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中风/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南宫府中还不知道王都已经出了大事。

朱轮车自角门进了府里,驰向二门,朱轮车和驾车的小四身上的斑斑血迹,让一路上的小厮和丫鬟们顿觉触目惊心。

南宫玥吩咐身上沾了血的百卉回去换身衣裳,自己则和意梅先去了荣安堂。

此时,府中各房都得了消息,等南宫玥抵达荣安堂时,大部分人都已经到了。

林氏一看到南宫玥,先冲上来,上下打量了一番后,确认她没有受伤,这才松了一口气。

南宫玥向林氏微微一笑,示意自己无事,跟着便上前向苏氏请安。

黄氏迫不及待地尖着嗓子问:“玥姐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被皇后娘娘留下说话了吗?怎么就……”听那传话的丫鬟说,那朱轮车是沾了半车的血啊!马夫也是血淋淋的,好像从鬼门关爬回来似的。这玥姐儿怎么像是流年带衰,走到哪里都倒霉?黄氏有些幸灾乐祸地想着,怕是这县主的身份对她来说,太过于高贵,她一个小丫头片子受不起了吧!?

“祖母。”南宫玥将礼行完,这才淡然自若地说道:“孙女今日出宫后遭到持剑蒙面人的袭击,得亏五城兵马车的官兵赶到,这才得以幸免于难。”

此话一出,所有人皆是一惊,而南宫玥还在继续说道:“孙女听闻朝贺归来的不少马车都遭到了袭击,目前形势如何尚且未知……恳请祖母允许紧闭府门,以免出什么乱子。”

数月前的流匪之乱还让他们记忆犹新,但那次好歹是在王都城外,可是这次却是在王都城里出了这等乱子,还是一帮训练有素的贼人,这就好像是自家隔壁住了个强盗似的,实在让人寝食难安!

苏氏面色阴沉,又询问了南宫玥几句后,便立刻吩咐林氏下令让人紧闭府门,所有人都不得擅自出入。交代完这些后,她便好言让南宫玥先回去歇着,晚上也不用过来请安了。

“谢祖母!孙女就先告退了。”

南宫玥福身行礼,回到了墨竹院。

意梅和百合连忙伺候南宫玥沐浴更衣,待一切就绪后,换好衣裳的百卉来了,凑到南宫玥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一瞬间,南宫玥震慑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来,不敢置信地看着百卉。

怎么可能?!大皇子竟然被贼人给劫持了!

百卉似乎看出南宫玥的震惊,又道:“三姑娘,这是萧世子刚刚派人递来的消息,应该不会错。萧世子说大皇子在一月前被皇上派去了淮北,今日便传来了他遭人劫持的消息。”百卉初听到时,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有贼人胆敢劫持皇子,这简直是太大逆不道了……也不知是何人所为!

“你先下去吧。”

南宫玥挥挥手命百卉退下,跟着略显焦躁地在房里来回走着,此刻,她心中的惊骇已经几乎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前世的这个时候,她虽紧闭院门为母守孝,但若真有这等大事发生,总会或多或少的传入她的耳中,可是,她却从未听说过在这一年的大年初一竟然会有如此轩然大波。

她的重生如同落入水中的石子,已经激起了一大片涟漪,许许多多事已不在原来的轨道上。

大皇子是在淮北被劫持的,到底和今日王都所发生的这场混乱有无关联呢?南宫玥下意识地觉得,应该并不是巧合。

南宫玥缓步走至美人榻前坐下,不由想起了官语白。南宫玥早就想过,官语白把小四送到自己的身边,势必有他的用意,或许为的就是这件事情!

官语白既然没有提前警告自己,想必其中还有些不便与自己说的……

对南宫玥而言,官语白特意派小四过来已经算是尽了朋友之意,他既然不愿说,自己也没有资格去逼问。

今日自己因为萧奕才幸免于难,也不知道其他人如何。

一场暴风雨恐怕是要来临了!

南宫玥猛地站起身来,她必须去找林氏,这王都中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到现在形势还未稳定,连大皇子都遭了难,等这些消息传进府里,必定会人心惶惶!这若是有哪个生了异心,同外面的贼人勾连,那情况不堪设想!

南宫玥带着意梅匆匆地去了浅云院,林氏一听女儿来了,忙迎了出来,担忧不已地说道:“玥姐儿,你累了大半日,怎么不好好休息?”

“娘亲,我有事同你说。”南宫玥神色凝重地拉着林氏进屋坐下,并将下人都遣到屋外。

林氏看着南宫玥的神色,面上也不禁凝重起来,柔声问道:“玥姐儿,发生了什么事?”

南宫玥压低声音道:“娘亲,我刚得到消息,正在淮北办差的大皇子被挟持了。”

林氏震惊地看着南宫玥,嘴唇微启,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娘亲,这事想必不久以后也会传进府里,必然会招致人心惶惶。”南宫玥忙又道,“外面现在形势混乱,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林氏眉宇紧锁,掩不住愁色地点了点头。这事实在是太严重了!

南宫玥紧紧地抓住林氏的手,试图给她力量,“娘亲,越是这个时候,府里越是不能乱,必须稳住人心。”

林氏面色一凛,若有所思地说道:“玥姐儿,你说得不错,你爹和你大伯父要顾着朝堂之事,这外面的事我是帮不上忙,但也不能给他们添麻烦,这府里决不能乱了!”说到这里,林氏再也坐不住了,马上把刘嬷嬷叫进了屋里来,“刘嬷嬷,去把所有的管事嬷嬷们叫到花厅,就说我有要事要吩咐。”

“是,二夫人。”刘嬷嬷应了一声,领命而去,而林氏也在丫鬟们的簇拥下匆匆赶去了花厅。

一炷香后,管事嬷嬷们便在花厅聚集,林氏挺直腰杆坐在主位上,面色凝重地说道:“各位,如今王都里有贼人出没,我们府里应该不至于会出什么大事,但还是要防患于未然,万一真有什么状况,也好有个防备,切不可这贼人未到,我们就先自乱阵脚,弄出后院起火之事。你们回去后管好自己手下的婆子丫鬟们,好好敲打一番,一来要将二门以及各道侧门守好了,二来让她们近日都不要再出府。”

“是,二夫人。”管事嬷嬷们躬身应道。

林氏喝了口茶,一惯和善的目光此时透着几分锐利,又道:“若是有人不听使唤,言语煽动人心,闹得府里上下人心惶惶,直接绑了先打二十个板子再发卖,便是闹到老夫人那里,我也是有理的。”

管事嬷嬷们听了俱是心神一凛,自上次三姑娘立了威后,她们便再也不敢小觑这个平日和善的二夫人,但这些日子来也没见二夫人有多严苛,没想到,这今日心硬起来的时候一点也不必大夫人差……想到大夫人,管事嬷嬷们心中五味交杂,这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说得一点也没差!

虽然府里表面上说大夫人是去了圆觉寺静修,可谁不知道大夫人一定是犯了什么过错才会至此!这连大夫人犯了错都如此,更别说对她们下人了……管事嬷嬷们都吓得心惊肉跳,几乎不敢想下去。

为此,管事嬷嬷们纷纷拍着胸脯保证,绝对会约束底下人,不许她们胡乱嚼舌根,若是有人不服管教,不用主子吩咐,直接绑了送到主子面前。

见她们都把自己的话放在了心中,林氏心里略略放心,点头道:“好了,没事就下去好好办差吧。”

“是,二夫人。”管事嬷嬷们行了礼后,鱼贯而出。

待厅内只剩下自己和贴身伺候的几位,林氏顿时松了口气,她疲倦地揉了揉眉心,歇息了片刻后,这才回了浅云院,倒正好和外院回来的南宫穆撞了个正着。

“爹爹,娘亲!”

在屋里候着的南宫玥起身忙迎了上去,与双亲行礼。

南宫穆见南宫玥安然无恙,脸上露出几分释然,道:“若颜,这几日让底下人小心门户,外面有些乱。”他一边说,一边解下身上的鹤羽大氅,交给身旁的丫鬟。

南宫玥亲手为南宫穆沏了茶,问:“爹爹,现在外面情况如何?”

南宫穆喝了口热茶,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这才道:“还好玥姐儿你没事,那些贼人就专门候着朝贺归来的官员命妇,已经有不少人被刺伤了,甚至还听闻有几个宗室子弟被贼人劫持,实在乱的很。”

南宫玥想了一下,问道:“爹爹,据说大皇子亦被劫持,是同一波贼人所为吗?”

南宫穆面色一紧,问道:“你怎么知道?”

“爹爹,这你就别问了。”南宫玥避而不答道,“真是同一波人干的吗?”

“不知道……”南宫穆回答道,“总之,最近不要再外出了。”

南宫玥乖巧地应了一声,府外发生了什么都与她无关,只希望被迫领着五城兵马司到处巡逻的萧奕一切平安。

府外的种种很快就像长了翅膀似的传遍了阖府,一时间,无论是主子还是下人们都是惶惶不安,唯恐这贼人会胆大到冲进府来。

虽然府里人人自危,但有着林氏先前的敲打,倒也没闹出些什么事来。

南宫府大门紧闭,提心吊胆地过了一夜,不知道多少人都是一夜辗转难眠。

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了,第二日一早,南宫玥还在荣安堂晨昏定省时,冬儿就匆匆来报道:“见过老夫人,于公公来了,说是有皇后娘娘的口谕给三姑娘……”

苏氏面色一凝,正欲让众人起身一起去二门,就听冬儿喘了口气,继续说道:“皇后娘娘让三姑娘赶紧随于公公进宫。于公公还说,事态紧急,让三姑娘务必万事从简!”

她这么一说,苏氏忙道:“玥姐儿,既然皇后娘娘有急事宣你,你就赶紧去吧。”

“是,祖母。”南宫玥起身后,带着意梅离开了荣安堂。

皇后这个时候突然来宣自己,肯定不是为了让自己进宫去陪她聊天,莫非……莫非是谁重病了不成?想到这里,南宫玥向意梅吩咐了几句,随后先行赶往二门。

二门处候着一位面白无须的老太监,正是以前曾来南宫府为皇后传懿旨的于公公。

于公公带着一干侍卫早已经等急了,在二门外焦躁不安地来回走着,一见南宫玥,立刻心急燎火地拿着皇后的令牌迎了上来:“摇光县主,您可总算是来了!十万火急,快跟咱家进宫!”

南宫玥还是第一次见到一贯气定神闲的于公公如此紧张,也不敢怠慢,既是安抚又是试探地说道:“于公公,摇光已经吩咐丫鬟去取药箱,要不再等上一会儿?”

于公公愣了一下,没想到南宫玥聪慧至此,便点了点头,客气地说道:“烦扰县主了!”

南宫玥自然也客气地与他寒暄了一番,却见于公公已经心不在焉地往二门内瞟着,倒是让南宫玥心里越发觉得狐疑:这到底是谁生病才会让于公公如此表现?……难道说是皇……

南宫玥心中不由浮现起某个人,心神微微一震,不再多想。无论如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

没一会儿,得了意梅传话的百卉就拎着药箱,拿着斗篷,小跑着赶来。

在于公公的催促下,朱轮车很快就驶出了南宫府,十几个带刀侍卫骑马随侍在侧,只给南宫府众人心中留下了无数的揣测……

裹着斗篷的南宫玥在宫门前下了朱轮车后,已经有软轿以及宫女候在了那里。

除了行礼外,众人都是一路无语,软轿颠簸着把南宫玥抬到了长生殿。长生殿是皇帝的寝宫,南宫玥基本上已经确定自己的分析不错……

于公公催促着说道:“县主,快随咱家来。”

南宫玥定了定神,继续随于公公往前走去。皇后身边的宫女雪琴一直奉命在殿门口候着,一见南宫玥,疾步上前行礼:“见过摇光县主,陛下与娘娘已经久候多时,请随奴婢来。”

“还请姑娘带路!”

南宫玥在雪琴和于公公的指引下,进入正殿,一干贵人几乎都到齐了:皇子、公主,还有后宫妃嫔,每一个都是形容焦急,眼眶微红。

只是这其中好像少了一个人……南宫玥不由多看了一眼,这才随着雪琴来到一道珠帘前,只见珠帘旁一左一右地守着两个太监。

雪琴正欲挑帘,李嫔激动地上前怒道:“于公公,为什么她可以进去?我们就不可以?”

周嫔也是附和道:“皇后娘娘怎能拦着我们不让我们去见陛下呢!”

二皇子和三皇子韩凌赋面色有些复杂地看着南宫玥,他们曾经亲眼在五皇子的寝宫看到南宫玥为他治疗,大致也能猜到皇后的意图。

其他嫔妃、公主和皇子们也是脸色各异。

雪琴忙带着南宫玥走了进去,只留下于公公在外头解释道:“娘娘,摇光县主是来为陛下诊治的……”

南宫玥一走进皇帝的寝宫,就见一道绣有九龙图的围屏挡住了龙榻,屏风后依稀地透出几道朦胧的身影。

雪琴让南宫玥在此稍后,自己先拐到屏风后向皇后禀告,不一会儿,皇后在桂嬷嬷的陪同下走了出来。

“参见皇后娘娘!”南宫玥忙恭敬地行礼。

只是一夜未见,皇后就已憔悴了许多,抬了抬手道:“玥丫头,你来了,快起来吧。”

“谢皇后娘娘!”南宫玥起身之后,还是恭敬地微微敛目,目不斜视。

皇后深吸一口气,对南宫玥道:“玥丫头,你且随本宫来。”说着皇后便带着南宫玥走到了屏风后,龙榻上,皇帝正一动不动地躺在上面,双目紧闭,面色苍白,嘴唇发紫……这一刻,他已不再是那一个眼神就能让众臣胆战心惊、惶恐不已的帝皇,而不过是一个病人而已。

龙榻前,刘公公正在贴身侍候,太医院的院判吴太医、张太医以及其他五六个太医满头大汗地立在一旁,还有若干宫女待命。

皇后一眨不眨地看着皇帝,解释道:“玥丫头,昨夜陛下气极攻心,吐血昏迷,本宫召来太医院的所有太医救治了一整晚,可是陛下不但没有清醒的迹象,甚至没有一丝好转。”

说到这里,皇后凝重的目光朝南宫玥射来,缓缓问道:“玥丫头,你可敢出手一试?”救治皇帝既是莫大的风险,亦是莫大的机缘,如何选择就看南宫玥自己了。

南宫玥没有急着对皇后保证什么,只是躬身作揖道:“皇后娘娘,请容摇光为陛下诊脉。”

皇后微微颔首,一个宫女搬来一把杌子放在龙榻前。

南宫玥端庄而坐,刘公公小心地把皇帝的左腕从被子下移出,南宫玥将三根纤纤玉指搭在了皇帝的腕上,许久没有做声……

这个时候,仿佛时间都过得比平时要慢上了许多倍,那些太医、宫女几乎是觉得心跳砰砰砰地回荡在耳边,而且有越来越加快的迹象。

终于,南宫玥的手指收了回来,起身走到皇后跟前,沉声禀告道:“禀皇后娘娘,陛下的情况恐怕是有些不妙。”顿了顿后,她继续道,“依摇光之见,陛下恐怕是有卒中的前兆!”卒中即为中风,可是攸关性命之病症。

皇后的身体剧烈地一震,却没有露出意外的表情。太医院的众太医经过会诊后,得出的也是同样的结论,更表示脑卒中之症是险之又险,这一天一夜非常关键,醒得越晚,可能后遗症就越严重,若是三日内,还不醒,可能这辈子都……

皇后几乎不敢再想下去。且不说帝后之间的感情如何,对皇后而言,皇帝决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如今朝中动荡不安,她的小五虽是嫡子,但尚且年幼,恐怕难登大宝,三皇子野心勃勃,大皇子、二皇子也是虎视眈眈……无论是哪位皇子登基,恐怕自己和小五的日子都不好过!

“娘娘,您可要保证凤体啊。”桂嬷嬷忙在一旁安抚皇后。

皇后毕竟皇后,转瞬便冷静了下来,问道:“玥丫头,你可有办法医治陛下?”

“娘娘,办法是有的。”南宫玥坚定地颔首道,“卒中之症乃头部血脉淤堵所致,需摇光为陛下在头部穴道下针,进行疏导。”

四周的太医和宫女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连皇后都是瞳孔微缩,不知道该不该说南宫玥胆大包天。对头部施以针灸,虽然自古有之,但是头部的穴位大都是攸关性命的要穴,这若是有一点差池,便是会出人命的,因此大夫一般都不轻易对病人头部下针。

当病人是皇帝的时候,那些太医更是想都不敢去想。这太医治病一般都走的是稳妥的路线,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皇帝乃是真龙天子,天子的头颅又岂是随便能下针的。这古有华佗提议为曹操开颅治病,最后却被曹操斩杀;现今则有南宫玥,简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才敢提出如此的治疗方案!

南宫玥一动不动地静立原地,等皇后的答复。

只是眨眼间,皇后就已心思百转,比较各种利弊后,她最后咬牙道:“玥丫头,你动手吧。”

这一句话又是令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忍不住怀疑,若是摇光县主医治不妥,是否连在场的他们也会因此丢了性命!倒是吴太医和张太医对南宫玥的医术有所了解,反而对她充满了信心。

南宫玥吩咐百卉打开药箱,从中取出装银针的荷包,又道:“皇后娘娘,还请找两人帮我把陛下扶坐起来。”

“县主,由咱家来吧。”刘公公叫了一个小太监过来,两人合力将皇帝扶坐了起来。

南宫玥将银针包打开,叮嘱道:“刘公公,切莫让陛下的身体晃动,这一针下去可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刘公公自是忙不迭应道,南宫玥还没开始,他的额头上已经溢出一层薄汗。

南宫玥先连续在大椎、内府、百合三穴下了三针,接着便对准头部的百会、风池、风府一一刺下……针针都在要穴!

这四周的宫人就算是不懂医术,那也看得出南宫玥所刺的穴道每一个都是头部要穴,恐怕是一点点的差错,就会要人命,这要的还是皇帝的命!

一时间,这寝宫内安静极了,所有的宫人,乃至皇后连大气都喘一下,都一霎不霎地看着龙榻的方向。

南宫玥还在娴熟地不断将银针刺入皇帝的头部,而且下针的速度很快,几乎都不看一眼,手指抚过去时,银针便落下,精确地刺入穴位之中,几个呼吸间,已经是十几根银针刺下。

吴太医早就在南宫玥为五皇子治病时,就知道她的针灸之术极为高明,甚至是连他们这些号称吃的盐比南宫玥这小丫头吃过的米还多的老太医,都不一定有这样的技术。

但这一次,南宫玥又让他开了一回眼界,毕竟这是在皇帝的头上施针,考验的不止是下针的技术,还有你的心态,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心态。恐怕大部分的医者在如此的境况下,都无法有南宫玥这番表现。

而张太医以前只是听说南宫玥一手针灸之术出神入化,如今终于有机会亲眼验证,早已经是看得目瞪口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年纪的小丫头能把针灸练得如此炉火纯青。

此刻的南宫玥根本感应不到外面的纷纷扰扰,她看似下针极为轻松,其实需要绝对的注意力,而这种状态其实极为费心费神甚至费体力,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大汗淋漓。

见状,百卉忙取出一条白巾,时不时地帮南宫玥拭去额头的汗液,从头到尾,南宫玥都是全神贯注,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指尖的银针上,头连动都没动一下。

又有三四根银针没入皇帝头部的穴位,南宫玥背上的衣裳已经湿了,而皇帝的头部也已经密密麻麻地炸满了银针,看来甚为恐怖。

这周围的其他人虽然只是看着,也都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尤其是那个和刘公公一起搀扶皇帝的小太监,那已经是两股战战,全身都湿透了,但还是咬牙硬撑着。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喧嚣,然后是整齐恭敬的见礼声:“参见太后娘娘!”

一瞬间,皇后的面色顿时一变,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越发难看了,转头朝皇帝那里看了一眼,眼神又变得坚定了起来。

跟着,只听一个威严无比的声音冷声斥道:“哀家就不信还有哪个奴才敢拦着哀家!”

“奴才不敢!”太监们纷纷下跪求饶。

一片跪拜匍匐的身影中,太后带着原本在正殿中的一干人等浩浩荡荡、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太后已经年逾五十,但保养得当,却跟四十岁出头一般,她身着石青行龙庄缎夹袄下系山河地理裙,梳着圆髻,鬓发略有发白,但五官仍风韵犹存,且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一个眼神就能让人不由自主地低首屈膝。

皇后起身,屈膝行礼道:“见过太后娘娘。”皇后心里复杂极了,不知道是该震惊,还是自认时运不佳。太后娘娘信佛,已经出门礼佛近一年,之前曾传来消息说年前会赶回宫中,可是半途,太后因身体不适,便耽误了些时日,没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赶来了!

太后目露寒光地看着皇后,甚至没有叫皇后起身,便径自朝屏风后走去,同时口中叫着:“皇帝……”

“太后娘娘,且留步!”皇后咬了咬牙,干脆就自己起身。她已经做到了这一步,绝对不能功亏一篑。

这时,太后已经大步走到了屏风边缘,一眼就看到南宫玥正手执一枚银针,毫不犹豫地朝皇帝的太阳穴刺去……

“大胆!”太后看得差点没晕过去,可是南宫玥却是不动如山,仿若未闻地将一针没入穴位。

太后这才看到皇帝的头部已经被银针扎得好像刺糖果一般,刘公公和一名小太监正小心翼翼地一左一右地搀扶着皇帝。

“还不给哀家把这个大胆谋害皇帝之人拿下!”太后厉声对着宫女下令。

“太后娘娘且息怒!”皇后疾步上前,走到太后跟前道,“摇光县主是在为陛下医治!”

“皇后娘娘,既然是医治,那您为何要将众皇子和妃嫔拦在门外?”一个女音娇声质疑,却是张妃。

太后也是深以为然,眉头紧锁,指着皇后的鼻子就是一阵怒斥:“皇后,你是不是居心不良?”雷霆之怒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出来,让人几乎不敢直视。

见那些宫女都在一旁吓得噤若寒蝉,一动不动,太后气极,又道:“这真是反了!哀家还使唤不了你们了?还不给哀家拦下这个逆贼!”她口中的“逆贼”指的自然是南宫玥。

“谁敢!”皇后终于是豁出去了,心里只希望南宫玥不要辜负她的一片期待。

这皇宫中最尊贵的两个女人在这一刻愤而对视,目光交集之处,仿佛跳跃着金色的火花,一瞬间,那些宫女几乎不敢呼吸了,怀疑自己是否还能见到明日的太阳。而一旁的张妃暗自窃喜不已,心里觉得皇后这次恐怕是走了一招臭棋,一步错,满盘皆输。

张妃飞快地与三皇子韩凌赋交换了一个眼神,都决定按兵不动,且看太后与皇后之战到底如何进展……

此时此刻,唯有南宫玥仿佛置身于另一个空间中,与四周的纷纷扰扰间隔开来。百卉在一旁凝神看着,对自家姑娘真是佩服到了极点,据说关羽在千军万马之中,也临危不惧,面不改色,自家姑娘也算是不遑多让,堪称女中豪杰。

南宫玥淡定地施完最后一针后,便起身对着皇后行礼:“皇后娘娘,摇光已经施针完毕,不出半盏茶的时间,陛下便会苏醒过来。”

“真的?”皇后眼中露出一丝喜意,就在这时,皇帝突然咳嗽了一声……

“陛下!”

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注在皇帝身上,异口同声地叫了出来。

“咳,咳咳……”皇帝继续咳嗽着,一下比一下激烈,那样子竟像是要咳出肺来。

“陛下!”众人紧张地试图围过去。

太后直接将如利刃般的目光投降了皇后,斥道:“皇后,这就是你干的好事!”

话音才刚落下,就见皇帝的上半身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口一张,就呕出了一口暗沉的黑血来,那血飞溅在被面上、皇帝白色的中衣上,看来触目惊心,连皇后和刘公公的心都剧烈地颤动了一下。

这一瞬间,连皇后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难道她真的做错了。

一片骇然的目光中,唯有南宫玥仍旧一片淡然,目光清澈地看着皇帝吐在被面上的黑血,嘴角微微勾起。

看在太后眼里,这简直就是**裸的挑衅!谋害皇帝还不知悔改的叛逆之徒!

“还愣着干什么?!”太后厉声怒吼,“还不把这个大逆不道的小丫头拖下去,杖毙!”

皇后闻言面色剧变,犹豫再三,却是说不出话来。事到如今,连她也是自身难保……

如今的形势已经很明朗了,宫人们都已经知道该如何站队,两个小太监一左一右地上前试图将南宫玥拿下,百卉大步走到南宫玥跟前,斜眼冷睨道:“谁敢造次?别怪我不客气!”

太后气得差点没岔气:“这真是要反了!?”

“摇光县主,太后娘娘跟前,你居然还不伏法?”张妃义正严辞道,心里暗自冷笑,觉得这个摇光县主简直是不知死活,竟然敢在宫里如此放肆!想当初这南宫玥治好了五皇子坏了她的大事,如今也算是报应不爽……

南宫玥冷冷地看着张妃,之前她刚到长生殿时就发现张妃不在,当下便觉得有几分奇怪,现在看来,应该就是张妃特意请来了太后当救兵。

“还不动手!”张妃冷冷地说道。

眼看着局面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鲜花和月票!

鲜花:飞天遁地小蚂蚱 送了2朵鲜花、书虫9号 送了1朵鲜花;

月票:chillyzhao 投了1票、731299114 投了2票、灵儿6656 投了3票、夏天夏︶ㄣ 投了1票、QQ86e1b2958edad9 投了1票、tonggang66 投了1票、香水茉莉 投了3票、Chloeaa 投了1票、铃兰的花殇 投了1票、*dy* 投了3票、mifeng11 投了1票、堂堂堂痘 投了6票。

非常感谢!\(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