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蛇蝎/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四老爷南宫程大喜之日的临近,南宫府上也日益忙碌起来。

作为南宫府上主持中馈的赵氏,更是忙得焦头烂额,这南宫程的婚事可是南宫家回到王都以后的第一件大喜事,尽管他不过只是庶子,但为了南宫家的脸面也得办得热热闹闹的,不能有一丁点儿的差错。

不得已,赵氏想到了两个弟妹,便把林氏和黄氏叫到了她的锦华院。

坐定后,赵氏揉了揉额角,掩不住疲倦与焦虑地说道:“二弟妹,三弟妹,今日叫你们来为的是四弟的婚事,也就只有一个月了,各种琐事实在繁多,我实在是忙不过来,只能麻烦两位弟妹也帮着张罗一点。”

林氏和黄氏对此并不意外,毕竟这是南宫府上的大事,自然都应了下来。

“那就劳烦两位弟妹了。”赵氏点点头说道,“二弟妹,我想把采买一事交由你来打理。”

“大嫂,我……”林氏才说了几个字,身子突然微微摇晃了一下,抬手扶额。

“二弟妹……”

赵氏的话音刚落,就见林氏已经软软地瘫倒了下去,一旁的如意吃力地扶住了她,紧张地叫道:“二夫人!”

一时间,锦华院中乱成了一团。

南宫玥一下闺学,就听说了林氏晕倒的消息,急急地赶往了浅云院。

“娘!”

南宫玥气喘吁吁地冲进了林氏的闺房。

这时,林氏已经醒了过来,王大夫刚给她探了脉,就听刘嬷嬷正焦急地问道:“王大夫,二夫人这是得了什么病。”

王大夫捋了捋下颚的胡须,道:“刘嬷嬷不必焦急,二夫人应该是因为最近没睡好,过于疲惫,所以才晕了过去,只要好好休息几日,自然就好了。待会儿,我会给二夫人开张补药方子。”

刘嬷嬷这才松了口气,念了声“阿弥陀佛”后,亲自送了王大夫出去。

南宫玥坐到林氏榻边,担心地把手搭在林氏腕上,为她诊脉。

见她一脸的汗,林氏拿起帕子为她拭了拭额头,含笑着说道:“玥姐儿,你别担心,王大夫不是已经说我没事了吗?”

南宫玥冲她笑了笑,凝神静气,细细感受指下的脉动。娘亲的脉相正常得很……还真的只是精神不济,半分没有其他的毛病。

南宫玥收回手,还是有些不放心,又问道:“娘亲,您这几日没睡好吗?”

林氏拍了拍南宫玥的手,不以为异地道,“许是这几日天气太过闷热的关系,我晚上睡眠总有些妨碍。也只是一时晕厥而已,王大夫刚刚不也是说了我没事的吗?”见女儿如此关心她,林氏的心里暖暖的。

如意也在一旁说道:“三姑娘,别担心,奴婢会劝二夫人好好休息的。”

应该只是一时疲惫的关系……南宫玥一边想着,一边打算给林氏开一张安神的方子,让她晚上能睡得好些。

南宫玥放下心来,柔声叮嘱林氏道:“娘亲,那您下午可要好好歇息,免得真累出病来。”

林氏笑眯眯地连声应道:“是是是。我睡一觉醒来就好了。”

南宫玥让意梅回自己房里拿了一些的安神香,亲手点上后,便服侍着林氏睡下。

林氏这一觉足足睡了两个时辰,待醒来就觉得神清气爽,精神也好了许多,于是便遣人拿了些点心,让如意送去锦华院向赵氏道谢。

赵氏细细问过了来送点心的如意,得知林氏只是因为没有睡好而精神不济也是松了一口气,南宫程的大婚将至,她本就忙不过来,要是林氏再倒下,这个家就要乱了。赵氏命人准备了一份回礼,让如意带了过去,又叮嘱林氏好好休息。

林氏一连休息了两天,自觉已经大好了,便主动从赵氏那里接过了府里采买的差事。

这一忙就忙了好几日,每日午后,赵氏、林氏和黄氏便会在小花厅里核对婚礼各项事宜,从迎亲队伍,礼堂的设置,喜宴的菜单、座位,宴请的客人名单……到新房的布置,事无俱细,样样都不能出丝毫的差错。

也不知是不是觉得苏卿萍已经攀上了高枝,她的禁足令在苏氏的默许下被解除了,甚至苏氏还把她遣到赵氏这里来帮忙,美其名曰:她让学习管家。

赵氏一见到苏卿萍,心里就隔应得紧,她的琤姐儿在云城长公主府里的表现,她已经听说了,简直可以说是完美无缺,若不是这个苏卿萍闹出那样的丑事,琤姐儿又怎么会灰溜溜地提早回府呢……

“大表嫂,不知道萍儿有什么可以帮表嫂的?”苏卿萍福了个身,她心里也是满心的不情愿,没想到自己居然被逼来给南宫程的婚礼帮忙,偏偏自己还没有理由拒绝。

“萍表妹,”赵氏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从身旁的一个檀木盒中取出一张名单,“这是婚礼那天宴请客人的名单,帖子我已经备好了,麻烦表妹去对对看看是否还有遗漏。”赵氏其实早就让应嬷嬷对过了,如今也就是没事找事地随便派个活儿给苏卿萍。

苏卿萍的脸色僵了一下,自然知是赵氏在打发自己。她虽然不想替南宫程的婚事出力,可是如今见赵氏如此不把自己当回事,又心中愤愤不平,却又拿赵氏没辙,只能僵硬地接过名单到一边去了。

黄氏冷冷地看着苏卿萍,心里一阵烦闷。这个苏卿萍实在是个害人精,来到府里后,就没干出过什么好事,如今甚至还要连累女儿的名声,实在是可恨!若非是顾忌苏氏,她早就扯住苏卿萍的头发,狠狠地给她几个耳刮子了,看她这只骚狐狸还敢不敢再作祟!

至于林氏,更不会说什么了。她心里希望早点把苏卿萍这尊大佛送出门,免得带累了玥姐儿的名声

三位夫人各自忙碌了起来,谁也没有向苏卿萍多看上一眼。

林氏一边翻看着帐册,一边向下面的管事嬷嬷问道:“王成家的,龙凤红烛准备了没?”

王成家的心里十分纳闷,还是毕恭毕敬回答道:“二夫人,龙凤红烛已经备了!”顿了顿后,她忍不住轻声说了一句,“二夫人,这红烛的事,您刚刚就问过了!”

“是吗?”林氏一愣,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瞧我这记性!许是天气太过闷热了,我最近老爱忘事!”

王成家的自然不敢怪罪主子,只能说道:“二夫人也要注意身子才是。”

“是啊,二弟妹。”赵氏想到前几日,林氏刚晕倒过,也有些担心地说道,“你若是身子不适,就先回去歇歇吧。”

一旁的苏卿萍亦留意到了她们的对话,不由地回头看了林氏一眼,她几乎可以肯定,林氏这样的反应定是因为她的药生效了!这段时间,苏卿萍的心弦一直被绷得紧紧的,今日却忽然得了这个喜讯,她一下子放松下来,眼角眉梢显露出几分喜意。

“大嫂,我没事。还是先把帐给对了,我再回去吧。”林氏温婉一笑,说道,“总不能让大嫂再费心来给我收拾。”

“那好吧。”赵氏应了下来,说道,“那弟妹,你可千万不要过于勉强了。”

“是的。大嫂。”

林氏说着,又拿起了帐册,而就在这时,她突然感到了一股强烈的眩晕,那一瞬间,就好像天地都倒了过来一样。林氏捂着自己的额头,她的四肢都有些发软,而后背更是布满了冷汗。

一旁服侍的燕娘看出了她的不妥,忙担心地喊道:“二夫人。”

“没事……”

“二弟妹。”赵氏也注意到了,忙让丫鬟拿来一杯热茶给她,看着她喝了两口后,又说道,“你还是回房去吧。这里的事就暂时交给我和三弟妹就行了。”

林氏实在眩晕的厉害,也就不再坚持,在燕娘和如意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并说道:“那我先告退了。”

赵氏点点头,又向燕娘嘱咐道:“记得回去给你们二夫人请大夫。”

“是。大夫人。”

“多谢大嫂。”

看着林氏远去的背影,苏卿萍的心里不禁欣喜若狂,暗暗祈祷着时间过得快些,再快些……

一个小丫鬟这时快步走了进来,福了个身道:“大夫人,三夫人,表姑娘,老夫人遣奴婢过来报讯,说是苏家的刘夫人和苏二姑娘来了!”

“什么?!”苏卿萍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差点没失态地站起身来。

她的反应太过激动,惹得花厅的众人齐齐地看了过去。

苏卿萍忙收拾起脸上的表情,她力图镇定问道:“你说的可是我的母亲和二妹妹?”

“是的,苏表姑娘。”小丫鬟恭敬地答道,“老夫人让您,还有大夫人和二夫人赶紧过去荣安堂认亲。”

苏卿萍的脸色发青,没想到一向和自己不对付的继母刘氏和她的女儿苏卿蓉居然也来了王都!怎么会呢?她们来干什么?

苏卿萍的心中不由闪过了一个念头,随即忙自我否认道:不可能!她们应该不知道云城长公主府里发生的事。一定是因为别的原因……

赵氏起身说道:“三弟妹,萍表妹,我们一起过去吧。”

“是。大嫂。”黄氏点点头,她看了一眼有些失魂落泊的苏卿萍,似笑非笑道,“苏表妹,怎么,你的母亲来了,你好像不太高兴?”

尽管是继母,可也是苏卿萍名义上的母亲,自古孝道大于天,不管苏卿萍的心里是怎么想的,脸上哪里敢表现出半点不妥来。就见她连忙摇摇头说道:“萍儿只是有些意外罢了,母亲和二妹妹来了,萍儿高兴还来不及呢。”

黄氏瞥了她一眼,冷笑着说道:“那还不快跟我们去见见你的母亲和二妹妹。”

苏卿萍努力做出高兴地样子,说道:“是。萍儿也想早些去拜见母亲呢。”

说话间,三人带着各自的丫鬟走向荣安堂。

一路上,苏卿萍则一声不吭,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等她们到了荣安堂时,南宫家的四位姑娘和南宫昊已经到了,除了几位不在府中的老爷外,只缺了林氏和去了国子监读书的南宫晟。

刘氏和苏卿蓉已经落座,那刘氏三十岁不到的年约,身段窈窕,如墨的长发梳成了一个时下流行的流云髻,插了一支镶宝凤蝶鎏金银簪,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透出一股无法言喻的风情,比那十几岁的姑娘多了少妇特有的韵味。

刘氏身边的苏卿蓉年方十三,琼鼻朱唇,长相与刘氏有五六分相似。她梳了个双环髻,别了一对金镶宝海棠蝴蝶掩鬓,身上着一身大红的暗纹绣花罗裙,边缘还镶了一圈银边,颇为亮眼。

“母亲!”苏卿萍惊喜交加地扑倒在刘氏裙下,“萍儿自离家后,就对母亲和妹妹甚是想念。”

“萍姐儿,”刘氏的反应也不差,反手抱住了苏卿萍,唱作俱佳,“你离家一年多,我这做母亲的日日挂念,茶饭不思,如今见到你总算是放下心来。”

苏卿蓉也不落人后,上前一步,与二人哭作一团:“姐姐,妹妹终于见到姐姐了。”

她们三人的母慈女孝让苏氏看着甚是欣慰。

在宣平侯夫人过府后,苏氏便去了一封信给弟弟,询问他对这门婚事的看法,她并还想着弟弟的回信似乎有些慢了,没想到弟弟竟然让弟媳亲自来了,看来他也是相当满意这门婚事的。

想到这里,苏氏心中大定,笑道:“弟妹,你们母女三人终于团圆,应该笑才是。”

刘氏放开苏卿萍,接过贴身丫鬟递过来的帕子,装模作样地拭了拭泪,然后道:“大姐说得是,真是让你见笑了。”

“都是自家人,何必这么客气。”苏氏和善地说道,仿佛一个最通情达理的老妇人,跟着,她对着赵氏与黄氏先介绍道,“这位是你们舅母刘氏,还有萍姐儿的妹妹蓉姐儿。”

“舅母,蓉表妹。”赵氏与黄氏客气地与她们见礼。

南宫家的小辈们亦上前行礼,并喊道:“舅奶奶,蓉表姑!”

刘氏少不得肉痛一番,对贴身丫鬟做了个手势,那丫鬟立刻掏出几个荷包,刘氏笑容满面地给每个小辈都送上了见面礼:“这是舅***一点心意,你们别嫌弃。”

南宫琤等人接过了荷包,屈膝道:“谢过舅奶奶!”

众人这才又坐下,这时,苏氏的大丫鬟冬儿前来禀告道:“老夫人,给舅夫人和表姑娘的厢房已经准备好了。”

苏氏笑着对刘氏说道:“弟妹,你和蓉姐儿这一舟车劳顿,也辛苦了,赶紧去厢房安顿下来,好好歇息歇息才是。”

刘氏和苏卿蓉自然是却之不恭,两人起身向她福了福,便听刘氏说道:“那就多谢大姑奶奶了。”

苏氏让冬儿带着她们去了厢房,苏卿萍名义上是刘氏的女儿,因而也不能独自离开,也只得随着刘氏和苏卿蓉一起退下,三人的笑脸在出了荣安堂后便收敛了一半。

冬儿一路把她们领到了西厢客房,刘氏的奶娘叶嬷嬷已经在那里整顿得七七八八了。

“参见大姑娘!”叶嬷嬷笑眯眯地与苏卿萍行礼,她五十多岁,看着白白胖胖,就像一尊弥勒佛,可是苏卿萍却一点不敢小觑此人,往日里这叶嬷嬷就常帮着继母刘氏打理府中的事务,相当的能干。

母女三人进了厢房后,刘氏在女儿苏卿蓉的搀扶下坐了下来,跟着便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萍姐儿真是好大的福气,得了如此一桩好姻缘。以后,你做了侯夫人,可要好好提携你妹妹一番啊!”

苏卿萍一怔,哪怕她再不愿意承认,也清晰地意识到刘氏过来的用意了!

果然是为了宣平侯府的那件事!

毫无疑问,一定是姑母写信告诉父亲的,这下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苏卿萍不由心乱如麻。

苏卿萍本来仗着她父亲远离王都,苏氏作为姑母可以帮着相看,却无权做主她的婚事,她使至少可以拖延一些时间,只要拖到林氏毒发,而她就能借着相士相命说二房有妖佞作祟,只有她的八字可以化解。

为了儿子,苏氏定会让她如愿入了二房的门,可是现在……林氏的毒才刚刚起效,距离毒发还需要一阵子呢!刘氏偏偏现在来了王都,她身为自己的继母,自然有权来做主自己的婚事……

姑母为什么要写信给父亲,难道就真得迫不及待要让自己嫁入宣平侯府吗?

刘氏见她半天没有回应,冷笑着说道:“怎么?萍姐儿这还没攀上高枝呢,就看不起你娘家了?”

“母亲,切莫如此说。”苏卿萍虽然心急如焚,但口中还是只能说道,“女儿万万不敢这样想。”

刘氏脸上的冷意不减,嘴上则哀声叹气说道:“哎,俗话说,继母难为,这些年来我也知道你对我有诸多不满,等你以后做了人媳妇,就知道我的难处了。”

苏卿萍忙道:“母亲言重了,女儿对母亲一向只有敬重和感激!”

“希望如此。”刘氏冷淡地应了句,然后招了招手,叶嬷嬷立刻取出一封信,刘氏把信递给她说道,“这是你父亲让我带给你的。”

苏卿萍恭敬而优雅地接过了信封。

刘氏看着苏卿萍完美无缺的笑脸和得体的礼节,心里十分不悦:同样是南宫家的老夫人苏氏的侄女,苏卿萍能在王都里这么长时间,吃穿用度各方面都远超过自己的女儿苏卿蓉……如今,更有机会能嫁给侯府世子成为世子夫人,而自己的女儿却到现在还没有什么着落!

刘氏看着她就心烦,随意地挥了挥手便让她退下了。

苏卿萍不敢有任何不满,屈膝行礼后,便离开了厢房。

苏卿萍的手中捏着信封,脚步飞快地往前走着,身后的六容几乎快要跟不上了。

苏卿萍心知自己的父亲对她素来都漠不关心,要不然,也不会因为想要攀上南宫府,就让她在南宫府里寄人篱下一年多。而自从她到了王都后,父亲更是从来没给自己写过一言半语,甚至在自己惹怒了苏氏,被送到乡下的庄子时,他都不闻不问。

而现在,他如此郑重其事地托刘氏带了一封信给她,苏卿萍几乎可以轻易的猜到信里写的会是什么。

可是心里却还是抱了一丝希望。

希望不要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希望……

苏卿萍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一进房,便立刻就拆开了那封信。

这封信明明轻若鸿毛,可是苏卿萍此刻却觉得它重若山岳。

苏卿萍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将信纸展开……

一字一句地往下看去,苏卿萍的脸色越来越白,最后成了一片的惨白色。

一封信读完,她额角浮现一片冷汗,信纸从手中滑落,轻飘飘地掉在了她的裙脚边。

信上的一字一句都反复出现在她的脑海里,让她绝望不已。

在信里,父亲半分没有问及苏卿萍落水后身体如何,只是表示了对宣平侯世子的满意,很高兴她能够得到这样一门婚事,完全没有丝毫问及她的想法。

“砰咚!”

苏卿萍一把把桌上的东西全都扫到地上,歇斯底里地叫嚷起来:“说是为了我好,他们哪一个真正的为我着想过?!全都是假的,全都是假的!”

六容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苏卿萍迁怒到自己。

“我就算死,也不会如了你们的意!”苏卿萍声嘶力竭地嘶喊着,心里满是恨意。

可发泄了怒火后,苏卿萍又颓然了,虽然这样说着,她却没有这样做的勇气。她力气用尽般颓然地坐在**上,呢喃着:“我该怎么办……明明我心里只有二表哥一个!”苏卿萍心中满是绝望,她好像真的陷入绝境了!

她该怎么办呢?

她不要嫁给别人,绝对不要!

苏卿萍在房里歇斯底里的发着脾气的同时,南宫玥正一脸焦急地出现在了浅云院。

在荣安堂认亲时,南宫玥便注意到母亲林氏不在,心中暗暗有些奇怪,待离开荣安堂后她迫不及待地来了浅云院,这才得知了林氏差点又昏倒的消息。

“娘亲!”

一见南宫玥脸上的焦虑,林氏无奈地看了刘嬷嬷一眼,道:“刘嬷嬷,我没事的,你又何必告诉玥姐儿,让她担心。”

刘嬷嬷忙为自己辩解道:“二夫人,老奴若是不告诉三姑娘,回头三姑娘若是从别人嘴里得知,恐怕会更担心,还会怪老奴办事不尽心。”

林氏自然不是真心怪刘嬷嬷,无奈地笑了笑后,对南宫玥道:“玥姐儿,娘真的没事。只是一时有些头晕罢了。”

南宫玥无法像林氏那么轻松,前些日子,林氏突然晕倒可以说是因为睡眠不佳,那现在呢?

都六天过去了,她看过王大夫的方子,那方子绝对没有问题,而且她也让刘嬷嬷在娘亲睡前点上安神香,再加上她的安神汤,照道理娘亲现在应该恢复过来了才是,可是看娘亲现在的样子不但双眼无神,而且眼白也有些发黄,就连和她说话的时间,都时不时会有一些失神,就连耳尖也似乎红的有些不太一样。

真得只是因为没有睡好吗?

身为医者的直觉告诉南宫玥,一定有哪里不对劲!

“娘亲,”南宫玥拉起林氏的右腕,“我再为您诊一次脉吧。”

林氏对女儿很少会说不,自是应下了。

脉象依然没有问题,难道真得只是自己多虑了?

南宫玥不敢掉以轻心,用外祖父传给她的秘法又一次细细地为林氏诊脉……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南宫玥还是不动不动,连本来觉得没什么的林氏都有些心焦起来,女儿诊脉一向很快,可是这一次……虽然心有疑虑,林氏却没有出声打扰南宫玥。

好一会儿,南宫玥终于放下了手,眼中闪过一道异芒。

林氏疑惑地问道:“玥姐儿,怎么了?我的脉象很奇怪吗?”这几日来,她服了王大夫开的药后,睡眠稍稍好了一点,虽然偶尔因为噩梦惊醒,但是除了身体稍觉疲累,也没什么大碍。

现在见女儿如此凝重,林氏忽然担心起来了……对于女儿的医术,林氏可是深信不疑。

“没什么。”南宫玥的面容放松了下来,安慰地笑了笑,“娘亲,您最近不过是劳累过度罢了!今后要好好注意休息,不然问题就大了!”

“我会的。”林氏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露出温和的笑容,完全没有察觉女儿的异状。

南宫玥挽着她的手臂说道:“那娘亲就不要再忙活了,今日早早安歇吧。”

“现在吗?”林氏觉得自己精神已经好些了,还有好些事情没有做完呢。

“是啊,娘亲。”南宫玥撒娇地说道,“您刚刚不是还说会好好休息的嘛。”

面对女儿的撒娇,林氏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只能应道“好好好”。南宫玥服侍着她歇下,直到林氏睡着后,她才回了自己墨竹院的闺房。

南宫玥的粉面瞬间就沉了下来了。刚才为了让林氏安心,她说了谎……

尽管娘亲的脉象只有非常细微的不妥,但南宫玥还是很警觉地发现了问题,她不知道这种不妥究竟来自于何,但是直觉却告诉她,娘亲可能是中了毒!一种就连她也没有见过的毒!

南宫玥焦躁地在房里的踱来踱去,过了一会儿,便把鹊儿喊了进来,吩咐道:“你去查查二夫人这几日的行踪,事无巨细地全都回来告诉我。”

“是,三姑娘!”鹊儿恭敬地应声后,又退了下去。

南宫玥对自己说,这个时候她可不能慌!凡是做过,必将留下痕迹,她一定可以查到线索的!

直到傍晚的时候,鹊儿终于回来了,仔细地向南宫玥汇报说林氏这些日子的作息和行程一般都十分规律,主要就是集中在浅云院、荣安堂、墨竹院以及南宫穆在外院的书房这四处地方,这段时间也是一样……

南宫玥细细地听了一遍,竟没发现有哪里不对。她的心又焦躁起来,林氏那精神不济的模样、不正常的脉象、发黄的眼白,以及暗红的耳尖……告诉她,这其中必然有蹊跷!

南宫玥坐在书桌旁,微微地咬着下唇,心情越来越烦躁。

知道自己今晚肯定睡不着,南宫玥干脆到书房里,把自己的医书都搬了出来,几乎堆满了半个书房——这些医书大部分是外祖父给了娘亲作为嫁妆,如今娘亲又全部给了她。

南宫玥不厌其烦地一册又一册地翻看着……

也不知道翻看了多少册,南宫玥的目光陡然凝住,看向外祖父某本游记中的一页,上面记载着西戎的一个古方,内容让南宫玥触目心惊。

这是一种来自西戎的神秘毒药,服下这种毒药的人,初时只觉得精神不济,普通的大夫依靠一般的诊脉法根本无法诊断出来。游记中还描述着中毒初期的一些症状,眼白发黄,耳尖暗红,整夜失眠,头晕目眩,时不时会出现失神的症状……分明和林氏表现出来的一模一样,让南宫玥终于确定了林氏所中之毒为何。

南宫玥继续往下看,轰——,她心里的怒火熊熊燃烧了起来,越来越旺……

按照外祖父的记载,这种毒药虽然短期内不会让中毒者致命,但当毒性越来越深,逐渐深入骨髓的时候,中毒者就会表现出神志混乱,最后形如疯癫!

前世,林氏发疯时那凄惨苍老的模样,又一次浮现在南宫玥眼前——

二十八岁本该是娘亲最璀璨的年华,却被那可恶的毒药害得老了几十岁,曾经乌黑如墨的发丝变得花白干枯,皮肤暗黄没有光泽,嘴唇暗紫干裂,一双眼睛,浑浊、空洞、灰暗……她丧失了理智,更丧失尊严,丧失了一切!

直到看到这本游记之前,她都以为前世是哥哥的离世和父亲纳妾,连接着两个打击,彻底击溃了母亲,母亲在精神崩溃之下才会陷入疯狂。

直到现在,南宫玥才明白自己错了,就算是重生一世,自己还是太天真了!不知道人心乃是这世上最最可怕的毒药!

是谁?

会是谁对母亲下了毒呢?

又是谁会成为母亲中毒的受益者?

一个名字自然而然地浮现在她脑海中——

苏卿萍!

前世,正是因为母亲发疯致死,苏卿萍才得以扶正,最后成为自己的继母!

一定就是苏卿萍。

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南宫玥已经九成九可以确认幕后之人是苏卿萍。她依稀记得苏卿萍的生母,祖籍应该就在丰临,便是紧靠着西戎。

苏卿萍!

南宫玥握紧了拳头,心火蔓延,眸中染起了复仇的火焰……

难怪,这些天苏卿萍一直安安分分的,自己还天真地以为苏卿萍认命了,却不知她早已经对母亲暗下毒手!

问题是,苏卿萍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呢?

最近也没听说苏卿萍去过浅云院,难道说……

南宫玥双眸微微一眯,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扬声道:“意梅,你去把百卉叫来。”

“是,三姑娘。”意梅在门口应了一声,跟着百卉如同一个幽灵般闪进了屋,她外表看来只是一个普通的清秀丫头,但细细观察她,就会发现她走起路来却悄无声息,有一种与其他丫鬟不同的轻盈感。

“三姑娘!”她恭敬地福了福身。

“百卉,去查一查这几日苏表姑娘和浅云院的什么人有过亲密的接触,或者这几日她做过什么不寻常的事!”南宫玥沉着脸,对百卉说道。

“是!”百卉沉声应道,静静地退了下去。

书房的烛火燃了**,她埋首在外祖父留下的医书中,仔细斟酌着解毒之道……

时间在她不知不觉中缓缓流逝,直到书房的门被叩响,南宫玥才发现,**已经过去了。

“进来。”

熬了**,南宫玥的声音也有些沙哑。

书房的门打开了,百卉走了进来,从她的神情看来,应该是有了收获。

南宫玥揉了揉额头道:“你说吧。”

“是。”百卉一鼓作气地向南宫玥禀报道:“自从芳筵会后,苏表姑娘每天除了给老夫人请安以外,都待在自己的房里。但是奴婢打听到后院洒扫的婆子说她曾经在大清早的时候看到苏表姑娘的丫鬟六容亲热地与二夫人房里的大丫鬟如意说话……奴婢想着先来回了三姑娘,待天亮后再去问问旁人。”

“不必问了。”南宫玥淡淡地说道。

二房里谁人不知爹爹和娘亲厌恶苏卿萍呢,谁又会主动去搭理她呢?因此,这样的勾当都不会是在光明正大的时候,唯有清晨或者夜里才有可能。

南宫玥微垂眼帘,她没想到背叛娘亲的人竟然会是如意!

前世,林氏过世后不久,如意就自缢身亡,留下一封遗书说要给林氏殉葬,如此忠仆让当时的自己感动了好久,觉得这世间还是有情义的。也因为这事,今生南宫玥虽然一度觉得如意此人有些怪异,但也没放在心上,一直对如意很是信任,却不想竟然是她背叛了林氏,无论是前生还是今世!

如今再想到曾经对如意的好感,南宫玥只觉得心里作呕。

现在看来,如意前世的死怕是也不没那么简单……所谓“狡兔死,走狗烹”,苏卿萍既然成功上位,那么接下来自然是杀人灭口,再借着林氏的葬礼,将其伪装成自杀的样子!

像如意这种吃里扒外的刁奴今日背叛了林氏,将来也会为利益背叛苏卿萍,苏卿萍又怎么会留下如此大的隐患!

南宫玥狠狠地握住拳头,浑身微微颤抖着。

只恨她当时年纪小,又完全不懂医术,竟眼睁睁看着苏卿萍这个蛇蝎妇人犯下如此罪行,还安稳地活了那么多年……

好一会儿,南宫玥才渐渐冷静了下来,又吩咐道:“百卉,你继续去盯着如意和苏卿萍,有什么动静立刻来告诉我。”她倒要看看这苏卿萍到底想干什么!

这种暗亏,她绝对不会再吃第二次!

“是,三姑娘。”百卉应了下来,然后恭敬地退了出去。

南宫玥看了看时辰,将医书一一整理妥当,但离开了书房。她先回房间洗漱,并换了身衣裳,这才去了林氏的浅云院。

一见到女儿,林氏本是满脸欣喜,但当看到女儿眼下的阴影,她不禁皱了皱眉道:“玥姐儿,你昨晚可是熬夜读书了?”没等南宫玥回答,她又训诫道,“学无止境,莫要急于求成!玥姐儿,你年纪还小,还是长身体的年纪,小心熬坏了身子、眼睛,得不偿失!”

南宫玥静静地听着,林氏一片爱护之心,只让她心里觉得暖暖的。直到林氏说完,南宫玥才道:“娘亲,玥儿以后不会了。不过,您要玥儿注意身体,您自己也要注意才是。您啊,就是太累了,玥儿一会儿给您开个方子好好调理调理吧!要是还是觉得还是精神不济,不如就回了大伯母,把差事交给别人做也是一样的。”

林氏愣了一下,突然明白了。女儿昨晚确实是熬夜读书了,只不过读的不是先生要求的功课,而是医书,这到底是为谁读医书自然是可想而知!

林氏的眼眶微微红了,难怪都说女儿是娘亲的贴心小棉袄!她动了动唇,想说话,却又微微哽咽了,点了点南宫玥地额头说道:“最近府里这么忙,娘怎么能自顾自地休息呢。放心吧,娘没事,你看,好好睡了一觉,娘现在的精神就好多了。”

“反正我不管。”南宫玥撒娇地说道,“我的方子,娘亲一定要喝。”

“好好。娘亲答应你。”林氏含笑着说道,“你都是十一岁的大姑娘了,还这么跟娘亲撒娇。”

“谁让我的是娘亲的女儿呢。”南宫玥搂着她的手臂,嘿嘿笑着,目光则悄悄地瞥向了正在一旁伺候的如意,就见如意正低眉顺目地站在林氏身后,但是,南宫玥却发现,她的眼神有些闪烁,似是偷偷地在听她们说话。

南宫玥不由冷笑,心想:自己前世到底有多眼瞎,才会认为这如意是忠仆呢……

这苏卿萍到底给了她什么**,让她能够这么轻而易举地背叛娘亲?

------题外话------

谢谢赠送了月票、鲜花和打赏的亲。

yueyinghan 投了2票月票、geshengqin 投了1票月票、lt期待未来 投了1票月票、大敏儿 投了2票月票、fuhuapaomo 投了3票月票、bfgao投了1票月票、月夜沫mo投了4票月票、狂拽炫酷的我投了1票月票;

竹ljm 送了1朵鲜花;

时闻一叶落打赏了188潇湘币。

非常感谢!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