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降爵/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咏阳大长公主,乃是先帝最小的胞妹,当今皇上的嫡亲姑母,在回京的当日被宣平侯世子冲撞,这事随着一封请安折子在早朝时递到了皇帝的手中。

皇帝大怒,把请安折子递了刘公公,由他当堂念了一遍,站在底下的宣平侯脸色苍白,忙上前一步说道:“皇上,小儿昨夜遭匪徒袭击,并被挂于西城门的城墙上,还请皇上着京兆府尹彻查此事,还小儿一个公道!”

“皇上,臣有本奏。”京兆府尹上前一步说道,“启禀皇上,此事今日一早,凶犯便已自首。只是凶犯亦有苦衷,臣恳请皇上在律法之内从轻发落!”

“哦?”皇帝微怔,说道,“路卿家,怎么说?”

宣平侯世子遭袭挂于城墙一事,这才刚刚事发,凶犯竟然就自首了?这着实有些出人意料。

朝上众官员交换了一个眼神,也都起了几分兴味。看来这好戏就要上演了……

京兆府尹看了一眼宣平侯,这才说道:“回皇上,凶犯姓张名舒,在城北经营一家绸缎铺子,而其弟在一月前被宣平侯世子吕珩……,后自缢而亡!”

宣平侯本就有些不好的预感,闻言脸色一白,这才意识到京兆府尹刚刚看自己一眼是什么意思,忙喝斥道:“这等凶徒的话,根本不可信!”

“吕侯爷。”京兆府尹一副公正言明的样子,说道,“下官只是实话实说。”

“宣平侯!”皇帝略显不快地出声,虽然没说什么,但宣平侯到底不敢再放肆,只是用杀人般的目光紧紧地瞪着京兆府尹。

京兆府尹一头冷汗,要是他能选择的话,自然不会轻易得罪宣平侯这一皇上宠臣。可偏偏这事就是咏阳大长公主亲自撞上的,让他如何能大事化小?

原本虽被挂在城墙上的宣平侯世子冲撞,但念他应该是被贼人袭击才会如此,咏阳大长公主倒也没想追究,只是命人把他放下来了,并送回宣平侯府。可是,就在咏阳大长公主的车队进城后,却是有一个男子哭喊着扑倒在车驾前,表示,是自己把宣平侯世子挂于墙之上,为的是替自己的弟弟报仇。

咏阳大长公主本就对刚刚进墙时发生的一幕记忆犹新,见状便命人把那男子带到了朱轮车前,细细一问后,勃然大怒,命嫡幼孙傅云鹤亲自带着那男子来京兆府尹投案自首。说是投案,但谁也知道其真正的目的是为了严惩宣平侯世子,而咏阳大长公主的请安折子,也在早朝前递到了皇帝的案前。

有咏阳大长公主盯着,这件事让京兆府尹极为棘手。他虽然有些惧于宣平侯,但在思虑了片刻后,还是决定向皇帝如实禀报,并说道:“皇上,该凶犯为着其弟惨死而愤恨于心,昨夜在袖云楼附近见到吕世子,一路跟踪,趁黑打昏了吕世子,又挂到了城墙上,是想给吕世子一个教训。对此,凶犯已经如实招供了。”

吕珩喜好少年,在王都的官员贵胄中,并不是什么秘密,可却没人会在皇帝面前聊这等八卦。因此,皇帝听得一头雾水,问道:“那凶犯的弟弟自缢和吕珩有何关系?”

京兆府尹有些尴尬,他不知道该怎么启口,犹豫了一下,才隐晦地说道:“那凶犯的弟弟刚过十二,容貌俊秀,吕世子他、他喜性男色,因此将人给逼迫……那少年此后羞愤不堪,故而自缢而亡。”

“荒唐!”

皇帝勃然大怒,猛地一拍扶手。

天子一怒,血流漂杵,一时间,朝堂之上,一片肃然,谁都不敢开口。

宣平侯“扑通”跪倒在地,额头冷汗淋漓。

不过逼死个商户之子,其实算不上什么大事,若是平时,也不过给些银子而已,料他也不敢多说什么。但是,哪怕再小的事,一旦被捅到皇帝面前,就再也不会是小事了。

宣平侯只能强撑着说道:“皇上息怒!这只是一家之词。小儿虽然顽劣,但从无此等劣迹。再者,小儿昨夜是在家中无故失踪,那贼人却说是在袖云楼附近见到小儿,此时必须蹊跷,请皇上明察。”他老泪纵横,一旦受了莫大冤屈的样子。

“查什么?!”皇帝站了起来,来回走了两圈,怒指着他喝道,“查你儿子是不是喜好男色,还是查你儿子有没有逼死人家少年?!”

“皇上!”宣平侯还试图解释,“小儿……”

“宣平候,”京兆府尹打断了他的话,义正言辞地问道,“吕世子既然是在家中失踪,昨日怎不见你来报案呢?”

宣平侯能说什么?不止是京兆府尹不信,其实就连他自己都不信!昨夜当知道吕珩失踪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也是吕珩偷偷溜了出去,去了袖云楼……不止是他,府里几乎每一个人都是这样想的,最后也不过是在府里随意找上一两圈了事,本想着他天亮总会回来的,没想到,回是回来,却偏偏是那种样子回来的……

“启禀皇上。”京兆府尹生怕皇帝不明白,还恭敬地解释道,“那袖云楼便是王都颇有盛名的小倌馆……据闻吕世子便是其中的常客。”京兆府尹算是豁出去了,反正已经得罪了宣平侯,倒不如得罪到底算了。

“一个堂堂的侯府世子,竟是一个小倌馆的常客?!”皇帝怒极反笑道,“好啊!真是太好了!”

“皇上!”宣平侯深深俯首道,“是臣管教无方,可此时,小儿是受害者啊……”

“受害者。”皇帝从御座走了下来,冷哼着说道,“吕珩是受害者,那你告诉我,这张舒的弟弟又算什么?”他走到了宣平侯的身边,狠狠地向他踹了过去,在他身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脚印,就听皇帝说道,“别说只是把吕珩挂一晚上,要是这一切属实的话,就算他一刀砍了你那儿子,朕也觉得这是应该的!”

对于宣平侯这样的习武之人而言,皇帝的这一脚其实并不算重,但是宣平侯却是很艰难地才爬了起来。他知道皇帝正在气头上,不敢再辩解,想着等事情过去后就好了……然而,现实并没有给他等待的机会。就见以铁面御史著称的陈御史走上前一步,躬身道:“皇上!臣弹劾宣平侯教子无方,宣平侯世子治身不严,请皇上严惩!”

宣平侯一阵暗恨,若不是这陈御史在这个时候开口,以他对皇帝的了解,等过几天皇帝气消了,他再立上几个不大不小的功劳,这件事也就能揭过了,可是现在一切都完了!在气头上的皇帝不会给他代罪立功的机会的。

陈御史一出,陆续又有四五个御史站了出来,说道:“臣附议!”

皇帝黑着一张脸,宣平侯是他的近臣,现在却弄出这样的丑事来,简直丢尽了他的脸面。

“查!”皇帝一锤定音道,“若宣平侯世子真有这等行径,依律法严惩不怠!至于宣平侯,教子无方,任由其子在王都肆意妄为,着令,降爵为伯!罚俸一年,宣平伯,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你就在府里好生管教你那儿子吧,也不用上朝了!至于那凶犯张舒,若是查证他所言属实,无罪释放!”

好好的侯爵从此变为了伯爵,还是因为这种原因被削的爵,宣平侯简直欲哭无泪,但眼看着皇帝心情不佳,他也没敢争辩,深深俯首道:“臣遵旨。”

“退朝!”

皇帝一阵心烦,草草便宣布了退朝。

宣平伯在众人的或是不屑,或是兴灾乐祸,或是厌恶的目光中走出殿外。

他这个儿子本就不学无术,仗着宣平侯世子的身份在王都横行无状已经不是一日两日的了。

本来吕珩好男色知道人虽不少,但大家也都藏着掖着而已,谁也不会当着他的面提,他也就眼不见为净,可是现在,在朝堂上闹了这一出,简直就是把这块遮羞布硬生生地扯了开来,让所有人都能光明正大的议论他那儿子是有多么的顽劣不堪!

“逆子!”

宣平伯快马回府,直接就冲进了吕珩的院子,二话不说,抽出马鞭就向着他狠狠地挥了下去。

吕珩本正在对苏卿萍大发脾气,一时没注意,便被一鞭子当头抽中,痛得他立刻龇牙咧嘴的叫喊了起来。宣平伯夫人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前阻拦,不快地说道:“侯爷,您这是在做什么?!珩儿今日已经受了不少的罪了,您……”

“这就是你教出来的逆子!”宣平伯口中则愤恨难当地说道,“别一口一个‘侯爷’的,我现在已经是伯了!伯!你听懂了没有?!我的侯位已经被皇上削了!圣旨很快就会到了……这里现在已经不再是侯府了!”

“啊!”

宣平伯夫人大惊失色,脸色发白地问道:“侯爷,这、这是怎么回事?皇上怎会突然削了您的爵位……是不是朝中……”

“问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吧!”宣平伯又是一鞭子抽了上去。

吕珩想躲但没能躲开,又一次被鞭子抽中,鞭梢直接落在他的脸颊,带出了一道鲜红的鞭痕,触目惊心。

“侯……爷!就算珩儿做错了什么,您好好跟他说啊。”宣平伯夫人上前试图拉开他,看到苏卿萍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站在一旁,指着她的鼻子迁怒道,“都是你,自打珩儿娶了你之后,就没好事!”

苏卿萍没敢开口,反而往里面又缩了缩,当自己不存在。

“你别怪别人,要怪就怪你的好儿子!”宣平伯又一次举起了鞭子,怒道,“逆子,你说,你是不是逼死了城西绸缎铺的一个姓张的小子?”

吕珩忍着痛,他脾气虽然不好,可还是很有眼力劲儿的,一见父亲这次是真怒了,半点儿都不敢反抗。但是他哪里还记得绸缎铺什么的,一脸的莫名。

宣平伯见状,怒气又重了一分,说道:“就是那个自缢的小子!”

“哦!是他啊!”吕珩一下子就想了起来,他还记得那个小子样貌生得非常好,**一度后,他还想把人带回府里来,没想到,第二天就自缢了,真是晦气极了。

宣平伯咬牙切齿道:“看来是确有其事了!”

“爹,是那小子不知好歹,他……”

啪!

鞭子狠狠地抽下去,吕珩“啊——”地一声大叫,痛得蜷缩了起来。

宣平伯夫人用身体护着儿子,祈求道:“爷!珩儿还生着病呢,昨夜又吹了一晚上的冷风,现在都有些风寒了……”

“你还好意思说他生病?”宣平伯一把推开了她,手中的鞭子毫不留情地又抽了一下去,一下又一下,边打边怒喝道,“他这是生的什么病?纵欲过度!你好意思说,我还不意思听!你有本事,出去说,说你那儿子,才不过二十,就因为养着一群少年纵欲过度!”

“爹!爹,你饶了我吧,爹……啊啊啊!”

吕珩被打得哀嚎不已,他本就受了内伤,再加上被在城墙上挂了一晚上,这么一来二去的,竟生生地被打晕了过去。

宣平伯夫人扑到了吕珩的身上,哭喊道:“爷,您再要打,就连我一起打吧!”

宣平伯握着鞭子的手紧了紧。

“爷,再打下去,要出人命的啊。”宣平伯夫人哭着说道,“珩儿可是您唯一的儿子。”

“他要不是我唯一的儿子,我恨不得活活打死他!”宣平伯也生怕真打死了吕珩,他用力喘了口气后,愤愤地说道,“真是慈母多败儿!你给我把他给看好了,在事情没有了结之前,不许他迈出府门一步,不然的话,再给我闹出什么来,我就当没这个儿子!……反正,就算现在再找个人,重新生个儿子也来得及!”放下狠话后,宣平伯拂袖而去。

宣平伯夫人被他最后那句话梗得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脚下一晃,身体也倒了下去。

“夫人!”

周围的丫鬟婆子忙围了过来,又是抚胸口,又是掐人中,还不忘去给吕珩请太医,屋里顿时乱成了一团。

看着这一切,苏卿萍觉得自己往后的日子恐怕只会越来越难过了……

……

“……世子爷。”

王都最有名的酒楼名为归云阁,这里向来都被称为一坐难求,而二楼的包间需要提前半个月才能订到,其中更有一间“朝华”是从不对外预订,哪怕皇族贵胄也不例外,只有归云阁的贵客来,才会开启。而现在,在这间“朝华”内却正有两个少年在临窗小酌,说说笑笑,好不惬意。

一个身着劲装的男子进了“朝华”,向坐在那里的萧奕拱手行礼,恭敬地说道:“正如世子爷所料,宣平伯回府后,发了一通脾气,那吕珩挨了几鞭,被禁足在府里。”他将在宣平伯府里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甚至就连宣平伯的那番气话也不例外。

听闻宣平伯愤怒地表示,若是吕珩再惹什么事端,他就要放弃这个儿子,另外再生一个的时候。萧奕的漆黑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心下有了主意。随即,萧奕笑眯眯地挥了挥手,让那暗卫退下。

直到“朝华”的门再次关上,就见另一个少年可怜巴巴地说道:“大哥,我可是都按您说的去做了……只可怜了我的祖母,年纪一大把了,还受了这等惊吓……”这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咏阳大长公主的嫡幼孙傅云鹤。

萧奕毫不在意地夹了一筷子的菜,放在口中嚼了两下说道:“咏阳大长公主当年随着先帝南征北战,可谓一代女中豪杰,岂会被这等小事给惊着。我说小鹤子,你现在玩的这套,都是你大哥我当年玩剩下的。”

傅云鹤耸耸肩,娃娃脸上笑意不减,祖母太过彪悍,这也是没办法的。只是,他实在很想问一声,能不能别再叫他小鹤子,这个称呼,每一次都让他恶寒不已。

傅云鹤是三天前出王都迎咏阳大长公主的,没想到,昨天夜里在驿站的时候突然收到了萧奕的来信的,他哪里敢反抗这位大哥,自然完全依着信上的吩咐而行。其实说起来,也没什么需要他做的,从清早开始,那一环扣着一环,根本毫无破绽,就连他也只是这其中的一环,只要跟着进行就可以了。

可就算他什么也没做,萧奕居然还在归云阁中为自己摆宴接风,这让傅云鹤很是受宠若惊,心想:大哥这又是想干什么了?

为了不劳驾萧奕吩咐,傅云鹤非常主动地为他斟了杯酒,讨好地说道:“大哥,还有什么需要小弟做的吗?”

萧奕小抿了一口,放下酒杯,说道:“多盯着些京兆府尹,别让他们和稀泥了。”

“大哥,您放心!”傅云鹤拍拍胸膛保证道,“这件事既然已落在了祖母眼里,哪怕您不开口,我也会紧盯着他的!不过,大哥……”傅云鹤好奇心满满地问道,“您到底是和宣平侯有仇呢,还是和那吕珩有仇?”

萧奕拍了拍他的肩膀,郑重其事地说道:“小鹤子,你也知道这吕珩在外,可是被称为纨绔的!身为你们的老大,我怎么能容忍这种败类和你们相提并论呢。所以老大我,才决定要好好教训一下他,誓要还你们一个公道!”

傅云傅张大嘴看着他,这番话听起来好像有些道理,可是,哪里又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但不管怎么样,大哥不愧是大哥,实在太为他们这群小弟考虑了!他决定要为了大哥鞠躬尽瘁,把这件事给办得妥妥的!

萧奕吃得愉快,这归云阁的菜肴酒水还是相当不错的,他决定下次把臭丫头带过来。

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萧奕所为,正如傅云鹤所想的,一环套着一环,他早知道咏阳大长公主今日回王都,所以才会把吕珩挂在西城门,为得就是引起咏阳大长公主的注意。

而随后自称为“凶犯”的男子张舒同样也是萧奕安排的,但“凶犯”是安排,“动机”却是真的,张舒的弟弟确实被吕珩逼迫,最后自缢而亡。只是,他一个小小商人又岂能与如日中天的宣平侯府相抗衡,事情就这样被压了下来。张舒从小与这胞弟相依为命,现在胞弟惨死,他报不了仇又如何能甘心,当萧奕派人与他说了这一番后,立刻就答应了。

最后再到陈御史,以宣平侯所受的圣宠,若没有人开这个口,他受到的处罚又岂会是被“降爵”这般严重!

这件事做得这么漂亮,萧奕觉得臭丫头一定会很满意的!他想着哪天去跟臭丫头讨赏去。

而事实上,南宫玥在得知了发生在宣平侯,哦,不,现在应该称为宣平伯了!在得知了发生在宣平伯府上的事情后,她不由地呆住了。到现在为止,南宫玥都无法把萧奕和前世那个杀神放在一起,可是,哪怕今生变了很多,他还是那个可以以一己之力,掌控大裕朝风云的萧奕!

想到萧奕为自己所做的,南宫玥不由心中一暖,唇角微微地弯了上去。

真的很解气!

宣平侯被降爵,吕珩被他的父亲打得半死不活,而那件事一旦审理清楚,轻则他的世子之位不保,重则关押个十年八年的……相比之下,一刀杀了他反而是给了他一个痛快!

“三姑娘。”眼见南宫玥这几日来心情第一次这般好,意梅也露出了笑脸说道,“一百遍的《女诫》已经抄完了。”说着,递上了一个匣子,里面满满的全是《女诫》。

南宫玥心情不错地翻开了几张,见那一张张的鬼画符般的《女诫》,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说道:“意梅,下次找个会读写的嬷嬷来教教她们,我觉得我这院子里的丫鬟,还都应该会几个才是。”

“是,三姑娘。”

意梅刚应下,就又听南宫玥说道:“这么一来,下次再要抄个什么《女训》、《女诫》的,也能更快些。”

意梅无语了,心想:三姑娘这是“抄”上瘾了吗?想归想,她还是说道:“三姑娘,那这些是要拿去给老夫人吗?”

“过些日子再说吧。”南宫玥随手关上匣子,懒洋洋地说道,“我现在多自在,再悠闲几日。”

这几天来,南宫玥以需要抄《女诫》为由,自请禁足。虽名为禁足,但她却过得极为悠闲,不用去晨昏定省,不用去闺学,她每天都能睡到自然醒,在午后搬张藤椅放在院子里,享受着凉爽的秋风,吃着水果点心,看着医书,还有一院子在抄《女诫》的丫鬟陪着,实在舒适的很,她才不想这么快就解除这美好的“禁足时光”。

“是。”意梅应了一声,接过匣子,放了起来,又说道,“三姑娘,今日小厨房里做了薄荷糕,一会儿,我去给您拿一碟吧。”

南宫玥点了点头,研磨铺纸,练起了字来。

咚咚!

这时,门被轻轻扣了两下,南宫玥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声,“进来。”

鹊儿开门进来,福身行了一礼,说道:“三姑娘。”

南宫玥把手上的这个字写完收笔,这才问道:“什么事?”

鹊儿回答道:“刑部侍郎柳大人的夫人来府拜访,去见了大夫人。”

“哦?”南宫玥微一挑眉,心中有些惊讶,这刑部侍郎柳大人是宫中柳妃的兄长,亦是明月郡主曲葭月的嫡亲舅舅,虽位高权重,但却和南宫府素来并无往来,怎么突然前来拜访呢。

南宫玥思索了片刻,喊了一声:“百合。”

百合应声走了进来,嘴角含笑着道:“三姑娘。”

南宫玥淡然地吩咐道:“你去锦华院,去瞧瞧这柳夫人和大伯母说了些什么。”

“是,三姑娘。”

百合得命离去,她避开来往的丫鬟婆子,很快就悄无声息的到了锦华院。

她一跃而起,攀身在花厅的屋顶上,挑开一片瓦片,往里面看了过去,只见花厅内,一个脸颊圆润的妇人正坐在客位,面带笑容与赵氏说着话……

“南宫夫人,冒昧前来,希望没有打扰到夫人。”

赵氏连忙道:“夫人这是说的哪里话,您能过来是我求都求不来的。”

柳夫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清茶,说道:“夫人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她脸上的笑容更深了,意味深长地夸奖道,“听闻令公子才学出众,品性皆优,夫人有此子,当真是几世修来的好福气。”

对于柳夫人的突然拜访,赵氏一开始也是一头雾水,但是,现在听她提到了晟哥儿,又想起柳夫人的身份,她突然福由心至,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

莫非……

这么想着,赵氏嘴里却是谦虚地道:“哪里,哪里,您太过夸奖了。哪里比得上令郞。”

这位柳夫人的长子是前科进士,并考入了御林院庶吉士,正所谓“非进士不进御林,非御林不入内阁”,又有柳家扶持,以后可以说是前途不可限量,就目前来看,确实是比南宫晟要好上许多。

柳夫人掩嘴轻笑道:“夫人太谦虚了,令公子那可是有大造化的。”说着,她话锋一转,笑意盈盈地说道,“不知令公子是否已订亲?”

赵氏心中说了一句“果然”,脸上则笑着说道:“自然还没有。我们家老夫人可是亲口说了,晟哥儿的媳妇那是要经由她同意的,她没点头,又有谁敢轻易为晟哥儿订下婚约?”

“老夫人为了大公子的亲事,这般尽心尽力,可见是真心疼受大公子。”柳夫人说了一通好话,“令公子德才皆务,品貌出众。我这里有户人家也不知道老夫人、还有夫人中意否?”

赵氏心头重重一跳,小心翼翼地问道:“柳夫人,不知道是哪家闺秀?”

柳夫人笑得极为热情,隐晦地说道:“像令公子这般品貌人才,怕只有皇亲国戚家的姑娘配的上了……”

皇亲国戚的姑娘?赵氏心中更是一喜。

“那姑娘家承侯爵位,家中祖母出自皇室,有一姨母,是一宫主位。姑娘本人长得是如花似玉,深受圣宠,性格开朗率真……跟令公子正是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的一对。”柳夫人含笑着说道,“不如南宫夫人觉得这姑娘如何?”

“如此出色的姑娘自然是极好的。”赵氏心中已定,但还是又问了一声,“还请柳夫人恕我冒昧,不知这位姑娘是哪家府上的?”

柳夫人也不再绕弯子,直言道:“是平阳侯府上的姑娘。”

得了个肯定的回复,赵氏那些许的忐忑也不翼而飞的,她的心里充满了喜意,但嘴上却还是含蓄地说道:“平阳侯府上的姑娘乃是王都明珠,品貌皆优,不光是我,就连我们老夫人也定是欢喜的!”

柳夫人心下也很满意,自家二姑奶奶托她来探这个口风,如此的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

屋内的两人还在寒暄,而趴在屋顶上的百合已经无聊地打起了哈欠,又过了半个时辰,好不容易赵氏送走了柳夫人,百合这才功成圆满地回到了墨竹院,向南宫玥禀报了她所听到的一切。

南宫玥瞪大了眼睛,惊讶地喃喃自语道:“不会吧……”过了片刻,她似乎才找回了声音,苦笑着说道,“呵,难怪,大伯母变着法的想要解除掉大哥哥和柳姐姐的婚约,原来、原来是这样……”

南宫玥用手轻抚着额头,她不由想起上次在翠微山郊游的时候,曲葭月就对大姐姐和自己格外热络,当时她还一头雾水,有些弄不清楚状况,可现在回想起来,倒是有些好笑。只是曲葭月到底是什么时候起看上大哥哥的呢……南宫玥可不相信这会是平阳侯的意思,毕竟相比较平阳侯府的曲家,现在的南宫家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该怎么做呢……

南宫玥低头思索着,大哥哥和柳姐姐早有婚约在先,赵氏所做所为实在有损南宫家的名声,这件事绝不能姑息!

只能这样了!

她愉快的“禁足时光”看来就要到此为止了……

南宫玥起身,整了整衣裳,正色道:“意梅,你随我出去一趟。”

意梅应了一声,说道:“是。三姑娘!”

------题外话------

昨天收到了不少钻石和月票,谢谢!

钻石:vivian8595 送了5颗钻石;

月票:彼岸花开ok 投了4票、lilianql 投了1票、張萌芽 投了2票、134**3259 投了2票、小可乐ing 投了1票、vivian8595 投了2票、玻璃猫ps 投了2票、186**3759 投了1票、美美的狐狸精 投了2票、152**5585 投了1票、囧囧在家 投了1票。

非常感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