亏她一路照顾萍儿,待萍儿宛若亲妹,照顾有加,萍儿铭记在心!”

苏氏皱了下眉,神色变得有些淡淡的,随意地说道:“她是你表嫂,照顾你本就是她份内之事。”

苏卿萍察言观色,继续说道:“话虽如此,萍儿还是万分感激的。二表嫂长得漂亮,性格又好,难怪这么多年来,二表哥对二表嫂一直敬重有加,别无她妇。”

“够了!”苏氏脸色越来越黑,终于忍不住大喝了一声。

“怎么了,姑母?”苏卿萍故意做出一副惊讶的模样,不解地问道,“萍儿有哪里说的不妥吗?”

苏氏毫不掩饰语气中厌弃,说道:“若不是林氏,我儿膝下至于如此荒凉吗?这么多年,老二膝下只有昕哥儿和玥姐儿两人。玥姐儿是还好,但再好,也只不过是个女孩儿,迟早是要嫁出去的。昕哥儿倒是个男孩儿,可心智不全,有什么用!”说到这里,她的双眼中染上了怒火。

“这,这也不能全怪二表嫂啊!”苏卿萍一副护着林氏的样子,“二表嫂也不想昕哥儿出事……”

“怎么不怪她?”苏氏面色冰冷,迁怒道,“若不是她没有照顾好昕哥儿,让昕哥儿从假山上摔落下来,我一个好好的孙儿,哪里会成如今这般模样?哼,玥姐儿都这么大了,也没见她再给我南宫家添后,简直是罪上加罪!”

“可……二表嫂毕竟只有一人,即要照顾二表哥,又要照顾昕哥儿和玥姐儿,难免力不从心,难以顾及……”苏卿萍明着帮林氏说话,可那未尽之言却是让苏氏勃然大怒。

“她照顾不过来,却还拦着不让别人照顾侍候穆儿……”苏氏一想到自己上次赐了两个丫鬟,转而又被退回来的情景,对林氏就越发不满了。

苏卿萍露出一副张慌失措的样子,急急道:“是萍儿多言了,姑母千万不要生气,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她的心里满是欢喜,姑母果真不喜欢林氏,看来自己大有机会,取林氏而代之!

想到这里,苏卿萍不由地喜上眉稍,耐下心来陪着苏氏说了一会儿话,逗得苏氏开怀大笑之后,这才起身行礼告退。

出了屋子,苏卿萍径直去了荣安堂的小厨房,亲手做了几样糕点,又换了身粉色的烟云蝴蝶裙,让六容提着食盒,袅袅娜娜地去了浅云院。

丫鬟来报说苏卿萍来了的时候,南宫玥正在浅云院里陪着林氏在说话,她不由眉头紧锁,心中警铃大作。

林氏也有些惊讶,吩咐道:“请表姑娘进来吧!”

她起身拍了拍裙子,带着南宫玥一起出屋去迎,口上客套地说道:“表妹怎么来了?”

“二表嫂不欢迎我来吗?”苏卿萍面露委屈地问道。

“怎么会不欢迎!”林氏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只不过萍表妹以前甚少来访,我一时有些惊讶罢了!”

苏卿萍脸色僵了一下,心里暗骂林氏不给她面子,却不想林氏所言非虚。

南宫玥在一旁听得直想笑,她知道娘亲绝对不是在讽刺苏卿萍,只是太实诚了而已。

“是萍儿的不是。”苏卿萍反应极快,打蛇上棍,趁机道,“以后萍儿必定多来走动,还请二表嫂不要烦了萍儿才是。”

“怎么会呢?”林氏客套地回答道,“表妹能来,我欢迎还来不及,又岂会嫌烦?”

苏卿萍一脸欣喜地说道:“二表嫂这样说,我就放心了,那以后我就常来叨唠二表嫂了。”说着,她连忙又把食盒奉上,“我今日特意是来向二表嫂道谢的。昨日,若不是二表哥和二表嫂,萍儿可是在劫难逃了。萍儿无以为报,亲手做了一些点心,送给二表嫂品尝,希望二表嫂莫要嫌弃。”

林氏让如意接过后,温和道:“表妹太过客气了。”

苏卿萍羞涩地笑道:“这是萍儿应该做的。”

这时,门外传来丫鬟请安的声音:“二老爷安!苏表姑娘来探望二夫人了!”

话音刚落,南宫穆便大步走了进来。

他穿着一身绣着翠竹的银白长衫,腰束镶碧玉的墨绿色团花腰带,整个人儒雅非凡,带着浓浓的书香味。

苏卿萍的眼中闪过一丝迷恋之色,心中暗道:如此俊朗不凡的男子配林氏岂不是可惜!一想到这里,她的目中露出了一丝志在必得的光芒。

苏卿萍款款起身,向着南宫穆福了一礼,柔声道:“二表哥安好。”

南宫穆微微颔首,道:“萍表妹。”

“萍儿是来探望二表嫂的,已经坐了有些时间了,正准备告辞。”苏卿萍福了一礼,接着说道,“萍儿告退,就不打扰二表哥、二表嫂共聚天伦了。”说完,她施然然地转身离去了。

出了浅云院,苏卿萍想着刚刚南宫穆看向自己的目光淡然无波,心中不免有点失望。但很快地,她心里的失望就消散了。如果南宫穆如同南宫程一样这么容易上勾的话,她反而还瞧不上南宫穆了。

就连林氏生了个傻儿子,又多年无所出,南宫穆都没有嫌弃她,这才是真正的好男儿。只有这样的南宫穆,才值的自己费尽心思去夺得他的心,让他永远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苏卿萍不由的斗志高昂起来。

正想着,不远处突然传来谈话的声音。

“四老爷,您大喜的日子马上就到了,这新房该怎么布置?”这是四老爷的奶娘余嬷嬷的声音。

“怎么合适怎么布置!这种小事不要来问我!”尽管是自己大婚的事,南宫程却显得很是不耐烦,“别妨碍爷去和朋友们参加诗会。”

苏卿萍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很难看。

自打一个多月前,她被苏氏送去了乡下庄子,南宫程再也没来找过她。看来他即将有新妇进门,早已把他们的山盟海誓抛诸脑后!

一想到这里,苏卿萍便冷了脸,瞧也不想再瞧南宫程一眼,甩袖离去。六容心知她在气什么,又不敢多言,忙匆匆跟上。

“萍儿……表妹……”南宫程这时也注意到了苏卿萍,她娇美的容貌、曼妙的身段让他不由的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地便开口了,试图叫住冷着张脸正与他擦肩而过的苏卿萍。

“不知四表哥有何贵干?”苏卿萍站下脚步,恭敬地福了一礼,但那疏离的语气却在两人之间划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见苏卿萍如此神态,南宫程心中不免有几分复杂,讷讷道:“没什么事,只是想跟表妹打个招呼……”苏卿萍又回到南宫府之事,他自然是早就知道了,可是一想到当初苏卿萍欺骗自己怀孕的事,他心里还是气恨交加。

这一刻,苏卿萍的心彻底死了,南宫程如果当面质问她那日之事,她倒还愿意高看他一眼,她还可以给他找理由,认为他在气头上,所以才没去庄子探望自己。

可如今事情过去也有一段日子了,他连问都不愿意问上一句,其实骨子里根本就是一个胆小如鼠的窝囊废!他根本不可能为了她去反抗嫡母!

以前自己的眼睛是瞎了吗?他那里及的上二表哥的万分之一!上天让她能够再回南宫府,一定也是为了补偿她被南宫程欺骗,一定是的!

二表哥才是她的真命天子!

想到这里,苏卿萍的心情顿时明朗了,她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疏离地说道:“那么萍儿在这里祝四表哥早日娶得佳妇!”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这一刻,苏卿萍把南宫程彻底抛出自己的心里,再不留一点痕迹。

一路来到荣安堂,苏卿萍端庄的向苏氏请过安,便坐在脚蹬上,陪着逗趣。苏卿萍知道,她想要嫁入二房,苏氏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她再怎么气之前苏氏对她不理不问,现在也只能做一个最最孝顺的侄女。

接下来的日子,苏卿萍开始和二房走得近起来,每一天都必定会来拜访林氏一次。她惯会在表面说说些漂亮话,把礼数做足,就算偶尔在浅云院里遇到南宫穆,也只是很有礼貌地打声招呼就告辞离开。倒是南宫穆在私下里曾对林氏说,苏表姑娘目光闪烁,显是心性不佳之人,让林氏不要与她太过亲密。

他们俩的闺房细语,南宫玥自然无从知晓,只是,她却从来没有忽视过对苏卿萍的防备。她似乎能够预感到,有一个凶猛的漩涡正在这看似平静的日子里,慢慢成形……

这一日,如往常一样,用过早膳后,南宫玥随着母亲和哥哥去了荣安堂。

今日的荣安堂比往日热闹一些,除了一众女眷和小辈们外,就连南宫秦也在。

看到南宫秦时,南宫玥不由一怔,随后便想起,今天应该是他休沐的日子。

果不其来,南宫晟笑着向苏氏说道:“今天爹爹休沐,便随我们一起过来陪祖母说说话。”

“老大也好,晟哥儿也好,都是孝顺的好孩子!”苏氏乐得合不拢嘴。

南宫玥等人向苏氏行了礼,各自坐下,陪着苏氏闲话。

不多时,一个丫鬟掀开帘子,进来禀报:“老夫人,刚刚门房那里来人说,有自称故人来访,说他们是柳家的。”

“柳家?!”南宫秦闻言,倏然起身,面露惊喜道:“肯定是他们!快迎他们进来,这是贵客啊!”

苏氏眉尖一蹙,但很快地恢复了常态。赵氏却是直接变了脸色,微微低头敛目。

不一会儿,一对风尘仆仆的少年男女就由丫鬟引着过来,进了东次间。

这少年眉目俊秀,年约十七岁,着一袭青色长衫,头戴着书生巾,周身的光风霁月之度,掩也掩也不住。

那少女大概十三四岁,不过一袭蓝色的棉布裙,却丝毫不掩其风华,一身的端庄雅丽。她的容貌甚美,尖下颌大眼睛,眉眼盈盈如春山笼雾,肤色白皙,身姿若柳。见人时一颦一笑,俯身低头请安问好,俱是进退有序,落落大方。

这柳氏兄妹,兄长名唤柳青云,妹妹名唤柳青清。

一番见礼之后,南宫秦一惯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开口问道:“云哥儿,你爹呢?怎么不见他随你们一起来?”

此言一出,柳青云面露哀色,两眼微红,只听他声音哽咽地道:“禀南宫伯父,家父已过世三年有余。我兄妹一月前刚出了孝。”

柳青清也是神色哀伤,眼眶中湿漉漉的一片。

“什么?柳兄怎么会……”南宫秦大惊,面露哀容,显然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苏氏坐在罗汉**上,眼眸半垂,掩去了那一闪而过的庆幸。

听到这个消息,赵氏原本一直紧绷着身体,也是身体一松,感觉一身轻快,神清气爽。既然柳老爷人都不在了,这对乳臭未干的兄妹又能翻出什么风浪来!婚约之事,她是一定不会认的!

她转头对着南宫秦劝道:“老爷,别太难过了,还是想想有什么可以帮到柳公子、柳姑娘的地方吧。”

柳青云飞快地扫视了众人半圈,心中自有一番思量。他想到父亲离世之前所说的话,让他们若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找南宫府的大老爷南宫秦求助,但切不可主动提起妹妹与南宫家大少爷的婚事……这亲事讲究的是门当户对,如今柳家家道中落,两家门不当户不对,这结亲不是结仇,又何必勉强!

那时,柳青云方知,原来妹妹与南宫家大少爷南宫晟是定有娃娃亲的,不过却只是两家口头约定,鲜少有其他人知晓。

他心中叹了一口气,如今看赵氏这语气神态,定是不愿意再履行婚约之事。这样也好,他也舍不得自己的妹妹嫁到瞧不起她的人家,去过着看人脸色的日子。只庆幸,婚约之事,知晓的人不多,应该不至于坏了妹妹名声。

心中有了决定,柳青云的态度也就越发的不卑不亢了。

柳青云再次施礼道:“不瞒老夫人、伯父、还有伯母,侄儿此次过府是有一事相求!”

“何须如此多礼!”南宫秦马上道,“贤侄有什么需求尽管说便是。”

赵氏连忙接口道:“是啊,只要在我和你伯父力所能及之处,我们定会帮你的。”她在“力所能及之处”这几个字上加重了语气,言下之意不言而表。

南宫秦刚许下承诺,就被赵氏的话弄得十分尴尬。可赵氏是他发妻,他也不能当着众人的面下赵氏的脸面,只能略带警告地看了赵氏一眼。

赵氏被看得心口一紧,但转而想到自己的晟哥儿,她心里就又发了狠。为了晟哥儿的前途,她决不能让晟哥儿娶这么一个破落户家的女儿!

柳青云的脸上依然恭敬,不急不缓地说道:“大夫人放心,小侄所求不多。会试之日将近,小侄此次进王都,便是为了赶考。小侄一个男儿无所谓,可以寄居寺庙。但是妹妹万万不可如此,我们兄妹在王都中既无亲戚,又无宅邸,只好冒昧过来相求,只求让妹妹在南宫府借居一段日子。小侄不甚感激!”

南宫秦忙道:“柳贤侄,什么求不求的,实在太见外了,南宫家与柳家本就是多年世交,我与你父亲更是至交好友,哪里需要如此!这南宫府,你们尽管住下,无须去寺庙寄居!你们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赵氏虽一万个不愿意他们住下,但也知道于情于理这都是必须的。

这时,沉默许久的苏氏终于开口了:“云哥儿,你伯父说得没错,哪有让你寄居寺庙的道理!听我老婆子一句,你还是和你妹妹一起住下吧,免得你妹妹为你担心!”苏氏一锤定音,自然无人再敢有异议。

敬着苏氏长辈的身份,柳青云忙躬身作揖:“那小侄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赵氏亲自领着柳家兄妹去看他们的住处,哪怕心中有再多不满,她也把一切安排的妥妥贴贴。柳家兄妹此行只带了一个丫鬟和一个小厮,赵氏更是亲自挑了妥贴的人去服侍,体贴周到的任谁也说不出半点不妥来。

安顿好一切,赵氏去荣安堂找苏氏复命,另一方面其实也想寻机会试探一下苏氏的意思,看看她对晟哥儿和那柳青清的婚约到底有什么意向……

这时,东此间里只剩下苏氏和随身服侍的冬儿,其他人都已经退下了。

“母亲,柳公子和柳姑娘的住处,我已经安顿好了。”赵氏笑吟吟地道,“母亲放心好了,我已经亲自去照应过了。吃穿用度,都按晟哥儿和琤姐儿的份例来!”

“老大媳妇,你做事我自然放心!”苏氏微微颔首,一副很满意的样子,“你来得正好,我还有其他事与你说。”

“其他的事?”赵氏心里浮现一丝希望:难道说是为了她心中所想的那桩事?

可惜,苏氏却是浇了赵氏一桶冷水,缓缓道:“老大媳妇,再过两个多月,就是玥姐儿的生辰了!”

“玥姐儿的生辰?”赵氏绞紧了手中的帕子,强笑道,“府里姑娘的生辰不都是一样过吗?今年是玥姐儿的十一岁生辰,一个小生日,不是让厨房里为她下碗长寿面就行了吗?”

苏氏瞥了赵氏一眼,瞧出了她的小心思,心里暗道赵氏真是上不了台面。嘴上却是不露声色:“以往确实如此。但今时不同于往日,玥姐儿如今已经贵为县主。这个生辰怎么能和以前一样过呢?到时府里的各房聚起来,好好给她办个生辰宴!”

县主!赵氏心里五味杂陈,当时宫里来宣旨,她还能对自己说,这是南宫府的荣耀。可到了现在,她就体会出一些其他的东西了。

且不说二房名下多了一个皇庄,就单说这生辰,就和琤姐儿大不相同。琤姐儿十岁生辰也只有一碗长寿面,如今南宫玥的生辰却要大办,也不怕折寿!

明明南宫玥从相貌到才学,乃至气质,哪一样都比不上她的琤姐儿,为什么偏偏皇上封她为县主呢?赵氏心里忿忿不平,却没有表现出来。

“儿媳知道了!”赵氏朝着苏氏行礼,面带微笑,“儿媳一定办好玥姐儿的生辰。”

苏氏满意地笑了笑,正欲让赵氏退下,却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于是道:“老大媳妇,你可还有什么事要说?”

赵氏捏了捏帕子,终于含蓄地说道:“母亲,那位柳姑娘秀外慧中,我看着也甚是喜欢,没想到柳老爷竟是英年早逝……”

“老大媳妇,你就别绕圈子了,你可是想说晟哥儿与那柳姑娘的婚约?”苏氏干脆地打断了赵氏。

赵氏脸上露出一丝赧然,为难地说道:“母亲,并非我嫌弃柳家没落,只是晟哥儿是家中的嫡长子,将来是要继承家业的,这柳姑娘小门小户的,如何能担得起当家主母的职责,又如何与王都中的各位夫人以及贵女应酬……自古以来,这亲事讲究‘门当户对’,也不是没道理的啊!”而且,一个如此寒酸的儿媳,只会让自己在王都中的贵妇面前丢尽脸。

苏氏挥了挥手道:“老大媳妇,你说的这些,我当然明白。只不过这事却不是你我能说了算了的。”她沉吟一下,对冬儿道,“冬儿,你去把大老爷叫来。”

“是。”

一旁伺候的冬儿福了个身,往外书房去了。

此时的南宫秦正在书房里考教儿子南宫晟的功课,听到下人通报的消息后,只能匆匆去往荣安堂,他岂能不明白母亲这时候找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事,却没想到这柳氏兄妹才到府里不足半日,母亲就忍不住了。

进了荣安堂,南宫秦行了礼后,便坐在了一旁的梨木圈椅上,明知故问道:“不知道母亲,今日叫儿子来有何要事?”

“今日找你们来也没别的事,就是想和你们说说晟哥儿的事。”苏氏提到南宫晟这个嫡长孙,脸上自然而然地就挂上了笑意,“最近张夫子说晟哥儿学习很用功,大有长进,明年就可下场乡试了。”

“这是应该的。”南宫秦颔首,对待儿子,他向来是严父。

苏氏看着南宫秦,语露深意:“将来晟哥儿踏上了仕途,没有一个好岳家是不行的。”

“我南宫家的男儿岂是那种依靠他人,才能建立一番功业之人。”南宫秦肃然答道,他向来秉持着君子之风,更希望儿子能自强不息,而不是依靠岳家。

苏氏闻言便知南宫秦的态度,心里不由有些恼火,干脆就直接说出自己的打算:“老大,我就跟你明说好了,以后决不许再提起晟哥儿和柳氏女的那门婚事。”

赵氏心中暗喜,有婆婆出面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南宫秦皱起眉头,他一向孝顺,这次却不得不违背苏氏的意思:“母亲,我和柳兄是至交,如今他又离世,我怎么能趁人之危做出出而反而之事!”

“柳家如今家道中落,连进王都赶考都要依附我们南宫府。若是晟哥儿娶了柳氏女,这对他的将来没有一点好处,只会拖累他。”苏氏见儿子还是冥顽不化,苦口婆心的劝道,“我知道你信守承诺,但是你忍心看着晟哥儿因为柳氏女仕途受阻,从此意志消沉吗?你要是觉得对不起那柳氏,以后就由我们南宫家为她置办一份体面的嫁妆,再找户好人家就是。”

赵氏在一旁不好说话,却不住地点头,只要不是嫁给她儿子,她也不在乎花些钱给那柳姑娘置办嫁妆。

“母亲,莫欺少年穷!”南宫秦站起身来,正气凛然地说道:“人无信,则不立。既然立下了婚约,就必须履行。我已经决定了,明年会试放榜,就让晟哥儿和世侄女成亲。”

“你……你这是要气死为娘啊!”苏氏抚着胸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这还是南宫秦第一次忤逆她。

南宫秦这次没有理会苏氏的反应,反而偏过头去看赵氏:“夫人,从现在开始准备婚事吧!”他岂能不知道这件事定会有赵氏的参与,这就算是对她的警告吧!

南宫秦虽然性格严肃,却鲜少发火,赵氏被他冰冷的眼神吓得浑身瑟缩了一下,细声回答道:“妾……妾身知道了。”

“这件事到此为止!”南宫秦一甩袖子走到门口,回头又看了苏氏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母亲,这南宫家的家主到底还是儿子。南宫家的家风绝不能歪!”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苏氏和赵氏面面相觑,这是南宫秦对她们态度最冷淡、也是最坚决的一次。看来想要破坏这桩亲事,并非一朝一夕的事,还需要从长计议才行!

这场发生在荣安堂的争执,南宫玥自然是不知,但她此刻的心思也被柳氏兄妹所占据!

直到下了闺学,回了墨竹院,她还在想着柳氏兄妹……心有旁骛的结果便是一幅好好的雪景梅花图一不小心就多出了一笔。

南宫玥皱了皱眉,这幅画算是毁了。她干脆就搁下了笔。

她自然是记得这一对极为出色的兄妹!

前世,柳氏兄妹也来了……只是那柳青清在一个夜雨天,落水而亡。

她到现在还记得柳青云抱着自己妹妹浮肿的尸身失声痛哭的模样,绝望而哀伤,以及那眼中深深的怨恨。

当时,南宫秦心中内疚,甚至主动提出想要把南宫琤许配给柳青云。柳青云却是拒绝了。前世,直到那一刻她方知,原来那柳青清和南宫晟是有过口头婚约的。

可笑苏氏、赵氏目光短浅,因柳家家世没落,瞧不上柳青清,一心一意想要赖掉这门婚约,却不想那柳青云却是个有大才的,在来年的会试中一鸣惊天下,更在金銮殿中被唱名,成为探花,穿上大红的官服一日看尽王都花,从此青云直上。他有手段,有谋略,同科之中,唯有他仕途最为坦荡,三年御林后,他自请外放,从小小的一地县令到一代封疆大吏,直到韩凌赋登基,他回京入阁,成为帝王心腹。

南宫玥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空,春天温暖的阳光透过天上云彩照射下来,看上去迷离而美丽。

前世的南宫家,因为妇人的短见,渐渐地越走越偏……最后更是落得满门抄斩,只留下她一人独处冷宫!

今生,虽然她试图力挽狂澜,但看着苏氏和赵氏的举动,心里还是有种无力感。

就好比这桩婚约,也不知她们俩又会做出什么蠢事来……

南宫玥正沉思着,一只手放到了她的额头上,让她从沉思中惊醒过来。

抬眼望去,南宫昕一脸关怀地抬手在她额头上摸来摸去,认真地说道:“妹妹,别难过。娘说了,额头上有了皱纹就是不开心了。瞧瞧你,你的眉毛、眼睛都皱到一块儿了!”他看了看南宫玥书桌上的那张画,指着它道,“妹妹,你是为了这张画坏的画不开心吗?没事的,我帮你改改就好了!”

南宫玥愣了一愣,然后露出灿烂的笑靥,一口应了下来:“好啊。那我就全靠哥哥了。”她退到一边,心中感动不已。虽然别人都说哥哥傻,哥哥笨,却不知道哥哥心思单纯,对她永远那么好!

南宫昕走到书桌后,拿起笔,沾了沾墨后,毫不思索地提笔在南宫玥画错的那笔上描画起来,简单的几笔便在枝头上勾出一只展翅欲飞的山雀,然后又在旁边又添了一只停在枝头歇息的山雀凑成一对。

“好了。”他放下了笔,一脸得意地看着南宫玥,仿佛在说,夸我吧,夸我吧。

南宫玥看着这幅画,初时还不在意,但很快就入了神。哥哥的这对山雀加的妙极了,极为贴合又不突兀,让整幅画的意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前自己的雪景梅花图,清幽冷艳,只让人觉得冬日之寒冷,可是多了这对山雀后,让人仿佛闻到阵阵梅香,想象着雪停之后春天即将来临的生机勃发。

也许是因为哥哥心思单纯如同孩童,所以才能将山雀的细节观察得如此仔细,画得惟妙惟肖,又或者……

南宫玥灵光一闪,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宫昕。又或者,经过自己一年的针灸,哥哥已经有了细微的好转……外祖父的疗法果然是有用的。只要自己能找齐所有的药,配合针炙,哥哥一定能恢复过来!

南宫昕见南宫玥迟迟不说话,有些心急,伸手在南宫玥的眼前晃了晃,急切地问:“妹妹,我画的不好吗?”

南宫玥不禁笑了,连连点头道:“哥哥,你画得好极了。不如我们拿去给爹爹和娘亲看好吗?”她深深地看着南宫昕,眼神纯净,尽是温柔。

“好啊好啊。”南宫昕顿时眼睛一亮,拿起那幅画道,“我们去找爹爹和娘亲吧。”两兄妹说走就走,急急地朝浅云院而去。

他们到的时候,南宫穆正在浅云院里与林氏说话,一见两兄妹携手前来,两人不由露出笑容。作为父母,最乐于见的便是儿女和乐健康了。

“昕哥儿,玥姐儿。”南宫穆笑着说道,“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爹爹,娘亲,”南宫昕行过礼后,就迫不及待地说道,“你们快看,我跟妹妹一起画了一幅画。”

“哦。那为父倒要瞧瞧。”南宫穆本来漫不经心,女儿的画技他是知道的,确实不错,但是儿子的画功以五岁小儿的水平,许是不错,但儿子已经十二岁了……

待南宫昕将画放在桌上并铺平以后,南宫穆只是一眼,表情便认真起来,心中生出兴趣。这幅画确实不错,只是到底哪部分是女儿画的,哪部分又是儿子画的呢?

林氏也凑过来看,赞不绝口道:“画得真好!这山雀是惟妙惟肖!这梅香仿佛扑鼻而来!”

南宫昕见母亲夸奖,眼睛亮得仿佛夜空的星辰,正要说山雀是自己画的,却被南宫玥捂住了嘴。南宫昕一脸无辜地看着妹妹,南宫玥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故弄玄虚道:“爹爹,娘亲,这幅画是我兄妹一人先画,出了错以后,另一人修改的。你们说,谁是画的人,谁又是修改的人?”

南宫穆和林氏均是以愣,互相看了一眼,照常理而言,自然是儿子落笔不慎,女儿正巧见了,便执笔为其修改。

南宫穆又将画细细赏鉴了一番,觉得女儿的画技大有长进,竟能将一幅失败的画作修改润色得如此不露痕迹,真不愧是自己的女儿!

只不过……

他转念又一想,如果是如此理所当然地事,女儿又何必特意关子,女儿又不是那种喜欢炫技的性子。

难不成……

他心中隐隐浮现一个想法,不敢置信地朝南宫昕看去。

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好一会儿,才艰难地说道:“昕哥儿,你可否告诉爹。”

这时,南宫玥已经放下了手,笑眯眯地看着南宫昕,仿佛在说,哥哥,你说吧。

南宫昕精神一振,赶忙指着画中的雪景和梅花道:“这些梅花和雪是妹妹画的,这对山雀是我画的!”他话中掩不住得意。

南宫玥忙替他补充:“我本来在画雪景梅花图,谁知道一笔不慎便前功尽弃。正好哥哥来看我,就替我顺势画了一对山雀。”她指着其中一只山雀的羽翼道,“这便是我画错的那一笔。”

林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睛都红了,拉过儿子,哽咽着夸奖道:“昕哥儿,你画得太好了!太好了……”这一刻,她的语言如此贫瘠,只能用最简单最直接的语言来表现她内心的激动与喜悦。

南宫穆愣愣地看着那山雀的翅膀,也是无法言喻此刻的心情。他早已经接受儿子心智低下的事实,只希望自己有生之年可以照拂儿子到老,可是现在,他眼前浮现了一丝希望……也许儿子也是有康复的可能!他不指望儿子聪明绝顶,只希望他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

“昕哥儿,”南宫穆突然道,“你喜欢画画吗?”

“喜欢!”南宫昕大力地点头,跟着数着手指说,“我还喜欢雕刻、草编、玩泥巴……”

若是以前,南宫穆听到这番话,心里只会觉得悲伤,可是此刻他却压抑不住笑意,道:“以后爹爹教你画画可好?”不止如此,也许他还可以教昕哥儿雕刻……

“好啊!”南宫昕用力地点头,眼睛亮亮地说道,“爹爹,你教我画大黑吧。我画了好几次,怎么也画不好……”

两父子竟自顾自地聊起如何画大黑来,一旁的林氏和南宫玥不由失笑。

一家人正其乐融融的时候,如意突然进屋,先给众人行礼:“见过二老爷,二夫人,二少爷,三姑娘。”跟着禀告道,“三姑娘,皇后娘娘身边的闻嬷嬷来了,说是皇后娘娘有口谕给姑娘。”

南宫玥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忙道:“我这就过去。”

------题外话------

预告一下,下一章开始又将是一个大剧情了!每天的更新时间依然是早上8:3~~

——

感谢79121851送的月票和鲜花!

感谢152**5585送的月票!

好开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