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爬床/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氏歇下后,南宫玥向刘嬷嬷使了个眼色,刘嬷嬷领会了意思,亲自把她送到了院门口。

直到四下无人,南宫玥悄悄地把一张药方递给刘嬷嬷,压低声音说道:“刘嬷嬷。我刚刚在娘亲屋里开的那张方子,你不用理会了,一会儿按着这张方子去抓药,千万记得,是这张方子。”

南宫玥在林氏那里的时候,曾当着下人们的面,也开了一张药主,那只是一张十分寻常的补药,而现在的这张药方才是用来解林氏的毒的。

这浅云院里,如意被收买了,其他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可靠,南宫玥不敢这个冒险,除了刘嬷嬷以外,她无法轻易的相信别人。

刘嬷嬷从南宫玥的语气中听出一丝违和,感觉她似乎在暗示什么,试探地问道:“三姑娘,莫非这浅云院里有什么不妥?”

南宫玥也不想瞒她,直截了当地说道:“娘亲被人下了毒。”

“什么?!二夫人中了毒?”纵是沉稳如刘嬷嬷,闻言也难免大惊失色,“三姑娘,你确定?二夫人现在情况如何?不如老奴赶紧去写信给老太爷吧。”刘嬷嬷口中的老太爷自然不是过世的南宫老太爷,而是南宫玥的外祖林净尘!

“嬷嬷不用担心。”南宫玥沉稳地安抚刘嬷嬷,“我研究了外祖父留下的手记,这张就是解毒的方子,你按我的吩咐亲自去抓药和煎药,亲眼看着我娘亲喝下。绝不可假以二人之手。”

南宫玥镇定的样子,感染到了刘嬷嬷,她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信誓旦旦地应道:“三姑娘放心,这件事老奴一到!”她小心翼翼地收好方子后,这才想起了南宫玥说得另一件事,“三姑娘,你刚刚说这毒是浅云院中的人下的手?”她越想越是胆战心惊,“浅云院竟出了如此吃里扒外、谋害主子的贱婢!到底是谁?绝对不能放过她!”

“嬷嬷,我既已发现,就不会再让她对娘亲有任何的不利。”南宫玥微微一笑,自信从容,仿佛一切操之在手,“只是现在打草惊蛇还为时太早,且再多等几天。”

南宫玥这镇定的样子实在不像是个刚11岁的小姑娘,而她这一年来所表现出来的种种聪慧和多智也是刘嬷嬷看在眼里的,犹豫了一下后,刘嬷嬷便决定相信她,并说道:“三姑娘,一切就交给你了。”

南宫玥叮嘱道:“嬷嬷,这件事切不可告诉我爹爹和娘亲。”

刘嬷嬷虽不知用意,但既然选择了相信,她郑重地点头道:“放心吧,三姑娘,老奴一定会谨遵你的吩咐的。”

南宫玥微微颌首,说道:“你回去看着娘亲吧,我先走了。”

南宫玥离开了浅云院,她已经决定暂时不打草惊蛇,所以自然也不便随意的改变自己的作息,而现在这个时辰,是该去荣安堂请安了。

南宫玥微微敛目,收拾起了所有的情绪,走向荣安堂。

每日晨昏定省的,自然还有同在南宫府的苏卿萍姐妹。苏卿萍还没有出门,苏卿蓉就带着丫鬟来了。

“二姑娘,”六容恭敬地对着苏卿蓉福身,“请在这里稍候,奴婢这就去禀告大姑娘。”

“我们姐妹,哪里需要这般客套。”苏卿蓉不以为然,不顾六容的阻拦,强势地走进苏卿萍房中,一边故作亲热地叫着,“姐姐!”

“二姑娘!”六容急忙也跟了进来,为难地看了自家姑娘一眼。这二姑娘还是与以前一般霸道,自己是大姑娘的贴身丫鬟,但是二姑娘从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苏卿萍正将一枚宝蓝点翠珠钗插入发中,见她进来,眼中不由闪过一抹厌恶,但立刻借着起身的动作掩盖了过去。她迎上前去,招呼道:“二妹妹,你来了。”她亲昵地试图拉住苏卿蓉的手,“我正要去向姑母请安呢。二妹妹是特意过来与我一块儿吗?”

苏卿蓉一个快步避开了苏卿萍,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苏卿萍的房间,这房里的衣柜、桌椅、梳妆台都是由上好的梨花木制成,看那颜色与雕工,显然是配套打造的。

苏卿蓉的眼中闪过一丝羡慕,目光落在苏卿萍的梳妆台上,只见上面的梳妆盒并未盖上盒盖,盒中放着各式精致的珠花、发簪、耳环等等的首饰。

苏卿萍心里暗道不妙,正想上前盖上梳妆盒,但已经晚了,苏卿蓉两眼放光地上前几步,毫不客气地坐在了苏卿萍的梳妆台前,一眼就看中了其中的一支玉镂雕丹凤纹簪,心悦不已地拿了起来,细细地赏完了一番,又恋恋不舍地放下,心想:可惜她还没到及笄的年纪……大姐姐来了南宫府后果然是得了不少好东西!

苏卿蓉对苏卿萍原来有哪些首饰是再清楚不过了,苏卿萍的生母当初留给她的不过是一些过时又不值钱的首饰,哪有这些首饰精致、昂贵,这些东西定然是姑母苏氏赏赐给苏卿萍的。

同是父亲的嫡女,也同样喊了苏氏一声“姑母”,这些东西,也就该有自己一份才是!

这么想着,苏卿蓉的目光很快又被一串蓝碧玺手串吸引,拿起把玩了一番后,把它戴在左腕上,那通透如蓝天又如湖水般的碧蓝衬着她白皙的肌肤仿佛在发光一般。

苏卿蓉越看越喜欢,故作天真地对苏卿萍道:“姐姐,这蓝碧玺手串可真是好看,可否借妹妹戴一戴?”

苏卿萍脸色一僵,心中讽刺地想道:借?这有借有还,可是到了你手里,便成了你的,何时见你“还”过!

以前在苏府时,苏卿萍也曾为这事找父亲告过状,但父亲却只觉得她心胸狭隘,这做姐姐的,送妹妹一个首饰又如何!可是父亲也不想想,她一共就这么几件首饰!

自此,苏卿萍再也不曾指望过父亲,吃一堑长一智吧,以后总是把首饰盒锁得紧紧的。

若是现在还在苏府,苏卿萍是不会给苏卿蓉一点面子,偏偏这里是南宫府,若是她与苏卿蓉争吵的消息传出去,恐怕连苏氏都会对她颇为不喜!而她,如果还想留在南宫府,就必须仰仗苏氏。

且忍一时之气吧。苏卿萍在心里对自己说,便只能做出姊妹情深的样子,抓起苏卿蓉的手道:“这蓝碧玺手串戴在妹妹手上煞是好看,就送于妹妹吧。”

苏卿蓉愣了一下,没想到一向“小气”的苏卿萍如今竟如此大方,但转念一想,她这姐姐马上要攀上高枝了,又岂会在意这点小东西!

苏卿蓉乐滋滋地摸着手串,说道:“那就多谢姐姐了。”亲亲热热地挽着她的胳膊说道,“我们快些去与姑母请安吧。”

苏卿萍勉强的笑了笑,和她一起去了荣安堂,这一路上的郁闷就别提了。

而这样的郁闷也不止一日,由于刘氏和苏卿蓉的到来,苏卿萍的心情一日日地变坏……现在除了每日去给苏氏请安,她还得给刘氏请安。

但这些都还好,最让苏卿萍无法接受的是她那个见识浅薄的同母异父的妹妹苏卿蓉。

苏卿蓉自得了那人蓝碧玺手串后,或许是尝到了甜头,总是借故跑来苏卿萍这里,左看右看,一会儿看中了这个项圈,一会儿又看中了这副镯子。

苏卿萍拿她无可奈何,只能笑着把那些东西送给她,咬牙切齿地看着苏卿蓉戴着她珍视无比的珠宝离开。

苏卿萍被苏卿蓉烦得焦头烂额,她每天只有在听说林氏依旧精神不济的时候,她才能得到些许安慰。可很快地,连林氏精神不济的样子也不能让她愉快起来了——

“姑娘!”

六容满面焦容地小跑着进了苏卿萍的房间,跑得香汗淋漓,口中则喊道:“不好了!”

“怎么回事?”苏卿萍刚刚送走了苏卿蓉,正准备坐下来歇息一会儿,就见六容咋咋呼呼的样子,心头一阵不悦。

六容深吸一口气,忙低首禀告道:“姑娘,宣平侯夫人派人送来了一张庚帖。夫人、夫人已经收下了。”说完后,她完全不敢抬头,几乎不敢想象自己姑娘会有什么反应。

这庚帖是送给谁的,就算六容不说,也是可想而知。

苏卿萍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炸得就就回不过神来,脚下一软,狼狈地摔坐在椅子上。

“姑娘!”六容担心地看着苏卿萍,毕竟这主子的命运也关于自己这个奴婢的命运!

“……”苏卿萍没有说话,她的脸色变得惨白如纸,心急若焚,虽然她的计划正在稳步实施中,但看现在这情况,恐怕林氏还没有疯,她就得被迫出嫁了!

可恶!

苏卿萍在房间里烦躁地踱着步子,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她不甘心就这么嫁入宣平侯府,她喜欢的人只有二表哥一个……既然他们不让自己如意,那么就只有靠她自己了!

苏卿萍抿了唇,她走到书桌前,挥笔写下了几种草药的名字,郑重地递给六容道:“六容,你出去帮我买这些药材回来!不要让任何人发现。”

六容不敢去想自家姑娘要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她低眉顺眼地接了过来,说道:“是!姑娘。”

当天下午,六容就买回了苏卿萍要的那些药草,悄悄地带进了府中。

接着,苏卿萍紧闭上房门,在房间里鼓捣起来……

她自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道她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一双眼睛看在眼里。

从府外回来的百合,与表姐百卉会和后,两人步履轻盈地跨进了南宫玥的房间,福了福身行礼:“三姑娘。”

百卉先禀告道:“三姑娘,今日宣平侯夫人送了庚帖来,六容把这个消息告知给苏表姑娘后,苏表姑娘就命六容悄悄出府了。奴婢便让百合悄悄跟着六容。”这些日子,百卉一直暗中监视着苏卿萍,时不时地向南宫玥汇报苏卿萍的动向。

百合活泼的眼眸中闪烁着亮光,接着说:“三姑娘,今日苏表姑娘遣六容去买了草药回来,六容还特意分了五家药铺采买,”说着,她的嘴角勾出一抹得意的浅笑,“不过,奴婢一直牢牢地跟着她,还找那些药铺都打听清楚了。”

她把一张写满字的单子呈给了南宫玥。

南宫玥接过百合递过来的单子,似笑非笑地扫视了一眼,那上面写的正是六容在五家药铺分别采买的那些药草的名称,百合连那些药草是从哪家药铺买的,都标注上了。

南宫玥一眼就看出了这些药材的作用,她满脸厌恶地点燃烛火,把单子烧成了灰烬。

百卉上前打开了书房的窗子,一阵凉风吹来,灰烬一下子被吹散,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南宫玥沉默地对窗坐了一会儿,面无表情地起身道:“爹爹快回来了,我们去浅云院……”

百合和百卉一致应道:“是。三姑娘。”

到了浅云院,南宫玥掩去了脸上的疲惫和厌恶,笑嘻嘻地和南宫昕一起陪着林氏说话。等到南宫穆回来,一家人去荣安堂请过安后,便回浅云院坐在一起用晚膳。

食不言,寝不语。

一顿饭虽然吃得很安静,但每个人都十分愉悦,南宫昕不止是自己吃了两大碗,还偷偷地喂了脚边的大黑和小白不少食物……林氏已经说过他不止一次,到后来也就随着他了。

用完晚膳,丫鬟们送上了的茶水,连着大黑和小白都分别给了一小盆清水。

林氏拿起茶杯,闻了闻后,浅啜了一口,赞道:“如意,这碧螺春很是不错,是今年的新茶吧?”

如意面色微微一变,急忙道:“二夫人,您忘了吗?这是三姑娘买回来送给您的。”

林氏愣了一下,抚了抚额头道:“我真是年纪大了,越来越健忘……啊!”她突然惊呼一声,茶杯自手中滑落,咣当一声,茶杯摔在桌面上,茶水溅在了林氏身上。

南宫穆忙放下手中的茶杯,从丫鬟手里拿过帕子,亲自替林氏擦干了手上的茶水,担忧地问道:“若颜,你最近怎么了?一直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不如再换个大夫吧……或者去请位太医回来看看?”

南宫府本还不够资格用太医,但南宫府上却有一位摇光县主,以她的品级,自然是能够请来太医的。

林氏眷恋地看着夫君,心里甜蜜蜜的,微笑着回道:“我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讳疾忌医!我没什么大碍,夫君不必忧心,况且,玥姐儿已经替我看过了,说只要好好休息就行了!”

南宫昕本来忙着逗大黑和小白,闻言,立刻抬眼朝林氏看了过去,忧心地皱起眉头,道:“娘,你生病了?”也不等林氏回答,他起身就要去拉她,“你得赶紧躺到**上好好休息……听话!”

林氏被儿子弄得啼笑皆非,好说歹说总算把他安抚了回去,并保证自己真的没事。

“爹,哥哥,你们都不必操心。”南宫玥笑着开口道,“娘亲没事的,只要每日服下我开的补药,多休息就行了!”她倒是不着急,娘亲现在这样,是解毒的必要过程之一,慢慢就会好的。

南宫玥故意把重音放在“休息”这两个字上,南宫穆以为妻子只是疲累了,劝道:“若颜,我知道你最近为了四弟的婚事辛苦了,若是为此累着了,便是得不偿失,有什么麻烦事教给下人便是。”

“我知道了,夫君!”林氏脸颊泛起薄红,好似情窦初开的少女,无比的娇羞甜蜜。但结缡十余载,丈夫未曾纳妾,夫妻还有如此恩爱,确实值得她甜蜜。

南宫玥心里也满是温情满满,她拉了拉南宫昕的手,向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两兄妹悄悄地退了出去。

先把南宫昕送了回去,南宫玥便回了自己的墨竹院,让意梅服侍洗漱后,她从枕下拿出外祖父的那本游记手札,又仔细推敲起来。

这本游记手札,南宫玥在这些日子以来已经看了许多遍,这上面虽仔细记载了这种毒,但却没有明确的解法,有的只是外祖父的一些推测,因此南宫玥需要花上不少的心力来斟酌方子。若是别人也就罢了,偏偏中毒的人是林氏。所谓关心则乱,南宫玥必须推敲再推敲,谨慎再谨慎,不然稍微有什么疏漏,南宫玥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直到半夜,南宫玥在跳跃的烛火之下用簪花小楷写下林氏接下来该用的药方,这才缓了一口气,沉沉地睡去。

一大早,带着黑眼圈的南宫玥把新的药方交给了刘嬷嬷,去了林氏屋里为她诊脉。

喝了这几日药后,林氏的脉象已经好了一些,这让南宫玥更加相信自己的方子没有出错,也放下了心来。

“你这孩子,说了我不过是有些疲乏,天天逼着我喝药!”林氏嗔怪地说道,但眼角的笑意却显露了她真实的心情。毕竟这是女儿的一片孝心,这药再苦,她也甘之如饴。

南宫玥笑了笑,道:“娘亲,这药有调理养生的效果,就算没病,娘多喝一些,对身体也是很好的!”

南宫玥言笑晏晏地陪林氏说话,等到南宫昕来了,三人便一同去了荣安堂。

今日正值初一,赵氏请过安后,就去了王都城外的白龙寺,而林氏则去花厅打理手上的差事。

往日里,过了午膳,赵氏就该回来了,可是这一日,一直到傍晚,她才缓缓归来。

这累了大半日,赵氏的脸上不仅没有一点疲倦之色,眼角眉梢还满是喜色,一回来就兴冲冲地去了苏氏的荣安堂。

“儿媳给母亲请安!”赵氏先是给苏氏请了安,跟着便迫不及待地说起正题,“今日,儿媳去白龙寺遇到了平阳侯夫人。”

“哦?”苏氏本来还心中不悦,觉得这老四的婚礼就快到了,赵氏还在外面磨蹭了大半日才回来,苏氏心中甚至还怀疑赵氏是否心有不满,才故意如此表现。

如今听赵氏一说,苏氏总算放下心中芥蒂,若有所思地朝赵氏看了过去,“老大媳妇,你说的可是,明月郡主的母亲平阳侯夫人?”

赵氏略带自豪地颔首应是:“今日在白龙寺里遇到后,平阳侯夫人竟然主动过来同儿媳说话,还问起了晟哥儿的事!”她眼中掩不住喜意。

苏氏没有说话,只是手中转动佛珠的速度不由地变快了。

她自然是明白赵氏的意思。如今明月郡主正是待嫁的年纪,平阳侯夫人在这个时候问起了晟哥儿,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平阳侯那可是当今皇帝的表弟,平阳侯夫人更是柳妃娘娘的妹妹……而明月郡主曲葭月更是甚得圣**,据说,这曲葭月出生那日,漫天异彩,南边更传来捷报,前镇南王萧昆打退了南蛮大军,自此,大裕皇朝的疆土总算是平息了战乱。

先帝因此大喜,觉得曲葭月乃是福星,下旨封当时才刚出生的曲葭月为明月郡主。一品的郡主,这可是一个天大的殊荣,就算是亲王,也只有嫡长女,出嫁的时候会得个一品郡主的分封,至于那些庶女,最多也不过郡君和县君罢了。

对于这样一个颇受荣**的郡主,苏氏自然是有些心动,但跟着便想起了还寄居在南宫府的柳氏兄妹,不由长叹了一口气。

赵氏见状有些着急,眼见着嫡长子就能找一个位高权重的亲家,可婆母的态度却……她实在是不甘心,忍不住揭开了那层薄薄的窗纸,“母亲,我看这平阳侯夫人应该是想和我们南宫府结亲!”

“糊涂!”苏氏哪能不明白平阳侯夫人的意思,只是明白也只能装糊涂罢了,“你别忘了那柳氏正住在我们府里呢。那件事没解决,就你去招惹那平阳侯夫人,让别人怎么看我们南宫府?别亲家没有结成,仇家倒是结成了!”

“这……”赵氏一时语结。她一直都不喜欢那柳青清,也从来没有把她当作是自己的未来儿媳妇,可偏偏婚约还在,这根本是骗不了人的。

实在是不甘心啊!苏氏和赵氏在心里同时想着,却都没有说出来。

那柳姑娘虽然容色、才情也算出众,但到底家里没落了,苏氏哪里舍得让自己最宝贝的孙子去娶这样一个对家族毫无益处的女人。

终究是不甘心,苏氏沉吟了半晌,道:“老大媳妇,若是有机会,你去探探那平阳侯夫人的口风,先别提晟哥儿有婚约在身的事……”

赵氏一口就应了下来。

与柳青清不同,一旦晟哥儿娶了明月郡主,他在仕途上必然能顺利许多!

现在只能静待机会,希望能再次“偶遇”平阳侯夫人!

但还未等“偶遇”平阳侯夫人,南宫程大婚的日子便到了。

八月初八,南宫府上下张灯结彩,披红挂绿。

如今的南宫府与去年苏氏大寿时的光景可完全不同了,南宫秦和南宫穆先后被帝王任用,嫡女南宫玥更是深得帝后喜爱,被册封为摇光县主,南宫家算是在新朝在王都立稳了脚跟!

南宫程的婚事是南宫家来重回王都后的第一件大事,参加喜宴的客人人流如织,很是热闹。

南宫琤她们四个姑娘家特意穿上了一色的大红衣裳,额间点了一点朱砂,就连南宫昕都穿上了林氏特意为他准备的大红衣裳,与南宫玥站在一起,仿佛那观音座前的金童玉女一般,看得林氏心喜不已,不住要求南宫穆把兄妹俩给画下来留到年底当年画。

婚礼的行程在赵氏的主导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南宫程虽然心里未必乐意,但这毕竟是他大喜的日子,可不敢出什么幺蛾子,这毕竟代表了南宫家的体面。

吉时一到,他便用大红花轿从韩府迎了新娘。这一路,花轿颠簸,锣鼓喧天,好不热闹,引来无数围观的人群。

南宫程本来就长相英俊,体态修长,穿上这一身大红新郎官的衣袍后,也算是一个潇洒英伟的新郎官,让路人不禁感叹:“好一个俏郎君!”

“这新娘子真是好福气!”

“……”

待知道了这是哪两家在举办婚礼后,皆感慨说不愧是名门世家,不少路人甚至还尾随新郎官的队伍一直到了南宫府的门口,一时间,这场婚礼可算是今日王都最受瞩目的焦点。

花轿停下之后,便是新郎官三箭定乾坤,然后新娘下轿,过火盆,跨马鞍,和新郎官一起到大堂拜堂。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成之后,便是送入洞房。

众人皆叹,郎才女貌,唯有苏卿萍心里嗤之以鼻。

南宫家为书香世家,行的礼也是魏晋的古礼,因此不兴闹洞房之事,只让新娘一个人待在新房里,倒让不少想要看热闹的宾客觉得不甚过瘾。

作为府中二老爷的南宫穆,在前堂招呼客人,也被灌下了不少酒,已经有些微醺了。

正在这时,林氏房里的大丫鬟如意满脸焦急地从后堂走了过来,附在南宫穆耳边轻声说道:“二老爷,二夫人的身体有点不舒服,叫奴婢来喊您回去看看!”

南宫穆酒立马就醒了,林氏这些日子以来精神都不太好,所以他也没有怀疑,担忧地说道:“二夫人怎么样?严不严重?”

如意眼里闪过一丝嫉妒,轻声回答道:“二夫人觉得头晕目眩,没什么力气。”

南宫穆十分焦急,他沉吟一下后,不动声色地隐入人群当中,低声对如意说道:“快去带我过去!”

“是,二老爷!”如意低下头,掩住眸中的阴沉,但声音依旧恭敬。

如意带着南宫穆穿过花园,走向东厢房,一边解释道:“二老爷,二夫人突然头晕,因为东厢房离得近一些,因此奴婢便带夫人过来这边休息了……就是这间!”说着,她轻手轻脚地推开了房门。

“若颜!”南宫穆也没考虑太多,焦急地走了进去。

他一进去,如意就眼明手快地关上了房门,还在上面落了锁。

以为自己的计划成功了,如意松了一口气,她是南宫府的家生子,如果做这种事被人发现的话,连累的可是全家,由不得她不紧张。

轻吁了一口气,如意正要回去宴席,并等到妥善的时机再把林氏带过来就成了。而就在这时,她却听到背后有一点轻微的笑声传来。

如意一惊,连忙转过身,发现穿着一身红衣、眉间点着朱砂痣、宛若观音坐下童子的南宫玥正面含笑意地望着她。

这一刻,在如意眼里,南宫玥不是观音童子,反而比恶鬼还可怕!

“三姑娘……你……你怎么在这里?”尽管猜测事情可能已经暴露了,但如意心里却还抱着一丝希望。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南宫玥声音里带着温和的笑意,却听得如意心里发寒,“你这贱婢,做下这样背主的事,难道还能以为我不知道吗?”

“三姑娘,您可不能冤枉奴婢啊!什么背主?奴婢怎么会做背主之事呢!”如意强行挤出一丝笑容,心里却绝望极了:完了!这下全完了!

“唉!这个时候你还要嘴硬?”南宫玥无奈地叹了口气,唤道,“百卉,百合!”

话音刚落,两个身着绿色衣裳的丫鬟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如意背后起了一身的冷汗,她来的时候明明再三地观察过,竟然没有发现这两个人藏在这里。

“动手!”随着南宫玥的一声轻喝,如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百卉和百合反手擒住。

“如意,你还不老实交代吗?”南宫玥笑意盈盈,但在如意眼中,她却比恶鬼还要可怕。

如意色厉内荏道:“交代什么?三姑娘,你可不能随便冤枉奴婢!奴婢怎么说也是二夫人房里的大丫鬟啊!”

“我娘房里的大丫鬟?”南宫玥一直温和的笑意陡然间转冷,目光如冰箭一般,“我娘房里有你这样吃里扒外的丫鬟真是耻辱!五日前,花园假山旁边;三日前,九曲回廊第三个拐角处……”

南宫玥说出一个又一个的时间和地点,随着她的话,如意的眼里显现出深深的惊恐,最后变成了绝望,她的脸也成了死灰色一般的颜色。

南宫玥微笑着,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怎么样?现在还觉得自己是无辜的吗?”。

“您……您已经都知道了,还……还问我做什么?”如意声音干涩,四目无神,瘫软在了地上。这一回,她不仅自己完蛋了,还带累了自己的家人,带累了自己不到十岁的弟弟,她心中煎熬无比,悔恨交加……

南宫玥笑容一收,递给了如意一张纸条。如意哆哆嗦嗦地打开了这张纸条……

这怎么可能!?

她不敢置信地瞪了大眼睛,拿着纸条的双手微微颤抖着。

纸条上是苏卿萍的字迹,上面让她把南宫穆引到惊蛰居去,而她收到的那张纸条分明是叫她把二老爷引到这东厢房来!

怎么会这样?

如果说三姑娘现在给自己的这张纸条才是苏卿萍真正打算传到自己手里的,那么她之前接到的纸条又是谁写的?

如意觉得寒意从背脊上窜起,眼带敬畏地朝南宫玥看去。她们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却不知道这一切早被别人看在眼底!

如意这回算是彻底的服气了,匍匐在地:“三姑娘,如意认罪!要杀要剐,随意您怎么处置!”

“你就这样死了,你的家人怎么办?”南宫玥漫不经心地说道。

“难不成三姑娘还打算放过奴婢的家人吗?”如意僵硬地惨笑,她做出了这样的事,还被主子抓了个正着,恐怕连她的家人就算不死,也注定要被发。

“也不是不可以……”南宫玥注视着如意,看到她的眼神在绝望的死灰里闪出一丝光芒。

“只要三姑娘能放过我的家人,如意什么都可以做!”如意连忙说道,仿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见如意明白了她的意思,南宫玥微微一笑,道:“我要你做的事很简单,现在赶紧去告诉苏卿萍,她让你做的事你已经做到了。”

“就这样?”如意有些难以置信,她以为南宫玥不要求她上刀山下火海,也会让她受一番折磨的。

“就这样!”南宫玥回答得随意,“信不信随你!”

“奴婢信!”如意咬牙说道,她现在除了相信,难道还有别的路可以走吗?

如意话落的同时,南宫玥使了个眼色,百卉和百合立马松开了如意的双手。

如意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福了个身,“那奴婢去了。”她深吸一口气,转眼间就恢复了正常,若无其事地匆匆向大堂赶去。

南宫玥看着如意的背影,轻轻笑道:“真正的好戏,现在才要开始!”跟着吩咐百卉,“百卉,你悄悄地跟过去。”

百卉领命而去,只剩百合站在南宫玥身后,一言未发。

“百合,开锁!”南宫玥让百合开了门锁,跟着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正好南宫穆从内室绕了一圈后走了出来,一见南宫玥进来了,眼睛一亮,问道:“玥姐儿,你怎么也过来了?如意说你娘亲在这里,我在这里看了半天,却没见一人……”

“爹你没遇上娘啊,这还真是不巧了。”南宫玥笑眯眯地解释道,“娘之前是身体有点不舒服,在这里休息了一会儿,我为她行了几针,她觉得好些了,就又去了女宾席面!想来是如意带您走的路和娘不是同一条,因此你们正好错开了!”

南宫穆还想说什么,南宫玥故意抢在他前面,又道:“不过也算巧了,我正好回这里就是为了替娘拿落下的东西,没想到正好遇上爹爹你了!”

南宫穆也没在意,道:“既是如此,玥姐儿,你和我一起回去吧!”

南宫玥自然应是,和南宫穆一起朝大堂走去。

此时的苏卿萍对发生在东厢房的事一无所知,她正笑容满面地坐在女宾宴席那里,看似与旁边的一位姑娘聊得正欢,实际上却心不在焉,忐忑地等待着。

这时,六容悄悄地来到她的身边,面上带着一丝喜意。

看来是成了?!苏卿萍眼中露出几分期待。

六容凑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如意姑娘说已经办好了。”

苏卿萍心中狂喜,面上却强行压抑下来,她轻抚着额头,走到苏氏的跟前,满是歉意地说道:“姑母,萍儿觉得有些气闷,想出去走走。”

苏氏正与一侯府太夫人应酬,没在意只点点头,让她退下了。

“那萍儿先告退了。”

苏卿萍屈了屈膝,努力克制着心中澎湃的情绪,带着六容一起离开了张灯结彩的大堂。虽已是迫不及待,但她还做出一副规矩的样子。

一离开宴席,苏卿萍留意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人在意自己,便加快脚步,急匆匆地向惊蛰居走去。

这惊蛰居位置偏僻,平时除了几个姑娘上闺学时,不会有人出入,简直是最理想的地方了,因此她便特意选了惊蛰居角落里的一个厢房。

“吱呀——”

苏卿萍轻轻地推开门,故意放柔了声音:“二表哥,是你吗?二表哥你如果不出声,萍儿就当你同意萍儿进去了!”

苏卿萍没有听到人出声,只听到从门后传来的粗重喘息声:“呼——呼——”

“那萍儿进去了。”苏卿萍迫不及待地走进房中,六容立刻将房门关了起来。

关上房门后,没有点灯的房间中顿时影影绰绰的,只有月光透过半透明的窗纸送进几率光线,只能依稀看到家具的轮廓。

一进门,苏卿萍就闻到了一阵甜香的味道,嘴角微微一勾,一切都很顺利……

“……”她正欲开口再喊,一个黑影突然从右前方扑了过来,牢牢地抱住她,灼热的呼吸吹上她的脸颊。

“呼——,呼——”

“表哥!”苏卿萍以为定是二表哥南宫穆,没有一点反抗,反而乖顺地依偎在那人怀里,任他上下其手,抚胸摸**……不一会儿,她的身体就被那一双粗鲁的大掌弄得发热,发软。

“表哥……”

苏卿萍低吟着道,心中得意不已:二表哥,就算你平日里看都不愿多看我一眼,现在还不是对我竟然如此热情!这场面若是让林氏看到了,怕是要气死吧!

不一会儿,这房里就传来的男人的低喘和女人的**,久久不散……

------题外话------

感谢所有的正版订阅的亲!

感谢赠送月票的亲:江南雨 投了2票、sherry5 投了1票、夏天夏︶ㄣ 投了1票、木羊乖乖 投了1票、嫣然一笑a 投了2票、一方土888 投了1票、lmb6588 投了2票、wjxxml 投了1票、朩槿蓅哖゛暧陽钣の嶶笑。 投了1票、abigalechen 投了3票、几时余投了1票;

感谢赠送鲜花的亲:几时余 送了1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