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欠揍/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世子爷,世子夫人还没起,您……”

“知道了。罗哩罗嗦的!”吕珩一把推开挡在他跟前的如意,嫌弃地挥了挥手,“你们都给我出去吧!”

“是,世子爷!”侯府的丫鬟立刻乖乖退了下去,只留下六容和如意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样是否合适。

吕珩马上察觉她们的犹豫,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道:“怎么?本世子都使唤不了你们了?”

六容和如意心下一惊,忙一起福身道:“奴婢不敢。”说完,便退下了,六容还担心地朝内室的方向望了一眼。

吕珩推门走进了内室,嫌弃地看了一眼闻声而醒的苏卿萍,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起来。”

苏卿萍一脸的莫名其妙,现在才不过卯时一刻,需要这么早吗?

但吕珩难得来她屋里,苏卿萍还是披了件外衣,便起了身,热情地说道:“世子爷,您用过早膳了吗?妾身一会儿让人准备……”

“行了行了!”吕珩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南宫家的人就要到了,你快点去准备。”

“世子爷……”苏卿萍的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青,最终咬了咬牙,说道,“妾身已经按您的吩咐把南宫家的人叫来开生辰宴了,您到底是怎么想的,总该告诉妾身一声吧。”

以吕珩对她这般厌恶的态度,苏卿萍再怎么自作多情,就不会以为他是真心实意的想为自己庆生,可是她又想不出来,吕珩要她去请南宫家的理由……

吕珩刚想让她别啰嗦,但一想,南宫家的人来了也是待在内宅,要是没有苏卿萍配合,恐怕也挺难成行的,于是便摸摸下巴,坐下后说道:“总之,一会儿,你把二房的昕哥儿给我弄过来就行了。”说着,他眸中仿佛燃起了一团火焰。

“那个傻子?”苏卿萍脱口而出,但随即她像是明白了什么。

没错,南宫昕虽然是个傻子,可那模样实在是长得好……

再想到吕珩后院里那一众年纪和南宫昕相仿的漂亮少年,苏卿萍哪里还能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吕珩竟然看上了南宫昕!他竟然看上了一个傻子!

心里想着,苏卿萍面上不禁带出了几分轻蔑。

吕珩看她这副样子,哪里还不明白苏卿萍在想些社么,心里当下也有了几分火气。他沉下脸道:“苏卿萍,别忘了你的身份是谁给的?要是你乖乖的听我的话,我保证你世子夫人的稳妥,如果你不听……”他冷笑了一声,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你……”苏卿萍气得浑身颤抖,但她毕竟已经习惯忍耐,很快又冷静了下来,思绪飞转……

“想我帮你也行,你得给我个儿子!我保证把南宫昕送到你的手里!”吕珩既然不想维持表象,苏卿萍也懒得装下去,反正不管如何,吕珩对她只有厌恶。与其委屈自己,还不如这样直接说出来。

这个要求让讨厌女色的吕珩一阵恶心,他不耐烦地打量着苏卿萍,直觉就想狠狠一巴掌扇过去,可转念一想,她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

这些年他娘确实求孙心切,如果自己真的有了儿子,把儿子往他爹娘那一扔,爹娘自然就不会整天盯着自己了。

而他——

也可以如愿所偿!

吕珩的脑海中不由浮现南宫昕那天真可爱的样子,心下一片火热。

他生平不好美女,最爱的就是这种十余岁年纪正好的美少年,这种年纪的少年身段比女子柔韧许多,又没有长大了的虎背熊腰,玩弄起来最是舒服。

南宫昕生长于富贵人家,一身细腻的肌肤比小倌馆里那些用秘药养出来的小倌要好上太多。而南宫昕如孩童一般的心智在别人眼里是天大的缺憾,可在宣平侯世子的眼里,那种世家子自小培养出来的气质加上天真纯净的眼神,让他不禁升起了凌虐之心。

想看看这张白纸若是染黑之后,不知会变成何等的模样!

只可惜偏偏南宫昕是南宫家的人,如果他不是,吕珩早就想尽一切办法把南宫昕弄进府了。

吕珩也想过放弃,可是越是得不到手,他心里就越是惦记,如此这般就仿佛着了心魔一样。

想了又想后,吕珩果断地说道:“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能想办法把南宫昕送到我手中……我就给你一个儿子!”

“就这么说定了!”想到困扰了自己这么多天的问题就这样解决了,苏卿萍也松了一口气,至于他们协议之中的南宫昕,苏卿萍半分都不在乎,心里觉得反正不过是个傻子。

吕珩走后,六容和如意立刻走了进来,小心翼翼地看着苏卿萍。每次世子爷来以后,苏卿萍的心情就不太好,常常把气撒在她们身上……可是这一次她们却发现苏卿萍面带笑容,像是心情很好的样子。

“六容,如意,你们俩赶紧伺候我梳妆。”苏卿萍志得意满地说道,“一会儿我要亲自去二门迎表嫂他们。”

六容和如意只以为是吕珩看在南宫府的份上,对苏卿萍客气了一些,以致苏卿萍总算是心情好了一些,也没在意,赶忙殷勤地服侍苏卿萍穿衣洗漱梳妆。

满意地揽镜自照后,苏卿萍去正院请过安,又服侍着宣平侯夫人用完了早膳,看看时间差不多,就和宣平侯夫人报备了一声后,前往二门候着。没多久,一个婆子来报说,南宫府的马车已经到了大门。

苏卿萍让六容帮她整了整衣装后,就迎了上去,只见一队车马浩浩荡荡地驶进宣平侯府。

南宫晟一下马,便上前一步与苏卿萍作揖行礼:“见过萍表姑。”

“晟哥儿,你们可算来了!”苏卿萍一边说,一边却迫不及待地看着后方的那几辆马车,待看到南宫玥的朱轮车时,眼中闪过一抹期待。

先是顾氏和南宫琤、南宫琰下了第一辆马车,跟着南宫玥和南宫昕从第二辆朱轮车上下来,然后是三房的南宫琳和南宫昊自第三辆马车跳下。

苏卿萍的目光不着痕迹地在南宫昕身上掠过,心下十分满意,总算是第一步非常顺利。

“萍表姑。”南宫晟有些歉然地说道,“母亲、二婶与三婶特意嘱咐我与表姑再说声抱歉,下次她们一定登门与表姑小聚。”因着今日孙阁老家嫡孙洗三,苏氏在三日前便让赵氏遣了个婆子向苏卿萍打了声招呼,但基于礼貌,南宫晟还是再次与苏卿萍致歉。

一开始,赵氏她们临时爽约让苏卿萍很是不满,但今日……她倒是觉得她们不来更好,于是便大方得体地说道:“哪里!孙阁老嫡孙的洗三礼自然是要去的。”

看她的笑容毫无芥蒂,像是真的不介意。南宫晟松了一口气。

下了马车的顾氏带着一干人等上前纷纷与苏卿萍见礼,赵氏几人虽去了孙阁老家,但让小辈们自个儿过来参加苏卿萍的生辰宴,到底不合规矩,于是苏氏就让顾氏一同过来了。

苏卿萍笑着说道:“四表嫂,各位表侄、表侄女,我领大家去侯夫人请安吧。”

顾氏的性子有些拘谨,忙道:“还要麻烦表妹前面引路了。”

“这是应该的。”苏卿萍殷勤地说道,带着众人去了宣平侯夫人的院子。

当一行人步入了正堂时,宣平侯夫人正和世子吕珩说着话,听到丫鬟回禀,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吕珩迫不及待地起身上迎:“晟哥儿,昕哥儿,昊哥儿,你们都来了。”说着,便热情地为宣平侯夫人介绍了南宫府的少爷们。

宣平侯夫人笑眯眯地给了每人一个荷包,心里则暗暗地埋怨自己的女儿吕珍,千交待,万交待,同她说了,今天南宫府的四夫人和几位姑娘要来,要她帮着苏卿萍招待一二,但这个不省心的却早早出门,没影儿了。

现在吕珍人都走了,再埋怨也与事无补,宣平侯夫人只能嘱咐苏卿萍道:“老大媳妇,好好招待你的表嫂还有表侄、表侄女们,切不可怠慢了。”

“是,母亲。”苏卿萍神色恭敬地应道,领着南宫府一行人出了宣平侯夫人的院子。

一出院子,南宫琳好像出了笼子的鸟儿一样,迫不及待地问道:“萍表姑,接下来你要带我们去哪儿啊?”

“琳姐儿,”苏卿萍笑眯眯地说道,“这府中有个碧波轩,景色不错,我带你们先去那赏景。”

南宫琳闻言,双眼发亮,叽叽喳喳地与弟弟南宫昊说个不停,一时气氛倒是颇为热络。

那碧波轩地方不大,但四周柳树成荫,如今正直秋季,宣平侯府的下人们在柳树四周放了好些盆绽放的菊花,五颜六色,看上去美不胜收。

不远处又挖了一个小小的池塘,一眼看去波光粼粼,偶有几尾锦鱼跳出水面,溅起点点水花,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璀璨的光芒。

那池塘将碧波轩围了一半,吹过来的风都带着几分湿意。

“妹妹,”南宫昕激动地指着前方飞出水面的红色鲤鱼道,“是红鲤!好漂亮啊!”

“昕哥儿,听说那红鲤可是侯爷特意从江南请人运来的,在这王都也不多见。”苏卿萍笑着插嘴道,“待会儿昕哥儿你可以到池塘边好好观赏,不过这水边危险,你切不可以靠得太近。”跟着,她又笑容满面地对南宫玥说道,“玥姐儿,你放心,我会命人时刻盯着昕哥儿的。”

“多谢萍表姑。”南宫玥表面上应着,心里却不以为然,想着不止是自己要时时留心哥哥,还需叮嘱青芽要紧紧跟着哥哥才行。不过看着哥哥很高兴的样子,南宫玥也不由露出了微笑。

众人在苏卿萍的招待下在碧波轩中的花厅落座,少顷,就有侯府的丫鬟们上了瓜果茶水点心。

待众人一一给苏卿萍送上生辰礼后,苏卿萍对着六容做了一个手势,跟着,便听湖面上传来丝竹之声,悠悠的乐曲随风飘来,如梦似幻。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有一艘小船向着碧波轩荡了过来,那乐曲正是从那小船中发出来的。

等那小船靠岸后,从船上下来一位怀抱琵琶的女郎和一个小丫头。

那女郎着粉红色罗衫,翠绿烟纱散花裙,鬓上插了一两朵镶珠银梅花,到了近苏卿萍近前婷婷下拜:“见过世子夫人,祝夫人生辰快乐,青春永驻。”

苏卿萍笑了笑,道:“红姑免礼。”然后向众人介绍道,“这是古今楼里最有名的女说书先生红姑,是世子特意替我请来的。”说着她面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红霞。

南宫琳娇笑道:“哎呀,表姑父真有心,请了这么一个漂亮的说书先生为表姑庆生。”

苏卿萍笑着说道:“嗯,他的确有心了。”

见此,南宫琳觉得没趣地撇了撇嘴。

红姑则怀抱琵琶,对着南宫玥几个福了个身道:“见过几位公子、姑娘。”见完礼之后,又道,“那么现在就由红姑为几位说书,不知夫人意下如何?”她问询似的看向了苏卿萍。

苏卿萍的视线落在南宫昕和南宫昊的身上,只见二人显然对听故事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早已心不在焉,时不时地朝池塘的方向张望着。她想了想,故意问顾氏道:“四表嫂,现在开始听书,你觉得如何?”

顾氏自然是忙不迭赞同,可是南宫昊却抗议道:“萍表姑,听书太没意思了,我可不可以去外面看看?”说着,他看向南宫昕,试图寻求他的认可,“二哥哥,你说是不是?”

南宫昕诚实地点了点头。

苏卿萍微微一笑,好脾气地提议道:“昕哥儿,昊哥儿,你们若是不想听故事,不如到院中放会儿纸鸢吧!”

一听到纸鸢,南宫昕和南宫昊顿时眼睛亮了,跃跃欲试。

苏卿萍连忙吩咐下人取来了两个纸鸢,一个是老鹰的,另一个是蜻蜓的。

南宫昕和南宫昊都眼巴巴地看向了顾氏和南宫晟,出门前,他们就被叮嘱了万事都要听顾氏和南宫晟的,否则就别想再出门玩耍。

顾氏笑眯眯地说道:“昕哥儿,昊哥儿,既然表姑一片好意,你们就去玩吧。”

“但是切不可太靠近池塘!”南宫晟又叮嘱了一句。上次苏卿萍在云城长公主府落水,已经是弄得众人乘兴而去,败兴而归,今日祖母、母亲既然把弟弟和妹妹们交给他,他自然要小心他们的安全。

“是,四婶,大哥哥!”南宫昕和南宫昊齐齐地应道,一人拿起一个纸鸢,细细地打量起来。

“我一起去吧。”南宫玥有点不放心地起身,却被苏卿萍温柔地按了回去。

“玥姐儿,”苏卿萍眸光一闪,娇笑道,“昕哥儿和昊哥儿只不过是去放纸鸢罢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是啊!”南宫琳撇了撇嘴附和,“三姐姐,他们只是去放个纸鸢而已,能出什么事啊?要是实在不放心,让二哥哥和昊哥儿就在这碧波轩的庭院里玩吧,多派几个丫鬟婆子跟着便是。”

“琳姐儿这个主意好,就在碧波轩的院子里玩吧。”苏卿萍指着窗外的一个空地,“你们看那里,地方够大,又开阔,我们在这里只要向外一看,就能看到。”

“是啊,妹妹,我不会走远的。”南宫昕可怜巴巴地看着南宫玥,“妹妹,你就别跟着我们了,你跟着的话,三弟都不爱跟我玩了。”

南宫玥闻言瞥了一眼南宫琳,三房对自己很是不喜,南宫玥素来知道,以至于南宫昊与自己也不亲近,哥哥的心智就如同孩童,府里也就只有和南宫昊玩的最好,自己一定要跟去的话,他们确实也玩不痛快。……无论是在王都还是在老家,哥哥都好像被视为家族的耻辱一样,极少出府门,现在难得出来,只是想玩个纸鸢,南宫玥实在不忍心拒绝,最终点头应了:“那哥哥就在这院子里玩,不要跑远了。”

南宫昕再三保证后,就欢欢喜喜地同南宫昊一起在两个侯府丫鬟的带领下出了花厅,在外面的空地上放起纸鸢来。

南宫玥向窗外看了看,见南宫昕果然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放下心来。

这时,红姑在小丫头的服侍下落座,摆正琵琶,说起了故事。

初时琵琶音悲壮而绝望,一个将军奉命守城与匈奴一战,却不幸战败,全军覆灭,唯有幼子从士兵的尸体中爬出,悲呛欲绝……

少年长大成人后,毅然投军,上阵杀敌。

当红姑说到少年刚在军中意外同从小订亲的未婚妻相认,却因匈奴再次来袭,与三千兵甲陷入绝境。在一个雪夜天,少年摩挲着装有未婚妻发丝的香囊不得不与之诀别,决定破釜沉舟,与敌人决一死战。曲音婉转哀泣而又悲壮,让听者为之动容。

南宫琤、南宫琰和南宫琳三人眸中泪光闪动,忍不住就用帕子沾了沾眼角,就连南宫晟和南宫玥都有了几分兴味,本以为这红姑最多讲些男女情爱,没想到竟是一个这样的故事,看来红姑一介女儿身却能成为最有名的说书先生还是有些原因的。

此时,南宫昊的老鹰纸鸢已经高高翱翔在天际,见南宫昕的蜻蜓纸鸢迟迟没有放上天,忙扭头替他喊着:“二哥,加油!”

南宫昕羡慕地看了看南宫昊,但是没放弃……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南宫昕的努力下,蜻蜓纸鸢终于放上天了。南宫昕脸上笑如灿日。

红姑的故事还在继续着,已经讲到三千兵甲与敌军生死一战,曲音高昂澎湃如海浪汹涌,似千军万马战斗激烈。而少年的未婚妻却生死相随,誓要与少年同生共死。

激烈的战斗,少年男女同生共死的情谊,一时让大家入了迷,深深地为他们忧心。

厅内的丫鬟们又有意无意地挡住了众人的视线,谁也没有注意到正厅外的南宫昕和南宫昊已经被一只五彩斑斓的鸟儿吸引了注意力。

那鸟儿不过手掌大,但模样极为可爱,轻盈地落在树枝上,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们。

南宫昕和南宫昊都看呆了眼,连纸鸢都顾不得放了。

鸟儿飞下树,在地上闲庭信步,悠闲得很。

南宫昕和南宫昊互看了一眼,悄悄接近那鸟儿,可每次当他们快要抓住那鸟儿时,那鸟儿却会扑扇翅膀飞了起来,让他们扑了空。

不知不觉,两人追着那鸟儿出了碧波轩,突然发现鸟儿由一只变成了两只,相互围绕嬉戏。两人看得不由呆住了。

“你们喜欢这两只鸟?”忽然,一个男音在两人不远处响起,只见吕珩嘴角含笑地看着他俩。

“喜欢!”南宫昕和南宫昊异口同声地说道。

一直跟在南宫昕身边的青芽忙行礼道:“见过吕世子!”

吕珩轻微微一笑,看了看两个手执纸鸢的丫鬟道:“不如这样,如果你们两个比赛放纸鸢,看谁的纸鸢放得又高又好,那两只鸟儿我就送他了。”

南宫昕和南宫昊顿时眼睛亮了:“表姑父,真的吗?”

“当然真的,君子一诺驷马难追,我还骗你们不成!”吕珩一副大方的样子。

南宫昕和南宫昊兴奋地又放起了纸鸢,一会儿往这边跑,一会儿往那边跑,力图比对方把风筝放得还要高。

可是过了好一会儿,两人都没能分出胜负。反倒是累得气喘吁吁。

吕珩在一旁看着南宫昕和南宫昊露出疲态,眸光闪烁不已,嘴角露出得意的笑意,道:“我看你们旗鼓相当,这两只鸟儿,你们不如就一人一只吧?”

“谢谢表姑父!”一听到两人都得了鸟儿,南宫昕和南宫昊又兴奋了起来,齐声与吕珩道谢。

“昕哥儿,昊哥儿,”吕珩一脸怜惜地看着他们又道,“瞧你们两个玩得满头大汗的,不如我带你们下去换身衣裳吧!”

两个人玩得一身汗,自然是该换身衣裳了,可是南宫昕想着自己答应过妹妹的话,有点迟疑地道:“可是我答应过妹妹不跑远的。”说着,他迟疑地看向了青芽。

青芽还没说话,吕珩连忙道:“昕哥儿,换衣裳的地方一点都不远。”他指着前方的一条小径说,“走那条路很快就到了,不信你站在这里看看,是不是能看到一个小院?”

南宫昕顺着吕珩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路的尽头有一座白砖青瓦小院,心想:的确不远。

青芽也在一旁笑道:“昕哥儿,既然是吕世子一片好意,奴婢就陪您去换套衣裳吧。”她觉得只是在亲戚家换套衣裳而已,又何须特意去禀告三姑娘。

碧波轩的花厅内,红姑已经说到战斗中,少年遭到偷袭,未婚妻以身挡剑……少年悲痛欲绝,越杀越勇,终斩得敌军首领之首级,可未婚妻却是生命垂危……

众人听得心都提了起来,一直到听到未婚妻终于从死亡线上被拉了回来之后,大家这才松了口气。

南宫玥的心却是提了起来,因为她发现南宫昕和南宫昊不见了。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有点不安,看了百卉一眼,小声吩咐道:“百卉,你去把我哥哥找来。”

百卉点了点头,悄声无息地退出了正厅。

此时,南宫昊和南宫昕已经在丫鬟的服侍下换好了衣裳,又被吕珩哄着吃了几块小点心,然后就觉得眼皮子直打架。

南宫昊双手不断地去揉眼睛,道:“好困啊,我好想睡啊!”

“我也是。”南宫昕努力地睁着眼睛,却觉得眼皮沉极了。

“想睡就睡会儿吧。”吕珩面上带笑,声音轻柔地劝道。

“可是……”南宫昊和南宫昕最终没有抵挡住那浓浓的倦意,沉沉地睡了过去。他们完全不知道青芽已经被打晕在了内室之中。

一个小厮惶恐地走出来,问道:“世子爷,那个叫青芽的丫鬟该如何处理?”

“先扔到外面去便是。”吕珩满不在意地说道,目光贪婪地看着熟睡中的南宫昕,伸手摸了摸他俊俏的脸,顿时心神一荡,感觉全身都要燃烧了起来。

他抱起了南宫昕进了内室,然后轻轻地把南宫昕放在床榻上,呼吸渐渐地粗重了起来。

等了那么久,忍耐了那么久,如今可以得偿所愿了!

吕珩双手微微颤抖的解开南宫昕的衣领,看着南宫昕白皙精致的锁骨,情不自禁地吞了一下口水……

可是下一刻,吕珩突然觉得脖颈一痛,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百卉抱起南宫昕走到外室,她本想把南宫昕带回碧波轩的,但又总觉得刚刚的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她想了想,干脆直接去了二门。至于南宫昊和青芽一眼,她还是决定下一趟再来负责他们两个。这么想着,百卉快步离开了小院……

碧波轩花厅内,红姑的说书已接近尾声。

少年抵御敌侵,立下汗马功劳,与未婚妻终成眷属,一生无妾。又在边疆无战事,朝廷内外海晏河清情况之下,他又毅然辞官,携夫人隐居山野,被传为千古佳话。

这个故事也不算是精彩绝伦,但配上红姑弹的这琵琶曲,把故事讲得波澜起伏,引人入胜。

即便这个故事讲完了,众人还在心中回味着。

南宫晟心想,好男儿当如是,靠着自己的本事,建功立业。而那个未婚妻能不背弃家族没落的未婚夫,当真是奇女子也。一时他就想到自己和柳青清,这故事中弱女子尚能做到贫贱不相疑,自己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又怎么能不如一个弱质女流呢?

这时,百卉悄无声息地回到了花厅之中,在南宫玥身旁附耳道:“三姑娘,奴婢有事禀告,请出厅详叙。”

南宫玥见百卉没带回南宫昕,已是心中生疑,但面上却不显,对着身旁的南宫琤道:“大姐姐,我去一下净房,去去便回。”

南宫琤也没在意,只让南宫玥赶紧去吧。

待南宫玥和意梅随着百卉走到无人处,百卉这才把刚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南宫玥,而南宫玥的脸色也随之越来越难看,一种修罗般的煞气不知不觉地散发出来,意梅已经吓得不敢说话,百卉也是心中一惊:三姑娘这煞气她以前只在手上沾了不少人民的亡命之徒身上才见过,可是三姑娘不过是一个十一岁的闺秀,怎么会呢?

虽然心中讶异不已,但百卉还是小心翼翼地继续说着:“三姑娘,虽然奴婢不知道吕世子想要对二少爷做什么,但是吕世子故意弄晕两位少爷和青芽,显然是不怀好意,因此奴婢就大着胆子自作主张了。”

百卉毕竟年纪小,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吕珩这种龌蹉下流之人!

“百卉,你做得好!”南宫玥点头道,面孔阴沉一片,心里则是后怕不已。

百卉心里庆幸自己当机立断,又道:“三姑娘,奴婢刚刚已经把两位少爷还有青芽带到二门的马车那里。小四正在照看他们,不会有事的。”

听说南宫昕现在平安无事地在小四的照看下,南宫玥稍稍松了口气,但心中的怒意还是如波涛般汹涌,冷冷地说道:“百卉,带我去吕珩那里。”真没想到,吕珩居然如此胆大包天,动起了她哥哥的脑筋!

百卉愣了一下,立刻领命带着南宫玥去了侯府东北角的那个小院。一进门,南宫玥便见吕珩的小厮还晕倒在外间。

南宫玥本不想理会他,但突然便改了主意,对百卉道:“百卉,把他也拖进去!”

“是,三姑娘!”百卉应道。

既然南宫玥用了“拖”这个词,百卉还真不客气地拎着那个小厮的后领把他拖进了内室,也不管他的身体是撞到椅子,还是磕到墙角。

内室中,趴在床榻上的吕珩也是昏迷不醒,一动不动地如同一滩烂泥般瘫在那里。

如果南宫玥的目光可以杀人的话,吕珩大概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南宫玥深吸一口气,她的拳头握得紧紧地,缓缓道:“百卉,给我打,狠狠地打!”

这个解气!百卉撸起袖子,邪恶地笑了,拉起吕珩的后领,正想着把他揍成一个猪头,却听南宫玥又道:“且慢!”

百卉愣了一下,差点以为南宫玥是不是不想看到如此暴力的场面,却见南宫玥嘴角微微一勾,温柔地笑了:“百卉,注意要用暗劲,只留内伤,却不能显出外伤来。”

百卉不由也跟着笑了,用力地点了点头:“三姑娘,一切就交给我吧。”她兴奋得都忘了自称“奴婢”。

百卉在吕珩的身上使出了十八般武艺,好好地招呼了吕珩一番。

南宫玥在一旁冷冷地看着,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突然她吩咐身后的意梅道:“意梅,你想办法悄悄地去把如意唤来,不要惊动苏表姑娘。”

“是,三姑娘。”意梅匆匆地退了。

南宫玥则在一旁随意地找了张圈椅坐下了,神情前所未有的冷冽。

不一会儿,意梅就把如意带了过来,如意本就疑惑南宫玥突然找她是为了什么,没想到一进门,就见吕世子昏倒不醒的倒在地上,百卉则对着他连揍带踹,那样子显然招招都没有留手。

如意心中更慌了,惊疑不定: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见过三姑娘!”如意恭敬地行礼,她心中惶恐不安,忍不住又道,“三姑娘,奴婢可再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三姑娘的事!请三姑娘明鉴!”她卑微地匍匐在地。

“你且抬起头来!”

在南宫玥的要求下,如意浑身微颤地抬起头来。

南宫玥盯着如意的眼睛许久,久到如意心中几乎要绝望起来,却听南宫玥又道:“我相信你!”

如意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但很快心又吊了起来。

南宫玥又道:“此事虽然与你无关,却与你主子有莫大的关系。”

她口中如意的主子指的自然是苏卿萍,如意不由心中又是一颤,虽然根本不知道南宫玥在说的到底是什么事。

如意正想要表忠心,却听南宫玥继续说:“如意,你去把你主子引来这里。”

“三姑娘?”如意一怔,呆呆地看着南宫玥,似乎有些不明白她的用意何在。

南宫玥没有解释,而直接说道:“你的卖身契娘亲已经给了我,所以,只要你办成了这件事,我就带你回南宫府,等过个一年半载,给你寻个人家嫁了,如何?”

闻言,如意瞳孔一缩,跟着许久没有说话……终于,她咬了咬牙,仿佛是下了莫大的决心,磕头道:“奴婢领命。”如果说如意曾经梦想自己能到宣平侯府做世子吕珩的姨娘,现在这个梦也早已经破灭了!她万万没想到吕珩竟然爱男子不爱娇女,如此,就算是苏表姑娘有万般手段也拿世子没辙,更何况自己这个小小的丫鬟了。

吕世子暴虐,苏卿萍更不是什么善类,在这宣平侯府继续呆下去,如意怀疑自己恐怕是连命都要没了。

如今既然三姑娘给了自己一条出路,如意决定还是搏一搏,信三姑娘这一回!

如意磕完头后,就领命而去。

这时,百卉终于收手,没好气地踢了吕珩一脚,道:“三姑娘,我已经使出了我所有的手段,保管这吕贱人醒来后觉得这身体都不是自己的!”

百卉知道自己的手段,这一顿虽然要不了吕珩的命,但却伤到了五脏六腑,想要养好没个一年半载是不可能的,就算养好了,也别想恢复如常。

这里毕竟是宣平侯府,若吕珩无缘无故的一身是伤,宣平侯必会派人彻查,一来二去,若查到哥哥的身上,对哥哥的名声不好。绝对不能让哥哥的声名毁在这种人手里!至于内伤,只要一会儿她施上几针,保管连太医都看不出他有内伤,只当是得了重病。

南宫玥冷哼了一声,还是觉得便宜了吕珩,走到吕珩面前,厌恶地踹了他两脚,见南宫玥还是怒意未消,百卉眼珠一转,笑眯眯地在南宫玥耳边附耳说了一句。南宫玥缓缓地点了点头,拉过椅子又坐了下来。

“世子夫人。”没等多久,门外传来如意恭敬的声音,“世子爷就在屋内等您。”

随之就听苏卿萍不耐烦地说道,“真麻烦,他不会连个傻子都搞不定吧……”说着,苏卿萍推开了门,一眼就看到正坐在里面,一脸冰冷的南宫玥。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卿萍立刻意识到事件败露了,她转身就要走,没想到背后被猛地一推,踉跄地进了屋里,与此同时,门被如意从外面关上了。

苏卿萍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吕珩,虽有些心虚,还是先发制人地说道,“玥姐儿!你在做什么?!你还有没有长幼尊卑。”

“苏卿萍。”南宫玥站了起来,对苏卿萍直呼其名,声音冷若寒冰,“你到底有什么自信,觉得我南宫玥很好欺负呢?一次又一次的欺到我头上。”

“玥姐儿,你放肆!”苏卿萍指着她说道,“这就是你对长辈的态度吗?我一定要去问问林氏是怎么教你的……”

“闭嘴。”南宫玥直接打断了他的声音,喝令道,“百卉!”

百卉一个箭步来到了苏卿萍的身后,在她的膝盖内侧猛地一踢,苏卿萍立刻双膝跪倒在地。苏卿萍膝盖撞击在地面上,疼极大怒,喝骂道:“南宫玥,你这个贱人!”

啪!

南宫玥向她狠狠地扇出了一巴掌,把她打翻在地,百卉十分配合地提着她的衣领把她拽起来,南宫玥反手又是一巴掌。苏卿萍两边的脸颊一片通红。

南宫玥轻哼一声,从怀里取出了银针包,她缓缓打开,露出了一排银针。

上一世,外祖父在教自己医术的时候,曾经说过:医者是为医人,而非害人。今日的事,南宫玥相信,苏卿萍绝不可能不知情,吕珩固然而恨,但苏卿萍一样不可饶恕,她本想着把苏卿萍嫁了出去,从此眼不见为净,但没想到,这苏卿萍居然做出这种畜生不如的事!

对于这样的败类,根本不配用“人”来称呼!

银针在南宫玥的手中反射着刺耳的光芒,那一瞬间,苏卿萍一阵毛骨悚然……

------题外话------

关于最近的剧情:

1、也许有亲觉得柳姑娘的剧情比较憋屈吧,但试想一下,如果柳姑娘刚来府里,就因赵氏看不上她,跳河自杀,这样小白花的姑娘大家会喜欢吗,适合成为南宫府下一代的宗妇吗?想要塑造出柳姑娘的性情就需要一定的剧情来支撑。柳姑娘前世是怎么死的,玥儿并不知道,要改变前世的命运,就得把所有的事情一一揭开。再加上大哥哥,大哥哥和柳姑娘的感情也是需要推动的……

2、苏卿萍。她是玥儿前世命运的一个关键,对于这个人物,我觉得需要有始有终,应该就到这个剧情为止。

还是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谢谢!

——

谢谢secret空的月票!

谢谢vivian8595 送了9朵鲜花、152**5585 送了5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