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过继/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扬州城西,一座偏僻的庄园里,一个披着白色披风的男子和一个身穿黑袍的年轻男子正隔着棋盘而坐,两个男子一个文弱,一个英武,但俱是丰神俊朗,乃人中龙凤!

棋盘上的黑白棋子已经占了棋盘快一半的位置,显然这盘棋已经下了有一段时间了。

黑袍男子放下黑子后,白衣男子想也不想地用右手拈起一粒白子就要往下放,却被黑袍男子一把抓住。

“等等!”黑袍男子笑嘻嘻地说道,“小白,我反悔了!”

他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好似悔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他对面披着白色披风的男子正是官语白,闻言,无奈地说道:“这盘棋你已经悔了超过十次了……”

“那又怎么样?”黑袍男子毫不羞愧地看着官语白,“我跟你下棋,就像是你跟我比武一样,就算我让你一百招,我也不介意。”

官语白无奈地笑了,“那你重新下吧。”

黑袍男子飞快地把自己之前落的黑子又捡了起来,然后抓头搔耳地看着棋盘道:“等等,我要好好想想才行……”说着,他已经凝神思考起来。

见他久久没有反应,官语白几乎要考虑是不是拿本书看,这时,小四推门进来了,手里拿着一支细竹管。小四冷冰冰地看了黑袍男子一眼,跟着对官语白道:“公子,这是今日收到的飞鸽传书,是王都那边来的。”

官语白接过竹管,从中取出两卷纸,展开后,可以看到每张纸上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其中一张上面写着是南宫玥的近况——自从离开王都,这样的消息就没有断过,故而虽然距离南宫玥千里之遥,官语白却依旧对她的事情十分了解。而另一张,则是从各地汇集来的消息。

“我想到了!”黑袍男子突然惊叫一声,终于把黑棋落下。

等他抬起头来,却发现他的对手早就分神干别的事去了,嘴一撇,抱怨道:“小白,你也太不尊重我了吧。”

“也是。”官语白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嘴角,朝黑袍男子看去,“那我就尊重你一下吧。”他随意地瞥了棋盘一眼,拈起一粒白子就果断地放了下去……

黑袍男子顿时哀嚎不已:“怎么可以这样?居然还可以这样?一定还别的出路……”

官语白继续低头看着手中的第二张纸,与此同时,他的眉头不由紧紧皱起,看了一眼还在苦思冥想的黑袍男子,径直走到一旁的墙边,打开了挂在墙上舆图。

官语白的手指在舆图上缓缓扫过,随后停在了某一个位置,喃喃自语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他思索了片刻,将手中的两张纸投入火盆,随即抬眼示意小四附耳过来……

……

几日后,距离扬州千里之外的王都,暴雨倾盆,突如其来的暴雨,仿佛瀑布般倾泻而下,下了近两个时辰都没有舒缓的迹象。

云城长公主烦燥地在花厅内走来走去,这雨下得没完没了的,都快巳时了,南宫玥还没来。

“杏雨,你派人去看看摇光县主来了没?”云城长公主不知道第几次地吩咐道。

杏雨自然不敢不从,忙应道:“是,殿下。”跟着,便快步到厅外打发一个小丫鬟去了。

孙氏小心翼翼地看着云城长公主的脸色,正欲开口,却听云城长公主又道:“不行,本宫还是得派马车去南宫府接才行!”顿了顿后,她后悔地自言自语,“早知如此,本宫之前就不该答应让她自己来!”

孙氏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说什么。

自那日后,这摇光县主已经连续五日都在巳时登门为怡姐儿换药,就在大前日,她对云城长公主提出不必再派公主府的马车接送,以后她会自己坐马车过来,每日巳时必到。当时,云城长公主已经是心中不悦,但想着南宫玥确实有些真本事,便答应了。

前日,昨日,南宫玥都是刚到巳时就到了公主府的二门,却不想偏偏今日突逢暴雨……

哎!孙氏又在心中叹了口气。

这摇光县主的医术的确是不凡,也难怪也太医院的吴太医都推崇万分。

那日,她答应为雪球配药,孙氏本来以为只是当时那么随口一说,可是第二日,她就真的带来了她亲手配置的药丸,雪球服下后,在第三日果然排出了虫来——还是孙氏的丫鬟在给孙氏梳头的时候随口提起了此事。

长公主可能不会把此等小事放在心上,而孙氏倒因此对小姑原玉怡的伤势越发关注起来,发现短短几日原玉怡的状况已经是大好,如今不仅是脸上不疼了,连伤口也在渐渐愈合中,虽然瞧着还是红红的一片,却没有再凸起肉疤。

之前,摇光县主曾说可以让原玉怡的疤痕淡到只剩一条白痕,当时孙氏还有几分怀疑,而如今她却是信了,心中倒有些担心婆母因一时不慎得罪了摇光县主,要是她从此不来了,这无端端的又是事端。这有才之人本来多是孤傲,更何况,这位摇光县主还不仅仅是有才,她有身份有地位,不需要从婆母云城长公主那里得到什么,因而便也无欲无求……

孙氏有些恍神,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小丫鬟气喘吁吁地走进花厅,恭敬地行礼禀报道:“殿下,大夫人,摇光县主来了,马车刚到了二门。”

云城长公主一怔,外面这么大的风雨,没想到这个丫头还真的在巳时到了。

南宫玥下了马车后,被小轿一路抬着到了原玉怡的院门口,又下轿沿着游廊到了原玉怡的房间。

这时,云城长公主和孙氏也已经从花厅赶了过来。

一见南宫玥进门,孙氏马上迎了上去,一脸歉疚地说道:“摇光县主,这么大的雨还麻烦你亲自跑一趟。”

南宫玥含笑道:“大夫人,摇光既然答应为流霜县主医治,自然会信守承诺。”跟着又与云城长公主行礼,“见过长公主殿下!”

“免礼!”云城长公主看似随意地挥了挥手。

“殿下,摇光这就去为县主换药。”南宫玥直起身后,径直走入了内间。

云城长公主愣愣地看着南宫玥的背影,眼神中藏了一抹复杂。曾经,她以为这个丫头心胸狭隘,傲慢无礼,可这几日相处下来,她发现自己也许是错了。这个丫头举止有度,每一个动作仪态举止都是让人挑不出错处,说话也是不紧不慢,听着很是舒心,更是信守承诺,说是巳时,巳时必到。完全不像一个才十一岁的小姑娘。

以前,她从来不曾把这些所谓的名门贵女放在眼里,只觉得她们平日看来人模人样,但只要自己一个冷哼,就算那明月郡主还不是只能对自己卑躬屈漆……可如今,她终于明白何为“风骨”,她曾经在南宫玥身上看到“傲”也许不是傲慢,而是真正的世家嫡女的风骨。

这个小丫头倒还真是有趣得紧!

云城长公主的嘴角勾了勾,也跟进了内间。

南宫玥与原玉怡稍微寒暄几句后,便手脚麻利地为她换好了药,又净了手。整个过程不过是花了不到一炷香而已,但为此,她每天却需要在路上来回奔波一个多时辰。

其实,这换药并不难,公主府的丫鬟也是能做的,但南宫玥还是不厌其烦地一次次地过来,一方面是要根据流霜县主的具体情况来适当的调整药物,而另一方面,每一次,当她解开纱布时,满意地微点头,她都能注意到原玉怡小小地松了口气的释然表情……

如果说,她的到来能让她的病人安心,那也算是治疗中的一环!

“县主,伤口愈合得很好。”南宫玥微笑着说道,果然见原玉怡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浅浅的笑花。

“我也是觉得大好。”原玉怡细声细气地说道,“前两日伤口偶然还会痛两下,从昨日起,都没痛过了。”

云城长公主死死地盯着女儿嘴角的笑意,不由眼眶有些湿润,她取出一块帕子,拭了拭泪花后,便悄无声息地退开了,把房间留给了南宫玥和原玉怡。

南宫玥接过丫鬟端来的茶水,喝了一口,又轻轻地放在了梨花木桌上,点了点头道:“县主,最难熬的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接下来也不轻松,县主切不可疏忽大意。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过两日县主的伤口应该就会开始发痒,还请县主忍耐,千万别用手去抓挠。”

不止是原玉怡听得很是专注,连她身旁的丫鬟寒梅也是频频点头,心想着:这几日定要嘱咐守夜的丫鬟注意县主睡觉,宁可是彻夜不眠,也要小心谨慎。这县主的脸可是不能再出任何一点岔子了。

“摇光县主,我记下了。”原玉怡认真地说道,语气里充满了感激,“谢谢你,摇光。”顿了顿后,她突然笑道,“摇光,我记得你的小字是玥儿吧,以后我唤你一声玥儿可好?我们两个老是县主来县主去,听起来也太生疏了。”

这几日,南宫玥天天到云城长公主府里来,两位姑娘年纪也相近,渐渐便彼此熟悉了起来。每一次,南宫玥都会陪原玉怡说说话,聊聊天再走,最初她们的话题都是围绕着雪球,但一日日过去,她们涉及的话题就渐渐丰富了……

原玉怡乃是云城长公主的嫡长女,从小身边便有不少官家千金迎逢巴结,真心交好的也惟有蒋逸希,如今与南宫玥熟悉了之后,便明白为何蒋逸希与南宫玥交好。

与南宫玥说话一点都不用担心会冷场,因为不管自己说什么话题,南宫玥居然都能说上两句,还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实在看不出她才十一岁。

原玉怡向自己示好,南宫玥自然不会拒绝的,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我记得县主你大我两岁,以后我就唤你一声怡姐姐了。”

两人又说起话来,又过了一会儿后,原玉怡听外面还是哗哗雨声不断,道:“玥儿,外面雨好像还没缓下,要不你就在府中用了午膳,好好休息片刻再回去吧。”唯恐南宫玥不答应,她很快又补充了一句,“你放心,我会立刻派人通知南宫府的。”

原玉怡说得诚心诚意,南宫玥便同意了。

原玉怡开心地派寒梅去禀报云城长公主一声……等到午膳时,便蒙着面纱和南宫玥一起出现在云城长公主的荣华居。

这还是这些日子来,原玉怡第一次走出自己的院子,云城长公主心中的激动自是不说,又给南宫玥记上了一功。

这顿午膳也算是宾主皆欢,午后又休息了一会儿后,大雨终于开始变小了。

南宫玥这才与云城长公主与原玉怡告辞,坐上南宫府的马车离去……

南宫玥还回府的路上,不知道苏氏的荣安堂中此时正迎来了一位“稀客”。

“老夫人啊,您可要为我们夫人和姑娘做主啊……”一个梳着圆髻、头发花白的白胖婆子跪在地上,声泪俱下地控诉着自白姑父死后,南宫雲以及白慕筱在白府内所受的不公待遇。

这个婆子正是南宫雲的乳母胡嬷嬷,随着南宫雲一同嫁入白家,并一直留在她的身边。

随着胡嬷嬷的叙述,苏氏的面色越来越难看。

“老夫人,哪有这样的理啊!”胡嬷嬷义愤填膺地扯着嗓子叫道,“这白家连声招呼都不打,居然已经选好了人,要开祠堂帮着我们夫人过继子嗣,那孩子都七岁了,早已是记事的年纪,这样的孩子哪里会同我们夫人和姑娘亲……更可气的是,今日他们把人带到我们夫人面前,就说明天就要开祠堂。”

苏氏还是没说话,却是面沉如水,薄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

胡嬷嬷声音哽咽,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不管如何,夫人总是姑爷的嫡妻吧,哪能给姑爷过继嗣子这么大的事,都不和我们夫人商量一下,实在是欺人太甚!我们夫人气不过,去同他们理论,谁知……谁知,那个要过继的孩子居然把我们姑娘推下了水……”

“什么?筱姐儿落水了?!”这下,苏氏真的急了,面露忧色地问道,“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老夫人,姑娘现在倒是醒了,只是人还有些迷糊……已经请大夫看过,大夫说没什么大碍,只要好好养几天就是。”胡嬷嬷忙答道,“夫人害怕再出什么事,这才派奴婢来南宫府向老夫人求救。”

“真是岂有此理!”苏氏怒火中烧,额头上青筋凸起,“白家这是没把我们南宫家放在眼里!”

按照常理来说,白姑爷去世,只留下白慕筱一个女儿,再寻个同宗的男孩过继以承香火并不为过,也是人之常情。但是依规矩,这过继之事不仅要得到南宫雲的同意,还必须告知南宫家,只有得到南宫家的许可,才能成行。

白府竟然敢干出这样的事情,简直是视他们南宫家为无物啊!

苏氏急速地转着手中的佛珠,对冬儿吩咐道:“冬儿,去请四位夫人过来!”

“是,老夫人!”冬儿忙应声离去,而这时,南宫玥的马车也在二门停了下来。

南宫玥回房换了件衣裳,便带着意梅和鹊儿去了浅云院,她一边走,一边听鹊儿回禀自己不在府里时所发生的事,一般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是今日,却听鹊儿说道:“三姑娘,大姑奶奶身边的胡嬷嬷来了,现在正在荣安堂。才刚来不到一柱香的时间。还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就是听门房说,胡嬷嬷好像是气冲冲地来找老夫人告状的!”

告状?南宫玥心想:自己这姑姑不是正在守孝吗?有什么事,需要贴身嬷嬷回娘家告状?她微微颌首表示知道,没再多问,反正若真有什么大事,总会知道的。

一进浅云院的院门,南宫玥就看到林氏正带着玲珑准备出门。见到女儿,林氏满脸笑容地说道:“玥姐儿,你回来了!你祖母正叫我过去。你先回房歇歇吧。”

这个时候把娘亲叫去,为得莫非是胡嬷嬷来告状之事?就么想着,南宫玥若无其事地微笑道:“娘亲,不如我与你一起去吧。也好给祖母请安。”

林氏自然同意了,母女俩一同去了荣安堂。

刚到东次间,便听到里面传来赵氏气愤的声音:“母亲,这白家的确欺人太甚!”

赵氏虽然和南宫雲、白慕筱关系平平,但南宫雲再怎么说也是南宫家的嫡长女,南宫秦的嫡妹,若是南宫家不替她出头,那岂不是显得南宫家太无能,无力为出嫁女撑腰!

再说,这白家的做法也令人心寒,摆明了就是在挑衅南宫家,这一次,南宫家若是闷不坑声,将来南宫家的出嫁女岂不是全被人给看轻了!

就算是为了女儿南宫琤,这次她们也必须为南宫雲争上一争。

黄氏也义愤填膺地连声附合着。

听着里面的动静,林氏犹豫了一下该不该让南宫玥先回去,就见南宫玥已示意丫鬟挑起帘子。

东次间内,林氏的几个妯娌都到齐了,不等苏氏和赵氏开口,黄氏迫不及待地把胡嬷嬷的话学了一遍,怒不可遏地寻求认同:“二嫂,你说这白家是不是太过分了!”

虽说因着白慕筱推南宫昕落水一事,林氏对南宫雲母女很是不喜,但此事确实是白家做得不对,无关好恶,因此,便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如此。”

最忍不下这口气的,当是苏氏,南宫雲是她唯一的女儿,从小捧在手心,如珠如宝养大的,而现在,却被白家作贱至此!苏氏的眸中闪过一道寒光,冷冷地道:“这是当我们南宫家无人了吗?既然如此作践我的女儿,还有外孙女!”说罢,她转头对赵氏道,“老大媳妇,你带着你三个弟妹亲自去趟白府,问问他们,这门姻亲还想不想要了!”

赵氏忙欠了欠身应道:“是,母亲!”

而林氏却是心下一惊,这白府的做法确实不对,可应该还没到和对方撕破脸的地步吧?她们完全可以采取更委婉的做法……

可是苏氏既然已经开了口,赵氏也没有反对,林氏自然不好说什么,和黄氏、顾氏一起欠了欠身,异口同声地应道:“是,母亲!”

“你们赶紧去吧……”苏氏说着,目光落在了南宫玥的身上,好像想到了什么,又道,“出了这么大的事,筱姐儿又落了水,心里必定难过得很。老大媳妇你带上琤姐儿,还有玥姐儿,也一起跟着去吧。也好好安慰安慰筱姐儿,劝她别太难过。”

南宫玥本就想跟过去看看,于是便起身应诺。

在苏氏的要求下,她们当天就去了白府,在胡嬷嬷的领路下,直接去往南宫雲的院子。

林氏有些犹豫地看着赵氏,“大嫂,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妥?白老夫人乃是长辈,我们这些晚辈理应过去给她请安才是。这样实在是有失礼数!”

赵氏冷笑了一声,道:“二弟妹,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讲什么礼数不礼数的!分明就是她白府先不讲礼数的。我们这次是过来给大姑奶奶出头的,先去给他们请安,岂不是弱了气势?”

林氏没再说什么,只是心里叹了一口气,总觉得这样有些不太妥当,可是赵氏的话也并非没有道理。过继这么大的事,怎么就能这样瞒着大姑奶奶和南宫家呢?这白府的老夫人居然做得出来,由此可见这位也是个糊涂人!

思忖间,众人终于到了南宫雲的院子。

“大嫂,二嫂,三弟妹……”南宫雲亲自出来相迎,一看到南宫家的众人,仿佛是见到最近的亲人般,顿时悲从心起,眼眶一红。如今的南宫雲与过去相比,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一身素色的衣裙,发髻上簪着白花,面色憔悴,完全没了往日的傲气。

众人见礼之后,南宫雲就把她们一路迎到了屋内。

待众人一一落座后,南宫雲看着赵氏几个,情绪又瞬间激动起来,眼泪像珍珠似的掉了下来。她忙拿出一块帕子拭了拭眼角的泪花。

“大姑奶奶,你也别太伤心了,仔细伤了身子!”赵氏、黄氏连忙上前好一阵劝慰。

哭了半响,南宫雲终于止住了眼泪,接过丫鬟递来的方巾净了面后,这才不好意思地道:“让大嫂、二嫂,三弟妹见笑了。”见一行人之中有一个生面孔的,连忙问道:“这是四弟妹吧?”

“正是。”赵氏立即点头。

顾氏赶紧上前,福了个身道:“见过大姑奶奶。”

南宫雲顺手摘下手上的一只白玉镯子做见面礼:“四弟妹,你与四弟成亲的时候,我这孀居之人也不便过去,这个就送你随便把玩吧,也算是我的一片心意。”

顾氏诚惶诚恐地收下了:“多谢大姑奶奶。”

南宫雲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向林氏道:“二嫂,说起来有件事,我一直欠你一个道歉。”她眼角红红地看着林氏,“去年筱姐儿失手把昕哥儿推下了水,又没及时叫人相救,这都是筱姐儿的不对。她年纪小,不懂事,我这个当娘亲自替她向二嫂陪罪,还请二嫂别与她计较。”说着,南宫雲起身郑重地向林氏行了一礼。

林氏哪里敢受她的礼啊,急忙起身上前扶住了她,道:“大姑奶奶,这说的是哪里的话,这些都已经过去了,何必再提。”如今南宫雲的境况,林氏当然不能落井下石,只能一概说好,至于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南宫玥不动声色,心里却是疑惑不已:这事情已经过去了近一年半,为何大姑母好端端地要旧事重提呢?

南宫雲用帕子沾了沾眼角,一脸感激地道:“二嫂不怪我和筱姐儿就好。”

南宫雲既然提起了白慕筱,林氏只得顺势问道:“大姑奶奶,我听胡嬷嬷说筱姐儿落水了,不知如今状况如何?”

南宫雲面露忧色,眼圈又红了红,道:“昨日筱姐儿落水,幸好侥幸得救,只是她醒过来后,却总有点不大对劲……我也请了两位大夫过来看,都说她只是落水受惊,好好静养几天就好了!可我总放不下心。”

林氏客气有礼地劝道:“大姑奶奶,别太担心了,筱姐儿肯定马上会好的。”

赵氏若有所思地朝南宫玥看了过去,开口说道:“大姑奶奶,你如果说别的事情,我们不一定能帮上忙,但要是说治病,这里不是现成一位神医吗?”说着,她把手指向了南宫玥,“玥姐儿不止是治好了五皇子的病,最近还在为云城长公主府的流霜县主医治脸伤呢!”

“我怎么就忘了这件事情!”南宫雲惊喜地把目光转向南宫玥,“玥姐儿,你能去帮我看看筱姐儿吗?”

南宫玥因为治好了五皇子的病被封为流光县主的事,这王都的世家中又有谁人不知!

南宫玥心下了然:原来是这样,难怪大姑母突然向娘亲道歉,这是怕自己和娘亲还在记恨哥哥的事,不肯帮白慕筱医治呢。

众目睽睽下,南宫玥没有拒绝的理由,只能应道:“大姑母何须如此客气!我和大姐姐本来就是特意来看筱表妹的!”

“好孩子,玥姐儿果然是好孩子!”南宫雲面露感激,亲热地说道,“如此,姑母就代筱姐儿谢过玥姐儿了。”

说罢,她高声喊了一声:“孙嬷嬷。”

一个穿着葡萄红杭绸褙子的嬷嬷走了进来,恭敬地与众人行礼。这位孙嬷嬷也是南宫雲从南宫府陪嫁到白府的,是她的左膀右臂。

南宫雲和颜悦色地对南宫琤和南宫玥道:“琤姐儿,玥姐儿,就由孙嬷嬷领着你们去筱姐儿的玉笙院吧。”

南宫琤和南宫玥齐声应诺,随着孙嬷嬷出了南宫雲的院子,沿着右手边的抄手游廊往前走,跟着又穿过一条游廊……

南宫琤按捺许久,终于忍不住问道:“孙嬷嬷,你可知道筱表妹落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虽然在南宫府里时,听胡嬷嬷说是被那个要过继的男孩推下水的,可是具体怎么情况,胡嬷嬷却是含糊着没提。

南宫玥心里也有几分好奇,这男孩不是刚被带到白府吗?怎么才一见面,就把白慕筱给推落水了呢?这就算他真的要做坏事,为何不等到过继以后呢?

孙嬷嬷闻言,愤愤然地说道:“两位表姑娘,说起这个就气人!昨日,族里突然把那孩子带到我们夫人面前,说是要过继给姑爷,夫人自然是不愿意,就同他们争论了起来。那孩子就被孤零零地撇在了一边。我们姑娘看他可怜,就给了他点心吃,还带他去花园里玩耍,到湖边赏鱼,一开始一切都好好的……可是两人突然吵了起来,最后那孩子还一把把姑娘推到湖里去了,害得姑娘昏迷了大半天,好不容易醒了,却忘记了很多事!姑娘这次可是遭了大难啊!”说着,她眼角都湿了,用袖口擦了擦泪。

南宫玥挑了挑眉梢,心里不由想起了去年哥哥南宫昕落水之事,前世,哥哥就是这样丢掉了性命,而今生若不是自己重生一回,总算是及时赶到,哥哥又要重蹈前世的覆辙!

南宫玥的双手在袖中紧紧握成了拳头,心道:白慕筱这次落水,只是昏迷,忘记了些事,还真是便宜她了!

南宫琤倒是面露同情,叹道:“筱表妹真是受罪了,还好人没事,也算是上天护佑了。”

话语间,白慕筱的玉笙院便出现在了前方。

一进院门,就有着绿色长比甲的丫鬟迎了上来,这丫鬟南宫琤和南宫玥倒也都认得,是白慕筱的大丫鬟碧痕。她向两人见了礼后说道:“姑娘现正在屋子里,奴婢这就带两位去。”

碧痕一路迎着南宫琤和南宫玥进了内室。

因着还在守孝,室内是一片素净,那些稍微花哨的装饰都被撤下了,陈设看着简单,但东西却是一应俱全,细细一看,便会发现不少好东西。

床榻上,一个长相秀丽、面色苍白的小姑娘正靠在一个青缎靠背引枕上,睁着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她们,表情有些迷茫。

“筱姐儿……”南宫琤小心翼翼地说道。

碧痕忙俯身对着白慕筱解释道:“姑娘,这是南宫府的大姑娘和三姑娘,今日是特意来看姑娘的。往日里,您都称呼她们为琤表姐和玥表姐。”顿了顿后,又补充道,“玥表姑娘前些日子被陛下封为了摇光县主。”

“见过两位表姐。”白慕筱随意地说道,目光却是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南宫玥,好像对她这个县主充满了好奇和打量。

南宫琤和南宫玥不由面面相觑,看来白素筱还真的是忘记了不少事,既然连她们都不认得了。不止如此,连她的礼仪都很是粗鄙……

白慕筱赧然地笑了笑,轻声道:“琤表姐,玥表姐,你们别见怪。我落了水后,醒来就发现自己忘了很多事情,也不记得你们是谁了,还请见谅!”说到这里,她越发的不好意思了,俏脸微红,倒是为她原本苍白的面色,添了几分艳色。

“筱表妹,”南宫琤关切地问,“你如今觉得如何?身体可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南宫玥也在一旁道:“是啊,筱表妹,要是有哪里不舒服的,可不要讳疾忌医,尽管和我说。刚刚我可答应了大姑母要为你诊脉的。”

“是啊!”想到白慕筱如今失忆,南宫琤便解释道,“筱姐儿,你恐怕是不记得了,你玥表姐的医术是极好的,不如让她帮你看看吧!”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打赏和月票:

打赏:时闻一叶落 打赏了188潇湘币;

月票:zhaoxianjun 投了1票、11181101 投了1票、張萌芽 投了1票、Catherine321 投了1票、791218510 投了1票、13798704131 投了1票、nancyxu1027 投了1票。

非常感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