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闷棍/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柳青清离开后,南宫玥、南宫琤顾不上继续欣赏石碑,而是对柳青云受伤一事唏嘘不已。

“柳世兄还真是可惜了!”南宫琤叹了口气,有些遗憾地说道,“我听我爹和大哥提过,柳世兄才华横溢,今科得中的可能性少则也有七八成。春闺将至,若是柳世兄的手伤严重的话,怕是今科无望了。”

白慕筱一脸同情地说道:“三年一次春闱,那柳公子岂不是还要再等上三年?”

众人皆是沉默,对这万千举子而言,这三年一次的春闱便是改变他们命运最重要的机会,尤其柳家家道中落,柳青云要想重振家业,唯有入仕一途,若是错过了这次春闱,就又要等上三年!

南宫玥却是想得比其他人还要多一些,前世柳青云就是在这届的春闱得中探花,从此青云直上,最终成为入阁拜相,成就一代名臣。若是因为手伤而影响了一生,这实在太不值得了。也许自己应该去看看,或许没有那么严重也说不定。想到这里,南宫玥说道:“大姐姐,筱表妹,我想跟清姐姐去看看柳世兄的状况,没准我能帮上忙。”

南宫琤自是知道南宫玥的医术,连忙点了点头,说道:“三妹妹,你去吧。我会与二婶婶说的。”

“劳烦大姐姐了。”

南宫玥福了福身,便带着百卉匆匆地朝柳青清离开的方向追去,可才穿过一个庭院,来到一处假山附近,百卉突然停下了脚步,护卫性地上前一步,低声道:“三姑娘,有些不对……”她一边说,一边警惕地看着四周。

一眼看去,四周空落落的,只有假山错落、野草丛生,寥寂得很。但是南宫玥对百卉非常信任,既然百卉如此说,便也提起了十二分的警觉,偷偷捏了捏右手的衣袖。

“谁?”百卉厉声道。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蒙面男子从前方的假山中绕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根又粗又长的木棍。

这副模样显然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紧跟着,后方传来鞋子踩到落叶的“簌簌”声,南宫玥和百卉回头一看,只见又有两个穿着青布衣裳的蒙布人从后方的假山中一前一后地走了出来,手里也分别拿着木棍。

看他们的样子,就显然是一伙的!

三人前前后后地把南宫玥和百卉包抄了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百卉小心地将南宫玥护在身后,厉色质问。

没有人回答,前方那个高个子的蒙面人拿着木棍,不怀疑好意地朝南宫玥主仆走来。

百卉上前两步,左腿在地上重如千钧,而右腿以左腿为中心猛地飞旋而出,踢向对方的下巴……百卉对自己的这一招飞旋踢十分有自信,却不想对方飞快地将木棍一横,就挡住了百卉这一脚。

百卉脸色一沉,心中不由轻呼:糟糕!不是因为自己一招失利,而是意识到对方应该有些功子底子!

她心中警铃大作,连忙转头,打算退到南宫玥身旁,却听高个子压低声音,冷笑道:“晚了!”

话音未落,一个灰色的身影突然从南宫玥后方的一颗梧桐树上飞跃而下,他的手中同样持有一根长棍,猛地一棍就朝南宫玥打了下去……

百卉双目一瞠,几乎心神俱裂,惊声叫道:“三姑娘!”

南宫玥也感觉到不对劲,但是她毕竟不是习武之人,身体的动作实在是赶不上心思变化,她才侧过些许,对方的一闷棍已经打在了她后脑勺上。

头痛欲裂!

眼前一阵模糊,一种恍惚的感觉立刻自头部传遍全身,仿佛连身体在这一瞬间都不是她的了……

南宫玥的身体摇晃了几下,差点就倒了下去,可是她知道她现在不能倒下。南宫玥狠狠地咬破自己的舌尖,努力地保持清醒。

蒙面的灰褂子一棍得逞,却还不肯罢休,再次高举棍棒,打算再给南宫玥来上一棍。

南宫玥已经站立不稳的,根本不可能躲开这一击,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棍子向自己落下。

越来越近……

“咚!”

又是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棍棒打在皮肉上的声音……

南宫玥一愣,预想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她抬眼,看到了挡在自己面前的百卉。百卉在刚刚的千钧一发之际,纵身扑到了她跟前,用自己的背承受了灰褂子这一击。

南宫玥脸色煞白,几乎发不出声音,只能勉强喊着:“百……卉……”

“哼!”灰褂子满不在乎地冷哼一声,又是一棍击出,可惜这一次他再也没机会得偿所愿了,百卉不知怎么地突然一扭,以一种怪异的姿势顺势起身,然后一个飞身而上,一招无影脚狠狠地踢在此人的心口上。

“砰!”灰褂子的身体几乎是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后方的那棵大树上,身体软软地沿着树干滑了下来,这一重击竟让他晕了过去。那树干摇晃不已,无数的树叶“簌簌”地落了下来,洒了他一身。

“可恶!”高个子愤怒地大叫了一声,“一起上!我就不信凭我们三个还拿不下这两个小丫头!”若是四人出马都还失手,他们又该如何回去复命……

他话音刚落,“三角眼”就提着木棍向南宫玥的冲杀了过去。

“嗖——”

就听一声破空之来,一支小巧的利箭以闪电般的速度朝他射来……

高个子大惊失色,忙叫道:“小……啊!”

已经是晚了!

只听两声惨叫声连着响起,高个子被百卉连着两个飞腿踢得后退了七八步,而“三角眼”更惨,刚刚那支利箭已经刺穿了他的右肩胛骨,鲜血在一瞬间染红了他的右肩。

三个蒙面男子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宫玥,只见她吃力地站着,仿佛随时就会倒下,却还是抬起右手毫不留情地对准了他们,她的右腕上赫然是一个精巧的袖箭箭匣——这正是官语白送给她防身的玲珑袖箭。

无论是高个子,还是“三角眼”都可以十成十地肯定,这个箭匣中必然还能射上好几发!而且这箭匣绝非凡品,以刚刚那支袖箭的速度与力道,实在是防不胜防!

仿佛在验证他们心中的想法,南宫玥冷冷地一笑,又一次启动箭匣的机关,又是“嗖”地一箭劈开空气,势如破竹地直射向距离“三角眼”不远的另一个蒙面男子。

那人挥起木棍挡开了一箭,但随之而来的第二箭却猛地射穿了他的大腿,鲜血汨汨流下。

“啊!”他发出了一声痛苦惨叫,捂着伤口的手已被鲜血浸透。

百卉忍着背后的痛上前一步,冷冷地对着他们招了招手,挑衅道:“如果你们还想上,就来吧!你们来一个,姑奶奶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一股嗜杀之气散发于无形。

高个子很是不甘心,本来以为这趟任务简单极了,只是收拾个小丫头罢了,没想到,居然会那么难缠,再拖下去,若是引来旁人,今日恐怕是难以善了……只是现在撤退的话,他们回去也不好交代。

正当犹豫不决的时候,就听到远处有声音传来。

有人来了!南宫玥和百卉都不由心中一喜。

“走!”

高个子终于下定了决心,他一挥手,那“三角眼”连忙扶起了昏迷的同伴,和高个子一起搀扶着,快速向着假山的方向而去。

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百卉高悬的心总算是放下了,她转身朝南宫玥看去,口中担心地问:“三姑娘,你没……三姑娘!”

百卉的声音最后化成了一声担忧的尖叫,南宫玥已经摇摇欲坠,两眼朦胧,身体软软地向地上倒去……

其实刚才她只是在苦苦支撑,不愿示弱,如今见歹人离去,那最后的一点支撑终于轰然倒塌。

“百……”南宫玥似乎想安慰百卉,但她已经发不出声音,眼皮如千斤重,她的意识最终散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

南宫玥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醒来之后,发现正身处一间陌生的厢房,后脑传来一阵阵抽痛,让她不由微皱起眉头。

“玥姐儿,你终于醒了。”林氏抱着她痛哭不已,一脸的心有余悸。只要一想到百卉抱着昏迷不醒的女儿来找自己的那一幕,林氏就心痛得无以复加。

“娘亲,我没事,你别哭了。”南宫玥连忙安慰林氏,这一动,发现头更痛了,耳朵更是嗡嗡作响,但她不想让林氏担心,“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对了,娘亲,我现在这是在哪?我昏迷了多久了?”

林氏拿帕子拭了拭眼泪,看着神色苍白、头上缠着纱布的女儿,不禁又是一阵心痛,但还是回答南宫玥的问题:“玥姐儿,这里是善化寺的西厢房,你已经昏迷了一天了。”

原来自己已经昏迷了一天!南宫玥又皱了皱眉,努力回想自己晕倒前所发生的事,几个蒙面人突然拦截了她和百卉……她一思考,后脑越发痛了,好像有几百几千根针在扎着她的脑袋,她的脸色变得惨白如纸,下意识地抬手朝后脑摸去。

林氏连忙按住南宫玥的手道:“你这孩子别乱碰伤口,我让玲珑去叫寺里的僧医再为你看看。”

“三夫人,奴婢这就去。”林氏身后的玲珑应了一声,领命而去,不一会儿就请来了僧医。

南宫玥最初被带回来的时候,就是这僧医为她包扎的伤口,现在见她已经醒了,便上前为了诊了脉,慈眉善目地说道:“阿弥陀佛。施主且放心,令嫒暂时无甚大碍,不过最好等回王都后,再请个大夫看看为好。”

林氏微松了一口气,暗暗决定等离开时多添些香油钱,口中忙不迭地道谢道:“多谢师傅!”

让玲珑送走了僧医,林氏又派人去通知顾氏等人,报一声平安。

南宫玥半坐起来,靠着床头,又开始回忆起自己遇袭之事,可是只要她一费神去想,脑袋就像无数针在刺似的疼,根本就无法集中精神思考其中的细节……

林氏一看南宫玥的样子,就知道她又在费神了,忙道:“玥姐儿,你现在最需要的是好好休息!莫要再伤神!”

“好好,娘,我不乱想。”南宫玥连声保证。她不再费心费神以后,头部的疼痛也逐渐缓解下来。

南宫玥朝房间看了一圈,忙急急地拉住林氏的袖子问:“娘,百卉在哪里?她现在怎么样了?”一说到百卉,南宫玥眼前就浮现百卉挡在自己身前,硬是为她挡了一棍的那一幕!她的头又是一阵刺痛,但比不过她的心痛。

林氏立即柔声安抚道:“玥姐儿,你放心,百卉没什么大碍,只是一些皮外伤,养几日就好了。”

闻言,南宫玥总算放心了,“她没事就好。”

话音刚落,就听屋外传来丫鬟行礼的声音:“见过四夫人,大姑娘,表姑娘!”

跟着,顾氏便和南宫琤、白慕筱一起走进屋来,前者说道:“二嫂嫂,听说玥姐儿醒了……”

林氏点了点头,心疼地说道,“僧医刚来看过,说没有什么大碍了。”

南宫玥虚弱地对着众人露出浅笑:“四婶婶,大姐姐,筱表妹你们来了。”

“玥姐儿……”

“三妹妹……”

“玥表姐……”

三人围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询问南宫玥,语气中透出浓浓的担忧:

“你……现在觉得如何?”

“脑袋可还觉得疼?”

南宫玥连忙道:“让四婶婶、大姐姐和筱表妹担心真是我的不是了。我现在已经好多了,随时可以回府。”

“那就好……”顾氏长吁一口气,释然道,“我刚听说你和百卉竟在寺里遇上了拐子,可吓死我们几个了。”

“是啊!”南宫琤也是一脸后怕地在一旁点头道,“这些拐子胆子可真大,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入寺行凶。看来我们以后出行都要当心了。”这些拐子定是听闻慈航大师来寺里讲经,就想趁着人多浑水摸鱼,真正是可恨!只要一想到自己刚才也可能会被拐子冲撞,南宫琤拿着帕子的手就不住颤抖着。

白慕筱亦附和道:“也亏得我和琤表姐运气好。玥表姐,你可要好好养着才是。”只是,她的神色中并没有丝毫的害怕。

“多谢筱表妹!”南宫玥微微一笑。她心知应该是百卉以拐子的名义来解释她们的遇袭,可是,南宫玥心里却十分清楚,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拐子!他们不但武艺高强,而且那种打法,分明是想狠狠教训自己一顿,甚至……要了自己的命!

她一动念,头又开始疼了,脸色苍白,看来柔弱可怜,好像一个缠绵病榻的病秧子。

见状,顾氏三人也不敢和她多说什么,只说了让她好好休息,便告退了。

林氏正想让南宫玥躺下再睡一会儿,却见南宫玥若有所思,试探地问道:“娘亲,清姐姐呢?”

“琤姐儿说她已经回府了……”林氏说着,担心地看着南宫玥,唯恐女儿是被那一棍敲出了什么问题来,“玥姐儿,那个丫鬟来报信时,你不是也在吗?她哥哥遇到了那种事,恐怕很着急吧。”

“对了,我差点忘了……”南宫玥点点头,心里却是有些混乱。

林氏没有起疑,温柔地安慰道:“玥姐儿,你别想太多了,好好休息,我们一会儿就回府。”她安抚地拍了拍南宫玥的手背,心里想着快点带女儿回王都好请个正经大夫看看,便站起身来,“我先出去看看马车准备得怎么样了……等弄好了,我们就回府。”女儿受伤了,这马车一定要仔细布置一番才行,交给别人,林氏还是不大放心。

林氏走了,南宫玥用手捂着头,她当然没忘记柳青清是被一个丫鬟叫走的。

当时那个丫鬟的样子十分焦急,又涉及到了柳青云,惊慌之下,不但是柳青清,就连她也没有起疑。可是,现在再回过头去想想,那个丫鬟出现的似乎有些突然的。那几个袭击自己的蒙面人也不知道是谁派来的,若柳青清也是他们的目标的话……

南宫玥的心里不由一紧,她现在只希望自己是想多了,柳青清真的只是回了府。不然,若是柳青清“走失”了一整夜,哪怕现在找到了她,失贞之名恐怕是逃不了了。

正因为这样,她甚至都不敢告诉娘亲自己的猜测,生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甚至万分希望只是自己想多了……

越想,南宫玥的头就越痛,她忍着痛楚叫林氏的丫鬟:“玲珑!”

“三姑娘有何吩咐?”玲珑快步走到榻前。

南宫玥吩咐道:“你去看看,要是百卉能来的话,让她过来一趟。”

玲珑应了一声,匆匆出了厢房。不一会儿,百卉就来了,她看来脸色有些苍白,显然那一击也是遭了大罪。

“三姑娘……”百卉一进厢房就“扑通”跪下请罪,“奴婢没能保护好姑娘,还请姑娘降罪!”

“百卉,这事罪不在你,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南宫玥连忙道,“你受着伤,地上凉,快起来。”说着给了玲珑一个眼色,玲珑赶忙把百卉从地上扶了起来。

百卉一脸的羞愧,说道:“谢三姑娘。”

南宫玥细观百卉的神色,见她脸色虽有些不佳,但下盘并不虚浮,眼眸也依旧有神,知道她应该没什么大碍,但还是对她招了招手道:“百卉,过来让我瞧瞧。”

百卉自然明白南宫玥的意图,忙道:“三姑娘,奴婢无事,只是皮外伤罢了。”

在南宫玥的坚持下,百卉还是走到了床边,伸出右腕……

南宫玥为百卉把了脉,又摸了摸她的脊柱、肋骨,点头道:“的确只是些皮外伤。”然后,她挥了挥手手示意玲珑先退下,待厢房里只剩下她和百卉以后,她刚要说话,就见百卉凑过来,压低了声音说道:“三姑娘,柳姑娘现在在寺里。”

南宫玥一怔,先是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却心却提了起来,她放在被子底下的手紧紧地捏成了拳头,有些害怕地问道:“她、她现在还好吗?”

柳青清没有回府,那表示她的猜测没有错,那个来找她的丫鬟确实不怀好意!

而柳青清人在寺里,却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甚至百卉还如此慎重地偷偷来告诉自己,这是不是意味着,意味着柳青清她……

南宫玥不敢再往下想了,心跳不由漏了一拍。

“三姑娘,您别急着。”百卉连忙一口气说道,“柳姑娘无事……是萧世子的人及时把她带了回来!”

“萧奕?”南宫玥一头雾水,这事怎么莫名就扯上了萧奕呢?她捂着自己额头,因为头痛,秀眉紧紧地蹙了起来,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自称是萧世子的暗卫。萧世子听说姑娘出了门,就特意把他派了过来,谁知道来晚了一步,姑娘竟被歹人所伤……他本打算去抓住那几个歹人,却在无意中捡到了昏迷的柳姑娘,这才顺便把她带了回来。”说到这里,百卉的脸色又复杂起来,虽然那暗卫说是凑巧捡到,但是百卉却不知道是真是假。毕竟这事关系柳姑娘的清白,她也不方便多问。

百卉犹豫了一下,说道:“三姑娘,因为当时柳姑娘昏迷不醒,衣衫也有些凌乱,实在是不方便直接带回来,因此奴婢就做主先把她藏在了善化寺中,现在小四正看着她……柳姑娘苏醒之后,一直一言不发,样子似乎有些不妥……”百卉虽然知道藏着柳青清不是办法,但以柳青清当时的状况,若是直接带回来,恐怕是少不了流言蜚语……

南宫玥连忙道:“百卉,你扶我起来,我们去看柳姑娘。”

百卉服侍南宫玥起身,给她披上了外衣,又围上斗篷。可是两人一出门,就遭到了玲珑的阻拦:“三姑娘,您可不……”

“玲珑!”南宫玥果断地打断了玲珑,“我要出去一趟,别告诉娘亲。若有人来,就说我睡着了,谁也不见。”

二房的主母是二夫人,可是二房上下都看得出来,二夫人性子软绵,真正能够做主的其实是三姑娘。

玲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俯首,恭敬地应道:“是,三姑娘。”

外面的天空已经是蒙蒙亮,朝阳自屋顶释放出几缕晨曦,秋日的早晨清凉如水。

这一大早的,庭院中走动的人并不多,南宫玥在百卉引领下,小心地避开了外人,穿过游廊和一道小门,一直来到西北角一间偏僻的厢房前,小四正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

一看南宫玥和百卉前来,他脸上的表情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南宫玥却第一次在他眼中看到释然之色。

“三姑娘,”小四拱手作揖后,沉声道,“柳姑娘就在里面,她醒来后,就一直呆坐着,没说话,也没有吃过东西、喝过水。”

“多谢。”说完,南宫玥走进了厢房中。

屋里,暗沉沉的一片,空气有些沉闷,甚至还隐隐散发着霉味,显然平日里都没有什么过来,几乎是被荒废了。

柳青清直愣愣地坐在一把陈旧的圈椅上,还穿着昨日离开前的青色衣裙,衣裳的前襟被解开了一些,裙子上好几处脏污。她脸色苍白,神情呆滞,头发略显凌乱,手腕上还有一处明显的淤青,看得南宫玥心下一惊。

南宫玥定了定神,对自己说:总算情况没有到最差的地步……

南宫玥轻手轻脚地走到柳青清跟前,微微俯身,轻声唤道:“清姐姐……”她的语调温柔极了,仿佛怕吓到柳青清一样。

柳青清仿若未闻地呆坐着,但南宫玥注意到她的手动了动,死死地拽着她的裙子,手背上青筋凸起。

有反应就好。南宫玥心里有了底,继续说着:“清姐姐,你别怕!一切都过去了,你已经安全了。这里只有我和百卉,没有其他人。”

“……”

柳青清还是没有说话,南宫玥不放弃地再接再厉:“清姐姐,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柳世兄,想想看,如果柳世兄看见你这样子,会有多难过,你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柳青清的嘴唇动了动,终于痛哭失声:“哥哥……”她神色凄凉,声音凄厉,如同杜鹃啼血,泪珠仿佛决堤般从眸中滚滚落下。

见柳青清哭了出来,南宫玥高悬的心才算放了下来,柔声问道:“清姐姐,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顿了顿后,她神色坚定地看着柳青清,“清姐姐,请让我来帮你!”

柳青清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抹慌乱,更多的是恐惧,脸色变得更为惨白……好一会儿,她才抬眼看着南宫玥,表情中流露出一丝脆弱,一丝希冀,缓缓道:“玥妹妹,你真的能帮我吗?”

南宫玥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她没有说话,但一瞬间,却释放出一种不容置疑的气势,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去相信她。

渐渐地,柳青清的神色终于平静了些,连死水般的眼中都有了一分神采。

她开始回忆昨日发生的一幕幕,眼里是有愤恨、有恐惧、有后悔……还有更多其他无法言说的复杂情绪。

她深吸一口气,才艰难地徐徐道来:“昨日,那个叫璎珞的丫头她把我引到了寺中一个荒芜的院子,我一看地方偏僻,就感到有些不对劲,正想离开,却不想……”说到这里,她的眼中透露出深深的恨意,瞳孔猛然一缩,“赵子昂竟然突然出现了,拦住了我,而那璎珞也不见了踪影……后来……后来……”她想到了什么,死死地抓住自己的前襟,好一会让才继续说了下去,“赵子昂他……他欲对我不轨……”

柳青清的娇躯剧烈地颤抖着,眼前又浮现出当时的场景——

赵子昂蛮狠地把她按在地上,一只手在她身上不规矩地乱摸,就像是被一条冷冰粘腻的毒蛇缠上了身,让她觉得既恶心而又愤怒……

她激烈地反抗着,挣扎中她狠狠地咬了赵子昂一口,指甲深深地掐进了他的皮肉里。

而她这一举动,无意间激发了赵子昂的凶性,她还记得他野兽般的嚎叫,然后她的手腕被他死死压制,衣带被他扯开……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倒了这里,小四就守在门外……

说完这些,柳青清的眼角再次落下滚烫的泪水,哽咽不能语。她已经污秽了!谁也救不了她了!

“清姐姐,已经没事了,你别害怕。”南宫玥搂着柳青清的肩膀,再次柔声安慰她,“你放心,救你的人来得很及时,什么也没发生……放心吧。”

柳青清脸上挂着泪痕,看向了南宫玥,迟疑地说道:“可是,可是……我,我被他……”就算是赵子昂最终没有得逞,可是只要一想到自己曾被他那般压在了地上,上下其手……她就觉得自己好脏!她的手指更为用力地握成拳头,眼中露出深深的恐惧和难堪。她真的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吗?就算她可以骗得了别人,她也骗不了自己……

“清姐姐!”南宫玥突然握住了柳青清的手,一脸笃定地对她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昨天清姐姐被叫走后,就去了柳世兄那里,照顾受伤的柳世兄。昨日发生的那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你不能拿别人犯下的错,来惩罚自己。这样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

“哥哥……”

想到柳青云,柳青清的眼中终于发出了夺目的光彩,面露坚定之色,反握住南宫玥的手,“对,哥哥的手受了伤,我从昨日就一直在照顾哥哥。”她决不能让赵子昂那等小人得逞!若是她从此一蹶不振,岂不是让赵子昂如意了!

见柳青清想明白了,南宫玥终于松了口气。跟着她和百卉一起仔细地为柳青清洗梳一番,又道:“清姐姐,我待会让百卉给你送一套我的衣裳过来,虽然可能稍微小了一点,也只能请姐姐先将就一下了。等换了衣裳,我就让小四送你去柳公子那里。你放心,一切都会好的!”

此时的柳青清已经不愿思考,也无力思考,她只想去相信南宫玥,相信这双坚定强大却清澈的眼眸!

“三姑娘,”百卉拉了拉南宫玥的袖子,把她叫到了一边,轻声说,“小四不会答应的,他只听公子话,既然公子吩咐他留在你身边,以小四死板的个性,他恐怕是不会轻易离开的。”百卉暗暗觉着小四也太死板了,公子让他留在三姑娘身边当个车夫,他还真就当了个称职的车夫!要是当时他跟在三姑娘身边的话,三姑娘哪会遭这样的罪!

南宫玥无奈地眉头一皱,道:“百卉,那就麻烦你送清姐姐去柳公子那里了。只是你的伤……”

百卉不在意地说着:“放心吧,三姑娘,以前我们行走江湖的时候,这种皮外伤是常有的事,根本算不得什么。”

南宫玥微微点头,又向柳青清说道:“清姐姐,我先让百卉随我去拿衣裳,待会再让她来接你。”

南宫玥跟柳青清道别后,便先和百卉一起回了自己的厢房,玲珑见她们总算回来,终于松了一口气。

百卉拿了衣裳后,便匆匆离去了。

留下南宫玥一人倚靠在床边,想着柳青清的遭遇,心中对赵子昂此人起了深深的厌恶。还有大伯母赵氏,若非她为了满足一己私欲,引狼入室,柳青清也不至于有今日的一劫……等等!

南宫玥想到了什么,猛地坐起身来,也让她的后脑又是一抽。

她心中不由浮现某个可怕的猜想,难道说,前世柳青清就是为了此事才投湖自尽?

南宫玥双目一瞠,越想越觉得有此可能。前世没有萧奕的人出手相助,柳青清恐怕是清白难保,以她的个性,又如何活得下去呢!

------题外话------

虐点结束了!

谢谢大家送的钻石和月票!

钻石:張萌芽 送了5颗钻石;

月票:蓝黛923 投了1票、玉冰清清如玉 投了5票、張萌芽 投了1票、138**7180 投了2票、137**3921 投了1票、陈姑凉 投了1票。

非常感谢!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