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春猎/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己竟然要去参加三月底的春猎!

直到闻嬷嬷离去,南宫玥心里还是起伏不已。

闻嬷嬷这次前来,就是传皇后娘娘的口谕,让南宫玥参加十日以后的皇家春猎。

这皇家春猎在每年的三月底进行,对很多以武谋身之人,春猎那可是一年之中的大事。皇帝自己就是武将世家出身,年少时也是随着先帝打过仗的,因而好武不好文,皇帝经常借着春猎的机会,考教那些武官、侍卫以及武将世家、勋贵子弟,所以春猎一贯带有些许政治色彩,众臣甚至是皇子们都会在皇帝面前力求表现,以留下好的印象。

这皇家春猎,她前世也是参加过的,只是那时,她是在婚后才有资格与当时还是三皇子的韩凌赋一起参加春猎。而如今,自己还未满十一岁!

不过再一想,今生,自己既然已被封为县主,又得皇后重视,的确是有资格参加皇家春猎了。

南宫玥定了定神,朝荣安堂走去。自己要参加皇家春猎,按规矩,自然需要禀告祖母苏氏一声。

一进荣安堂,便见苏氏高兴地向她招了招手:“玥姐儿,快过来。”

“祖母安。”南宫玥规规矩矩地向苏氏行完礼之后,才缓步走到她身旁。

苏氏的脸笑成了一朵花,拉着南宫玥的手,谆谆嘱咐道:“我刚刚听王嬷嬷说了,皇后娘娘特意派了闻嬷嬷过来,要你参加十天后的皇家春猎。这可是连你大伯都没有的荣耀,你可要谨慎行事,莫要辜负皇后娘娘的一片心意。”

“是,祖母。”南宫玥福了福身,温婉地应道,“孙女谨记祖母的教诲。”

苏氏笑容满面地拍了拍南宫玥的手,和蔼地说道:“你回去好好准备,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派人来和祖母说。”

南宫玥做出受**若惊的样子,道:“多谢祖母。”

苏氏笑意越发深了,“同祖母客气什么。”说着,她就高声吩咐道,“玉扣,把我库房里的那匹云锦取来给三姑娘带回去。”

“谢祖母!”南宫玥谢过苏氏,不一会儿,玉扣便取了匹云锦来,意梅上前收下后,南宫玥这才道,“那孙女就先告退了。”

“去吧。”苏氏慈爱地挥了挥手。

离开荣安堂,南宫玥便回了浅云院,心里知道双亲恐怕也知道自己要去参加皇家春猎的事了。

林氏当然高兴女儿能参加皇家春猎,这表示女儿得了皇家的亲睐,以后于女儿的亲事也是大有好处的。但作为母亲,她心里还是不免有点担心,毕竟这次出行,只有南宫玥一人,更因为南宫玥从未学过骑马,她生怕南宫玥逞强去猎场骑马以致发生了什么意外。

“玥姐儿,你不会骑马,到了那里,可不要随意走动,不要逞强去危险的地方!”林氏谆谆教导道。

“娘亲,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南宫玥握着母亲的双手,试图宽慰她紧张的心情。

“哎呀!”林氏忽然想到了什么,轻呼了一声道,“玥姐儿,你以前没骑过马,还没有合适的骑装呢!不行……我得马上去命人给你做,一套肯定是不够,怎么也要准备两三套!”林氏计算着时间,“时间好像有点赶,我得催着点才行。”她赶忙把安娘叫了过来,吩咐这个,吩咐那个……

南宫玥看着林氏忙碌的样子,心里暖意融融。这世间最关心自己的,永远都是母亲。

南宫穆在一旁含笑看着母女俩。南宫昕则忍不住好奇地问:“妹妹,你要去打猎吗?”

南宫玥点了点头,看到南宫昕眼中透出一丝羡慕,便故意说:“哥哥,我没有猎犬,你可以把大黑借给我吗?”

南宫昕一下子被转移了注意力,连连点头道:“好啊好啊,妹妹,大黑很厉害的,一定可以帮你猎到兔子……不过兔子挺可怜的。”他一不小心就纠结了。

南宫玥忙道:“哥哥,我让大黑抓只兔子回来给你,好不好?”

“真的?”

两兄妹越说越起劲,让南宫玥渐渐对不久后的春猎,有几分期待。

前世,她身为太子妃以及后来的皇后,虽然陪着韩凌赋多次去过春猎,但不是待在营帐里,就是待在马车里的,其实根本没有真正享受到春猎的乐趣。在她心底,一直向往着那种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感觉……

想到这里,南宫玥心中暗暗决定,这次有机会的话,她一定要好好学习骑术!

南宫玥十日后要去西山参加皇家春猎一事,很快地就传遍了府里各个角落。

赵氏听闻此事,心里很是为自己的女儿抱不平,反而倒是南宫琤心态很是平和,还劝说赵氏,不要为了这些小事斤斤计较。

至于黄氏和南宫琳,心里却是愤愤不平的很,只觉得好事都落到了二房身上,恨不得南宫玥从马上摔落了下来才好。

南宫玥不知道这些事,即使知道了,她也不在意。

转瞬十日已过,春猎的日子到了。

众皇子中除了大皇子、二皇子和三皇子,其余几位皇子都还年幼,没有随驾;妃嫔之中,本来历年都是张贵妃随驾,皇后奉诏留守,但如今张贵妃刚刚被降为二品妃,自然也失去了这项殊荣。几个妃嫔窃喜不已,为了随驾一事争吵不休,皇帝一怒之下,干脆就带上了皇后;再加上宗室、武将、重臣、勋贵等等近两百多人,每一个都带着不少随行者,整个队伍显得浩浩荡荡。

南宫玥带着问哥哥借来的大黑,又带上意梅和百卉,第一次坐上了内务府专门为她这个县主打造的朱轮马车——三日前,内务府为了她定制的县主暖轿、朱轮马车便送到了南宫府,红盖、青幨,四角青缘,看来雍容华贵,让府中众人啧啧称赞。为着这朱轮马车,林氏还专门给南宫玥配了一个车夫,此事还在府里引起了一番骚动,这阖府的姑娘还没有一人有专门的马车和车夫,但那点波澜被苏氏轻松地压了下去,毕竟南宫玥如今已经是堂堂县主,有这些配备也是合情合理。

天才刚亮,鲜红的旌旗摇摇出城,皇后与皇子们同行在皇帝龙辇旁侧,以便随时候命,而南宫玥这个县主在这支庞大的队伍中,只能算是一个小虾米,她与恩国公府的人一起走在后面的队列中。

这一路舟车劳顿,足足走了近两天,一直到第二天夕阳西下的时候,车队才安全抵达了西山围场。

作为先锋的侍卫们早就到了,训练有素地在山脚连绵地扎下一大片帐子。位于中央的便是顶部饰有金龙十二的皇帐,足有五六丈高,虽是临时搭成,但是外到内都是极为华贵精致。皇后的营帐紧贴着皇帐,规制要小些,但也是面面俱到。

随行的侍卫们如铜墙铁壁般绕护在这两顶大帐周边,戒备森严到连一只苍蝇也不放过。

其他宗室、勋贵、重臣和世家的帐子则是以皇帐为中心散布在四周,如众星捧月一般。

才下马车,南宫玥就被皇后娘娘身边的宫女引到了皇后的营帐里。

“见过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千岁!”南宫玥弯腰行礼。经过这两日,她的眼下多了一层淡淡的阴影,掩不住疲色。

“玥丫头,你我之间,何须如此多礼。”皇后抬手示意她起来,语气十分亲昵,“这两日车马劳顿,你也辛苦了,待会去你的帐子里好好休息。明早春猎就正式开始,还需要早起!”

自上次南宫玥在宫中替五皇子解毒后,皇后就记下了这份情,待她十分亲厚。

南宫玥笑吟吟地站了起来,娇俏地说道:“多谢娘娘指点,那臣女就不客气了。”皇后是个性情直爽的人,若是自己推脱不已,反而会惹得皇后轻看。

果不其然,皇后对南宫玥自然大方的态度十分满意,仔细打量了一下南宫玥,赞叹道:“玥丫头,平日里你尽穿些素淡的衣裳,今天穿的这件艳色的骑装,倒是多了几分英气!这年轻的姑娘家还是应该多穿点颜色鲜艳的衣裳才是!”

南宫玥今日穿了一套火红色的骑装,款式是如今王都最流行的,简洁大方,又是量身贴合,十分便于活动,还显得她个子都好像抽长了不少。此刻,她笑容明朗,白皙的肌肤在火红的骑装衬托下,显得容光焕发,英姿飒爽。

“臣女多谢皇后娘娘夸奖!”南宫玥并不羞涩,故意学着男儿拱手作揖。

皇后对南宫玥越发满意,笑道:“本宫后面还有一个帐子空着,玥丫头,不如你就住到那个帐子里,如何?”

“多谢娘娘!”南宫玥却之不恭,她自然知道能住在皇后附近是多么大的荣**。她初次参加春猎,皇后怕她手足无措,这才好意把她安排在附近,这也是一片爱护之心!

南宫玥心里有些淡淡的温暖,却并不表现出来,只是牢牢地记在心里。

从皇后帐里出来,在宫女的引领下,南宫玥住进了皇后后方的一个帐子里。这个帐子自然是比皇后那个小了许多,也没那般华丽,但一应器具都俱全,也算是很周到了。

因为天色尚早,南宫玥决定带着大黑和意梅在附近四处逛逛,让百卉留下整理她带来的行装。

他们来的巧,昨晚围场附近刚下过一场雨,此时地面皆是青青翠翠,不远处的山林更是郁郁葱葱,漫天遍野的绿色让人只觉得空气清新,景色宜人。

南宫玥正赏着景,忽然听到了一阵口哨声。

循声望去,南宫玥一眼就看到了萧奕!巧的是,萧奕也穿着一身红色的骑装,那艳红如太阳般的颜色让他看来越发丰神俊朗,俊美如谪仙一般。

这家伙还就是长了一张极具欺骗性的脸!南宫玥在心里吐槽着。

来的还不止萧奕,还有一匹马蹄雪白、毛色却如同夜色般的骏马,萧奕此刻正骑在马上,痞气地冲她微笑。

因为在围场之中,男女大防也宽松了许多,南宫玥也没有避开。

萧奕一翻身,利落地从马上下来,大步朝南宫玥走来……突然,南宫玥身前蹿出一个黑影,却是大黑,它的尾巴充满敌意地高高竖起,眼露寒光地盯着萧奕,喉咙里发出充满警告意味的低吼声:“呲……”

看它的样子,仿佛萧奕要是再逼近一步,它就会扑咬过去。

真不愧是条出色的猎犬,南宫玥在心里暗赞一声,又对着大黑弹了下手指,道:“大黑,退后,没事的。”

大黑似乎听懂了南宫玥的意思,又变得懒洋洋起来,轻蔑地看了萧奕一眼,又乖乖地绕到了南宫玥的身后。

大黑如此有灵性,南宫玥心里十分满意,也许哥哥真的为自己找了条好狗!有时候,这犬可要比人忠心可信多了!她决定等回府以后一定要给大黑加大餐。

萧奕没好气地瞪了大黑一眼,嘴上却笑眯眯地说:“臭丫头,你怎么养了条这么难看的狗啊!你要想养狗,跟我说一声就是了,我一定送你条比这好百倍千倍的狗!”说着,他朝南宫玥又走近了几步。

南宫玥故意笑眯眯地说:“谁让我是‘臭’丫头呢,也只配养这么条‘难看’的狗了……”

萧奕被噎了一下,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很快又若无其事地挤眉弄眼:“臭丫头,你的医术真是太好了。这才半个月,钱墨阳的右手已经可以自己用筷子吃饭了。”

“这是自然!”说到医术,南宫玥毫不谦虚。见四周无人,她又低声说道,“这些人原来是因为你祖父之命才不得不扶助于你,然经此一劫,想必他们对你应有了几分心悦诚服,你还不赶紧趁热打铁将他们收服,以后再回南疆,也不至于孤掌难鸣!”

“臭丫头,你实在说得太对了!”萧奕也学着南宫玥压低声音,语调却有些夸张,“既然你帮忙出了主意,那就好人做到底,也来帮帮我吧。”他一双漆黑的眼睛盯着南宫玥。

“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南宫玥没好气地说。她好心提醒他,他倒是顺着杆子往上爬了。

“我在王都没有其他的朋友了。”萧奕可怜兮兮地看着南宫玥,看来就是像是一个被继母欺压得小可怜。

他还真好意思说!南宫玥的嘴角抽了抽,“难道陈公子不是你的朋友?”

“你说那小子啊。”说到陈渠英,萧奕没好气地撇了撇嘴,“最近被他爹送到国子监读书去了,想见一次都难!”他又不依不饶地凑了过来,死皮赖脸地说,“总之,你不答应帮我,我就缠着你不走!”

“你……”南宫玥已经有些无语了。她这算不算是好心给自己找麻烦?这个大麻烦算是粘上自己了是不是?

“怎么样?”萧奕得意洋洋地看着她,“你要是不答应,我以后每天晚上都去缠着你。”

南宫玥眼珠滴溜溜一转,突然笑了:“那你把这匹马送给我,我就答应你。”她指着萧奕身旁那匹神骏的黑马,十分的眼馋,虽然她对相马之术不是十分了解,却知道能有这种品相的马十分难得。

“这……”萧奕有些为难。

这下轮到南宫玥占上风了,气定神闲道:“怎么?连匹马都舍不得送,真是没诚意!”说着,转身欲走。

萧奕一把拉住她的手,神情中有几分落寂:“越影是我娘当年骑过的那匹乌云踏雪唯一的后代。你想要别的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但是这匹不行!”

原来这匹乌云踏雪有个如此特别的名字——越影。

萧奕的母亲去世多年,南宫玥自然不好夺人所好。

南宫玥本来也是开玩笑的,退了一步道:“算了,君子不夺人所好,我虽不是什么君子,但好歹也不是小人。你的马我不要了,不如这样,你来教我骑马吧?”顿了顿后,又补充了一句,“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力所能及之处,我一定义不容辞。”

“一言为定!”萧奕眼睛亮亮的:“你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儿就过来!”说完,他转身急匆匆地走了,就连越影都留了下来,似乎忘记自己是骑马来的。

同样留在原地的南宫玥不由好奇地看着这明显是匹名驹的乌云踏雪,它也用褐色的大眼睛温顺地看着南宫玥,长长的马尾轻快地甩了甩。

它看起来太温和了,那模样仿佛在召唤南宫玥去抚摸它。

南宫玥不由上前一步,试探地摸了摸,心里觉得有些奇怪:不是说名马都有自己的脾性吗?为什么这匹这么温顺?

见越影的性格如此温和,南宫玥大着胆子又摸了好几下。

正在这时,萧奕牵着一匹毛色雪白、体型小些的马儿走了过来。

“好漂亮!”南宫玥不禁赞叹道。那匹白马确实漂亮极了,雪白的毛发在阳光下甚至反射着淡金色的光芒。

萧奕的确忘了自己把越影留在了这里,他愣愣地看着南宫玥身旁的马,有些迟疑的说道:“你刚刚……碰了越影?”

南宫玥撇了撇嘴,故意不满地说道:“不能碰吗?”萧奕可不是这么个小气的人。

“当然不是!”萧奕连忙为自己辩解,“只不过越影性子暴烈,这些年已经踢伤了不少马夫。我怕你被它伤到。”

“是吗?”南宫玥有些狐疑,又摸了摸越影的大脑袋,它依旧没有动静。

“这不可能啊!”萧奕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越影自出生以来就和他在一起,从小只认定他,哪怕是父王也不给面子,甚至心情不好就直接踹上两蹄……不知道为什么今日它偏偏对南宫玥这么温顺,莫非生病了?

萧奕试探性地摸了摸越影的鬃毛,它打了一个大大的响鼻,口水险些喷到他身上。

南宫玥被逗得掩嘴而笑:“看来越影更喜欢我!”

萧奕轻拍了越影的头两下,一脸凄苦地说:“你个没良心的,我平日里供你吃好的喝好的住好的,还专门派人照顾你,亲自给你挑选媳妇,你居然这么对我……”

南宫玥不禁又被逗笑了,两眼笑得弯弯如月牙。

“哼!小没良心的!”萧奕重重地在马背上拍了一下,越影轻轻地嘶鸣了一声,也蹭了蹭萧奕。萧奕得意洋洋地朝南宫玥努了努嘴,跟着指着旁边的那匹白马道,“你看白雪怎么样?它性子非常温顺,初学者用来练骑术再好不过了。”

南宫玥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向那匹白马,发现它除了漂亮,体型也不算很大,如萧奕所言,应该比较适合她这种初学者来练习。

她走上前,轻轻摸了摸它,见马鞍旁还挂着一荷包的麦芽糖,便取了下来,喂它吃了一颗。这匹马儿果然极为温顺,举止、性情无一不好,连目光都非常柔顺。

萧奕邀功的说道:“臭丫头,我对你还不错吧?一知道你也要来参加春猎,就特意挑了这匹马带过来送给你。”说着,在那匹白马的脖颈上轻轻拍了一下。

“练习归练习,这马我可能不能收。”南宫玥略显惋惜地说道,“我要是把白雪带回去,你让我如何解释呢?”

萧奕仔细一想,也是。只能委曲求全道:“好吧。我先给你养着。”

“你快点教我骑术吧!”看着这匹漂亮的马,南宫玥也有些跃跃欲试,“我直接坐上去,然后就开始跑吗?”

“不……”萧奕的冷汗都被南宫玥吓了出来,臭丫头平时一向沉稳自若,现在遇到了不懂的事,还真是冲动……得有些可爱。

他勾了勾嘴角,说道:“你先坐上去,我牵着你走两圈儿!”

“好吧……”南宫玥遗憾地抿直了嘴唇,她一直向往那种马蹄飞扬的洒脱感,看来只能一步步来了……

萧奕小心翼翼地扶着南宫玥上马,寻了一处僻静的地方牵着马绕了一圈又一圈,时不时提醒南宫玥要挺胸收腹放松,快走和快跑时,小腿膝盖和大腿内侧用力夹马,身体前倾,**部和马鞍似触非触,跟随马的跑动节奏起伏……

他们以为这一幕没有他人看见,却不知道皇后派出的宫女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宫女转身又匆匆地回到皇后的营帐,俯身在皇后耳边说了几句。

“他们?”皇后有些惊讶,以她所知,南宫玥和萧奕应该很少有机会有什么交集才是啊。

皇后沉吟了一下,细想来,南宫玥容貌秀美,萧奕也是少有的美男子;南宫玥是世家南宫家的嫡女,萧奕是镇南王世子,倒也是非常般配。且看他们现在两小无猜的样子,确是一件美事!她忽然起了为他们赐婚的念头,喃喃道:“他们倒是挺般配的……”

“娘娘。”闻嬷嬷在一旁微微俯下身来,说道,“老奴记得陛下曾经说过有意让镇南王世子尚主,以加深皇家和镇南王府之间的……”

“是吗?”皇后仔细回想了一下,想起皇帝似乎还真说过类似的话。

不过……皇后微微弯起唇角,这尚主一事,成不成还难说呢。

……

第二日才算是春猎真正开始,当启明星出现在东方的地平线上时,所有参加春猎的皇子、宗亲、大臣以及勋贵子弟等都在皇帝的帐前集合。

皇帝意气风发地看着臣服在下的众人,朗声道:“出行巡猎是以猎讲武,我大裕皇朝是在马背上打出来的天下,先帝的所向无敌皆是因为麾下的将领士兵武功盖世,血气方刚,众卿亦不该忘本!今日就让朕看看我大裕的大好男儿是如何骁勇善战!今日狩猎得首名者,朕必大赏!”

一番话说得下方的年轻子弟都是热血沸腾,所谓“学会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他们都巴不得立刻进入围场,大肆杀戮一番,以昭显自己的本事。

又经过一些例行繁琐的仪式,皇帝一声令下,那些血性男儿们都飞身上马,带着各自的仆从飞奔向山林之中,徒留下滚滚黄烟。帐区前一下子空旷了不少。

南宫玥也上了马,不过以她这种初学者,自然不会想与这些人争,只是自顾自地慢悠悠遛着马。

女子参加春猎,多是待在帐内,顶多偶尔骑马慢慢走上几圈,散散步。少有人真的跟随着去打猎。

“摇光县主,也还在这里。”一道清朗温润的声音传入南宫玥的耳里,却让她心中一冷。

这个声音对南宫玥来说太熟悉了,她永世不会忘记!

南宫玥的脸色有些阴沉,但眨眼间恢复正常,略显僵硬地控制马儿朝后转去。后方三四丈外,三皇子韩凌赋穿着一身雪白的骑装,潇洒地骑在一匹矫健的白马上,他容貌肖母,俊美的如同上好美玉雕琢而成,没有一点瑕疵,不愧在王都有“白玉皇子”之称。

他微微地笑着,笑容温暖而眉眼清澈,让人看了不由心生好感,却不包括南宫玥。

无论心底是何等的厌弃,但表面上的礼数,南宫玥还是会做足,她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道:“摇光拜见三皇子殿下,请恕摇光失礼!”顿了顿,又道,“摇光骑术不佳,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三皇子殿下为何也还在此处?”

“本宫不爱与人争抢,还是等会儿再去狩猎吧!”韩凌赋依旧笑得温和,先前他为了奶兄贩私盐一事被皇帝罚闭门思过,皇帝表面是训斥他识人不明,但韩凌赋心知,皇帝还是对他起了疑心,也让他以后的路必须走得更小心才行……

韩凌赋眸中闪过一道阴郁,但随即又如月光般高洁。

若是不爱争夺,你前世的皇位是从哪里来的!南宫玥在心里嗤笑不已,前世自己要有多眼瞎才没看出此人的真面目呢!

韩凌赋沉浸在自己的心思中,没注意到南宫玥一闪而逝的嘲讽。他心里正打着好算盘,南宫玥深受皇后喜爱,他自然不能放过。若是降服了南宫玥,他就会多了一条知道皇后那方消息的渠道。这就是他此刻之所以降尊纡贵地来找南宫玥说话的原因。

至于南宫玥治好五皇子的事……韩凌赋并不在意,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纵然医术高超,但又能有多少心思呢?

南宫玥不欲与韩凌赋多做纠缠,于是开口道:“摇光不善骑射,打算回帐中歇息,不知三皇子殿下呢?”

韩凌赋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脸色僵硬了一下。这么被人下逐客令,他还是有生以来头一回。韩凌赋压下心中的不快,脸上很快就恢复了一贯的温文,说道:“那么不如由本宫送县主一程?”

“三表哥!”伴随着“哒哒”的马蹄声,明月郡主曲葭月明艳的容貌映入两人眼帘。今日是春猎,她自然也穿上了一套骑装,夹杂着金线的桃红色骑装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韩凌赋眸光一闪,笑得风光霁月,“明月,你不是和二皇兄在一起吗?”

曲葭月愤愤地撇了撇嘴,告状道:“二表哥说带着我就是给他捣乱,扔下我就跑了!哼!以为我稀罕啊!”顿了顿后,她一脸期待地看着韩凌赋,“三表哥,我跟你一起去打猎好不好?你不会也嫌弃我吧?”

以韩凌赋一贯的为人处世,就算心里真的嫌弃,此刻也只能说:“怎么会呢,明月,那你就跟本宫一起去打猎吧。”心里却有些烦躁,看来今日的魁首是没戏了,只能待明天了……

“多谢三表哥。”曲葭月喜不自胜,她仿佛这时才注意到一旁南宫玥,眼中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味道,故意说,“这位好像是南宫府的姑娘吧?”

韩凌赋自然对这个表妹的性格再了解不过,猜出她要为难南宫玥,便出声做好人:“这位是南宫府的三姑娘,如今是父皇亲封的摇光县主!”

“参见郡主!”南宫玥顺势欠了欠身,“请恕摇光初学御马,不便下马行礼。”

“原来是摇光县主啊!”曲葭月笑眯眯地说道,“摇光可是要与我们一起去狩猎?”

南宫玥淡定地回应道:“摇光不善骑射,就不悬疣附赘,给三皇子殿下和郡主添乱了。”

“三表哥,那我们赶紧去吧。去晚了,我怕那些猎物都要被抢光了。”曲葭月兴致勃勃地说着,心里却想:这个摇光总算还有自知之明!

韩凌赋又对南宫玥笑了笑,说道:“摇光县主,那本宫就先告辞了!”说完,他控着缰绳让身下的白马转身,和曲葭月一起策马而去,不远处,候在那里的几个皇子侍卫赶忙跟上,几人飞快地消失在山林之中。

南宫玥看着韩凌赋远去的背影,心中深深地感叹道:虽然韩凌赋决不是什么好人,但不可否认,他的确是有枭雄之才,比如精湛的武功与骑术,比如出色的文采,比如……即使他心中无比不耐烦,却还是克制下来,保持住一张人模人样的表相。

南宫玥自嘲地一笑,如果不是韩凌赋的这些本领,她前世又怎么会被他骗得这么惨,骗得一无所有?

跟着,她又想到了曲葭月,她们上一次见面是宫宴之时,那时因为种种顾忌,自己没能报之前灯会的“一箭之仇”,但这次真是老天爷给的大好机会。

这猎场乃深山丛林之地,等于遍地都是随手可摘取的药材,想要不留痕迹地整整明月郡主,那真是再方便不过!

南宫玥的嘴角不由勾出一个狡黠的笑意……

“臭丫头,你又在想什么坏主意?”

会叫她“臭丫头”的只有一个人,根本不用猜就知道谁来了。

回眸看向身侧的萧奕,南宫玥没好气地说:“我哪有想什么坏主意,你自己爱出坏主意,倒好意思来说我!”

萧奕仿佛嗅到了空气中无形的硝烟味,试探地问道:“臭丫头,你好像心情不太好,谁得罪你了?”

南宫玥眨了眨眼,原本心头的烦躁顿时消散了,故意抱怨道:“你不知道,他们去打猎,我本来想跟去看看,谁知一眨眼,他们就都没影了!”

萧奕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哈哈,他们想争夺魁首,当然动作要快点!”他兴致勃勃地对南宫玥提议道,“臭丫头,我们一起去打猎吧!打猎可好玩了!看,我还给你带了一张弓来。”

萧奕炫耀地取下了挂在马侧的一张弓,这弓通体呈红色,血木所制的弓身上刻有精美的纹饰,墨色的弓弦用的是南**有的金刚墨丝,在阳光中反射着珍珠般的色泽,一看就不是凡物。纵然南宫玥并不习武,这张弓的精致也让她眼睛一亮,只是没有伸手去接。

萧奕猜到了她的顾忌,大大咧咧地说道:“等春猎结束,我替你收着就是!”说着,就把血木弓直接塞到了她的手上。

南宫玥也不矫情,爽快地收了下来,拿到手上才发现,这张弓的重量比她预想的要轻了许多,灵巧轻颖,一看就是专为臂力不足的女子所特制。

南宫玥试着拉了拉弓弦,随口问道:“你想争魁首吗?”作为前世赫赫有名的杀神,萧奕一出手,这魁首之名肯定手到擒来!只是,南宫玥很有自知之明,他要是带上自己这个只会拖后腿的初学者,魁首什么的,基本可以不用想了。

“魁首,为什么要争魁首?”萧奕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漫不经心地说道,“这么无聊的事,我才没兴趣呢!”说着,他对着南宫玥招了招手道,“快跟我来啊!我帮你去猎一窝可爱的小兔子怎么样?”

兔子?

作为前世有着赫赫凶名的杀神,这么低的自我要求真的好吗?

不过转念一想,她就理解了萧奕的用意。作为质子,他在王都自然应该低调行事,打些山鸡兔子才是正常,如果真的去打了大虫黑熊之类的,那才是傻了。

算了,兔子就兔子吧!

好歹这是南宫玥的首猎,她迫不及待想试试这张弓了,忙兴致勃勃地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去!”

南宫玥动作生疏地夹了下马腹,一马当先地向山林走去,萧奕忙紧随其后。

初入山林,南宫玥不免有些小心翼翼,只是时间久了才发现,别说大型猛兽了,除了时不时会有几只山鸡路过外,就连一头鹿都看不到,这让南宫玥不免有些怏怏的。

看来,也只能打兔子……

“这里只是围场的外围。”看出了南宫玥的想法,萧奕显摆地解释道,“每年春猎前,侍卫们就已经来清过场了,那些大型动物和猛兽只会在围场深处出没。”

“原来是这样啊……”南宫玥恍然大悟,想想也是,营地就在前面,营地里都是一些贵妇女眷们,要是不清场,万一有哪只猛兽不长眼闯了过去,那可不是大乱可以形容的!

“好吧。”南宫玥很快就调整了心态,“那我们捉兔子去,你知道哪里能找到兔子吗?我答应了哥哥会带一只兔子回去给他。”就算不是大黑亲自抓的,哥哥也不会在意吧?

南宫玥明媚的笑容让萧奕一阵失神,他忙拍拍胸膛说道:“当然!我小时候可是跟着祖父打过好几回猎呢,抓兔子什么的,我最在行了!”

“老镇南王?”

萧奕点点头,怀念地说道:“祖父还在世的时候,经常会亲自指点我功夫,还会带我出去打猎,一开始是猎一些山鸡,兔子什么的。我5岁的时候就逮到过一窝小兔子,足足有8只!”说到这里,萧奕很是炫耀,“不过,祖父说了,万物生长有序,若非为了裹腹,不可随意伤害怀胎的母兽和未成年的小兽,所以,我就把小兔子们又送回了窝里。”

萧奕的声音渐渐有些低落了,“等到我能够亲手猎杀恶狼的时候,祖父已经过世了……”

他一直视小方氏为母,但没想到,小方氏却是想要除他而后快。

他的亲生父亲,却对他的顽劣不堪忍受,以他为耻。

萧奕在看清这一切后,真得已经是心灰意冷,若非南宫玥的开导,他恐怕自己会钻进了牛角尖了。

而现在……

在得知祖父临死前还为他费心谋划,为他留下了人手的时候,萧奕才终于感觉到,自己并不是没有人在乎的。

只是祖父已经……已经再也见不到他了。

看着他的神色变化,南宫玥不自觉地开口了,轻柔地说道:“最坏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臭丫头这是在安慰他吗?

萧奕身上的灰暗一扫而光,一双如黑曜石般的眼睛熠熠生辉。

------题外话------

上架活动第二波:

订阅送实体书(送的不是嫡女医妃,是某泠从前出版的另一本实体书)!

一共送出5本,其中1本送给“本月新赠”粉丝值最高的亲(不包括总粉丝值哦),另外4本会采用抢楼抽奖的方式,抽奖共有两次,每一次送出两本,其中一次是给订阅了“126—14”章的亲们,全文订阅的亲可以同时参加两次抽奖,也就是有两次机会!

抢楼的时间在7月1日,具体规则请看书评区的置顶贴~~

——

谢谢suimou送了好大的一束花,还有好多亮闪闪的钻石~↖(^w^)↗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