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芳筵/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日子转瞬而过,云城长公主芳筵会的日子到了。

这一日,南宫玥一早就被拉了起来,林氏的兴致高得很,亲手把南宫玥精心打扮了一番。

南宫玥一身淡绿色长裙,镶边的绿色宽边上绣着白色玉兰花,头上梳了双垂髻,髻上缠绕紫白水晶珠链,衬得小脸莹莹生玉,娇俏可人。

林氏最近日子过得不错,面色红润,亲昵地环着女儿的肩膀道:“我的玥姐儿长大了,漂亮了,怎么打扮都好看!”

画眉也跟着称赞道:“姑娘长得好看,这一打扮,看得奴婢两眼发直。”

意梅和鹊儿忍不住捂嘴笑出了声。

这时,安娘领着小丫鬟摆好了早膳,南宫玥陪着林氏用过早膳之后,才在林氏的殷殷嘱咐下来到二门。

南宫府上,这次参加云城长公主芳筵会的除了南宫玥,还有南宫琤、南宫琳、苏卿萍和南宫晟。南宫玥自然乘坐自己的朱轮车,南宫琤、南宫琳和苏卿萍则坐上了府里安排的马车,那些随身丫鬟婆子又坐了另一辆马车,而南宫晟则是骑马,又带了四个护卫上路了。

等到了云城长公主府前,立刻便有侍女和小厮引着马车到了二门,车夫渐渐放缓了车速,百卉撩起窗帘飞快地往外看了一眼,只见正有一辆朱轮车停在二门前,这辆朱轮车与南宫玥的有些许差异,为红盖、红帏、红幨,四角皂缘,一看便是郡主级别的马车。

百卉收回视线,小声对南宫玥道:“三姑娘,好像是明月郡主的马车。”

南宫玥应了一声,倒也没在意,反正也就是在马车里多等一会儿的事。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外面一声马儿的嘶鸣声,跟着是猫儿“喵呜”地大叫了一声,与几个丫鬟的尖叫重叠在一起……

怎么回事?南宫玥眉头一皱,干脆微微挑开另一边的窗帘,张望出去,却见一只白色长毛的胖猫正好从车窗里蹿了进来,闷头撞进了南宫玥怀中,南宫玥赶忙抱住了它。

循着胖猫跑来的方向,可以看到前方那拉着朱轮马车的红马正扬起前蹄嘶鸣不已,而那马夫不小心将缰绳松脱,一时无法控制局面,连着车厢也因此晃来晃去,里面时不时传来女子受惊的叫声。

南宫晟见状,利落地从马上一跃而下,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那飞脱的缰绳,然后温柔地抚摸红马的颈部,用轻柔的声音安抚着它:“吁——吁——”

红马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满头大汗的车夫总算松了口气,连声道:“这位公子,多谢您了。”

马车停稳后,一个粉衣丫鬟从马车中跳了下来,对着南宫晟福了一下身,客气而恭敬地说道:“今日真是多谢南宫公子了。”

她说话的同时,朱轮车一边的窗帘被人微微挑开,里面的人小心翼翼地朝南宫晟的方向张望着。

“哪里,只是举手之劳,姑娘太客气了。”南宫晟笑了笑,便在小厮的带领下去了前院。

那粉衣丫鬟目送南宫晟离开后,对着一旁一个公主府的侍女道:“刚刚那只猫是怎么回事?要是伤了郡主,你们担待得起吗?”

那侍女却并未露出惶恐之色,镇定如常地回道:“这位姑娘,那是长公主的爱猫,平日里长公主从不拘着它,我们这些当奴婢的又有什么办法。姑娘放心,今日之事,奴婢一定会禀告长公主,让长公主给郡主一个交代!”

粉衣丫鬟没想到对方是如此反应,不由面色一黑。作为明月郡主的随身丫鬟,她何时受过这种待遇,正要发飙,却听车厢里传来熟悉的声音:“碧痕,算了,只是一个意外,何必为了这等小事败了兴致。”

听那声音,明显是明月郡主曲葭月,可是听这内容,几乎快把丫鬟碧痕的下巴给惊掉了,不明白自家郡主何时转了性了。

这曲葭月当然也有自己的考量,今日是一年一度的芳筵会,云城长公主最重视的日子,刚刚那肇事的蠢猫又是长公主的爱猫,与长公主去说此事,恐怕告状不成,还会惹怒长公主!长公主一向随性,若真发起火来,明年没准自己就收不到芳筵帖了,那自己可真的就成了王都的笑话了!

再者,刚刚南宫公子出手相助,本是美事一桩,若是自己与长公主闹得不欢而散,还传到南宫公子耳里,岂不是美事都变坏事!

曲葭月满脸羞红地揉了揉手里的帕子,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她整了整情绪后,才把碧痕叫来,扶着自己下了马车,在公主府的侍女带领下,前去与云城长公主请安。

明月郡主的朱轮车退开后,南宫府的几辆马车总算又动了起来,停在了二门前,南宫玥等人一一下了马车。

好几道目光同时集中在南宫玥怀里的胖猫身上,一个公主府的侍女上前一步,福了个身道:“参见摇光县主,这是长公主的猫儿,不知可否交与奴婢?”那侍女本来还担心着自己把长公主的爱猫弄丢了,这下总算暗暗松了口气。

南宫玥自然同意,小心地把胖猫递给了那侍女。

侍女接过后,又转交给另一个小侍女,跟着殷勤地对着南宫玥几人笑着说道:“摇光县主,几位姑娘,且由奴婢带几位去拜见长公主殿下。”

“烦扰姑娘了!”

在侍女的引领下,南宫玥她们几个欣赏起后院的景致来,那侍女还时不时为几人解说。这云城长公主的公主府果然是气派不凡,处处设计精妙至极,却又清幽雅致,让人赞不绝口。

花厅内,云城长公主穿流彩飞花蹙金翚翟袆衣,头梳芙蓉归云髻,明明已经生育了三个孩子,却依旧风华不减,如同妙龄少女。长公主的右侧还坐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姑娘,只见她一张鹅蛋脸,眼角微挑的大眼睛明亮有神,皮肤白如凝脂,齿白唇红,乌黑的头发梳成了飞仙髻,几枚饱满圆润的粉色珍珠随意点缀发间,让丝绸般的秀发更显柔亮润泽。她身上着一袭梅红的锦缎长裙,前襟、裙摆与袖口滚有银边,外面罩了一件粉色的纱衣,看来青春洋溢。

看她的容貌,与云城长公主有五六分相似,显然应该就是云城长公主唯一的嫡女流霜县主原玉恰。

“参见长公主!”南宫玥四人恭敬地行了礼。

“免礼!”云城长公主态度亲和,却不失皇家风范。

“参见流霜县主。”

而待到与原玉恰行礼时,与南宫琤几人不同,南宫玥只与她福了福,称呼了一声“流霜县主”,原玉恰亦起身还礼,喊道:“摇光姐姐好。”

云城长公主的目光饶有兴致地落在南宫玥身上,随意地问道:“你便是陛下封的摇光县主?”

“回长公主,正是摇光。”南宫玥上前半步,落落大方地回道。

云城长公主上下打量了南宫玥一番,赞了一句:“南宫府果然不愧为名门世家。”她这么一说,南宫琤和南宫琳也是与有荣焉。

云城长公主与每人都稍稍说了一两句,就让她们自行玩耍去了。

南宫玥几人退出了花厅,由公主府的侍女引着走向花园……

花园里百花开得正盛,姑娘们正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赏花聊天,说到高兴处,就不时发出清脆悦耳的笑声。

南宫玥才刚进花园,就听突然有人叫她:

“琤妹妹,玥妹妹。”

南宫玥抬眼一看,却是蒋逸希迎面走了过来。

“远远地瞧着像你们,果然是。”蒋逸希走到她们面前,微笑着道。

“希姐姐。”

与蒋逸希打了招呼后,南宫琤又把南宫琳和苏卿萍介绍给她。

蒋逸希面带微笑,客气地向她们点了点头。

南宫琳却是不愿意放过难得能同蒋逸希交好的机会,热络地同蒋逸希搭话道:“希姐姐,云城长公主的芳筵会你以前来过吗?”

“来过。”蒋逸希微笑回答,继而又道,“往年芳筵会都是在月华阁举办,想来今年也不会例外。”她这句话主要是对南宫琤和南宫玥说的。

南宫琤第一次参加云城长公主举办的芳筵会自然是听着新鲜。

南宫玥笑道:“听说这月华阁是赏月佳处,今日倒要领教一番了。”

南宫琳还想再问,却听一声惊喜的叫声:“玥妹妹!”

一个红衣姑娘快步朝南宫玥走来,身旁还跟着几位与她相熟的姑娘,其中有两位还曾光顾过南宫玥的胭脂铺子。

“玥妹妹,不,如今该叫你摇光县主了。”叶蓉蓉热情地拉住南宫玥,故意开她玩笑。

“蓉姐姐你莫要折煞妹妹了。”南宫玥并不局促,大方地回应。

“玥妹妹,你上次给我的那面霜真是好用极了……”叶蓉蓉一说起护肤品,便是滔滔不绝,几乎没有南宫玥开口的余地。

旁边的一位蓝衣姑娘忍不住插嘴道:“蓉姐姐,这位就是摇光县主吧。你别只顾着说话,也不替我们介绍一番!”

这边的动静也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又有几位姑娘也围了过来,纷纷与这位皇帝刚刚亲封的县主行礼。

南宫玥与她们一一见礼,不卑不亢,无怯懦亦无傲气,竟像是天生就在高位,而非才刚封了几个月的县主。

不知不觉,南宫玥竟成为了众人关注的中心。

南宫琳和苏卿萍心中的嫉妒和羡慕暂且不提,就连南宫琤此刻也有些心神不稳了。当时南宫玥被封为县主,她虽然羡慕心中却未太过在意,因为在南宫府里,她还是最出色的嫡长女。可如今出了门,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一个县主的身份究竟代表着什么。

看着前方端庄却大气的南宫玥,南宫琤心神复杂,一时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姑娘们聊得正欢,后方的几个侍女突然对着园外行礼:“奴婢见过明月郡主,见过吕大姑娘!”

话音刚落,便见三、四个丫鬟簇拥着两名美貌少女走了过来。

曲葭月身着紫绡纱宫裙,头上流云髻饰以华贵的错金玉冠,端的是明眸皓齿,俏丽妍妍。

“参见郡主!”姑娘们都齐声跟曲葭月行礼。明月郡主在这王都中可谓大名鼎鼎,谁也不愿意或者说不敢得罪她,很快,大都借故散去。

曲葭月先看了看南宫琤,跟着落在南宫玥身上,她居然意外地面上带笑,道:“原来是摇光县主,还有南宫大姑娘,好久不见了。”跟着,她介绍了身边的姑娘,“这位是宣平侯府的吕大姑娘。”

那吕大姑娘名唤吕珍,是宣平侯吕唤和宣平侯夫人郑氏之嫡女,这次是与兄长宣平侯世子吕珩一块儿来的。

那吕珍面容俏丽,一袭水红纱裙,髻上是一支金丝八宝攒珠钗闪耀夺目,另点缀珠翠无数,一团珠光宝气。

两方人见了礼之后,吕珍饶有兴趣地看着南宫玥,突然道:“原来你就是摇光县主啊,我听说你不但医术了得,能以此得县主之位,也算是几百年来第一人了吧……”她的话起初还说得好好的,但说到最后,竟是绵里藏针,显然是在讽刺南宫玥行医女之事。这大夫可是三教九流之列,为贱业也!

南宫琤不由面色赤红,而南宫玥却是淡定从容,根本就不把吕珍之流放在心上,轻描淡写地挡了回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吕姑娘,你若是看到郡主流血不止,你只需为她包扎,郡主即可活命,不知道姑娘你是救亦或是不救?”

吕珍顿时噎住了。她这若是说不救,不但得罪了明月郡主,而且还会留下冷血无情的恶名,可她若是说会救,岂不是自打嘴巴!

南宫玥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便和南宫琤、蒋逸希等人走开了。

吕珍面色尴尬,气得牙痒痒,却是拿对方没辙,郁郁地望向了曲葭月,面色赧然,道:“没想到这摇光县主架子倒挺大。”

曲葭月轻哼了一声,冲着吕珍冷笑道:“不会说话就少说几句。”说着,就甩袖走了。

吕珍面上青白交加,羞愧得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才好。

这时,花园入口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但见一位衣着华丽的贵妇领着一位身材高挑、碧眼高鼻的少女走了进来。

“这两位是云城长公主的嫡长媳孙氏以及长狄的阿丽娜郡主。”蒋逸希轻声在南宫玥耳边道,“我早就听说这次芳筵会,长狄的诚王和阿丽娜郡主也会来,如今看来是真的了。”

长狄的诚王和阿丽娜郡主……南宫玥愣了一愣,前世她倒是不曾见过这两人。

这时,孙氏带着阿丽娜郡主走到了众位姑娘面前,介绍道:“各位,这位是长狄的阿丽娜郡主,你们都是年轻姑娘,年纪相当,应该玩得来。”

阿丽娜郡主眼睛绿得如同湖水般清澈,乌黑的头发像海藻似的披散着,头上戴着珍珠花冠,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姑娘们基本上第一次见到绿眼睛的人,若是换一个场合,怕是有人要失声大叫“妖怪”了。但这里可是云城长公主府,她们参加的可是芳筵会,若是在这里出了丑,那恐怕是名声尽毁,整个王都的姑娘都不会再与你往来。姑娘们都压下心中或惊或惧或好奇的情绪,一一与这位番邦郡主见礼。

突然,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走上前,看着阿丽娜郡主好奇地问:“阿丽娜郡主,你们长狄的女孩儿平时都干些什么啊?听说你们那的女孩都会骑马,是不是真的?”

“我们是草原上的姑娘,那都是在马背上长大的。”阿丽娜一脸骄傲地道,“我们经常骑着马,一起唱歌。”没想到这阿丽娜郡主的官话居然说得还不错,滔滔不绝地说起了长狄的一些事,“……我们经常会举办篝火节,若是男女双方有意,可在篝火节相邀跳舞互通心意,若是看对了眼了,就可以上门提亲了。”

姑娘们听得用帕子掩住了小嘴,心想着:这事若是发生在大裕,非被人拉去浸猪笼不可。这长狄果然是蛮夷番邦!

阿丽娜还在那兴致勃勃地道:“你们会做烤全羊吗?”见众人摇头,她一脸可惜地道,“你们真应该去试试,特别是自己亲手烤得可香了。在我们那,若是能让第一勇士对你烤的烤全羊,称赞两句,就会让全草原的人都羡慕不已。”说到这里,她不无得意地道,“上次的烤全羊宴会,五哥只夸了我一个,姐妹们可羡慕了。”

五哥?那是谁啊?姑娘们飞快地了一个眼神。

许是猜到了众人心中的疑问,阿丽娜解释道:“五哥是我伯父长狄王的第五子诚王,他是我们这一届的草原摔跤冠军、骑射冠军,被王上授于了第一勇士的称号。这次他也来了,不过你们这儿的规矩大,五哥被带到前院去了。”

南宫玥不由转头去看蒋逸希,见她听得津津有味,两眼闪闪发亮。南宫玥眸中闪过一抹复杂,忍不住开口问道:“希姐姐,你觉得长狄如何?”

蒋逸希面露向往,道:“听着挺有意思的,如果有机会,真想出去看看!”

南宫玥心中微笑,难怪前世蒋逸希和亲长狄依旧生活得很好,只要心里不抵触日子自然过得下去,自古都是人适应环境,而不是让环境来适应你。

而一旦你适应了环境,了解了环境,也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相应的改变自己所处的环境,入乡随俗莫过如是。

这时,有个声音冷不防地高声问道:“阿丽娜郡主,你们会诗词吗?”

此话一出,花园顿时寂静无声,仿佛连根针掉落的声音都能听到。

这是谁啊,这般没眼色的问这个!

谁不知这长狄尚武,你问这个不是揭人短吗?

姑娘们一瞧,哦,原来是宣平侯大小姐吕珍啊,这般没脑子没眼色,以后离她远点。

“诗词我不会。”阿丽娜郡主倒是很坦诚,直率地说道,“不过我五哥会。”阿丽娜挺起胸膛,面露骄傲,“我五哥在草原上那可是真正的文武双全。”

众人含笑点头,嘴上应和着阿丽娜的话,心里则皆想着:再怎么文武双全,那也比不上大裕男儿的。

正在这时,公主府的侍女来邀请众人前往绿竹林,说是芳筵会就要开始了。

出了花园西北角的小门,就是绿竹林,一眼望去都是碧绿挺拔的竹子,竹林入口处,有一块极大的空地,空地的周边有几座大屏风围着,中间放了很多桌椅小几,小几上放有吃食茶点。

蒋逸希忽然拉了拉南宫玥的袖子,示意了一个方向让她看。

南宫玥定睛一看,发现竹林里有白色的纱幔被风吹得轻轻飘起,纱幔后面似有人影晃动。

南宫玥心中一动,马上明白了几分。也有姑娘注意到了这一情况,大多端庄优雅地在侍女的引导下一一就座。

不一会儿,云城长公主到了,姑娘们急忙起身行礼,个个细声细语,举止端庄优雅,有人对公主府的花园、竹林赞不绝口;又有人趁机赋诗一首,称赞长公主之美貌,听得云城长公主眉开眼笑……

云城长公主入座后,其他人也一一落座,她的两侧坐着长媳孙氏、嫡女原玉怡、曲葭月、阿丽娜郡主并其她几个王府的姑娘。

其她姑娘们也一一重新就坐。

所谓芳筵会,花草芬芳之宴会,这赏花自然是要做诗的,于是就有自恃有才的姑娘就着绿竹做了几首诗,一一献给云城长公主。

这时,曲葭月笑着开口道:“不如以这绿竹入画,再赋诗一首如何?”

云城长公主面露赞同之色:“这主意好。”说罢,便使侍女准备了笔墨纸砚。

好几位姑娘都跃跃欲试,上场作画,有的直接引用古诗,有的则即兴作诗一首,南宫琤赫然在其内。

“萍表姑,我和三姐姐年纪还小……表姑您怎么不上前一试呢?”南宫琳意有所指地说道。她素来不喜这个来打秋风的表姑,自然也不会对她恭敬。

苏卿萍脸色一变,她从诗到画均拿不出手,又怎么会傻得去献拙呢。

南宫琳将了这表姑一记,得意一笑,好歹还记得这是在云城长公主府里,也就偃旗息鼓了。

而苏卿萍在南宫琳这里讨了没趣,自然不会继续留在她身边招人嫌。她干脆走上前去,去看几位姑娘作画。

苏卿萍虽然不善作画,但总算在方如那里学了大半年,这鉴画的水平还是提高了不少,这看了半圈,心里已经略略有数,正打算绕回南宫琤那边,却不想一个转身,和后方的一个姑娘差点装了个满怀。

“我的鞋子!”后方的姑娘发出略显尖锐的叫声,却是那吕珍。

苏卿萍忙往后退了一大步,然后顺着对方的视线一看,发现自己只是略略地碰到了对方的鞋缘,因为对方的鞋子是淡淡的茉莉色,因而那浅浅的一点点灰尘便略有些醒目。

吕珍的尖叫立刻引来周围其他人的目光,苏卿萍有些不知所措,只能认错:“抱歉,吕姑娘,我不是故意的。”

“你当然不是故意的,我看你分明是有意的。”吕珍没好气地说道。

这时,一个姑娘上来拉了拉吕珍的袖子,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吕珍朝云城长公主的方向看了一眼,终于还是消停了,只冷冷地又说了一句:“哼,算你走运!”说完愤愤地甩袖而去。

姑娘们画完,又写上了小诗,就一一呈给了云城长公主。

云城长公主就着众人的意见,选出了最好的三幅,交给三名侍女道:“你们把这三幅交给驸马,让各位才子点评点评,选出最好的一幅。”

“是。”侍女们匆匆而去,进了绿竹林……

待她们归来后,其中一个上前一步,将手中的画高举道:“众位公子说,这幅画作和题诗最佳。”

那是一幅倒垂竹枝图,以深墨为面、淡墨为背画下一枝垂竹,浓淡相宜,灵气顿显,另有数只彩色的蝴蝶萦绕,与垂竹交相成趣!

画的右上角题有一首小诗:破土凌云节节高,寒驱三九领**。不流斑竹多情泪,甘为春山化雪涛。

曲葭月凑上前看了看,似笑非笑道:“哦,这幅画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南宫大姑娘所作。”

云城长公主点头:“正是。”

曲葭月掩嘴娇笑道:“真没想到南宫大姑娘不但琴弹得好,还画艺精湛,作的一首好诗。”

云城长公主看着画作,又点了点头:“果然不愧为南宫世家的嫡女,名不虚传。”说罢,就把南宫琤唤到了面前,赐了一枚白玉云纹玉环。

南宫琤神色恭敬地行礼,落落大方地接过,然后捧着白玉云纹玉环坐回了原位。

这时,又有侍女捧着男宾那边写好的诗词过来了。

“公主……”侍女神色恭敬,“驸马说这是从几位公子写的诗作中选出来的最好的三首,请公主和姑娘们点评。”

云城长公主看了后,便吩咐让其她姑娘也鉴赏鉴赏。

南宫玥对诗词兴趣一般,随意地看了一眼,只从那熟悉的字迹认出其中一首应该是大堂哥南宫晟所作。

倒是蒋逸希、南宫琤和其她几个贵女都兴致勃勃,把每首诗都点评了一番,尤其对一首名为《咏竹吟》的诗赞不绝口。

南宫琤更是忍不住念了一遍:“一竹一兰一石,有节有香有骨,满堂皆君子之风,万古对青苍翠色。”

“好诗,真是好诗!”

“尤其那句‘有节有香有骨’真是太妙了!”

“……”

贵女们纷纷响应,连长公主也频频点头,最终那首《咏竹吟》得了魁首。

这魁首选出来了,姑娘们自然对诗作的主人倍感兴趣。

侍女去了男宾席禀报姑娘们点评结果,回来后,便说出了《咏竹吟》的主人——

诚王!

居然是长狄的诚王!

姑娘们倍感惊讶,唯有阿丽娜郡主发出了银耳般的笑声,骄傲地说道:“我就说嘛,五哥那是真正的文武双全。”

南宫琤眸中闪过一道晶亮的光芒,表情中却毫无异样,淡淡地赞了一句:“郡主所言不差,诚王殿下确是文武双全!”

其他贵女们也都是惊讶地面面相觑,你一言我一语说道:

“诚王殿下确是允文允武!”

“这首《咏竹吟》真是妙极了!”

“……”

有的姑娘一边说,一边还掩嘴窃笑,心里浮现一个虬髯大汉吟诗作画的模样,觉得有趣极了。

看着众女都对诚王的才华惊叹,阿丽娜郡主又开口道:“我听说大裕女子善琴,不知可否请今日的魁首弹一曲?”

阿丽娜郡主是客人,只要她提的要求不是很过份,做主人的自然会尽量满足,更何况只是弹琴而已。

云城长公主像征性地问过南宫琤的意见之后,便吩咐侍女取来了一架琴,让南宫琤当场演奏。

南宫琤焚香净手后坐在琴案前,芊芊细指拨动琴弦,动听的琴声回荡在竹林内……

明媚的阳光,广阔无边的大草原,少女骑在马上,肆意奔驰,放声歌唱,风吹起了她的秀发,掀起了她的衣角……

众女听得如痴如醉,仿佛身入其境,好似自己就是那个骑马少女,冲出了这重重闺楼,在那辽阔的草原上自由自地生活着。

一曲完毕,众女还没回过神来,男宾那边就传来了叫好声:“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众女回过神来,那人官话说得标准极了,但由于太过标准,反而能听出一丝不自然的味道,细细一想,便知说话之人定是长狄的诚王了。

南宫琤起身向众人福了福身,面上保持着完美的微笑,一派的落落大方,道:“谢诚王殿下夸赞,小女愧不敢当。”说罢,就回了原位就坐。

云城长公主面带微笑,对南宫琤的琴技又夸赞了几句,跟着道:“时辰不早了,我们先去月华阁用午膳吧。”

众女齐声应诺,随着云城长公主去了月华阁。

月华阁临湖而筑,湖面宽阔,湖水波光粼粼,湖中一座弓形桥连着一处水榭,初时还有姑娘时不时看向窗外的景色,当听到男宾们的宴席现在就在那水榭时,都个个端正姿态,举止优雅地落了座。

公主府的侍女一一摆上了茶水、瓜果、糕点,以及热气腾腾的膳食。

等用完了午膳,云城长公主散了席,就让姑娘们随意玩耍去了。

“大姐姐,希姐姐,我们去苑心湖边走走吧。”南宫玥突然兴致高昂地提议道。

“好。”蒋逸希笑着点头道,“我们来的正是时候,现在是荷花盛开的季节,真是苑心湖最美的时节。”

“我们的运气还真是不错。”南宫琤粉润的嘴角微微勾起,转头对南宫琳道,“四妹妹也一同去吧。”南宫琳自是应了下来。

南宫玥用眼角瞟了瞟苏卿萍,见她还在迟疑,故意说:“希姐姐,听说公主府的苑心湖里有珍贵罕见的新月锦鱼,可是真的?”

蒋逸希点了点头:“没错。这新月锦鱼除了皇宫,大概只有这公主府才有了。”

“太好了!”南宫玥故作激动地合十道,“我爹爹最近在画鱼,却一直觉着意境不够,虽然这次我爹爹不能过来看这新月锦鱼,但我却可以回去后画给爹爹看。”

苏卿萍神色一动,忙开口道:“新月锦鱼,我也听说过这种鱼,今日定要见识一番。”

南宫玥不置可否,倒是其他的几个姑娘听说她们要去苑心湖,也纷纷表示想要同往,就这样,一行人三三两两地退出了月华阁,向着苑心湖边走去。

苑心湖由人工开凿而成,至少有一个两进院子这么大,引的是护城河水,湖水清澈,湖面荷花随风摆动。

等她们走到拱桥处时,就有几个婆子拦住了去路。

其中一个婆子神色恭敬地道:“前面水榭尚未散席,公子们还在饮酒作诗,姑娘若是想要欣赏湖景,不如上船游湖。”说着,她指了指湖边的几艘船,大的可以坐十几个人,小的最多也就只能上三人而已。

南宫玥兴致盎然地说道:“希姐姐,我们去游湖吧。”

蒋逸希含笑着应道:“也好,湖中的风景想必是更佳。”

正在这时,曲葭月亦带着一些姑娘浩浩荡荡地也来了,见南宫玥等人,就笑道:“机会难得,我们也一起去游湖吧。”

姑娘们纷纷响应,于是,一行人一起登上了大船,这一下,几乎所有参加芳筳会的姑娘们都到齐了。

游船慢悠悠地朝湖中心,姑娘们赏景的赏景,聊天的聊天……而南宫玥则走到了船边,赏起了湖中的游鱼,静静地等待时机。

云城长公主受**果然不是虚话,光从水中快活的游来游去的颜色各样在阳光下闪着瑰丽光泽的鱼儿,南宫玥就看出云城长公主的受**程度。

这是一个海滨小国进献给皇帝的一种极为珍稀的观赏鱼——新月锦鱼,不管是皇帝赏赐的还是云城长公主要过来的,都说明了这对姐弟关系之好。

南宫玥悠哉悠哉地赏着鱼,一旁的苏卿萍突然凑了过来,嘴里称赞了几句湖中鱼儿后,道:“玥姐儿……”

南宫玥眼中闪过一丝冷意,笑吟吟地侧过头来看她,应了一声,“萍表姑。”

“玥姐儿,我知道你可能对我有所误会,但那天的事情真的只是意外,我也不知道书册里会夹有那种东西,我在这里向你陪不是了。”苏卿萍福了福身,一脸真诚的样子。

南宫玥侧身避开了她的礼,不管怎样,苏卿萍在名份上是她的长辈,让长辈对着自己行礼,落在旁人的眼里,难免会被冠以任性妄为之名。南宫玥倒是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可若这名声是为了苏卿萍而毁的,那实在太不值得了。

“萍表姑,当日的事事非非,祖母已有裁断,作为小辈,我也不便对祖母的决定有所不满。”南宫玥有礼有节地说道,“萍表姑多虑了。”

苏卿萍被她不软不硬的哽了一下,心里一阵不快,但还是按耐了下去,脸上依然流露出盈盈笑意,说道,“既然玥姐儿不生气了,那我就放心了。玥姐儿,你素来温婉可人,我可是很喜欢你的。以后我们还要多多亲近才好。”苏卿萍看得出来,二表哥对这个嫡女非常上心,所以上一次才会如此责怪自己。只要二表哥看到自己和玥姐儿相处得很好,也一定会释怀的。

想到这里,苏卿萍也不在乎南宫玥对自己的种种失礼,只想要趁这个机会讨好她。

苏卿萍露出得体地笑容,继续说道:“不知玥姐儿平日里喜欢什么?表姑送你当作是赔礼吧。”

南宫玥眨眨眼睛,一派天真地问道:“什么都可以吗?”

苏卿萍连忙承诺道:“当然。无论玥姐儿想要什么,表姑都会为你寻来。”

“好啊。”南宫玥眉眼弯弯,开心地说道,“玥儿很喜欢江南新近上贡的云锦妆花缎,皇后娘娘赐了玥儿一匹红色的做衣裳,可玥儿还想要一匹紫色的,萍表姑,你送给玥儿吧。”

苏卿萍顿时语塞,她哪里弄得到什么江南的云锦妆花缎啊,就连听都没听说过!这贱丫头该不会是故意要为难自己吧?!

正想着,船的另一头传来了一阵喧哗声,苏卿萍暗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我过去看看着。”说着,逃也似的离开了。

南宫玥掩去眼中的冷意,循声望去,就见船头的南宫琤满脸通红地手持长箭,被几个姑娘围在当中。

曲葭月含笑出声:“倒没想到诚王的箭术如此高超,这么远的距离,就一箭射了南宫大姑娘面前。”

“那是……”阿丽娜郡主自豪地说道,“我五哥可是长狄第一勇士!”说着,她站在船着,对着前方挥手,“五哥,五哥……”

但见前方水榭附近的拱桥上,站着几个男子,其中一个体型比大裕的男子要高大挺拔得多,虽然看不清他的样貌,但南宫玥猜到那应该便是长狄的诚王。

“那箭上还绑有纸条,南宫大姑娘怎么不拆开看看?”曲葭月又出声道。

蒋逸希嘴角轻扬,道:“琤姐儿不必担心,这对子就算是你对不上,这一船的人总有一个想得出的,不然的话,岂不是让他们看轻了去!”

南宫琤感激地看了蒋逸希一眼,经她一提醒,她想起来了,云城长公主的芳筵会的确是有这么一出,为了让少年少女可以在适当的范围内多了解彼此。少女们游湖,少年则会把自己想好的对联射到姑娘的船上。

南宫玥的视线不由落在了那支箭的箭头上,那箭头居然还是没做过处理的,看来诚王对自己的箭术是自信的很。

南宫琤打开了纸条,嘴里念出了声:“松叶竹叶叶叶翠。”

一时间,船上的姑娘们都陷入了沉思,琢磨着下联应该如何应对。

南宫琤不亏才智过人,稍一思索就有了答案,对道:“秋声雁声声声寒。”

此时,船只离水榭越发近了,南宫琤的声音清楚地传了过去,水榭那边立马传来了一阵叫好声。

姑娘们自持身份,纷纷戴上了面纱,遮住了自己的容颜。

曲葭月娇笑着出声:“谁出个上联,也好考较考较那些个才子们。”

此言一出,吕珍第一个附声叫好:“郡主这注意不错,不如就请郡主出个上联?”

她这马屁算是拍到了马腿上了!

曲葭月眉头一皱,瞪了吕珍一眼,嘴里道:“刚刚南宫大姑娘对了一下联,这次上联自然也要由她出了。”

吕珍被曲葭月看得心里直冒寒气,终于也想起这位明月郡主一向不喜欢那些诗词歌赋,心里一阵后悔,身体暗暗地向后缩了缩。

阿丽娜郡主拍掌而笑:“好好,南宫大姑娘不用客气,尽管出个难的,让他们对不出才好。”

南宫琤盛情难却,只好出了一联:“即色即空,即心即佛。”

静默了一会儿后,诚王出言对道:“亦诗亦酒,亦儒亦仙。”

这时,姑娘们也看清了诚王的样貌,这一看下之下,不由大感意外,原本以为这位来自蛮夷番邦的王爷定是长得五大三粗,却没想到他身材高大挺拔,五官立体俊美,与边上的几个文弱公子相比,还多了几分男子气概。

其中几位姑娘不由粉面含羞,偷偷看了那诚王好几眼,交头接耳,觉得今日这芳筵会真是没白来。

“闻名不如一见,长狄诚王果然文武双全啊。”苏卿萍在南宫玥身边感叹道。

南宫玥应了一声,感觉是时候了。她飞快地从袖中取出一根银针,在苏卿萍的背部的一个穴道上刺了一下……一切就在弹指间,南宫玥反手收好银针,就若无其事地走到另一边去了。

她心中默默数着:“一,二,三!”

刚数完“三”,就听到后方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叫声:“啊!”却是两个女音重叠在了一起。

怎么回事?

南宫玥回头一看,却见苏卿萍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跟着只听“扑通,扑通”两声落水声。

很显然,落水的人绝对不止苏卿萍一人!

------题外话------

注:此章中所有的诗词、对联均来自百度,请勿深究。谢谢!

感谢所有支持正版的亲!谢谢大家!昨天上了大封推,虽然只有一天,但还是很开心!

谢谢赠送月票的亲们:tzbxjj6 投了1票、gukuang 投了1票、十月樱花雨 投了4票、?zhujing_999 投了2票、152**5585 投了1票、于鹿笙 投了1票、chillyzhao 投了1票。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