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神交/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到了长生殿的时候,皇帝正在东次间翻看着折子,刘公公一脸担忧的站在一旁,犹豫了几次想要上前劝说,见到南宫玥的时候,他顿时眼睛一亮,期翼地喊道:“摇光县主,您可算来了。”

南宫玥向他微微颌首,走上几步,与皇帝行礼,“皇上万福。”

“免礼,玥丫头,你怎么来了?”皇帝有些意外的放下折子,刘公公忙道,“皇上,该是请脉的时间了。”

皇帝揉了揉眉心说道:“对、对,朕差点忘了。”

南宫玥注意着皇帝的气色,问道:“皇上莫非一夜未眠?”

刘公公苦着脸说道:“是啊,摇光县主,您也帮着奴才劝劝吧。”

南宫玥上前几步,缓声道:“让皇上容玥儿请脉。”

皇帝和皇后对她素来看顾,“玥丫头”的称呼显然是亲近的表示,也因此,在私下里,南宫玥也不会自称封号,免得会让人觉得不识抬举。

皇帝眼中带着笑意,将手伸给了她,南宫玥足足用了一盏茶的功夫,这才收回了手指,说道:“皇上,您的病状已经从昨日好了许多,但卒中之症不是小事,您切不可再如此操劳。玥儿虽不懂朝政,但也知现在是因为皇上您还在,所以朝堂才稳定,若您一旦倒下,岂不是给了逆党可趁之机。”

作为一个闺中女子,此话涉及朝堂,南宫玥本不应该说,可是作为一个医者,她却不得不说。

刘公公的额头一阵冷汗,忙不迭地打岔道:“是啊,皇上。摇光县主说得是,您还是去休息吧。”

南宫玥的眼神清澈无垢,无偏不倚地迎上皇帝探究的目光,皇帝微叹了一口气,说道:“朕也知道,只是,朕闭上眼睛都睡不着。”

南宫玥缓声道:“可否让玥儿一试?”

得到皇帝的同意后,南宫玥走到他背后,用银针依次扎入了他后脖颈的两个穴位,才片刻间,皇帝便已有了些睡意,随后就趴在书案上,沉沉地睡着了。

刘公公松了一口气,拿过大氅盖在皇帝的身上,忙说道:“多谢县主。”

南宫玥取下银针,说道:“皇上应该能睡上半个时辰,稍后我开一剂安神汤,请刘公公在皇上醒了以后伺候他服下。我午后再来为皇上行针。”

刘公公赶忙应下:“是!是!县主。”并示意小太监拿来了纸笔。

南宫玥写下安神汤的方子给了刘公公,正要悄悄要退下,这时,就见一个太监匆匆进来,在刘公公耳边说了几句,刘公公脸色大变,忙向南宫玥说道:“摇光县主,请暂且留步……咱家去去就来。”

感觉似乎出了什么大事,南宫玥退到一边,只见刘公公匆匆出去,过了一会儿,又匆匆回来,那脸色已不是用难看就可以形容的了。

刘公公走到书案前,似乎是想叫醒皇帝,犹豫了片刻后,一咬牙干脆来到了南宫玥面前,他先挥手让东次间内所有伺候的人全都退下,这才哭丧着脸说道:“县主,您给咱家一句准话,皇上是不是真的不可以再动怒。”

南宫玥肯定地点头道:“是的。”

“那、那可怎么办才好。”刘公公都快急哭了,他本想等着南宫玥问一声“出了什么事”,他也好顺势就说出来,可是,这个小县主怎么就这么沉得住气呢,愣是不问半声!

刘公公终于按耐不住了,垂头丧气地说道:“县主,现在有桩大事勿必要禀报皇上,可是,皇上听闻后一定会大怒,您看、您看这该怎么办。”

“很重要?”

刘公公点点头。

“那就请烦劳刘公公叫醒皇上了。”南宫玥眉头紧锁,卒中之人最忌大喜大怒,现在最好的其实是安静休养,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让病情有所缓解。可是显然,眼下的朝局让皇帝就连睡一会儿都办不到。

皇帝贵为九五之尊,坐拥天下,这个天下并不是那么坐的。

南宫玥微叹了一口气,看着刘公公把皇帝唤醒了,这才走过来,故作天真地说道:“皇上,您看,才睡了这么一会儿,刘公公就要把您叫起来,真是一刻都不得安歇。”

“是啊……”皇帝亦是无奈地揉着眉心说道,“怀仁,出什么事了?”

“皇上。”不等刘公公开口,南宫玥便插嘴道,“……娘亲这些日子正在教玥儿管家。前不久,有一个婆子打碎了一个古董花瓶,娘亲问我该如何处置,我翻看了家规,这样的过错是要打板子发卖的。对于婆子来说,这简直就是要了生死的事,可是在主家而言,真有这么重要吗?”见皇帝若有所思,南宫玥含笑着说道,“皇上手掌大裕,这两日虽有逆贼作乱,可若比作内宅,也不过是一个婆子打碎了古董花瓶而已。”

刘公公在一旁暗赞,没想到这摇光县主如此聪慧,三言两语间用内宅之事来比喻朝堂。

皇帝的表情不由缓了下来,与广茂的大裕相比,王都最近这些作乱的逆贼虽然烦心,但也不过就是一个婆子打碎了花瓶,让人心痛,却又不会伤筋动骨。他笑着摇摇头道:“你这丫头,朝政大事怎可与内宅相提并论。……怀仁,把人带进来吧。”

南宫玥抿唇一笑,没有再说话,悄然退到屏风后面。

来人身穿铠甲,约莫40来岁,肤色淤黑,有着一把络腮胡子,行走间,他的铠甲发出了铿锵之声。他走到皇帝近前,单膝跪下,抱拳道:“末将参见皇上。”

“免礼平身……郑爱卿,你来见朕是为何事?”

“皇上。”郑远焦急道,“西山军营哗变,参将陈广胜斩杀监军,带着亲卫叛出军营。”

“什么?!”

皇上猛地站了起来,面色如纸,他捂着胸口,摇摇欲坠。

“皇上。”刘公公忙扶住,忙不迭地悄声说道,“古董花瓶!古董花瓶!”

皇上深深地吸了口气,在刘公公的搀扶下慢慢坐了下来,语气僵硬地说道:“郑远。”

郑远正被那“古董花瓶”四个字弄得有些莫名其妙,闻言忙抱拳道:“末将在!”

皇帝当机立断道:“朕命你带领护军营和前锋营,一万人马去往西山军营,镇压哗变,活捉叛将陈广胜!”

“末将遵旨。”

郑远领旨后匆匆离开,这时,南宫玥才从屏风后走出来,再一次为皇帝诊脉,随后松了口气说道:“皇上,您只要记着别动气,就不会影响病情。玥儿再为您扎上一针,睡一会儿吧。”

得到了皇帝的允许,南宫玥再次为她施针,直到他在罗汉床上睡下去,这才悄悄地出了长生殿。

冬日的阳光暖洋洋的照在她的身上,始终驱散不了她身上的寒意。

皇帝的情况其实并不容乐观,这次她虽然用险着把他救了回来,可是,若是再度动怒病发,恐怕连神仙都难治。皇帝未立太子,嫡子五皇子又年纪尚幼,再加上朝局混乱,以韩凌赋的心性手段,恐怕会陡然发难,借机除掉五皇子,再笼络朝臣,登上大宝。

坐在上面的皇帝是谁,南宫玥并不在意,只要别是韩凌赋就成了。

可是,她现在羽翼未丰,除了用尽毕生医术保住皇帝的性命外,什么也做不了……

南宫玥轻叹了一口气,这种一切只能交托给命运的感觉在重生以后,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回到所住的偏殿,刚把药箱放下,皇后身边的雪琴就来了,随着一起来的还有一个陌生的宫女,那宫女约莫二十来岁,模样清秀,十分端庄,她向着南宫玥福礼说道:“摇光县主,奴婢挽秋,是太后娘娘身边的大宫女,太后娘娘让您去一趟。”

太后?

想到当日的情形,虽说也理解太后是过于激动了,但理解归理解,南宫玥也不是面人,任人随意揉捏,又怎可能毫不在意呢。只是现在太后宣召,也只能去了。

整下衣裳,南宫玥带着百卉,随着那挽秋往太后所住的长乐宫而去。

南宫玥一路目不斜视,在挽秋的引领下走进了长乐宫的正殿,并未停留,而是转道殿后,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了一间宽畅的房间,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熏香,气味十分清幽。这是太后宫中惯常用来招待亲近女眷的所在,南宫玥没想到太后在这里见自己。

房间内,太后正坐在罗汉床的一侧,在她的下首,赫然坐着的正是张妃。见到南宫玥,太后亲切地向她招了招手,说道:“过来让哀家瞧瞧。”

南宫玥将礼行完,这才走上前去。

太后拉住她的手,温和地说道:“是个好孩子。”

南宫玥微笑着说道:“多谢太后夸奖。”

“你方才去瞧过皇上了?”还不等她回答,太后又接着问道,“皇上的身体如何?”

见张妃正在一边侧耳聆听,南宫玥不由觉得有些可笑。莫非是方才韩凌赋没有从自己口中打探到皇帝的病情,就让他的母亲出马了吗?

南宫玥敛目恭顺地说道:“皇上一切安好。”

“那就好……”太后不由松了一口气,拍了拍她的手背道,“皇上的身体,哀家就交托在你的手里了。”

“摇光定当竭尽全力。”

或许是因南宫玥的回答太过含糊不清,张妃有些不太满意,她忍不住开口说道:“摇光县主,太后关心皇上病情,还望县主你一五一十的如实禀报才好。”

“娘娘。”南宫玥依礼福了福身,说道,“您希望摇光如何回答呢?或者,摇光已回禀了太后皇上一切安好,但娘娘您似乎并不满意。”

这句话就有些诛心了,太后顿时目光一凛,不满地投向了张妃。

“太后。”张妃忙起身道,“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只是……”

南宫玥依然不急不缓地问道:“那娘娘是何意思呢?”

张妃暗恼地看着南宫玥,楚楚可怜地向太后说道:“太后,臣妾只是担心皇上,担心则乱……”

南宫玥恭顺地说道,“太后,听闻皇后娘娘正在抄写《平安经》呢,昨日一夜未眠,现在都还在小佛堂。”她话语中虽然没指着张妃说什么,可意思却是很明确的。皇后正不眠不休的抄着《平安经》为皇帝祈福,而张妃口中说着“关心则乱”,却也没见她做什么……

张妃脸色一白,果然见太后一脸的不满,喝斥道:“你也是,都这个年纪了,也太没有分寸了。皇上重病,你也别在外面走动了,要没事就在自己宫里为皇上诵经祈福。”

张妃低头,应道:“是……臣妾先告退了。”若是眼神真能如刀,她恨不得在南宫玥的身上狠狠地刮下层皮来。

太后满不在意地挥了挥手,慈眉善目的向南宫玥说道:“玥丫头,皇上那儿恐怕随时会宣你,哀家也就不留你了,等皇上好了以后哀家再宣你进宫来陪哀家说话。这儿有些御膳房新制的点心,一会儿你拿一盒回去尝尝。”

“谢太后。”

南宫玥恭敬地应了一声,就听太后命挽秋准备好了点心,百卉接过后,南宫玥与太后告退,这才离开了长乐宫。

南宫玥走出长乐宫,轻呼了一口气,有些疲惫的带着百卉回到了凤鸾宫的偏殿。

南宫玥懒懒地靠在罗汉床上,百卉忙为她倒了一杯水,问道:“三姑娘,要不要吃些点心?”

“好啊。”南宫玥应了一声,她也确实有些饿了。

打开匣子,里面是四甜四咸,一共八味点心,做得十分精巧,南宫玥拿了一块梅花形的糕点,并说道:“你也吃一些吧,今日一大早就忙里忙外的,别饿着了。”

百卉没有推辞,她坐在脚蹬上,笑着应了一声,“谢三姑娘。”

南宫玥将糕点放在口中咬了一口,忽然微皱起了眉,说道:“百卉,先别吃。”

百卉一怔,忙将手上还没有吃过的松子糕放到了小碟子上。

南宫玥又从里面拿了一块白糖糕,先放在鼻下闻了闻,又掰开咬了一小口,在口中嚼了几下,这才吐了出来。百卉忙端上清茶,让她漱口。

“三姑娘,这是……”

南宫玥思忖着说道:“这点心里面有东西。”

“啊!?”百卉一惊,忙道,“三姑娘,这……难道是毒?”

“不是毒。”南宫玥摇摇头道,“是一种会让人全身虚弱无力,好像重病一样的药,但不会致人于死地。”

“难道是太后她、她不想让您为皇上医治?”百卉义愤填膺道,“……她到底是不是皇上的亲娘啊!”

南宫玥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她们现在在宫里,隔墙有耳,有些话还是不能乱说。她思索了一下说道,“应该不是太后。”

现在皇帝的性命可以说是全靠南宫玥在撑着,她倒下去,皇帝再有个万一,无人可救。太后哪怕不是皇帝的亲娘,也不能会想要置皇帝于死地,毕竟对她而言,是太后还是太皇太后都没什么差别,又何必呢。

更何况,太后乃先皇元配嫡妻,而皇帝也确确实实是她嫡长子……没有一个母亲会盼着亲生儿子去死的。

但是,这药到底是谁下的呢……

目的只是为了让自己无法给皇帝医治吗?

朝堂局势混乱,没想到,这后宫里的形势也不容乐观。

“静观其变吧……”南宫玥说着,“至于这些糕点,等夜里,你拿出去处理掉也就罢了。”

百卉点头应了。

用过午膳,南宫玥又歇了一会儿,便去了长生殿为皇帝行针。

或许是睡过一觉的缘故,皇帝的精神看起来比上午好了许多,在行过针以后,脸上也隐隐有了些血色,不复之前病态的青白。

刘公公一脸喜色,很是心有余悸。

行针后不久,长生殿的掌事宫女长瑶端来了药,南宫玥说道:“姑娘稍等。”

药虽已经被银针验过毒,但还是让南宫玥给截了下来,她拿起放在鼻下嗅了嗅。

刘公公急忙问道:“县主,可有何不对?”

南宫玥面色微缓,把药递还给了长瑶,说道:“这药的火候正好。皇上请趁热喝下。”皇帝的药并没有问题,这让南宫玥不禁又在考虑,到底给自己下药是为了什么目的呢。

皇帝喝完了药,又命刘公公宣了一些人进来。皇帝今日的情形已经比昨日好了不少,南宫玥毕竟是闺阁女子,留着旁听到底不妥,于是便行礼离开。

在走出东次间的时候,南宫玥恰巧见到了萧奕,萧奕顿时眼睛一亮,桃花眼中满是笑意,向着南宫玥眨了眨眼睛。

南宫玥微微点了下头,与他擦肩而过。

南宫玥带着百卉来到了距离长生殿不远的假山石边,等了没一会儿,就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影向着这边而来,南宫玥不由笑了。明明刚刚她一个字也没有说,但是,不知怎么的,她却觉得萧奕能够看懂自己的意思,果然……

百卉一脸惊讶,她还想三姑娘怎么就站在这里不走了呢,原来是在等萧世子啊。

萧奕的脸上带着一贯的笑意,“臭丫头,你找我?”难道臭丫头是想他了?这么想着,萧奕心里喜滋滋的,顿觉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美妙了。

南宫玥长话短说道:“今日有三千里加急来报说西山军营哗变。王都恐有大的变故。你自己小心……”

五城兵马司闲时都是给一些勋贵子弟混资历的所在,然而,一旦王都大乱,他们这些人无疑也会是最危险的。可是,王都通常情况下,哪儿会有大乱啊,又不是面临王朝更替,自然有大量的勋贵子弟挤着脑袋往五城兵马司钻。谁又能想到,太平盛事下,居然会出这样的事情……

萧奕的功夫确实不错,但若手下都是些酒囊饭袋,他凭一人之力又能如何呢。

昨日在听闻西山军营哗变后,南宫玥就一直心神不宁。

臭丫头在为他担心?

萧奕顿时心花怒放,忙不迭点头道:“放心吧,臭丫头,别的不说,我手下的那帮小子,谁敢不听话……”他打从第一天进五城兵马司,就把自己手下的小子们收拾的服服贴贴的,让往东绝对不敢往西。

南宫玥“噗哧——”一声轻笑出声,心想:这倒也确实是他会做的事。

萧奕望着她,脸上的线条也柔和了许多。

南宫玥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轻咳了一声,说道:“……另外,今日太后赐了一些糕点,我在糕点里发现了一种会让人全身无力的药。”见萧奕的脸色瞬间阴冷了下来,她忙又道,“我一开始是怀疑是为了让我不要去给皇上医治,但在皇上的药里,我却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所以,我现在也不太确定这其中有何用意。我总觉着,这与这次王城之乱有关……”

“臭丫头。”萧奕认真地说道,“放心,我会给你出气的。”

也不知他在说的是糕点的事,还是她昨日差点被太后杖毙的事,但南宫玥并不在意,眉眼间露出了一抹笑意。

萧奕其实还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可这时,不远处却有脚步声传了过来。

真是太不长眼了!萧奕不满地嘟囔了一声。

百卉在比他慢了一拍,也听到有人靠近的声音,忙道:“三姑娘,有人来了。”

南宫玥微微颌首,说道:“我先走了……你小心。”

萧奕委委屈屈的和她道了别,目送着她的身影消失,这才无趣地打道回府,虽说他身上领着五城兵马司的差事,但他光明正大的混水摸鱼也没人敢说他半句。

萧奕到了外书房,命人叫来程昱等人,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得到消息,西山军营哗变。”

程昱大惊,正要问是从何得来的消息,谁料萧奕压根儿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直接吩咐道:“朱兴,你安排人去一趟,我要知道那边的确切情况。”

朱兴忙应道:“是,世子爷。”

“另外,官语白那边查得怎么样了。”

不久之前,萧奕曾得到密报,说大皇子根本没有到过淮北,他最后出现的地方是淮北附近的陈县,自那以后,便下落不明了。但因着地方官害怕担上关系,所以一直都瞒着没有报上来,直到再也瞒不住。而事实上,萧奕还知道,两淮流域的江湖势力其实早已归了官语白的掌控。

官语白之名,哪怕纨绔如萧奕也并不陌生,他未及弱冠便随父上了战场,因先谋后动、计智无双立下了赫赫战功,才不过二十就已经被册封为了正三品安夷将军。若不是因着官家涉及通敌,被满门抄斩,此人前途无可限量。

官家军之名,萧奕祖父还在世时,曾屡屡赞叹不已,每当有官家军的捷报传来,老镇南王就爱拉着萧奕去沙盘演练一番。

因而,当得到飞鸽传书说官语白和大皇子被劫持一事有关时,萧奕觉得有趣极了!他很想领教一下这个几乎被神化的少年将军有何意图。

“世子爷。”周大成躬身道,“刚收到密报,官语白正扶灵往王城的方向而来。他恐是易了容,现在朝廷应该还没有得消息。”

萧奕眸光一亮,难得的坐直了身体,问道:“有趣!他竟然敢在这个时候公然回来,那是不是表示他已经断定官家之冤能够澄清了?!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自信,可以在这乱局之中如鱼得水……”

程昱微讶道:“世子爷莫非觉着官语白与这件事情无关?”

萧奕的唇边浮起一抹玩味的笑容,他懒懒地靠在书案上,说道:“有关无关又有何重要?这趟子水已经被搅混了,不管是谁搅的,重要的是谁能在这混水里摸出鱼来!无论是官语白,还是那所谓的前朝慕容氏……”

程昱失笑道:“是属下想多了。那世子爷,我们要不要也掺和一下?”

作为质子,萧奕身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很多事都无法光明正大的去做,而若利用这乱局妥善安排,倒是可以从而占得不少先机。可是,萧奕毫不犹豫地摇头道:“不用了。”

程昱有些不解,“世子爷?”

“以后的机会多着呢。”

臭丫头现在还在宫里,没法放在眼皮底下护着,让萧奕已经有些不安了。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仅仅只是为了理清这局势,以免累及到宫里的臭丫头。机会随时都会有,但臭丫头只有一个……在这一点儿上,萧奕简直不需要考虑。

程昱思索了一会儿,有些明白了,他倒是有听说那位摇光县主被接进了宫里,看来,他们私底下的猜测没用错。不过,王爷那边恐怕难容世子爷所愿……

“有西山军营的消息立刻来回禀我,我……”

咚咚!

这时,传来轻轻地扣门声,随着萧奕的一声“进来”,钱墨阳推门而入,抱拳行礼道:“世子爷。”

“坐吧。”萧奕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只差没打个哈欠了,就听他问道:“什么事?”

“禀世子爷,刚刚有三千里加急送入宫中,西戎大军犯境。”

“什么?!”程昱大惊,赶忙问道,“这消息属实吗?”

“是!”钱墨阳拱手道,“确定已经送入宫里了。”

“这下臭丫头又要忙了,不知道她有没有时间好好用膳……”萧奕的关注点只在这里,一脸的不爽。

程昱默然,他其实很想问一声:世子爷,现在好像是西戎的事情比较重要吧……好吧,世子爷觉得什么重要,那就是什么重要,作为一个合格的谋士就应该想世子爷所想,急世子爷所急。

于是,程昱很知趣地说道:“世子爷,摇光县主一时半会儿应出不了宫,不过属下已经让长生殿的崔公公好生照看,宫里不会有人敢怠慢的,一有消息会立刻回禀的。”

萧奕赞赏地说道:“做得好!”

见自家主子总算满意,程昱这才转到正题,“那西戎之事?”

“官家军当年就是在与西戎一战中全军覆没的。”

“您是说,这也是官语白他……”

“应该不是。”萧奕摇了摇手指说道,“我虽未见过官语白,但祖父对官如焰将军十分赞赏,我相信祖父的眼光,相信官家的家教,所以,我相信,官语白绝不会为了报仇而与自己的仇人有所勾结。”

程昱略有所思,“那世子爷的意思是?”

“不知道啊。”萧奕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说道,“都说官语白谋略过人,他在打什么主意,又岂是谁都能猜得到的……我们就等等吧,若他真如传闻一样,那眼前的乱局在他眼中应该算不上什么。若只是夸大其辞,反正我们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无伤大雅。”

书房里的几人全都起身,恭敬道:“是,世子爷。”

萧奕挥了挥手,让他们下去,心里暗暗思忖着半夜潜入宫里找他的臭丫头说话的可能性……

接下来的几日,形势越发糟糕。

先是大皇子沾血的衣裳被发现在东门楼子附近,接着又有巡城的五城兵马司找到了被逆贼掳走的几位命妇,并拿下了几个来不及自尽的死士,在一番严刑拷打后,终于问出了大皇子的消息,皇帝派出御林军一路搜捕,并追踪逆贼出了城。

西戎继续步步压境,倒是前朝的慕容氏却突然偃旗息鼓。

皇帝几次急怒攻心,但多亏了摇光县主南宫玥,才屡屡化险为夷,据宫中的消息,太后现在就把她当作亲孙女一样,各种嘘寒问暖,只差没供起来了。

转眼就到了正月初六,大皇子依然下落不明,但是其他被劫持的人质都在东郊的一个庄子里被发现,御林军奉命点了两千人马,前往那庄子救人。

而与此同时,朱兴也带了西山军营的消息……

“世子爷,京卫指挥使郑远的前锋营和护军营一万人马到了西山军营后遭遇叛将陈广胜的偷袭,伤亡惨重。这个消息暂时还没有送到宫里。”

“等等!”

萧奕眸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道:“不对!”

“世子爷?”

“中计了……”萧奕喃喃自语了一声后,猛地抬起头说道,“皇城之内必有异动,我得想办法把臭丫头从里面弄出来!”

他站了起来,来回走动着,心中充斥着焦虑与不安。

皇帝直属的禁军除了御林军以外,共有骁骑营、前锋营、护军营三营,每营配以五千人,但是现在,御林军去了东郊解救人质,前锋营和护军营被派往了西山大营镇压哗变,也就是说,皇帝现在手中所有的只有骁骑营!

这么想来,这整个乱局的目的只有一个,调开王都的防卫!

逆党是想要逼宫!

萧奕本以为宫里会比王都安全,这才任由南宫玥被长留在宫中,可是现在,最最不安全的地方就是宫里了!

朱兴还是第一次见自家世子的脸色难看成这样,哪怕先前远在南疆的王爷来信责骂,他也不过是一笑了之。朱兴有些担忧地喊了一声,“世子爷?”

萧奕拿起剑来,径直往外而去,口中则喊道:“竹子,备马,我要进宫!”

候在书房外的竹子立刻应了一声,匆匆而去,与此同时,萧奕停下了脚步,飞快的回到书案前修书两封,把自己的玉佩解下,连着其中一封一起丢给了朱兴道:“你立刻去一趟咏阳大长公主府,把信亲自递给大长公主。”顿了顿,又拿出另一封道,“这是给程昱的,让他见机行事。”

朱兴忙恭敬应下,“属下遵命。”

萧奕用起轻功,以最快的速度往马厩的方向赶去。

竹子已备好了马,萧奕拉过越影的缰绳,一跃而上,也不顾现在已是宵禁,一路向着皇城疾奔而去。

希望还来得及……

萧奕的心中暗暗祈祷着,而就在这时,皇城的方向有一团耀眼的火光冲天而起……

“臭丫头!”

萧奕顿时大惊失色!

------题外话------

谢谢鲜花和月票!

鲜花:小可乐ing 送了2朵鲜花;

月票:qiqi850509 投了3票、菩提蓝雪 投了1票、caxili 投了1票、joyce1028 投了1票、zhmm 投了1票、bfgao 投了1票、130**2135 投了1票、janxj05 投了1票、花舞葬1989 投了3票、136**0474 投了3票、linwen5117 投了2票、夕月紫儿 投了1票、妖媚的枫叶 投了2票、海之泡沫 投了2票、applehayasi 投了2票、小雪疏烟水云 投了2票、sunday5865 投了1票、〆等待金年★ 投了1票、edies 投了3票、月洞门 投了1票、qquser9905497 投了6票、米雅玛朵 投了1票、芬tlxmjg 投了1票、791218510 投了1票、木木语夕 投了2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