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宠辱/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睡了一个好觉。

把苏卿萍嫁了出去后,她只觉得神清气爽,心情也好了许多。

南宫玥摇了摇**边的小铜铃,不一会儿,意梅便推门走了进来,另有几个二等丫鬟跟在她身后,她们的手中拿着铜盆,脸帕等各种洗漱用具。

“二姑娘,您起了吗?”

南宫玥点点头,意梅服侍着净了面,又把杨柳枝沾盐递给她。

洗漱后,南宫玥在丫鬟们的服侍下换上了一件新制的烟红色留仙裙,颈上则戴上了挂着长命锁的金项圈。

南宫玥坐在梳妆台前,由意梅为自己梳头,她想了想,挥手让其他丫鬟退下,这才开口说道:“意梅,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也有十六了吧?”

意梅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还是柔声回道:“是的。三姑娘。”

南宫玥状似若无其事地问道:“你爹娘对你的婚事有何打算?”

意梅一怔,拿着梳子的手不由一抖,差点扯掉了南宫玥的几根头发。

感觉到意梅的不安,南宫玥微微一笑,说道:“我只是想问问。如果你家中没有打算的话,我也能让娘亲给你好好物色一下。”对南宫玥而言,意梅照顾了她整整两世,上一世,由于丧母,她避居外祖家,等再回府的时候,意梅已经被随意的配给了小厮,而今生,她想好好的为意梅物色一个贴心的人。

意梅低下头,脸颊一下子就红了,三姑娘自己也才十一岁,哪有这般年纪的姑娘这样直接来问她婚事的啊。但想着三姑娘素来稳重,还是声音如蚊子般说道:“奴婢……”支吾了片刻,她像是下定了决心般说道,“三姑娘,奴婢有一表哥……我们、我们……”

南宫玥恍然了,说道:“你喜欢你的表哥?”

意梅的脸更红了,脸颊烫得极了。意梅一家是家生子,家生子的婚配本就不由自己做主,虽说她和表哥互有好感,可也不敢对人言。

南宫玥存心逗她道:“你都不告诉我一声,要是我不知道,把你配给别人,你的表哥以后要怎么办呢?”

意梅跺了一下脚,羞意更重,“三姑娘!”

南宫玥笑着摇了摇头,一向稳重的意梅也有了这种小儿女的姿态,看来是羞极了。她顿了顿,带着一丝好奇问道:“你表哥现在在哪儿做事?”

意梅红着脸说道:“表哥在外院的回事处。”

南宫玥微微颌首,回事处不同于别的地方,用的人需要机敏而又不失稳重,也要能读会看。这么看来,意梅的表哥应该还不错。她想了想说道:“下次把你表哥带给我瞧瞧,若确实还不错的话,就让你爹娘来求个恩典吧。”虽说意梅看起来十分心悦她的表哥,但南宫玥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替她把把关。

不过,此言一出,意梅却是惊了,忙说道:“三姑娘!您是不是嫌弃奴婢了?”

“当然不是。”南宫玥摇摇头,转过身后,微笑地看着她,目光清澈的不带杂质,说道,“你是我身边最信重的人。我有一件事要托付给你。”

意梅不明所已地问道:“三姑娘有什么需要奴婢做的?”

南宫玥收敛起笑容,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意梅,你也知道我有一个胭脂铺子的,我想让你成亲后,替我打点这个铺子。”

意梅愈发不解地说道:“可是,我没有管过铺子,而且胭脂铺子的管事的做的不错啊,这个月的红利也刚刚送进府来了……”

南宫玥摇摇头,“意梅,我手头上有皇上赏赐的千两黄金,还有这县主的册封,你觉得我还会在乎一个小小的胭脂铺子的红利吗?从一开始,我开这个铺子,为的就不是银子,而是消息。”

南宫玥的这个铺子为的是贵女命妇之间的消息渠道,但是她手头却没有多少可用之人,这一年多来,银子倒是赚了不少,但最初的目的却是毫无收获,南宫玥考虑了许久该让谁都打理这个铺子,思来想去,还是意梅最为合适。

意梅一直陪在她身边,也知道了她不少秘密,南宫玥觉得有些事情其实可以不用瞒她,于是便直言道:“名门世家,官宦人家的女眷有些时候是不能小觑的,从她们日常的谈话中,可以得知不少有用的消息。现在的管事虽然经营的不错,但我不能全信他,也不能靠着他来替我收集这些消息。但是你不一样……你是我可以信任之人。”

南宫玥很认真地说着这席话,不知不觉间,意梅脸上的羞涩褪去了不少,她虽然不明白南宫玥收集这些消息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她没有问,而是郑重地应道:“是的。三姑娘。”

南宫玥扬唇笑了起来,那笑容如清晨的阳光一样充满了朝气,“等你出嫁那天,我一定给你备份大大的嫁妆!”

意梅的脸又红了,嗔道:“三姑娘!”

南宫玥仗着自己年纪小,还想再逗她几句,这时,传来轻轻地敲门声,就听鹊儿在外面说道:“三姑娘,老夫人屋里的冬儿姐姐来传话,说让您现在去一趟荣安堂!”

南宫玥愣了一下,脸上不由露出讶色。这一大早的,苏氏竟然特意传唤自己,按照惯例,再过半个时辰,自己自然会去荣安堂给她请安,这一点,苏氏当然是清楚的。可就算如此,苏氏仍然选择特意派人来传唤自己,而且还是冬儿这个大丫鬟,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有什么事那么急?

南宫玥问道:“冬儿有说是为了什么事吗?”

鹊儿恭敬地回答道:“并无。”

南宫玥心中倒起了一分好奇,让意梅为自己梳好了头发,又整了整衣裳,便带着她一起去了荣安堂。

一进荣安堂的院子,南宫玥就看到冬儿正守在正堂门口。见到她到来,冬儿上前行礼道:“见过三姑娘,老夫人和吴嬷嬷正在正堂里候您。”

吴嬷嬷?这又是谁?为了她,倒是搞得府里兴师动众的。南宫玥微微挑眉,点了点头:“我这就进去。”

南宫玥不紧不慢地跨过门槛,就连压裙的环佩都没有丝毫的晃动。

正堂内,只见苏氏正笑容可掬地坐在主位的圈椅上,看苏氏这副模样,南宫玥大致猜测这位吴嬷嬷想必是服侍哪位贵人的。

苏氏下方,右手边的第一张圈椅上,正端坐着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妇人,她身穿一件半新不旧的石青色妆花褙子,花白的头发整整齐齐地绾成个圆髻,只在耳朵上坠了枚银耳丁,戴了对银手镯,打扮得干净利索。她身形略显圆胖,绷紧的圆脸上看不到一丝皱纹,一双细细的眼睛透着精光,一看就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主。

南宫玥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位吴嬷嬷,一边往前走,直到苏氏跟前。

“见过祖母!”

“玥姐儿,起来吧。”苏氏和善地抬了抬手,一副祖慈孙孝的样子。跟着,介绍那吴嬷嬷,“玥姐儿,这位是云城长公主府的吴嬷嬷,今日是特意来见你的。”说着,她怕南宫玥不知道,还特意补充了一句,“吴嬷嬷可是云城长公主的乳母。”哪怕不知道吴嬷嬷是谁的人家,只听她是云城长公主的“乳母”,都会给她一点儿脸面。

可是,南宫玥此刻心中却只有一丝好笑,堂堂的百年世家南宫家的太夫人,居然对着一个下人如此“和颜悦色”,甚至以客之礼待之,任由她这般大模大样的坐在这正堂之上,恐怕祖母的心里早已忘了何为“世家”。

看了一眼那吴嬷嬷,虽然对方还没说明来意,但南宫玥已经心里有数了,她神色平静的说道:“原来是吴嬷嬷。”

吴嬷嬷站起身来,对着南宫玥随意地福了福:“见过摇光县主。”没等南宫玥说免礼,她就已经自己直起身,又坐了回去。

南宫玥微扬起唇角,笑容冷淡而又疏离。心想:这位吴嬷嬷明知道自己乃是二品的县主,却毫无敬意。有求于人,竟然还是如此态度,这云城长公主府的教养果真是不错啊!

苏氏似乎没觉得吴嬷嬷的举止有何不对,笑呵呵地说道:“玥姐儿,快坐下。”

“谢祖母!”南宫玥福了福身后,就在吴嬷嬷对面的圈椅上坐下了。

苏氏直截了当地说道:“玥姐儿,我刚刚听吴嬷嬷一说,才知道你前些日子去云城长公主府探望过流霜县主?”

南宫玥似笑非笑地瞥了那吴嬷嬷一眼,这吴嬷嬷不可能不知道那日自己和云城长公主闹得不欢而散之事。为此,蒋逸希还特意在两日后登门拜访向自己致歉,隐晦地说了长公主放下的豪言。如今,这吴嬷嬷倒是大摇大摆地找上门来,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也不知是不是脸皮厚到已全然忘了当日之事。

南宫玥不客气地直言道:“回祖母,也算是有这么回事吧,只是长公主殿下似乎不太欢迎孙女。”说着,她又看向因为自己的这句话而面色微沉的吴嬷嬷,扬唇微笑道,“吴嬷嬷,不知你今日来访,可是有什么指教?”

吴嬷嬷站起身来,勉强露出笑容,生硬地说道:“禀县主,老奴今日是特意奉长公主殿下之命,请县主过府为流霜县主医治脸伤的!”语气中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仿佛她亲自来这么一趟请人,南宫玥就该感恩戴德才是。

南宫玥脸上的笑容不变,她把玩着手上的镯子,似是漫不经心地说道:“吴嬷嬷,请回吧。”

派这样一个嚣张的嬷嬷来“请”自己,难不成,这云城长公主把自己当作是公主府的下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吗?

吴嬷嬷似是没有听明白她的意思,又说道:“县主,马车在已经外面候着了,您随我一起去就是。”

南宫玥轻笑出声,轻描淡写地瞥了她一眼,说道:“吴嬷嬷似是没有听懂我的话,我是让你可以回去了。”她在“你”字上直接加了重音。

吴嬷嬷双目瞠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小丫头竟然敢拒绝?!

连苏氏都一时镇住了,可是又不能在吴嬷嬷面前训斥南宫玥,不由皱起了眉头。

吴嬷嬷不敢置信地指着南宫玥,身体微微颤抖着说道:“你竟然无视长公主殿下的命令?”这一下,她就连尊称的“您”都忘记了。

即然这吴嬷嬷以这般态度待她,南宫玥自然也不会任由她轻慢,就听她收敛起脸上的微笑,冷冷地说道:“吴嬷嬷莫不是以为我是什么丫头婢子,可以由着嬷嬷为所欲为?我堂堂一个朝廷册封的摇光县主,岂是你一个嬷嬷就能差遣的?还有……把你的手放下去,你不过是个奴婢,对县主无礼,岂是你一个奴婢能担当得起的?!”

南宫玥不怒自威,那凌厉的目光让吴嬷嬷不由地就放下手。只是她的心里还愤愤不平,眼睛怒瞪着南宫玥,毕竟已经多年没有人用这样的态度对她说过话了!

苏氏原本为南宫玥的态度而有些不快,但此刻却是若有所思,心想:玥姐儿说得没错,这南宫府岂是云城长公主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

南宫玥无视吴嬷嬷气得跳脚的样子,她悠然起身,向苏氏福了福,行礼告退道:“祖母,孙女还需回去准备闺学事宜,就先告退了”说罢,便转身离去,连看也没看一眼那吴嬷嬷。

“吴嬷嬷,”苏氏虽然心里对这吴嬷嬷很有意见,但也没打算与之翻脸,还算客气地解释道,“我这孙女年纪还小,嬷嬷……”

她话还没说完,就见吴嬷嬷草草地福了个身,自顾自地说道:“既是如此,那老奴就告辞了!”说完,竟就这么甩袖而去,心道:好你个南宫府,居然跟她玩什么打一棒子再给一把糖的把戏!这可是她老婆子玩剩下的!

这公主府的下人也敢给自己甩脸子,苏氏气极,待吴嬷嬷的背影消失后,才愤愤道:“这算什么回事啊!”一个区区的奴才竟然也敢如此嚣张!

吴嬷嬷气冲冲地坐上公主府的马车,在“骨碌碌”的车轱辘声中离开了南宫府,心里气急败坏地想着:这摇光县主真是不识抬举!她回去后定要禀告长公主殿下!

一直到云城长公主府,吴嬷嬷都是意难平,风风火火地冲进云城长公主的荣华居。

此刻,云城长公主、原文瀚和长媳孙氏正在荣华居的正堂等着吴嬷嬷的消息,本以为她定能带着南宫玥一同过来,却不想吴嬷嬷竟是孤身回来了!

还没待云城长公主问话,就见那吴嬷嬷行礼后,气冲冲地禀告道:“回公主殿下、驸马爷,老奴今日一大早去南宫府请那摇光县主,好声好气,谁知那摇光县主甚为桀骜不驯,竟把老奴赶了出来!公主殿下,这摇光县主哪里是在羞辱老奴,分明是眼里没有公主殿下!”吴嬷嬷加油添醋地说了一通,越说越愤怒,好像真有这么回事似的。

孙氏微微垂眸,默不作声,嫁进公主府两年,她对这吴嬷嬷再了解不过,知道对方口里所说恐怕是三分真,七分夸大,却不便多言。

“可恶!”云城长公主确是信了,气得额头青筋暴起,恨恨地骂道,“好个摇光县主,简直是给脸不要脸,难不成以为本宫就一定要求她不成!”

原文瀚比云城长公主要冷静得多,心想:如今怡姐儿这般情况,就算是那摇光县主自己治不好怡姐儿,将来没准还要求着她的外祖父林神医!

他沉吟一下,劝道:“公主莫气,这南宫家以诗书礼仪闻名,教出来的姑娘应该不止于此,想必是有些误会。”

孙氏眸光一闪,出声自动请缨:“父亲,母亲,不如明日……不,今日午后,就由媳妇亲自前往南宫府相请?”

云城长公主仍是眉头深缩,想说不要,但思及女儿,却又说不出口,心中恨恨地想着:这南宫玥实在不识抬举!

她没有说话,但原文瀚点了点头,说道:“老大媳妇,那就麻烦你走一遭了!”

原文瀚的话也算是让云城长公主有了台阶,就见她闷闷不乐地坐在那里,仿佛有一肚子的闷气没处发,而吴嬷嬷则脸色一僵,她动了动嘴唇,最后也不敢说什么了。

用完午膳后,孙氏就带着薄礼亲自赶往南宫府……

本以为这次必能把南宫玥带回来,不曾想,一个多时辰后,她就败兴而归,仍旧是孤身一人。

“回母亲,媳妇没有见到摇光县主,据说摇光县主不在府中。”话虽这么说,但孙氏也知这应该是推脱之词,否则哪会是待人去请了之后再回禀说不在府里呢。

孙氏的回答让云城长公主不禁暴怒。

这个南宫玥真是……真是气人太甚!云城长公主面色青白,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咬牙切齿道:“世间名医如此之多,我就不信,还就非那个小丫头不成……”

孙氏垂眸,没有说话,自怡姐儿受伤以来,能请到的名医都请了个遍,可是结果呢,人人都说怡姐儿的脸是没可能复原了……现在说不定这摇光县主还真是唯一的希望了。

偏偏云城长公主上次几乎是狠狠踩了这摇光县主的脸,这岂是说忘就能忘了的!只是,这些话又不是她这个媳妇能说的。

说话间,一个小丫鬟焦急地跑来了,哭丧着脸行礼道:“长公主殿下,县主……县主她还是没吃一点东西。”

自从原玉怡的脸受伤以后,她便是食不下咽,短短不到一月,就消瘦了许多。而自昨晚悬梁以后,更是滴水未进,神情呆滞,仿佛万念俱灰,云城长公主只是命人紧紧盯着她。

可是,能盯着她不再自缢,总不能把饭菜硬塞进她嘴里吧?

“没用!都是没用的家伙!”云城长公主怒极,她的一张脸由青转红,很快就像泄了一口气似的,颓然地坐回了圈椅。

怡姐儿,自己到底该如何做呢……

云城长公主雷霆震怒,连孙氏都不敢说一句,一时间,正堂中寂静无声,众人都暗暗祈祷着驸马爷快点回来。

云城长公主府,如同乌云罩顶般,气氛更加压抑了,每一个奴婢都是战战兢兢,做事小心谨慎,不敢出一点差错。

这**,云城长公主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其实她也想过进宫找皇帝为她做主,她就不信要是皇帝下旨,南宫玥还敢不尊不成!可问题是,她第一步走错了!

当初,南宫玥三次送拜帖到公主府,自己无视了!南宫玥亲自登门来公主府,又被自己给“赶”走了……这些事若是皇帝问起,自己自然不能隐瞒!以皇帝性情,恐怕最后也不一定会帮着自己!

难道真的要她自己走这一趟吗?

原文瀚也陪着她整夜未眠,因着吴嬷嬷和长媳都没能把人请到,他总算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进而得知了云城长公主和摇光县主之间的过节,他不想去责怪云城长公主的冲动,于是便提议道:“不如我去一趟吧。”

云城长公主没有说话,疲惫地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次日一大早,当孙氏来请安的时候,只见云城长公主眼下一片青黑,虽然精心装扮过,但还是掩不住憔悴,似乎**未眠。

“母亲……”孙氏小心翼翼地看着云城长公主,不知道该不该劝一句。

云城长公主心神恍惚,仿若未闻……过了片刻,她缓缓地说道:“孙氏,你与本宫一起去一趟南宫府!”昨夜,自文原瀚提出由他自己去一趟南宫玥时,云城长公主便想通了,为了怡姐儿,为了驸马,她受些难堪根本算不上什么!

孙氏愣了一下,很快便福身应道:“是,母亲!媳妇这就命人为您准备车驾。”

一旁的吴嬷嬷惊呆了,她服侍云城长公主多年,对她的性格再了解不过,云城长公主绝不是一个会对人低头的人,她最擅长的事便是以势压人,也一向无往而不胜……这一次,难不成真要对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低头?

在吴嬷嬷纠结的心思中,云城长公主的朱轮车备好了,那朱轮车华丽精致,有着整个大裕独一无二的金顶金盖。其他几位长公主和公主也只能用红顶红盖,这可是陛下赐予云城长公主的莫大殊荣。任谁只要看到这金黄盖,便知道是云城长公主的车驾来了!

长公主出行,声势甚为浩大,经过之处,行人无不避让,就算是其他世家贵族遇上,也只会将车避到一边,避免与之争道。

这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地抵达了南宫府。

这门房一看到云城长公主的车驾,简直是两股战战,一方面让人去通知老夫人和大夫人,另一方面忙大开正门,将车驾迎到了二门。

待云城长公主下了金顶朱轮车后,苏氏和赵氏已经步履匆匆地赶来了,恭敬地俯首行礼道:“见过长公主殿下!”

“免礼。”云城长公主随意地挥了挥手,她瞥了苏氏和赵氏一眼,那高傲的性子显露无疑。跟着,淡淡地问道,“摇光县主可在府中。”

王嬷嬷忙在苏氏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苏氏立刻答道:“回长公主殿下,臣妇的孙女此刻正在府中。”

“给本宫带路!”

云城长公主丢下一句话,大步往前走去,苏氏和赵氏赶忙在一旁引路,同时命冬儿去浅云院通知二夫人和三姑娘迎公主芳驾。

这才走了一半,南宫玥还没出来迎驾,黄氏倒是中途插了进来,那谄媚的样子看得云城长公主心中嘲讽不已:呵,百年世家南宫府也不过如此!也难怪会教出南宫玥这等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冬儿来到浅云院的时候,南宫玥正陪着林氏在说话,听闻是冬儿来传话,林氏便让她进来。

冬儿福了福,神色略显焦急地说道:“二夫人,三姑娘。云城长公主来府拜访,她正往浅云院这边来了。”

“云城长公主?”

林氏微微一惊,她想起昨日上午先是云城长公主府的吴嬷嬷来访,跟着下午又是云城长公主的长媳孙氏。可是,这孙氏来得有些突然,这样的贸然拜访,南宫玥自然没见。

林氏原本担心女儿会不会就此得罪云城长公主,可是女儿又素来很有主见,她既说了不见,自然也不会轻易更改,林氏只能让人去回禀说人不在府里,想把事情盖过去就算了。万万没想到,今日云城长公主居然亲自来了!

南宫玥眉梢微挑,她看了一眼有些慌张的冬儿,心中不由有些好笑,只是一个区区长公主来访,下人们就慌成了这样,百年世家,自当**辱不惊,哪怕是下人也不应如此上不了台面。自祖父离世后,才短短几年,门风就已经在当家主母苏氏和赵氏的影响下变成了这样,实在让人唏嘘。

南宫玥拒绝吴嬷嬷,不见孙氏,单单是因为云城长公主的那番话,既然是她对自己如此轻慢,公然宣称不许南宫家的人再踏入云城长公主府一步,那也要她亲自来请,这才是正理。“尊严”二字,若是连自己都忘了,别人又岂会在意呢?

“娘亲,您不用担心!”南宫玥风淡云轻地笑了,安抚地拍了拍林氏的手背。

她对身旁的鹊儿悄声说了几句话,拉着林氏站起身来,“娘亲,我们去会会那位长公主殿下吧。”她的语气随意得很,颇有初生之犊不畏虎的味道,仿佛这位尊贵的长公主殿下在她眼里,也不过只是一个普通人。

南宫玥的态度也影响了林氏,林氏也跟着放松了些,她盲目的相信女儿,心想:要是云城长公主怪罪,大不了由她来承担好了!

没一会儿,云城长公主就在一众丫鬟婆子的簇拥下朝浅云院走来,苏氏、赵氏和黄氏紧随其后,尤其是黄氏一直陪着笑脸,努力往长公主身旁凑,可云城长公主连眼风都没赏给她。

这一幕,让南宫玥看得不禁微微摇头。

直到云城长公主走到近前,林氏和南宫玥双双福身行礼,道:“见过长公主殿下!”

“免礼!”云城长公主勉强给出一个笑脸,但声音实在是分外的僵硬。

为了她的女儿,她终于低下了她高贵的头颅,纡尊降贵地亲自来南宫府请南宫玥出手为女儿医治。然而她虽是亲自来了,但心中还是余怒未消。一想到自己先后派了吴嬷嬷和孙氏前来,这摇光县主竟都视若无睹,云城长公主就大为光火,差一点就要失态,因此一见南宫玥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脸色难得得很。

孙氏在长公主身旁忧心不已,但又不敢提醒她。

幸好,云城长公主还算有一分理智,知道自己今日不是来兴师问罪,而是来求人的,总算没有发作。

南宫玥直起身来,云淡风清地看着云城长公主,并没有因为她的身份而有任何萎缩和献媚。

“摇光县主,”云城长公主闭了闭眼,像是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缓声道,“这次本宫过来,是亲自请瑶光县主去给流霜县主诊治脸伤。”云城长公主挺直腰板,一霎不霎地看着南宫玥,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

让云城长公主失望的是,在南宫玥的脸上,她看不到丝毫的害怕,也没有半点欣喜和得意。

南宫玥的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轻声开口道:“长公主殿下,是来请让摇光过府吗?”

云城长公主表情僵硬地回答道:“……对。”

南宫玥依然平静地说道:“还请长公主殿下稍候片刻!”

一瞬间,苏氏的脸色变了变,不知道南宫玥究竟在搞什么鬼!上次那吴嬷嬷确实过于嚣张,南宫玥不去就不去,倒也罢了。后来云城长公主的长媳来了,南宫玥直接不见,她也知“外出”只是推脱之词,但好歹也是一个理由,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是现在,这亲自来相请的可是云城长公主,皇帝唯一的嫡姐啊!这个时候还拿乔,岂不是平白遭人记恨!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苏氏毕竟是老谋深算,面上没显出分毫来。

赵氏和黄氏就没有苏氏那样的道行了,神情中掩不住紧张,若是可以的话,她们估计恨不得上前捂住南宫玥的嘴,免得她得罪了云城长公主,牵连整个南宫府。!

云城长公主的眼角抽搐了一下,却没有发作,心想:来之前,她就知道这个心胸狭隘、睚眦必报的小丫头会想方设法为难自己,可是为了怡姐儿,自己也唯有忍一时之气!

云城长公主捏了捏拳头,正欲再启唇,却见一个百卉手上拎着一个木箱,走了过来,福了福说道:“三姑娘,药箱取来了!”而鹊儿正跟在她身后。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南宫玥让云城长公主稍候,竟是为了让人去取药箱。

苏氏暗暗地松了口气,心想:这玥姐儿总算是心里有谱的。

云城长公主却是愣住了,难不成真的只是为了一个药箱?

待鹊儿走到自己身侧后,南宫玥再次对云城长公主行礼道:“长公主殿下,现在可以启程了!”

云城长公主好一会儿没说话,她有些看不透这南宫玥了,她本以为对方是试图羞辱自己,以报之前的一箭之仇,这才搞出一请二请三请,自抬身价!今日,她自然以为南宫玥还会摆些架子,没想到她尽然这么容易就同意了。

南宫玥像是看出了她在想什么,微微一笑,**辱不惊地说道:“长公主殿下,摇光曾亲口对流霜县主许下承诺,会帮县主治脸伤,摇光虽是女子,亦知一诺千金。”

南宫玥的心中自有一把尺,一件事归一件事,她即已答应过为原玉怡治疗,这个诺言自是不会忘的。但诺言归诺言,她既然是被云城长公主赶出去的,那么现在由云城长公主亲自来请,这件事自是揭过,也到了遵守诺言的时候。

云城长公主听了,心中不由一动,神色随之有些讪讪然。她万万没有想到,南宫玥会同意医治,并非是惧于自己这个长公主,而仅仅只是因为“一诺千金”。她忍不住忆起了当初,要是当初,她没有拒绝南宫玥好意的话,现在也不会闹到如今的地步吧?

孙氏看向南宫玥的目光却是不由的一亮,**辱不惊,信守承诺,不卑不亢……这百年世家南宫府的嫡女的确不同凡响。

赵氏匆匆命人备好了马车,南宫玥跟随着云城长公主的车驾,很快便抵达了云城长公主府。

下了马车后,云城长公主亲自带着南宫玥到了流霜县主原玉怡的院子。

想到女儿如今的情形,云城长公主迟疑了一下,有些尴尬地对南宫玥道:“摇光县主,这些日子流霜的情绪不太好,若是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还请见谅!”云城长公主有些看不懂这个小丫头了,也生怕她一生气,再拂袖而去。

南宫玥点了点头,说道:“殿下放心,摇光明白。”

跟着云城长公主便带着南宫玥走进了原玉怡的房间,提着药箱的百卉和意梅紧随其后。

她的屋里与屋外仿佛是两个世界。

外面阳光明媚,屋内一片昏暗,仿佛骤然从白天转为黑夜。

厚厚的窗帘挂在窗户前,挡住了灿烂的阳光,明亮的光线,一如此时的流霜县主,整个人仿佛都被厚厚的乌云笼罩着,看不见一丝阳光。

房间里的空气更是沉闷得让人透不过气,南宫玥不由皱了皱眉。

南宫玥一眼便看到了流霜县主原玉怡,只见她面无表情地坐在**上,脸上包了厚厚的纱布,显得死气沉沉的,散发着绝望的气息……

南宫玥在心中微微叹息,目光跟着落在原玉怡的脖颈上,那里也缠着一圈刺眼的纱布……

这是……南宫玥的瞳孔微微缩了缩,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原玉怡的脖子并非是在齐王别院受的伤,也就是说……

南宫玥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

也难怪高傲如云城长公主竟然愿意放下身段亲自来南宫府寻她,一切都是为了女儿。这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南宫玥心里感慨不已,但另一方面,倒是这次治疗也许会比她预计得顺利些。

流霜县主脸上的伤最初如何,南宫玥自然是清楚得很,但现在拖了半个多月,伤口应该已经结疤。如果想要让疤痕淡去,那接下来的治疗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南宫玥原来还担心原玉怡一个没受过磨难的小姑娘会支撑不住,但如今见她连死都不怕,想必也能撑住这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治疗方案!

“怡……”

云城长公主正要说话,却见南宫玥上前一步,开门见山地对原玉怡说道:“流霜县主,我是来帮你治疗脸伤的。你可还记得我?”

原玉怡原本呆滞的眼珠动了动,缓缓地朝南宫玥看来,似乎想起了什么:“是你……摇光县主。”她的声音嘶哑低沉,显然是伤到了嗓子。

南宫玥温和地笑了,柔声又道:“流霜县主,我曾经在齐王别院里说过,一定会帮你治疗脸上的伤,虽然现在已经过了有大半个月了,但还不算太迟,如果再拖下去,那恐怕就真的难办了!”

南宫玥的一字一句像重锤似的敲打着原玉怡的心,她原本暗淡的眼睛里有了一丝神采,眼中燃起了一点希望,但很快又黯淡了下去。

原玉怡习惯性地去摸自己的右脸,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条盘踞在她脸上如蚯蚓般的丑陋疤痕,脸上露出恐慌之色。

自从她受伤以后,每一个看到她脸的丫鬟都目露惊吓,每一个看到她脸的大夫都摇头叹气……

南宫玥只是一个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小姑娘,又怎么可能治得好自己的伤!

自己也不过就是再失望一次,再被刺痛一次!

想到这里,原玉怡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鸟般颤抖起来,拼命地要起头来。不要!她不要再治了!

云城长公主见此,心中有些着急,忙道:“怡姐儿,摇光县主医术不凡,你就让她试试吧?”

原玉怡还是捂着脸,低首不语。

------题外话------

谢谢大家送的鲜花和月票!

鲜花:几时余送了1朵鲜花、时闻一叶落送了9朵鲜花;

月票:138**0128投了1票、几时余投了1票、murongrong投了2票。

非常感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