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失散/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四夫人还真是大方啊!”

一个矮个子的婆子揣着银裸子回到厨房,笑得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今日,她力压群“雌”得了去四夫人的怡蓉院送午膳的机会,就是希望能对刚进门的四夫人说几句吉祥话,讨点赏赐,没想到这四夫人比她想得还要大方,让贴身丫鬟打赏了她两个银裸子——这可是她三个月的月钱啊!

“那这晚膳该轮到我了吧!”另一个干瘦的婆子没好气地说,羡慕得眼都红了。

矮婆子虽然有些不舍,但也不好意思一人吃独食,只能含糊着应了。

“喂喂喂,你们听说了没?”从门外又走进了一个膀大腰圆的胖婆子,手里拿着一个空食盒,还没放下,就兴冲冲地说道,“苏表姑娘和宣平侯府的吕世子的婚事提前了!”

她本以为自己扔下了一个,却不想引来两个婆子嘘声一片:“刘大和家的,你才知道啊。”

那瘦婆子鄙视地看着胖婆子,“我看阖府除了你,都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苏表姑娘的婚事突然提前到了一个月以后,这个消息一大早就传遍了整个南宫府,没知道的人怕是已经没几个了。

胖婆子先是有些失望,但很快就重振旗鼓,四下看了看后,压低声音又道:“那你们可知道这婚事为何突然提前?”

矮婆子也不在意,一边从蒸锅里拿出一个馒头,一边说:“提前就提前呗!关我们什么事?”

瘦婆子倒像是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地说:“难道说那个‘传言’是真的?”她故意在“传言”两个字上加重音。

“什么传言?”矮婆子兴致来了,连吃都暂时给忘了。

瘦婆子神秘兮兮地说道:“听说苏表姑娘是有了,所以只能尽早办婚事!”

“你就别瞎说了!”这回轮到胖婆子刘大和家的鄙视了回去,“我可是有第一手消息的。我大嫂昨日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没半点水分的!”

她这么一说,瘦婆子和矮婆子的好奇心都被吊了起来,凑过去问:“刘大和家的,你倒是快说啊。”

“我告诉你们,你们可别告诉别人。这事要是传出去,谁也别想好过。”胖婆子先是叮咛了几句,这才压低声音说,“昨晚啊,听说苏表姑娘和吕世子在惊蛰居私会,还做了那档子事……被大夫人带人抓了个正着!”

“不会吧?”矮婆子不敢置信地低呼,“这苏表姑娘看着不像这种人啊。”她嘴上这么说着,但心里却不屑地想着:这苏表姑娘私德如此,简直比娼妇还不如!

“怎么不会!”胖婆子唯恐她不信,忙道,“你想要不是这样,两家都庚帖了,为什么突然将婚事提前?甚至,大夫人还特意把姑娘们的闺学改到了邀月居呢!”

矮婆子和瘦婆子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个理,两人了一个眼神,齐齐想道:难道苏表姑娘真的和吕世子……

“这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婆子们说得兴致勃勃,直到一声干咳声响起,一看是厨房的管事来了,三人忙噤声。

下人们虽然不敢在主子和管事们跟前议论此事,但私底下还是传得沸沸扬扬,尤其当时跟在赵氏身后看到那档子事的下人也不在少数,就算是赵氏严令她们不许乱传,这丑事还是一传二,二传四……短短一日,整个南宫府的下人几乎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就算碍于主子的威严没敢对外头说,但下人们私底下可没有少讨论。本来还有些人不相信此事,觉得过于荒谬,但看到上面的主子们都是一副讳莫高深的样子,反倒是觉得其中定是有鬼。

甚至于,本来已经逐渐被遗忘的大半年前苏卿萍的“流产”事件也被人再次提起,再联想起这次发生的事,下人们心中都是咋舌不已。

这苏表姑娘明面上看着矜持自守,如大家闺秀一般,私底下居然一次又一次地做出如此丑事,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苏卿萍被刘氏禁足在房内,对这些流言自然是一点也不知,但是六容很快就知道了,却是提心吊胆地瞒着苏卿萍,一句也不敢说。

没了苏卿萍在眼前晃,南宫玥心情大好,一心一意地为林氏诊治起来。

没过几日,林氏的身体已经是一日日地好了起来。

而南宫穆更是因为知道妻子中毒的隐情,对着林氏百般体贴,连着书房都少去了。林氏虽然心里奇怪,却不至于因此把相公往外推。

这内院的事自然是瞒不过苏氏的耳目,苏氏心里只觉得这林氏简直就是个狐狸精转世,成天就知道粘着儿子不放,这若不是顾忌南宫玥这个县主,她现在就想赐个丫鬟给次子了。

就在这种纠结的心情中,苏氏突然收到了一张帖子,她的目光闪了闪,沉声问:“你说,这帖子是平阳侯府的明月郡主派人送来的?”

“是,老夫人!”冬儿回道。

苏氏看着那桃粉色的帖子好一会儿,对冬儿道:“冬儿,你去把大夫人叫来。”

“是,老夫人!”

冬儿急匆匆地去了,没一会儿就把赵氏给引来了。

“母亲!”

赵氏一听说明月郡主下帖子的事,就立刻放下手边的事务,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荣安堂。

进门前,她总算想起她当家主母的仪态,缓了缓呼吸后,走进了东次间。

“老大媳妇,快过来坐下。”苏氏挥挥手,招呼赵氏到她身旁,“你且看看这帖子。”

赵氏惊喜地打开了那张精致的桃粉色帖子,眉尾不自觉地挑起。

原来是明月郡主下帖邀请南宫琤和南宫玥五日后一同去郊游。

虽然这帖子中没半个字提到南宫晟,但赵氏心中还是波澜起伏。自从上次她与明月郡主的母亲平阳侯夫人在白龙寺偶遇后,她连着好几夜没睡好,不忍儿子要放弃如此佳媳却要低就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寒门丫头。

如今这明月郡主的帖子再次让赵氏心中燃起希望的火花!

那明月郡主出身高贵,性格张扬,一向只与王都中最高贵的名门贵女往来,如今,却下了帖子给琤姐儿。那岂非是说……

赵氏对上苏氏的眼睛,在她眼里也看出同样的想法。

这明月郡主定是晟哥儿有意!

只是这柳青清,确实是一大麻烦!

“母亲……”赵氏期翼地看着苏氏,希望她能做主拿个主意。

苏氏心中自然也希望南宫晟能与平阳侯府结亲,这样,南宫府才算是与皇族又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也才算真正在王都扎下根。可是她也知道,以长子南宫秦的性子,是绝对不会主动退亲的!

苏氏沉吟了片刻,说道:“……总之,这次明月郡主既然是来约琤姐儿的,就让琤姐儿去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赵氏有些失望,应了一声,“是,母亲。”心里则暗暗想着:为了儿子,她得好好谋划一番才是。

这明月郡主的一张帖子,在南宫府激起了不少风浪。

三房心里如何嫉妒且不说,这二房的林氏和南宫玥心里都是不情愿。

此刻的南宫玥还不知道祖母和伯母赵氏不可告人的小心思,她心里只是奇怪这曲葭月为何会突然下帖给自己和大姐姐南宫琤。明明这位郡主对她们俩姐妹一向没有什么好感,还屡次三番试图为难她们,可如今却莫名其妙地给她们送来了帖子!

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玥姐儿,不如还是回掉郡主吧。”林氏忧心忡忡地提议道。她还记得年初去宫里参加宫宴之时,那明月郡主是何等的骄傲,根本不屑给她们一个好脸色。

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尚且是如此,这玥姐儿和琤姐儿两个不经事的小姑娘,若是被明月郡主为难,岂非是叫天不灵叫地不应?

南宫玥摩挲着帖子,心里也怀疑曲葭月这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却也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若是对方真的别有居心,那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不如迎面而上,见招拆招便是!

只是这些话,南宫玥可不敢就这么与林氏说。她想了想,含蓄的说道:“娘亲,我看恐怕不可能。祖母怕是不会同意的。”

林氏微皱眉头,知道南宫玥说得没错,以苏氏的性格,绝对不会允许她们回绝郡主。

可是……

“玥姐儿,你别担心,我去与你祖母……”

“娘亲,”南宫玥笑着打断了林氏,凑到她怀中,安慰道,“您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您可别忘了我是皇上亲封的县主,虽说还比不上郡主之尊,但也不是明月郡主可随意践踏的,我不会让她为难我的!”

灯会的仇,已经报了,南宫玥自觉现在和曲葭月两清了,可要是曲葭月再来招惹她,她也不会平白的被人欺负!

听她这么一说,林氏总算是放下心来,和所有的母亲一样,在她的心里,女儿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小姑娘。

五日的时间眨眼即过,郊游当日,画眉给南宫玥挑了一件轻便却又不失庄重的软银轻罗百合裙,又给她梳了个简洁大方的双平髻。

等南宫玥带着意梅和百卉抵达二门时,一向准时的南宫琤已经和书香、墨香候在了那里。只见她身穿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头梳双丫鬟,点点金粉相间的珠花点缀在发髻之中,简单却又令人惊艳。

只是,她看来眉头微蹙,完全不见即将出门的喜悦。赵氏只说让她去赴明月郡主的约,倒也没有提别的,以至于南宫琤心里对这趟出行总有些芥蒂,毕竟,曲葭月对她的敌意,她还是十分清楚的。

“大姐姐!”

“三妹妹!”

姐妹俩见礼后,南宫琤欲言又止地看着南宫玥,但最后还是叹一口气作罢,勉强笑道:“玥姐儿,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吧!”这事到临头,又岂容她说不去就不去。

“是,大姐姐。”南宫玥明知道南宫琤想说什么,却装作若无其事。

二门处停着两辆马车,一辆南宫玥的朱轮车,另一辆马车是府里为南宫琤准备的,虽然南宫府的马车也是气派不凡,可是跟内务府专门为县主的朱轮车比起来,却还是远远不如。

南宫琤的目光不由在南宫玥的朱轮车上流连了一下,心生羡慕。这金盖朱轮车上画有精致的彩绘,还装饰了珠玉璎珞,看来既华贵又精致。

南宫玥心里一动,笑着开口邀请道:“大姐姐,这路途遥远,我们姐妹不如坐同一辆马车,也好说说话解解闷。”说着,她就不由分说地拉着南宫琤上了朱轮车。

南宫玥的丫鬟意梅、百卉,以及南宫琤的丫鬟书香、墨香则坐上了后面一辆马车。

四个护卫护着马车一路平安地出了西城门,又驶了半个时辰,这才到了翠微山脚下。

这翠微山的风景果真如传闻般秀丽无边,空气中氤氲着树木的清香,耳边传来风吹动树叶的簌簌声,以及潺潺的山谷涧水声,让人不由放松下来。

南宫琤和南宫玥在丫鬟的搀扶下一一下了马车,明月郡主曲葭月立刻热情地迎了上来。

她今日穿了一件鹅黄色的漩涡纹纱绣裙,鲜丽的黄色衬得她的肌肤仿佛在发光,但比起天生绝色的南宫琤,始终还是略有不及。

“南宫大姑娘,摇光县主,许久不见!”

曲葭月眉眼含笑,仿佛迎接的是多年不见的挚友,目光落在南宫琤绝美的脸庞时,也是脸色略微僵了一下,转瞬又扬起了热情的笑脸。

她以为自己表现得无比亲和,却不知这样反而使南宫玥二人提防更甚。所谓“事反常即有妖”,两姐妹了一个眼神,心中的防备愈发浓重。

“参见明月郡主!”

南宫琤和南宫玥一起屈膝行礼,曲葭月忙道:“免礼,两位何必如此客气。”

虽然曲葭月说得好听,但南宫琤和南宫玥可不想让对方抓到错处,依然把礼数做足。

曲葭月已经习惯了别人在自己面前恭恭敬敬,因此并没有觉得不对,继续与两人热络道:“芳筵会一别,两位姑娘可好?”想到芳筵会,曲葭月心中有些不悦,那日若非那苏姑娘与宣平侯府的吕姑娘没事折腾些事情出来,也不至于南宫晟和南宫琤他们提前离场……

本来她也许有机会与南宫琤先打好关系,甚至还能见识一下南宫公子的学识与风采!

这一切都怪那吕珍!

想到这里,曲葭月眼中闪过一抹怨愤。

南宫玥和南宫琤都抓到了曲葭月那一闪而逝的眼神,心里还以为曲葭月在讽刺南宫家在芳筵会出了大丑。南宫玥倒还好,南宫琤顿时表情不太自然,道:“那一日,表姑不慎落水,倒是让郡主见笑了。”

“南宫大姑娘,你何必与我这么客气。”曲葭月亲热地往南宫琤靠了靠,道,“这又并非是你的错。哎,我与吕珍相熟多年,还不知道她的臭脾气吗?这一回,她真是闹过头来,反而害了自己!”

她一番话说得南宫玥和南宫琤面面相觑,心想:难不成这位郡主认为是吕珍与苏卿萍起了争执,这才两人一起失足落水?

曲葭月心中还真是这么想的。她与吕珍相熟多年,平日没少见这吕珍狐假虎威,甚至于有时候曲葭月看谁不爽,也是一句话让吕珍去替自己教训对方。这落水的戏码,吕珍也不是第一次玩了,没想到这次玩过头,连自己都栽了!

这时,不远处的另外几位姑娘也走了过来。曲葭月这次邀请的都是王都中身份显赫的贵女:恩国公府的蒋逸希,云城长公主的嫡女流霜县主原玉恰,还有齐王府的嫡长女韩绮霞,加上南宫玥姐妹,一共是六人。

“希姐姐。”南宫琤和南宫玥一向与蒋逸希相熟,先与她见礼。

“琤妹妹,玥妹妹。”蒋逸希微笑着回礼,跟着为二人介绍其他的姑娘,“这位流霜县主你们想必在云城长公主府已经见过了,还有这一位是齐王府的大姑娘韩绮霞。”

姑娘们一一见礼后,南宫玥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韩绮霞,这韩绮霞应该就是韩淮君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是齐王世子的嫡妹。容貌看来与齐王世子有四五分相似,五官还算秀丽,但在这几位姑娘中算是相貌平平了,只是小姑娘身材高挑纤细,腰杆挺得笔直,看来倒是自信满满。

此刻正是辰时,金色的阳光洒遍大地,翠微山似乎被蒙上一层淡金色的纱衣。

南宫玥随着众人拾级而上,看着前方曲葭月一直拉着南宫琤,嘴里的称呼更是不知何时从“南宫大姑娘”变成了“琤妹妹”。她在后面听着直冒鸡皮疙瘩,心里不由诧异:这个明月郡主今日葫芦里究竟的是什么药。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曲葭月突然对南宫琤态度大变,必定有所图谋!

南宫琤也不是傻子,见曲葭月对自己的行为举止,异于往常,心中越发警惕。唯恐说多错多,她只是对方说一句,才简短地回一句,让人挑不出错处。

其她姑娘也素来知道曲葭月的刁蛮,从不见她如此主动的与人交好,心中不由纳闷,却是聪明地没有说出口。

“玥姐儿,”蒋逸希忍不住轻声问身边的南宫玥,有些奇怪地问道,“你大姐姐什么时候和明月郡主关系这么好了?”

南宫玥摇了摇头,同样不解道:“希姐姐,我也不知道。这次郡主居然邀请大姐姐和我,也让我们很是讶异。”顿了顿后,她又问,“希姐姐,你说她是真的想和我大姐姐交好吗?”

“这话放在别人身上,我还觉得有可能!”蒋逸希性格直爽,不客气地直言道,“但放在明月郡主身上,我却是不敢信!”

“那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南宫玥百思不得其解。

“迟早会知道的,你让你大姐姐多防备着点便是!”蒋逸希没少和曲葭月打交道,对她的性格再清楚不过了。

“也只有如此了!”南宫玥无奈地笑了笑,又和蒋逸希聊起了别话题。

又走了一会儿,众人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名叫望月亭的凉亭,曲葭月亲昵地拉着南宫琤进了望月亭,道:“走了这么久的路,大家应该累了吧?不如先在这儿歇歇吧。”

的确,原玉怡和韩绮霞已然露出了疲态,曲葭月的提议自然得到了她们的响应。

南宫玥和蒋逸希也没有反对,就这样一行人便在望月亭暂时歇下,悠闲地欣赏起附近景色。

山风徐徐,莺啼婉转,姑娘们在望月亭中或站或坐,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天,好不悠闲。

在望月亭中歇息了约一刻钟,突然山路上出现了一群身着锦衣的少年男子。

南宫玥抬眼望去,发觉长狄诚王和三皇子韩凌赋走了在最前面,后面还跟着五个世家公子,巧得很,萧奕、韩淮君也在其列。这皇子和诚王出行,自然也少不了随行的侍卫,这七个公子加上十来个侍卫,也算是浩浩荡荡了。

“三表哥!”

“参见三皇子殿下!”

“参见诚王殿下!”

姑娘们一一行礼,韩凌赋和诚王自然是请她们免礼。

这些公子毕竟都是外男,姑娘们正想要回避,却见那长狄诚王朗声开口:“诸位姑娘,相逢即是有缘,看来你们也是去郊游,不如与我们同行如何?”

南宫玥诧异地看向长狄诚王,此人官话说得这么好,还会吟诗作词,难不成他不知道大裕男女大防之严吗?

可当她注意到诚王炙热而惊艳的目光投注在南宫琤身上时,南宫玥瞬间就明白了,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南宫玥皱眉,正想开口回绝,却听曲葭月已经抢先道:“有何不可!”

曲葭月发出了清脆悦耳的笑声,“诚王来我们大裕做客,身为东道主,向诚王殿下介绍我大裕的风景名胜,是吾身为大裕子民应尽之责!”她的话倒是说得冠冕堂皇。

“那就多谢明月郡主了!”诚王朗声大笑道。

姑娘们均心觉不妥,可曲葭月都这么说了,她们也不好再出言反对,曲葭月行事任性是王都里出了名的,这次郊游是由她组织,虽然刚刚那话她说得稍稍有些牵强,但偏偏勉强也能说得过去。

既然众人都没有反对,南宫玥也不便出言扫兴。蒋逸希小声地在南宫玥耳边介绍其中三位陌生的公子,他们分别是陈大学时府的陈琅,工部尚书府的季舒玄,以及定国将军府的莫习凛。

既然同意了一起走,这几位出身高贵的姑娘也都不是小家子气的人,落落大方地和那些世家公子们就着一些诗词歌赋的问题闲聊起来。说话间,众人一起向山路进发。

萧奕走得越来越慢,不动声色地落到了后方,没一会儿功夫就自然地走到了南宫玥身旁。

“臭丫头,你出来郊游都不叫我!”萧奕轻声道,语气中透露着浓浓的委屈。

南宫玥无语地扶额,这是明月郡主邀请闺中姐妹们来郊游,她怎么可能叫萧奕这么一个男子过来?

南宫玥一时没说话,萧奕倒是来劲了,可怜兮兮地又道:“臭丫头,你真是太没良心了!你让我办事,我二话不说就给你办得漂漂亮亮,可是你呢?”

萧奕说的自然是芳筵会的事,倒是说得南宫玥有些心虚:好像也是,她还没好好谢过他。

不过,就算是要谢他,也不是现在……

考虑到萧奕那不屈不挠的緾功以及得寸进尺的性格,南宫玥聪明地转移了话题:“你们今日怎么会在这里?”

萧奕自然明白南宫玥试图转移话题,只是她的话题正好转得非常合他心意。于是他笑嘻嘻地答道:“是皇上派我和三皇子领着那个诚王在王都四处逛逛,诚王听闻翠微山风景甚美,我们就陪着他过来了。”

“哦。”南宫玥淡淡地应了声。

萧奕却是不满意,略显急切地又道:“臭丫头,你为什么不问诚王是听谁说的?”

南宫玥的眉头抽动了一下,分了一个眼神给萧奕,难不成……

萧奕得意地点了点头,狡黠的眼神仿佛在说,对,就是这样!

昨日,皇帝派他们几人领诚王游览王都,但诚王之所以对翠微山起了兴趣,正是因为萧奕得知南宫玥她们今日要来翠微山郊游,故意向诚王提起这里,引起了他的兴趣,于是他们这些公子哥这才到了这里。

还真是这样……南宫玥已经不知道该给出什么样的回应了。

萧奕笑眯眯地看着她,笑容灿烂得有些刺目,满脸写着:夸我吧!我聪明吧?

前方与曲葭月并行的南宫琤突然回头看了南宫玥一眼,见她和萧奕说着话,看上去很熟稔的样子,心里不由有些奇怪:玥姐儿什么时候和镇南王世子认识了?……看起来好像还颇为熟悉。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南宫琤见南宫玥和萧奕举止有度,只是寻常说说话,并没有太过亲密,看来和其他公子、姑娘们没有什么区别,因此南宫琤也没把这件事太放在心上。

一行人又走了一会儿,天空竟渐渐暗了下来,突然从南边涌来大片乌云,瞬间遮蔽了丽日蓝天,漫天都是层层叠叠的黑云,黑压压的一片,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压在头顶似的。

“滴答!滴答!”

豆大的雨滴很快就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密密麻麻,打在皮肤上都有些微微生疼,众人不由驻步。

“下雨了!”

不知道是哪位姑娘低低地惊呼了一声。丫鬟们顿时手忙脚乱,看着这青天白日的,谁也不曾想过会突然想起暴雨来,因此都没有带上雨伞,只能勉强拉起披风为姑娘们挡雨。

韩凌赋回头看了看身后蜿蜒的山间小路,又抬头看了看山顶的树林间隐约可见的凉亭。他们自山脚上来,至少走了一个时辰,若是按原路返回,恐怕所有人都要淋成落汤鸡,还不如到这几十丈外的凉亭暂时避雨。

他果断地说道:“我们不如先去山顶的凉亭避雨吧!”

姑娘们自是忙不迭应了,众人加快脚步,朝山顶的方向蜂拥而去……

眼看着离山顶的凉亭越来越近,“轰隆隆……”乌云密布,彷如暗夜一般的天空中闪过一道巨大的闪电,伴随着一阵阵震耳欲聋的雷鸣声,雨声越来越大,片刻间,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这时,山顶的凉亭已经完全映入众人的眼帘,那是一个木构黛瓦顶的凉亭,因为时日已久,上面的红漆已经黯淡无光,亭子上方挂着一个巨大的牌匾,用金漆龙飞凤舞地写着“阅微亭”三个大字。

众人也没心情细细观赏这个凉亭,忙加快脚步,一窝蜂似的冲进了亭中。

幸好,这个凉亭还算够大,就算是他们这十几个女眷丫鬟加上二十来个大男人也是绰绰有余。

这些公子都是守礼之人,自觉地靠在一起,因而亭中便分成了两块区域,男女各占一边。

蒋逸希特意命几个丫鬟站成一排,做人体屏风挡在亭子中央。

所幸,姑娘们的衣衫上虽然沾有些许雨水,但没有湿透,倒也没什么大防碍,只是鬓发在奔跑中弄乱了些许,看来有些狼狈而已。

南宫玥四下扫视了一圈,却没有发现南宫琤的身影,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脸色大变,急急道:“希姐姐,你看到我大姐姐了吗?”

蒋逸希正拿着帕子擦拭脸上的雨水,起初还没在意,“琤姐儿不就在这里吗?”说着,她扭头看向了自己的右手边,双目一瞠,也是面色骤变,“人呢,琤姐儿明明之前一直在我身边的啊!”不止是南宫琤失踪了,连她的丫鬟书香和墨香也不见了。

南宫玥和蒋逸希都是心急如焚,这女子的闺誉最为重要,南宫琤若只是不见了一会儿还好,这时间要是久了,怕是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

两人神色焦急地又在亭子里看了一圈,曲葭月、原玉怡和韩绮霞都在了,唯有南宫琤不在其中。

这时,曲葭月她们也发现南宫琤不见了,不由面面相觑。

“不在这里,那一定是刚刚下大雨时,不小心走散了。”南宫玥忧心忡忡地说道,“不行,我得去找她!”说着,她就大步欲向亭外冲去,亭子另一边的萧奕自然也注意到南宫玥这边的动静,一声不吭地紧随其后。

“县主且慢!”一道颀长的身影突然挡在了南宫玥前方,正是韩淮君。

“韩公子……”南宫玥眉头微皱地看着韩淮君。

韩淮君赶忙道:“县主,这翠微山虽然不算陡峭,但风雨这么大,不仅路滑,视野也不好,你去不合适,不如还是由我去找南宫大姑娘吧!”

话音刚落,就听韩凌赋和诚王也走到了韩淮君身旁,韩凌赋出声附和道:“县主,表兄说得没错,让你一个姑娘家去找,实在是太危险了,还是让我们去吧。”

连诚王也安慰道:“县主,别太担心,令姊一定没事的。”

“是啊,玥姐儿。”蒋逸希也在一旁软言劝说道,“你去太危险了,万一琤姐儿自己回来了,你却出了事,岂不是让琤姐儿内疚,更让你家人担忧。还是让他们带上几个侍卫一起去,一定很快就能找到琤姐儿的。”

南宫玥也不固执不讲理之人,仔细一思量,觉得蒋逸希所言甚是,便点了点头,感激地对着众人行了一礼:“那摇光就多谢诸位了!”

“县主客气了。”韩淮君连忙回了一礼,又道,“县主,不管有有没有找到令姊,半个时辰后我们必定回来。”

“摇光明白。”南宫玥点了点头。

既然三皇子做了表率,于是还有三位世家公子也走了过来,主动请缨,唯有萧奕突然退后了一步,义正言辞地开口说道:“你们这些姑娘家单独留在这里也不好,不如由我留在亭子里护卫,免得发生什么意外!”

众人早听说这镇南王世子不似其父其祖,是个纨绔不顶用的,如今一见,果真如此,便也没在意,有的人甚至心里觉得没他反倒好。

几个公子围在一起,简单地商定计划以后,就带着几名护卫分头而去。

他们的身形很快就在雨幕中朦胧起来,南宫玥静立原地,久久没有动弹。

萧奕走到南宫玥身旁,小声安慰道:“有这么多人去找她,她不会发生什么大事的!”

南宫玥勉强笑了笑,叹道:“希望如此吧!”

萧奕退到一边,悠闲地倚着亭中的一根梁柱,看似在欣赏外面的雨景,其实却留了一分心神在南宫玥身上。

他心里对自己的机智十分满意。虽然南宫琤是南宫玥的堂姐,但在他心里,只有南宫玥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他是绝对不会傻到为了一个算不上认识的姑娘把南宫玥留在这里的!

这边,亭中的众人都为南宫琤的下落忧心不已;另一边,完全迷失了方向的南宫琤以及书香、墨香也不好受,这荒山野岭,暴雨连绵,她们简直是叫天不灵,叫地不应。

偏偏刚刚南宫琤在奔跑时崴了脚,也让她们寸步难行。

“这雨越下越大,姑娘的脚又崴了,我们现在又迷路了。这可怎么办呢?”书香六神无主地抬眼看看周围好似一模一样的树木,如瀑布般的暴雨中,她们早就寻不到那凉亭的踪迹。

南宫琤倒还算是镇定,安慰两个丫鬟:“别慌,等三妹妹发现我不见了,一定会有人来找我们的,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对,对,姑娘说得没错。”墨香点头如捣蒜,现在的她们也只能寄希望于南宫玥及时发现她们不见了,再让人帮忙来寻找了。

南宫琤心里叹气,只能怪自己不小心,当时走得太急没看路,不小心崴了脚……等她和两个丫鬟反应过来后,发现前方已经失去了众人的踪迹。

她们三个姑娘家当时就慌了神,只能估摸着大致的方向往前走,可是雨天路滑的,磅礴的大雨又阻碍了她们的视线,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们走岔了道,居然到现在还没到山顶的凉亭……

附近没有避雨的地方,南宫琤只能忍着脚上的疼痛,由书香、墨香搀扶着,咬牙继续向前走……这种时候,时间过得尤其的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南宫琤突然眉头一动,抓紧了墨香的胳膊,“你们听,是不是有人在叫?”

南宫琤这么一说,书香和墨香都打起了精神,侧耳倾听,俱都面露喜色。

“是啊,姑娘,真的有人……”说着,书香第一个对着前方高呼起来,“喂,我们在这里,快来人呀……”

“快来人啊!”墨香也大声地叫了起来。好不容易有人来了,若是错过了这次,也不知道又要等多久。

没过多久,一道颀长的身形渐渐出现在雨幕之中,书香和墨香简直是喜形于色,用力地对着对方挥了挥手手,“我们在这里!”

对方大步走近,熟悉的脸庞在雨幕中变得清晰起来,“南宫大姑娘,可算是找到你们了。”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就算是在滴答的暴雨声中,仍是突出。

“诚王殿下!”南宫琤愣愣地看着那张英俊的脸庞,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胸口“噗通噗通”地快速跳动了两下。

“是我,别怕!”诚王又上前一步,目光灼灼地看着南宫琤,眼里透露出焦急和关切,让南宫琤不由自主地莫名的觉得耳根子开始发热。

跟着,他的目光落在南宫琤不太自然的右脚上,“你的脚……”

书香忙道:“诚王殿下,我们姑娘的右脚崴了。”

“我虽然不算精通医术,但是一些跌打损伤,却是不在话下。”诚王一边屈膝下跪,一边柔声问道,“南宫大姑娘,可否容我帮姑娘看看?”

南宫琤俏颜一僵,反射性地把脚缩进了裙中,墨香语调微扬,道:“诚王殿下,我们姑娘可是大家闺秀,怎么可以让外男看到自己的肌肤!”

诚王愣了一下,又直起身来,歉然地拱了拱手:“南宫大姑娘,确是我失礼了。忘了这里是大裕,而不是我长狄。”

他说得落落大方,光明磊落,南宫琤细一想,也确是这个道理,福了福身道:“诚王殿下一片好意,是我失礼了。”

“据我听闻,令妹摇光县主精通医术,等我们去山顶的阅微亭与她会和,便好了。”诚王安慰道。

听到诚王口里说着“我们”,南宫琤俏脸微红,点了点头,“那就麻烦诚王殿下带路了。”

“姑娘请!”

四人很快走远,谁也没注意到一道修长的身形自一颗大树后走出,意味不明地看着四人离开的背影……

------题外话------

感谢所有正版订阅的亲们,谢谢大家的支持!

也感谢大家送给泠的月票:

zcy201289投了1票、chillyzhao投了1票、chshp205投了1票、梦渡茶糜投了1票、135**5063投了1票、swallow329投了3票、xystere105投了1票、lt期待未来投了1票、筱灵儿投了2票、吕米妮投了2票、137**2963投了1票、136**0474投了3票、xystere105投了1票;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