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企/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刚亮,清脆的鸟鸣声在庭院中此起彼伏,新的一日又开始了。

云城长公主才刚梳妆完毕,就听到小丫鬟的声音自屋外响起:“二爷,请在这里稍候,容奴婢去禀告长公主殿下。”

“何必这么麻烦,我自己进去也是一样的。”

跟着是少年漫不经心的声音,让云城长公主不由露出浅笑,对着身旁的丫鬟杏雨道:“去请二爷进来吧。”

“是,殿下!”杏雨退下后没多久,就见一个有着一对酒窝的锦衣少年自外间走了进来。

“娘,”锦衣少年,也就是云城长公主的次子原令柏亲昵地搭在她的肩膀上,谄媚地说道,“娘真是越来越美了!”

云城长公主从菱花镜中斜睨了次子一眼,没好气地说:“嘴这么甜,说吧,你又想干什么?”神情中不见恼意,甚至还带着一丝宠溺。

原令柏笑眯眯地喊冤:“娘,我是那种人吗?我说的话哪一句不是真心的啊!”

云城长公主无奈地笑了笑,又道:“好啦,我还不知道你吗?你要是再不说,我可就进宫去了。”

原令柏尴尬地笑了笑,为云城长公主按了按肩,道:“娘,其实我就是想请几位朋友来府里的马场溜溜马。”

“就只是这样?”云城长公主微微扬眉,似笑非笑。若只是如此,原令柏自己就可以做主,又何必特意来找她?

“嘿嘿,我就想着妹妹不是最近心情不好吗?干脆就叫上妹妹一起,我准备了一份礼物要给她。”原令柏神秘兮兮地说着,倒是让云城长公主更加疑惑了。

“柏哥儿,你还是一次性把话都说了吧。”云城长公主揉了揉眉心,“我都被你折腾得头疼了!”

“好好好,”唯恐云城长公主生气,原令柏赶忙一鼓作气地说道,“前不久镇北将军府的田连赫跟我吹嘘说他给他妹妹送了一匹马,还是千里迢迢从北荻运来的,说什么像他这么好的哥哥恐怕是整个王都也找不到一个了!娘,您说,那不是下我的面子吗?谁不知道我对怡姐儿好啊!这一次我特意准备了一匹从倭国海运过来的倭马,最适合像怡姐儿这样的小姑娘了,我非要让田连赫看看谁才是王都第一的好哥哥!”

云城长公主听了不由失笑,这群孩子啊,前日斗蟋蟀,昨日赛黄鹂,今日倒是比起谁是好哥哥了……

“你啊!”云城长公主不由点了点次子的额头。

别人都说她这次子是个浪荡的纨绔子弟,但是云城长公主一向不以为然,她的柏哥儿生来就什么也不缺,又不需要继承家业,日子过得自由些怎么了?他既不强抢民女,也不欺善霸民,对父母孝顺,对哥哥敬重,对妹妹疼爱,是再好也没有了!

云城长公主虽然想答应次子,但心里还是有点顾忌:“可是你妹妹……”

“娘,你若是担心妹妹一个人不自在,不如让妹妹也叫上几个闺中密友一起来不就行了?”原令柏飞快地打断了云城长公主,“我听说妹妹不是和恩公国府的蒋大姑娘,还有摇光县主她们关系还不错吗?把她们也叫来,让她们也看看妹妹有我这么个好二哥,保准以后羡慕死她们!”他故意用幼稚的口吻说着,说得云城长公主不由笑出声来。

“好吧。”云城长公主总算是答应了,“让你妹妹去溜溜马散散心也好。”

“那娘,您记得赶紧下帖。”原令柏忙催促道,“日子……就定在三日后吧。”

云城长公主状似无奈地说道:“好好。我马上就让人送帖子,这总成了吧。”

“娘,您果然是最好的!”

他又对着云城长公主甜言蜜语了一番,把云城长公主哄得眉开眼笑,这才离开了荣华居。

一出院门,原令柏就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心道:总算是可以跟大哥交差了,也不枉费他这么早起床。

原令柏的这位大哥自然不是他的胞兄原令松,而是他们这个王都纨绔圈的老哥——镇南王世子萧奕。

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最近特别倒霉,先是被逼着拿出了五千两,硬要跟萧奕合伙做生意。

好吧,给就给吧,他就当是拿钱消灾。

偏偏最近萧奕好像是盯上了自己了一样!

一个月前,萧奕非说自己的武力值太低,丢了他这个大哥的脸,于是借着练武之名,狠揍了自己好几顿……虽然自己也因此武艺确实长进了一些,连田连赫都被自己打趴下了一次,可左思右想,总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难不成自己是什么地方得罪了那位大哥而不自知?

好吧,他原令柏一向大人有大量,反正自己的武艺确实长进了,就当是萧奕好心想锻炼自己吧。

谁知昨日萧大哥又开始玩新把戏了!

昨日下午,萧奕特意来公主府找自己,还给了一本账簿,说是去长荻的车队回来了,自己的本钱翻了三番。

这天大的好消息差点没把原令柏给砸晕,可是很快萧奕又说,这红利现在不能分,还要继续钱生钱才行,只不过他看原令柏一向唯他马首是瞻,所以就特意先分一千两给他。

原令柏当下又觉得从天上掉回了人间,只能安慰自己说,好歹他这一千两回来了。别的钱打水漂就打水漂吧。

结果,原令柏根本就没见到那一千两的影子,一千两去哪了呢?还不就是那匹该死的倭马!

没错,刚刚原令柏对云城长公主的那番说辞,全都是那位萧大哥折腾出来的!而原令柏只是屈服于某个大魔王的拳头而已!

“哎——”原令柏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认了萧奕作大哥。但想想当时的情况,要是他不认的话,估计就被剥光挂城墙上了,所以,还是认了的好……

不过,眼前这件事,按照他用他的聪明脑袋思考了一夜,他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

萧奕不是看上了蒋逸希,就是看上了南宫玥!

想到这里,原令柏不由勾起嘴角,贼贼地笑了,以他的眼力,他一定可以找到大哥真正的心上人!

云城长公主府的帖子送到南宫府的时候,正值晨昏定省之时,于是帖子便直接送到了荣安堂。

帖子是由云城长公主身边的陈嬷嬷亲自送来,因云城长公主还等着回复,陈嬷嬷便也到了荣安堂,把帖子送到了南宫玥的手中。

荣安堂中各房的夫人和小辈都在,见是云城长公主亲自给南宫玥下的帖子,他们都有些意外,但随之而来的却是羡慕。

南宫玥在众目睽睽之下,拿过了那张有着云城长公主印的帖子,因听闻陈嬷嬷说是云城长公主邀自己去府上的马场跑马,南宫玥不禁勾起了唇角。

没想到萧奕还真得办成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居然就能让云城长公主亲自给她下了帖子。

南宫玥打开帖子后,目光一扫却不由微微一怔。在帖子里,云城长公主并不止请了她一个人,还是哥哥南宫昕。

云城长公主知道自己有一胞兄,南宫玥并不奇怪,她奇怪的是,云城长公主会为了给她长脸面而下帖子请了哥哥。对于一直窝在府中的哥哥来说,这是何等荣耀,恐怕就连祖母苏氏都不会反对。

陈嬷嬷恭敬地问道:“摇光县主,您意下如何?”

“嬷嬷请稍待。”南宫玥微微笑了笑,向苏氏禀告道,“祖母,云城长公主殿下邀请孙女和二哥哥,三日后过府。”

南宫昕?

苏氏本因为南宫玥得了云城长公主的帖子而十分欢喜,可是,听到就连南宫昕也被邀请了,不由面色一僵。这个智力有亏的孙子一直以来就是苏氏心中的一根刺,光是藏在府里时不时看到就让她很不痛快了,更别提带去府外丢脸。以至于他们回王都快两年了,南宫昕都没有迈出过南宫府半步。可是……云城长公主却要请他过府?

不止苏氏惊讶不已,荣安堂内更是一片哗然,有羡慕、有惊讶、有欣喜、自然也有嫉妒。尤其是黄氏,更是气得有些牙痒痒,心想:这云城长公主做事真任性,她的琳姐儿不请,偏偏去请一个傻子,简直莫名其妙!

“陈嬷嬷。”苏氏只恨家丑外扬,但又不得不说,“我这个孙儿,心智有亏,恐失礼于长公主殿下……”

陈嬷嬷不紧不慢地说道:“苏老夫人勿恼,公主殿下亦知您这孙儿性情纯良,故而也想见上一见,不知可否方便。”

都这么说了,还能不方便吗?苏氏只能无奈地向南宫玥说道:“玥姐儿,既是云城长公主殿下有请,你和昕哥儿就去吧。”

“是。祖母。”南宫玥福了福身,又看向陈嬷嬷说道,“那烦劳嬷嬷回禀云城长公主殿下,三日后玥儿和哥哥必到。”

“摇光县主客气了。”陈嬷嬷得到了回复,恭敬地行了一礼,“那老奴先告退了。”

苏氏忙命冬儿送上荷包,并请自把陈嬷嬷送了出去。

“玥姐儿,你如今还真是得云城长公主的喜爱。”赵氏意有所指地说道,“只是这昕哥儿……你怎么能在云城长公主面前提昕哥儿呢。”

她这是在说因自己刻意的要求,云城长公主才会邀请哥哥?别说这不是她的意思,就算是她的意思又怎么样,她的哥哥——南宫昕,虽心智有亏,但亦心思纯净,是二房的嫡长子,有什么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前的?!

南宫玥似笑非笑地说道:“大伯母,可不止是云城长公主,就连皇上皇后亦知玥儿有一胞兄名唤南宫昕,或许哪天,皇上皇后心血来潮也想见见哥哥也不一定呢。不管怎样,这总是我们南宫府的荣耀,祖母,您说呢?”

南宫玥丝毫没有回避的态度让荣安堂的所有人都十分意外,眼见她把问题抛给了苏氏,他们不禁向苏氏望了过去,甚至赵氏等几人还隐隐地希望苏氏能够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南宫玥!

林氏动了动,准备站起来,却被南宫玥拍了拍手背,她知道女儿很有主见,于是便按耐了下来。

苏氏看着这个毫不回避自己目光的孙女,心想:罢了!罢了!这个孙女早就不是自己可以随意拿捏的了。而且,她说也没错,都是南宫家的子嗣,谁能得到贵人高看一等,得利的都是南宫家。只希望昕哥儿这次别丢了南宫家的脸才好。

苏氏有些无奈地说道:“那日你就带着昕哥儿去吧,只是记得要看好他……”

南宫玥应道:“是,祖母。”

“妹妹。”南宫昕睁大眼睛,他对眼前的争执并不是很能理解,只是听明白了一句话,于是便天真地问道,“我能和你一起去跑马了?”

南宫玥眉眼弯弯地说道:“是啊,哥哥。”

“太好了!”南宫昕欢喜地说道,“我还要带小黑一起去,妹妹就带小白去吧!”

苏氏有些头痛地抚额,正要挥手让请安的众人散去的时候,就见丫鬟突然挑帘进屋,禀告道:“老夫人,吕世子和苏表姑娘来了!已经到了二门!”

下人的禀告让苏氏心里有些讶异,但是这来者是客,苏卿萍更是她的侄女,苏氏当然不会将他们拒之门外,便颔首道:“冬儿,你去迎世子和表姑娘进来吧。”

府中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觑,觉得这对夫妇也太冒昧了,没事先送拜帖,竟这么一大早就闯到了别人府中。偏偏对方还是府里的正经亲戚……

吕珩在二门下了马车后,也不等苏卿萍,便迫不及待地朝荣安堂走去。苏卿萍不想在南宫府的下人面前丢了面子,也只能步履匆忙地跟在后面,看上去颇有几分狼狈。

“吕世子,表姑娘!”守在荣安堂院门口的冬儿忙给两位客人请安。

“免礼!”

吕珩随意地说道,同时整理了衣冠,这时,苏卿萍也跟了上来,两人随冬儿一同进了正堂向苏氏请安。

吕珩的心性如何暂且不谈,他的外表无疑是高大俊朗,也算是金玉其外。而苏卿萍容貌娇美,刚才因为走得急双颊泛起霞红,看上去像是含羞带怯。两人站在一起,别的不说,还真是一对璧人。

南宫玥看着这对“璧人”,心中不免有几分疑惑:这两个人为何突然上门了呢?莫不是有所求?

“见过姑母!”吕珩和苏卿萍齐齐地对着苏氏行礼。

“起来吧!都是好孩子!”不止是南宫玥,苏氏心里也奇怪吕珩和苏卿萍为什么会突然来访,但还是一脸慈爱的让他们起了身。

苏卿萍连忙送上了自己准备的礼物,一串紫檀木佛珠。

“你这孩子,人来了就好,还带什么礼物。”苏氏笑眯眯的,嘴里虽然这么说着,但心里其实还是很受用的。她也不是稀罕这一串紫檀木佛珠,就是喜欢别人把她的喜好放在心上。

“姑母喜欢就好。”苏卿萍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浅笑。

赵氏在一旁插话道:“母亲,这也是萍表妹对您的一片心意,也不枉您一直视她如亲女。”

一时间,场面和乐融融,似乎是忘了刚刚的丝许不快。

“有一段日子没见姑母了,不知道姑母最近身体可还安康?”苏卿萍关心地问道。

“好,好,一切都好。”苏氏笑容慈爱看着苏卿萍,“萍姐儿呢,在侯府可住得还舒心?”

舒心!她哪里会住得舒心!差点没有被折磨死,呕出血,可是想到吕珩还在这里,她一句抱怨都说不了,只好违心地道:“姑母,萍儿一切安好,请姑母放心。”

苏氏打量着苏卿萍,玉颊泛红,气色看上去不错,着一身粉色锦缎衣裙,外罩绯色轻纱。轻薄柔软的面料上,用银线淡淡的点缀着石榴图样,衬得更是花容玉貌。苏氏心中不由暗暗点头,心想看萍姐儿这气色,这穿衣打扮,在侯府日子应该过得不差。

苏卿萍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嫁过去的,苏氏是再清楚不过了,能在这样的情形下,把日子过好,也算不容易,看来她这个侄女倒是有几分本事,笼络住了宣平侯世子。

苏卿萍若是知道苏氏心里所想,非得吐血不可。可就算是苏卿萍知道了这阴差阳错的误会,她也愿意就让苏氏就这样误会下去。在南宫府住了这一年多,她对这位姑母的秉性已经很了解,只有自己有利用价值,姑母才会把自己放在眼里,如此南宫府才能成为自己的靠山……她在宣平侯府的日子才会好过。

与赵氏、林氏等人见礼后,苏卿萍给南宫府的每位姑娘都送上了礼物,每人一对珠花。

而南宫府的少爷们的礼物则由吕珩亲自交到他们手上,南宫晟得了一副名家字帖,南宫昕和南宫昊各得了一把精致的小弹弓。

吕珩眸光闪烁几下,突然笑眯眯地提议道:“昕哥儿,昊哥儿,不如表姑父教你们怎么玩这个弹弓好不好?”

南宫昕还没有回答,倒是南宫昊迫不及待地嚷嚷了起来:“表姑父,教我啊,先教我啊!”

吕珩一脸和蔼地点了点头:“好,表姑父这就教你……”说着,他还真的耐着性子地教南宫昊怎么玩弹弓才能射得更远些。

不得不说,不学无术的宣平侯世子,在玩乐这一方面还是很有一套的,把南宫昊这个小屁孩哄得一愣一愣的,对吕珩崇拜不已。

吕珩哄好了南宫昊,又语重心长地警告道:“昊哥儿,玩弹弓的时候要千万注意,不可射伤了别人,不然的话,表姑父就要把这个弹弓给收回去了。”

南宫昊生怕吕珩收回弹弓,自然是点头如小鸡啄米。

这一幕看得众人都是惊讶不已。

南宫晟几乎怀疑此人到底是不是那个吕珩,迎亲那日,吕珩的不学无术和任性妄为可是让他大开眼界,却不想吕珩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对小孩子如此有耐心,看来这人性果然是极其复杂的

就连南宫玥也有些纳闷,这个吕珩在搞什么鬼啊?

唯有苏氏在一旁瞧着暗暗点头,心道:这个宣平侯世子,虽然看着不着调,教育孩子来倒是一板一眼的,等以后和萍姐儿有了自己的孩子,应该也就收了心,长大了。

“姑母,”吕珩堆满笑容地对苏氏道,“不如让我带着昕哥儿和昊哥儿去花园走走吧?”

苏氏见他对南宫昕和南宫昊如此友善热心,心里自然是高兴的,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没错,苏卿萍确实笼络住了吕珩。

“好好!”苏氏连声笑道,“晟哥儿,昕哥儿,昊哥儿,你们就陪你们表姑父四处走走。”苏氏自然不能让昕哥儿和昊哥儿给吕珩添麻烦,便又加上了南宫晟跟着作陪。

“是,祖母。”南宫晟恭敬地应了一声。

吕珩脸色微僵了一下,但立刻又笑了,几人正要去花园,一个小丫鬟匆匆来报道:“禀老夫人,宫里的刘公公来了,说是陛下有旨意要给三姑娘!”

这次的旨意来的实在是毫无征兆,府中众人不由面面相觑,但谁也不敢轻怠,忙起身前去接旨,只留下吕珩和苏卿萍暂时留在荣安堂的正堂。

一路上,林氏小声地问南宫玥:“玥姐儿,你可知陛下到底是为了何事?”

南宫玥无辜地摇了摇头,这一次,她确实是一无所知。

后面的黄氏和南宫琳竖着耳朵倾听着,却没想到得了这么一个回答。

这一年多来,南宫府中已经接过数次的圣旨,大家都已经是很熟练了,摆香案,跪拜,听旨,接旨,然后再送走刘公公一行……约莫一刻钟后,众人便再次聚集在荣安堂的正堂。

但这一次,坐在主位上的不再是苏氏,而是一块红木匾额,由两个婆子一左一右地扶着。

蕙质兰心。

匾额上用金漆龙飞凤舞地提了这四个大字,下方还印有皇帝的玉玺,代表这四个字乃是当今皇帝御笔亲提。

除了这块匾额,皇帝还赏了十二抬的东西,布匹、首饰、茶叶、香料……看得众人眼花缭乱,苏卿萍更是嫉妒得眼睛都红了,狠狠地扭着帕子,一会儿看看南宫玥,一会儿又看看林氏,心里恶毒地想道:你们也就能高兴这一会了!很快,等毒发,你们就会知道什么叫做欲哭无泪,痛彻心扉!

“玥姐儿,陛下莫非是因为云城长公主……”南宫琤猜测地说道。想了又想,最近应该也只有南宫玥治好了流霜县主的脸伤的事,会让陛下突然赐下重赏了。

南宫玥点了点头:“应该是吧。”她倒是完全没想到云城长公主会替自己讨了这么一个赏赐。

蕙质兰心!南宫玥在心中默念着这四个字,意味深长地笑了。这对她来说太有用了!

孔子曰:“芝兰生于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变节。”蕙质兰心,可说是对女子最高的嘉奖之一,以后有了皇帝的这四个字,哪怕是她以后偶尔有些出格的举动,又有谁敢来指责她!

这不仅是她的殊荣,也是整个南宫家的殊荣!

苏氏已经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真是巴不得将这块匾额永远留在自己的荣安堂,以后其他府的夫人一来,便能看到这块匾额,看以后还有谁敢轻怠他们南宫府!

可惜,任苏氏送了无数个眼神给南宫玥,南宫玥硬是当做没看到。

众人围着匾额打量着,讨论着,以致吕珩也不好重提去花园游玩的事,在南宫府用过了午膳后,吕珩和苏卿萍这才回了宣平侯府。

之后,众人也与苏氏告退,南宫玥和南宫昕一起出了荣安堂,而林氏早就在半个时辰前就被浅云院的管事嬷嬷叫走了。

两兄妹漫步在游廊中,南宫昕突然小声地说道:“妹妹,你喜欢表姑父吗?”

南宫玥愣了一下,朝南宫昕看去,用力地摇了摇头,也压低声音:“哥哥,那你呢?”

南宫昕顿时双眼发亮,仿佛找到知音一般,连连点头道:“我也不喜欢!”说着,他的脸庞皱成一团,“我不喜欢表姑父,也不喜欢表姑,他们都笑得好假,就像……就像戴了面具似的……”

南宫玥心里赞叹哥哥的直觉,附耳对他说:“哥哥,没关系,以后他们要是来了,我们就避着他们好了!”

“嗯!”南宫昕重重地应了一声,眉眼之间的郁色终于散去,又笑着与南宫玥说起各种趣事来……

与此同时,从荣安堂出来后,柳青清便在丫鬟紫英的陪同下去了柳青云暂住的照影阁。

“清姐儿!”

得到小厮的禀告,柳青云立刻笑着出门相迎,接妹妹进书房坐下说话。

“哥哥,这是我给你做的一些衣裳鞋袜和小点心。”柳青清从丫鬟紫英接过一个包袱和一个食盒,亲手交到了柳青云手里。包袱里装的都是她这一个月来特意给哥哥做的衣裳鞋袜。

“辛苦妹妹了。”柳青云一脸怜惜地看着柳青清道,“妹妹,以后针线活不要做太久了,免得熬坏了眼睛,我衣裳够穿了,不用准备那么多。”

柳青清浅笑着,却没有正面答应:“放心吧,哥哥,我心里有数。”

柳青云也知道妹妹一向很有主见,也就不再多说些什么了,只是含蓄地问她一些近况:“妹妹,最近在南宫府住得可还好?”

“哥哥,你放心好了!”柳青清温柔地笑了笑,“南宫府毕竟是百年世家,怎么会为难我一个小女子呢?”

柳青云深深地看着柳青清,也不知道信了没有,许久,才缓缓道:“那就好。”

柳青清又道:“哥哥不必担心,其他人且不说,南宫大伯父乃是一个光明磊落、信守承诺之人,有他在,我们无需担心其他。”还有南宫晟……亦是铮铮君子!

柳青清微微地垂下眼睫,想到当初南宫晟对自己所说的话,这些话当然不好告诉哥哥。

只是南宫晟的一番话,确实让她落下了心中巨石。

这些柳青云却是不知,他只是想起南宫秦对他的关心照顾,还有那一日他俩的谈话,不禁点了点头:“说得是。”顿了顿,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略带赞赏地又道,“妹妹,我与晟哥儿也算交谈过几次,他品行不错,不似其母。”

在这南宫府里,瞧柳氏兄妹不顺眼的,其实也就苏氏和赵氏两人而已,究其原因亦不过是因为柳家家世落没,却又与南宫晟有婚约而已。

想到这里,柳青云眸中闪过一丝坚毅与决心,对柳青清郑重地道:“妹妹放心,哥哥定会金榜题名!不让别人看轻你的!”

柳青清心中感动,眼前浮现一层模糊的水光,小声劝道:“哥哥,别因为我的事,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尽你所能便好。”哥哥的才华柳青清最清楚不过,就怕哥哥因为自己反而入了魔障。

“妹妹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柳青云信誓旦旦地保证道。不管他的妹妹将来会不会嫁入南宫家,他都是他妹妹的依靠,决不能轻易倒下了,留下他妹妹孤苦伶仃的一个人。

“哥哥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柳青清微笑着起身,与兄长告辞,“哥哥,这里毕竟是前院,我不好久待,就先走了。哥哥若是有事,找人通知我一声便可。”

柳青云起身相送:“我送送妹妹。”

两兄妹到了二门处才分手,柳青云留在远处目送妹妹离去……

与兄长告别之后,柳青清就带着丫鬟紫英向荷风苑走去,穿过一个庭院后,远远地就见着一个身穿天青色衣袍的男子迎面而来。

看那身形,像是赵氏的远房侄子赵子昂。

他竟然是孤身一人!柳青清微微皱眉,觉得有些不妥。毕竟这赵子昂也是算是外男,在内宅中走动竟然身边没有跟着南宫府的丫鬟,这实在是……

柳青清正想避开,却不想赵子昂却是目标明确地向她走来,直走至她跟前,斯文地行礼道:“柳姑娘,小生这厢有礼了。”

“赵公子不必多礼。”柳青清略略福了福,“若无事,小女先告辞了。”说着,她就带着紫英匆匆走了,感觉是如芒在背。

赵子昂直直地看着柳青清匆匆远去的背影,饶有兴趣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之前在老家时,他就收到了赵氏这个远方姑姑的信函,说想要把一个落魄的世家嫡女许配给他。本来他并非十分乐意,他坚信凭借自己的才华,金榜题名不在话下,到时候,怎么样的妻子娶不到?

可是家中老母贪图本家和南宫家的助力,要死要活地逼迫于他,赵子昂也只能半推半就地先到了王都,也当是提早在此备考。

还没有见到柳青清的时候,他对这桩婚事不以为意,但直到那日在荣安堂里见到柳青清时,他才知道自己想错了。

柳青清容貌秀美,肌肤如玉,即使在南宫府容貌颇为出众的南宫琤面前,她也不显得逊色;而且她气质极佳,温婉贤淑,却也不失傲骨,虽然家道中落,但面对他人之时,仍是落落大方,进退有度,实在是家中正室的不二人选。

那时,赵子昂才对提出这桩婚事真正上了心。

只可惜,南宫府内门禁森严,他不能随意在内院走动,今日也是给他带路的一个丫鬟临时被人叫走了,他才独自从内院出来。

而刚刚柳青清排斥的反应非但没有让赵子昂不悦,反而令他对柳青清更满意了!

这娶妻当娶贤,他总不至于要一个轻浮的女人做他的妻子。

看来想要接近柳青清,也唯有从她的兄长柳青云下手了!

思定后,赵子昂便大步走出二门,去了照影阁。

“赵兄!”得了消息的柳青云自然是出门相迎,对着赵子昂拱手作揖,心里却在奇怪赵子昂为何会突然来访。因为赵氏的关系,柳青云连着对赵子昂也没什么好感。

“柳兄!”赵子昂也是回礼。

两人在庭院中的石桌旁随性地坐下,便闲聊起来。

“柳兄,今日贸然来访,还请柳兄切莫见怪!”赵子昂又作揖道,“小弟记得姑母曾经说过柳兄也是来王都参加明年的春闱的吧?”他口中的姑母自然是赵氏。

“赵兄太客气了,在下欢迎且不及。”柳青云点了点头,“大夫人说得不错,在下确是来参加明年的春闱。”

“那便是太好了!”赵子昂笑着击掌道,“小弟真怕自己闭门造车,不进反退,有柳兄在,就可与柳兄共同探讨,互相学习,实在是一乐事!”

“那以后便请赵兄多加指教了。”柳青云不由也笑了,觉得赵子昂说得确实有理。自己来王都后,除了伯父南宫秦指点过自己的功课,其余时间便是一人苦读,若是能有同龄人一起探讨,应该对自己也甚为有益。

“指教可不敢。”赵子昂斯文地说道,“不知道柳兄可知道三日后,在城西的兰玉楼,聚集王都的一些举子将举办一场诗会,不知道柳兄有没有兴趣一同前往?”他心里想着只要届时自己表现出力压群雄的才华,便可以在柳青云这个未来的妻舅面前留下一个好形象。

柳青云一听,也起了兴趣。若是能与来自大江南北的举子以文会友,必能得益匪浅,忙点头道:“赵兄,那就三日后,不见不散!”

两人说得甚为投机,不知不觉,柳青云已经对赵子昂完全改观,觉得自己不该因为赵氏就对赵子昂有了先入为主的恶感,却不知对方对自己的妹妹另有企图。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钻石、鲜花和月票!

钻石:时闻一叶落 送了5颗钻石;

鲜花:小可乐ing 送了1朵鲜花;

月票:132**5313 投了3票、轩璇 投了1票、fuhuapaomo 投了4票、安812 投了1票、梦渡茶糜 投了1票。

非常感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