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逼宫/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从太后宫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这几日以来,每日的晚膳前,太后都会把她叫去长乐宫,细细地询问皇帝的病情,而每一次,当她离开的时候,都会得到不少的赏赐,这样东西都堆在她所住的偏殿里,只待回府时一并带走。

而今日,太后却在得知皇帝病情稳定,并且逐渐好转的时候,一时欣喜,特意留了南宫玥一起用晚膳。

这一用就用出了问题。

南宫玥在太后赏的银耳莲子羹里尝出了与那天糕点里相同的药物!

直到这时,南宫玥才确认,那一匣子点心想要毒害的其实是太后。

南宫玥以请平安脉的名义为太后诊了脉,并从她的脉象里发现了端倪,或许是因为太后近日接二连三的把自己用的点心甜汤补品赐给自己,以至于毒素并没有囤积的很厉害的话,恐怕早就病倒了。

南宫玥犹豫再三,借着调理身子,给太后开了一张方子,并嘱咐她按时服用,这才离开。

只是回到偏殿后,南宫玥不由想了很多,尤其是为什么要对太后下毒……太后长年礼佛,又耳根子软,与前朝和后宫都无牵扯,为什么要向她下毒呢?太后病倒,最多也只是让这本就很乱的后宫更乱一些而已……

乱?

南宫玥的脑海里灵光一闪,这短短几日,无论是前朝还是后宫,都乱作了一团,可若这样都不够,还想再乱一些呢?

南宫玥觉得自己好像捕捉到了什么,正要再细想,就听到轻轻的扣门声。

“进来。”

“三姑娘……”还未等百卉回禀,与她一并来的长瑶便慌张地说道,“县主,烦请同我一起去长生殿。”长瑶是长生殿服侍的大宫女,她的脸庞被寒风冻的冰冷,但却依然掩不住脸上的焦色。

南宫玥站起身来,百卉拿来大氅为她披上,又提上了药箱。

赶往长生殿的路上,长瑶匆匆告诉她,刚刚有西戎的军报传来,皇帝在看到军报后就气怒晕了过去,她出来的时候,刘公公已经喂皇上用过药丸了。

药丸是南宫玥这几日特意调制的,为了以防万一。

帝后寝宫的距离并不远,南宫玥赶到后,立刻奔赴了东次间,一见到她,刘公公忙亲自迎了出来,哭丧着脸说道:“县主,您可算来了。”

南宫玥微微颌首,看向正躺在罗汉床上的皇帝,只见他嘴唇青紫,气若游丝,极其的虚弱。南宫玥走了过去,屈膝为他诊了脉,有些伤脑筋的皱起了眉。

虽然她用尽毕生的医术为皇帝稳住了病情,但这病是需要静养,若是不能好好静养连神仙来了都没用。

南宫玥用小银刀割破了皇帝的手指,放了些血出来,又打开药箱,从小瓷瓶里倒出了一颗褐色的药丸,交给百卉用蜜水化开,让刘公公喂皇帝吃了下去。

药丸吞下,又行了针,皇帝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红润,南宫玥这才微松了一口气,刘公公更是欣喜向着她连连道谢。

南宫玥微叹着叮嘱道:“皇上不能再动怒了。”

刘公公长嘘短叹道:“咱家也知道,可是……”

接下来的话也不是她这个闺中女子该问的,南宫玥很识趣的没再开口,只是皇帝还没有醒,她也不能先行离开。

而就在这个时候,长生殿外隐约传来一些嘈杂的声音,刘公公脸色一变,小心地吩咐一旁的一个小太监道:“出去瞧瞧,没见皇上在休息吗?谁还再闹一律拖下去狠狠的打。”

“是!”

小太监匆匆出去,半晌都没有回来,外面的嘈杂声反而更甚了几分。

刘公公脸色一黑,正要再让小太监出去的时候,南宫玥拦住了他,并说道:“有些不对劲。”

的确,很不对劲!

这是长生殿,又有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这里喧哗。

砰!

这时,东次间的门被猛地推开,一个满身是血的侍卫跌跌撞撞地爬了进来,喊道:“皇上,燕王谋乱,已逼近长生殿,皇上、皇上……”他说着这句话,倒也下去,再无气息。

南宫玥稳住心神,上前探了一个他的脉搏,微微摇了摇头。

“三姑娘,我出去瞧瞧!”

百卉说完,也不等她阻止,便匆匆跑了出去,没多久就又返回,只见她的手中提着一把剑,剑上还有血滴下。刘公公赶紧挡在了罗汉床上的皇帝身前,只差没喊一句“护驾”了。

“三姑娘。”百卉面带焦色地说道,“逆党就快闯进长生殿了,我们赶紧离开!”

南宫玥思忖着问道:“刘公公,长生殿可有密道?”多亏上一世在宫中住过些时日,也知在几个主要的宫室里,都建有密道,这些密道防火通风,非常利于躲藏。也正是因此,前世,在萧奕逼宫的时候,韩凌赋还能跑来冷宫质问自己。

南宫玥的冷静也影响了刘公公,他忙不迭地点头道:“有!”

南宫玥当机立断道:“百卉,放火。我们避去密道。”

“放火?”刘公公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县主,这、这可是皇上寝宫啊!”

“是寝宫重要,还是皇上的性命重要?”南宫玥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说道,“宫中有密道一事让我这不出闺门的小丫头都知道,逆党会不知吗?若是他们闯进来以后,没有发现皇上,会如何?恐怕掘地三尺都会找出秘道吧!这么一来,我们避去密道又有何意义?”

“可是……”

“放火。”哪怕刚刚还多少有些犹豫,这一刻,南宫玥已是完全下定了决心,“现在已经这般乱了,倒不如让他更乱,或许能让逆党以为,皇上已经逃离了这儿。更重要的是,现在正值深夜,恐怕谁也不会注意到宫中出了事,索性我们点燃了长生殿,说不定还能让人注意到有人逼宫,进而前来护驾。”

这话虽有道理,但刘公公也不敢作主啊,倒是百卉已经听命点燃了蜡烛,准备去烧那些布帷桌椅……刘公公也不知道该拦还是不该拦,满头大汗。

砰!

正在这时,门再次被从外面撞开,刘公公大惊,忙大喊,“护驾、护……”

立刻就有几个殿内侍卫向着来人冲了过去,南宫玥定睛一看,忙道:“等等,他不是逆党!”

侍卫闻言停下了脚步,只是举起剑,一脸警惕地盯着来人。

来人正是小四,因着上次在庙里因为一时失察让南宫玥遭了大罪,他本就担心会受公子责骂,这次南宫玥住进宫里以后,他就干脆跟着混了进来,果不其然,还真就出事了……

百卉忙找了个借口说道:“他是我大哥,绝不是逆党!”

南宫玥命道:“百卉,继续烧。”

百卉连忙应了一声,又赶紧跑去点蜡烛。

刘公公一副哭丧着脸,刚说了一句,“县主……”就被一个虚弱的声音打断了,“怀……仁,照……玥丫头的话……去做……”

刘公公惊喜地喊着,“皇上!”

有了皇帝的允许,刘公公做事大胆多了,连忙让周围的内侍和宫女们一起帮着放火。

“皇上。”南宫玥福了福道,“请先避往密道。”

皇帝在几个两个内侍的搀扶下,费力地站了起来,向着南宫玥点了点头说道:“玥丫头……你很好。”

“多谢皇上。”

刘公公走到一旁的多宝格,转过了一个花瓶,就见多宝格缓缓往两边打开,露出了一个黑黢黢的入口。皇帝先行避入了密道里,南宫玥则直到外面的火已经燃了起来后,才在百卉和小四的护卫下,走进密道。

点燃了火折子,沿着一条阶梯往下,走了一会儿来到一间不算宽畅的房间。这里通风倒不还错,并不觉得窒息,也没有潮湿感,只是有些阴冷,皇帝被扶着坐了下来后,一脸的阴沉,任何一个帝王在面临逼宫的时候,都不会有好脸色的。

密室内听不到外面的声响,这样的寂静反而让人心神不安,他们就好像处在悬崖的边缘,随时都有可能会万劫不复。尤其是皇帝,此刻,他也已经意识,现在护卫皇城的仅仅只有骁骑营,显然,这场逼宫图谋已久。皇帝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手背上不禁青筋暴起。

这时,小四开口了,“三姑娘,我出去瞧瞧。”

南宫玥明白小四的意思,方才她自己也在考虑,他们在这里虽然能够躲过逆党的搜查,但同样的,救驾之人恐也发现不了他们,只是,南宫玥总不可能越过皇帝去差遣那些侍卫。而小四去,她也不放心,外面实在太凶险了……

“三姑娘,您放心吧。我大哥他功夫好着呢。”百卉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向南宫玥眨了眨眼睛,见状,南宫玥微微颌首道,“你要小心。”

“玥丫头。”皇帝亦知他出去的用意,目光略带审视地说道,“这人是?”

百卉声音轻脆地说道:“皇上,这是奴婢的兄长,在江湖行走惯了,不懂规矩,因知奴婢在宫中,许是见机不妙,这才混入宫里一探,请皇上恕罪。”

“无罪。”皇帝并不介意地挥了挥手,“那就辛苦你兄长了。”

小四对皇帝根本不加理会,经由密道从密室里走了出去,他先侧耳听了一会儿,确认外面没有人,这才打开了密室的门,外面已是浓烟密布,呛得小四猛咳了几声,又赶紧关上门。

以小四的功夫,当年能在守备重重的天牢里劫出官语白,在这宫中自然可以来去自如。

只见长生殿外,御林军和骁骑营已战作一团,一个身披轻甲的少年手持长剑,以一挡七,若是南宫玥在的话,定会认出那是韩淮君。长剑在他手中犹若银蛇,发出轻微的“嗡呜”声,在月色中反射着锐利的光芒。

空气里弥漫着的浓郁血腥气就连曾经在战场上厮杀过的小四都不由的微微皱了皱眉。

小四一时有些分辨不清这骁骑营和御林军到底谁是叛军。

而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明显是骁骑营几乎完全压住了御林军!

小四静待观望,而韩淮君则已屡遭险境,终于在避让不及时,被人从背后偷袭,一剑砍在了肩膀上,剧痛之下,他的长剑脱手而出,立刻就有几人上前试图将他制服,韩淮君独木难支,而少了他这一员力将,御林军的士气大落,瞬间溃败,只成了待宰的羔羊,眨眼间就有十几人倒地不支。

一个穿着重铠的中年将领,扬手一指长生殿,喝令道:“撞开!”

“大人,火势这样大,皇上会不会已经跑了?”

“先撞了再说!”那中年将领厉声道,“哪怕是死了,也得把尸体给挖出来。”

“是!大人!”

长生殿的殿门被撞得“砰砰”作响,殿内的火势也更旺了,冲天而起的火光几乎将整个宫室都笼罩其中。但小四心里并不着急,他相信,以公子的足智多谋,事情绝不会摆离了掌控,只是不知道公子的后手在哪里……

砰!

一声剧响,殿门终于被撞开,骁骑营的士兵在中年将领的带领下,蜂涌而入。

“可恶!”

韩淮君躲开一剑后,反身一个侧踢,把身后的一个士兵踢开,顺势抢了过他手中的剑。

因着右肩受伤,韩淮君将剑换到左手,奋力相抗,可是伤势严重影响了他的身手,哪怕他竭尽全力,依然被步步压制,这时眼前银光一闪,一把长剑向他的头颅斩了下来。

韩淮君冷笑一声,他知道自己躲不过索性就不躲了,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剑猛地向前掷去,穿透了一个小将的后背。

就算死,他也要带上一个人一起死!

然而,预想中的死亡并没有来临,只见一枝长箭破空而来,挡开了落下的剑。

萧奕策马而至,在月光中,他略显消瘦的身形挺拔如松,一双比星辰还要明亮的眼睛里充满了忧色,只见他左手持弓,右手拉弦,支支羽箭好似流星一样,每一箭都会带走一条性命,所有挡在他面前的尽数化作了亡魂,他转眼到了殿前,翻身下马,拍拍越影的脑袋说道:“你自己回去吧,小心。”

越影在他脸上蹭了蹭以后,听话地迈开四肢纵身一跃,奔向来路。

“萧世子?”见救了自己的人竟然是萧奕,韩淮君一时有些不敢相信,这萧奕的身手竟如此之好?上一次在春猎遇熊时,他所展现出来的明明只是三脚猫的功夫……不过,那日在咏阳大长公主府的时候,他到底发现原令柏和傅云雁对他格外的尊重,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是他?

萧奕甩手将弓和箭囊扔给了他,说道:“这路上捡的,你凑和着用。”而他则拔出了腰间的长剑,迎上了向他们围攻过来的骁骑营士兵们。

萧奕闯入宫中后,先去的是凤鸾宫,从安置在那里的眼线得知,他的臭丫头被叫来了长生殿,便一步也不敢耽搁,立刻就跑了过来,眼看这漫天的火光越来越盛,他的心脏都好像快要停止了。

臭丫头不会出事了吧……

萧奕出手格外凌厉,招招毙命,飞溅而起的鲜血落在他的脸上,却未让他有丝毫的动容。

才不过片刻间,萧奕就已经杀出了一条血路,奔进了已经被撞开殿门的长生殿。

“等我!”

韩淮君高喊了一声,一剑斩落一个士兵的人头,跟随而上。

长生殿内一片狼藉,正殿大火漫天,让人不敢逼近,白色浓烟弥漫在空气中,让人不禁呛鼻。

“搜!皇帝肯定没有跑出长生殿,正殿着火了,但侧殿没有,给我搜!是死是活都要搜出来!”

“是!”

萧奕和韩淮君进入长生殿时看到的正是这一幕,只见那些士兵四散开来,凶狠闯进了两侧的偏殿和后殿。

臭丫头会在哪里?萧奕一颗心都沉了下来,此时的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戾气让人胆颤。

中年将领亦注意到了他们,他看着萧奕有些难以置信地惊呼出声,“萧世子,你怎么会在这里?!”萧奕的纨绔之名,在整个王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谁都不会想到,他竟然还有这样一面。

“程指挥使。”韩淮君上前一步说道,“我最后再尊您一声指挥使,程谦,你食君俸禄,却做出这等无君无父的谋逆之事!”

中年将领正是骁骑营指挥使程谦,韩淮君的直属上司,今日突闻皇城内乱,程谦当即调集骁骑营前去救驾,身为骁骑营副指挥使的韩淮君当然同往。

可是没想到,刚到长生殿,程谦就立即倒戈,与逆党勾结,偷袭御林军。

韩淮君见状,率领亲兵与之搏斗,直到他的亲兵被一一斩杀,韩淮君也是身受重伤,若不是萧奕及时赶到,恐怕也难逃一死命运。

面对韩淮君的质问,程谦冷哼一声,道:“迂腐,当今皇上昏庸无道,我等是替天行道!”

“啰嗦!”萧奕根本懒得理会他们逼宫的原因,他杀气四溢的扬剑一指,纵身而上。

“等等……”韩淮君根本来不及叫住他,就见他手中的剑已经指向了程谦的头颅。

程谦的亲兵立刻涌了上来,将他护在了身后。

盛怒中的萧奕剑下没有活口,不过几招,程谦就有三个亲兵被斩于他剑下。

程谦当即脸色一白,他可怎么也想不到,萧奕的身手竟然如此之好!在其余亲兵的簇拥下,他赶紧后退,而趁着这个间隙,骁骑营的士兵们也涌了上来,与之展开厮杀。

眼见萧奕毫无顾忌的挥开长剑,韩淮君无奈持弓为他掩护。

两个少年相配默契,往往萧奕一剑挥下,韩淮君便会补一箭,竟无人有一合之力,一剑一弓,生生地杀出了一条血路,他们闯开了上百名士兵的包围,又一同向着程谦攻去。

擒贼先擒王,这道理,他们还是懂的,虽然这程谦估计也只是一条走狗。

程谦大怒,今日他闯进长生殿,拿下皇帝,便是首功。他明明已经命人盯紧了长生殿,皇帝绝对没有离开殿内,可是先是莫名的起了一把火,让他不知道该去哪儿找皇帝,现在居然还来了这个王城有名的纨绔,而就是这个纨绔,却把他们拖在了这里!

他不禁暗恼,心想:萧奕顽劣成性,不堪大用的名头到底是哪里传出来的?说到真是同一个人吗?!

面对这两个少年的步步逼近,程谦沉声道:“你们若现在投降,我记你们一功,但若还执迷不悟,就去阎罗殿里说话吧。”

嗖——

回答他的是一支破空长箭,程谦的亲兵挥刀挡开长箭,没想到,这长箭的势头竟是如此之足,那亲兵只觉手臂被震得一痛,手中的刀瞬间落地,程谦大惊,赶紧闪身,羽箭自他脸颊擦过,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大胆!”程谦抚过鲜血直流的面颊,怒喝道,“杀!给我杀了他们!”

韩淮君持弓,正义凛然地喊道:“你们身为皇上亲兵,难道要助纣为虐吗?叛上谋乱可是诛九族的重罪,若是现在放下武器投降,我可以向皇上请求恕你们无罪!”

正如韩淮君所说,谋逆是重罪,但是程谦掌管骁骑营近十年,在骁骑营中建立了极强的威望,又用了水磨的功夫,把骁骑营大部分的士兵都收为了自己人,这些人又岂是韩淮君三言两语所能策动的。

萧奕眼睛微眯,他的身体微微前倾,足尖微一点地,如同脱弦的利箭般飞扑上前,手中长剑微扬,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直指程谦的脖子。程谦一惊,急速后退,身侧的亲兵不顾性命的扑了过来,替他挡剑。

而就在这个时候,两柄飞刀不知从何而来,贯穿了那亲兵的脖子。

萧奕的剑招何等之快,程谦只看到一道银光闪过,他的脖子不禁一痛,手下意识得摸了过去,掌心中只感到一阵黏腻。

鲜血从他的脖颈喷涌而出,程谦难以置信地瞪大着眼睛,似乎不能相信自己会到这一步……明明他们还占尽了优势了……

为什么……

程谦向后倒了下去,死不瞑目。

在片刻的寂静后,响起了悲怆的高喊,“大人!”

“为大人报仇!”

程谦的副将一声悲呼,骁骑营的士气不降反涨,数百士兵疯狂地向着萧奕扑了过来。

“挡路者死!”

萧奕薄唇微抿,他毫不掩饰身上的杀意,长剑在他身前划过一个弧度,每一招都带起飞溅的鲜血。

韩淮君奋力脱围,来替萧奕压阵,而另一边,一个不知何时出现的少年正面无表情的扔着手上的飞刀,待到飞刀用尽,更是直接持剑而上。

萧奕的身上已溅满了敌人鲜血,在月光中,犹如“杀神”一般。

萧奕瞥了一眼那个飞刀少年,分明记得他正是臭丫头的车夫!

他不由心中一喜,问道:“臭丫头呢?”

萧奕声音未落,就听到外面传来嘈杂的脚步声,那副将不禁一喜,心想:援军到了!

然而,月色中,那出现在长生殿门前的却一个身穿银色铠甲的女将,铠甲上沾染了点点鲜红,是来自敌人的鲜血,她的头发略显花白,步履也有些蹒跚,但当她踏入长生殿的那一刻,释放出来的威严却仿佛连天地都为之失色。

“咏阳祖母!”

韩淮君大喜,高喊出声。

来者正是咏阳大长公主,以她的年纪重披战甲竟没有丝毫的突兀之处,甚至战甲远比那一身华丽大长公主朝服更加的适合她。

咏阳大长公主早在先帝在世时,便已上交了兵权,她今天带来的只是自己的府兵,但在今日这样的乱局中,她的出现就仿佛为已然步步败退的御林军打下了一针强心剂,让他们再度振奋起来。

“叛贼。”咏阳扬剑指向骁骑营,喝令道,“不投降者,尽诛!”

四周一片静默。

“杀!”

咏阳大长公主一声令下,她身后的数千府兵尽数向着敌人扑杀了过去。

即然咏阳大长公主已到,萧奕再无顾忌,问又一次向小四问道:“臭丫头在哪儿?”

小四指了指大殿,言简意赅地回答道:“里面。皇帝也在里面。”

萧奕二话不说,就立刻冲进火海,韩淮君和小四亦紧紧跟随。

当小四启动机关,打开多宝格后面的密道后,萧奕已迫不及待地冲了进去。

密室中的众人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听闻到有脚步声匆匆而来,皇帝的脸色不禁一白,他一把抽出了身边侍卫腰间的长剑,横在身前。

随着脚步声渐近,南宫玥的唇角却微微弯了起来。

紧接着,一个混身是血的少年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南宫玥下意识地向前走了一步,向他伸出了手,担忧地说道:“你没事吧?”

萧奕在看到南宫玥的那一刻,紧绷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所有的杀气和戾气悄然消失,脸上的笑容犹如夏日的阳光般灿烂夺目,回答道:“我这么英明神武怎么会受伤呢。”然后,他就看到他的臭丫头瞪了他一眼,瞪得他心里不由一麻,身上的伤痛也仿佛一扫而光。

韩淮君和小四紧随而来,前者在见到密室中的几人时,同样松了一口气。

南宫玥微不可见地向萧奕摇了摇头,侧身退开一步,萧奕立刻心领神会,上前和韩淮君一起单膝跪下,抱拳道:“臣萧奕(臣韩淮君)救驾来迟,望皇上赎罪!”

萧奕和韩淮君身上浓浓的血腥味,让皇帝几近作呕。

皇帝几乎可以想象外面有多少的混乱和危险,可是在这个时候,来救自己的竟然是这两个孩子,可想而知,他们的身上的血是哪里来的,是经过了多么艰难的搏杀,是经过了多少生死危机……他们其实可以不用来的,可是,他们却来了!

皇帝不禁热泪盈眶,他赶紧过去,把他们俩扶了起来,感动地说道:“好、好,你们都是好孩子。”

一走近,皇帝更是看清了他们俩身上的伤,萧奕的后背有一道入骨的刀痕,而韩淮君的肩膀上更是被利刃斩过,看起来尤为触目惊心。

皇帝大惊,忙喊道:“玥丫头,快、快……”

“皇上。”萧奕说道,“咏阳大长公主已来救驾,正在外面,叛党很快就会被肃清,皇上不必担心。”

“好、好……”皇帝松了一口气,“太好了,太好了……”

南宫玥这时已经取出了银针和药,等到她为他们俩先后止了血、上了药,简单的处理完伤口后,密室的门又一次打开了,这一次进来的是咏阳大长公主。

她的身上的气势是年岁都掩不住气势,那一身英武的戎装让南宫玥看得挪不开眼睛。

密室众人纷纷行礼,皇帝更是喜极而泣地喊道:“小姑母,这次真辛苦您了……”

“是多亏了奕哥儿才是。”咏阳微微颌首说道,“若不是奕哥儿向我报信,我也不知道宫里竟出了这等大事。”

皇帝惊讶地看向了萧奕。

“皇帝伯伯,臣身上不是领着五城兵马司的消息嘛,夜间的巡逻的时候,臣发现皇城这边有火光,心里有些不安,便命人去通知咏阳祖母了。本来以为只是我大惊小怪,没想到……”萧奕一副后怕的样子让一旁的韩淮君不由皱了皱眉,心想:真能装!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皇帝想到是南宫玥提议放的火,不由道:“你们都是好孩子……小姑母,外面情况如何了?”

咏阳镇定地说道:“西山军营的总兵越泽率兵前来救驾,逆贼已经被平定。”

“越泽?”皇帝皱了下眉,没想到明白他怎么会突然来救驾。

“越泽截获了叛将陈广胜与燕王的书信,发现他们要谋逆后,便与前去镇压哗变的先锋营和护军营同演了一场戏来麻痹逆党,而越泽则暗自领兵来王都擒王救驾。”

皇帝一脸厉色地点了点头,口中暗暗念着一个名字:“燕王……除了燕王还有谁?”

“据悉是燕王和永定侯相勾结。”咏阳回答道,“至于具体情况,我亦不知,只待皇帝日后亲自审问。”

“好、好得很!枉朕那么相信他们!”皇帝气急反笑道,“就连他们密告官如焰谋反,朕都没有丝毫的怀疑,没想到,他们竟然是这样回报朕的。真是好极了!”

听到官如焰这个名字,南宫玥不禁眉梢微挑,这官如焰不就是官语白的父亲?!

南宫玥把目光投向了小四,只见小四依然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好像现在所说的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南宫玥定了定神,上前一步,微微屈膝道:“皇上,您不可过于激动,还是坐一会儿吧。”

皇帝点了点头,由陈公公扶着坐了下来,半晌都没有吭声。

萧奕则悄悄地走到南宫玥的身边,压低声音,一脸委屈地说道:“臭丫头,我可担心死你了……”说着,他的样子越发可怜巴巴,就这么眼巴巴地望着南宫玥说道,“过些日子是我的生辰,我想吃你亲手做的面。”

外面如此凶险,南宫玥没有想到萧奕会找过来,但是他却来了,经历生死之劫还受了伤。南宫玥实在无法拒绝他的请求,于是便点了点头,说道:“好……”

萧奕顿时心花怒放,在心里偷偷掰着手指头去数距离生辰还有几日,心想:果然只要装可怜臭丫头就一定会心软了。

直到天色渐亮,长生殿的火势才被扑灭,而皇帝也被从密室里迎了出去。

从正月初一持续至今的乱局终于划上了句号……

而就在离开密室的时候,小四则悄悄告诉了她一件事:西山军营总兵越泽其实是他家公子的人……

那一瞬间,南宫玥震惊了,她的脑海里浮现起了一句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官语白,分明就是那黄雀!

------题外话------

谢谢鲜花和钻石:

鲜花:Coffey的宝阅儿(1朵)、竹lim(1朵);

月票:爱吃的懒阳阳(2票)、xystere105(1票)、50957288(1票)、phmei666888(1票)、辰儿1996(4票)、雪绒星空(3票)、nancyxu1027(1票)、mifeng11(2票)、Coffey的宝阅儿(1票)、心上一粒朱砂(2票)、苏子星星(2票)、清风朗月~(1票)、dehongluxi(1票)、许阿七灬(1票)、137**4131(2票)、假面嗅青梅(1票)、465866091(3票)、淘气的俊(1票)、兰晓娃娃(5票)、烘云托月(1票)、138**7180(1票)、〆等待金年★(1票)、lt期待未来(1票)、碧昂斯尼(1票)、qquser6485619(1票)、月夜沫mo(1票)、dyfen(1票)、doreen1976(6票)、美人暗妖娆(1票)。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