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晋封/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奕和韩淮君被皇帝留在宫中养伤,他们俩的伤势,南宫玥都瞧过,只是皮外伤并没有什么大碍,也就交给了太医继续跟进。而小四则一眨眼就不知道去了哪儿,幸而皇帝并没有怪罪,只觉是江湖中人不受拘束之故。

南宫玥回到了凤鸾宫的偏殿,一见到她,皇后就泪眼汪汪的奔了出来,紧紧地抱住了她。

这一晚,皇后也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但好在逆贼的目标是皇帝,在没有十足把握拿住皇帝之前,躲在凤鸾宫中的皇后也还算安全。可尽管如此,听着外面的厮杀声,看到火光冲天的长生殿,皇后依然被吓得够呛,紧搂着五皇子躲在自己的宫室里。

“皇后娘娘,逆党被尽诛,已经没事了。”南宫玥轻抚着皇后的后背柔声安慰着,“一会儿玥儿为您开一剂安神汤,您睡一觉后起来就好了。”

“玥丫头。”皇后在她的轻声安慰下,终于平静了一些,问道,“皇上现在可还好?”

“皇上脉象稳定,一切安好。”南宫玥含笑道,“否则怎么会有精神在御书房接见那些文武大臣呢。娘娘您请安心,不如玥儿的,先好好休息一会儿,待皇上议完了事,您再去瞧瞧如何?”

“说得也是。”皇后喃喃着说道,“那本宫现在就不去了?”

“现在不用去。”南宫玥声音轻缓地说道,“皇上现在正忙着燕王谋逆之事呢……”她暗示着皇帝现在是没有心情见皇后,甚至见后宫的任何人的。

皇后心领神会,一边命着大宫女去小厨房里炖汤,一边拉着南宫玥的手就往贵妃榻上坐下,说了好一会儿话,才放她回去休息。

南宫玥写了两张安神汤的方子,一并交给雪琴,一张是给皇后,另一张稍微温和一些的是给年纪尚小的五皇子的,并叮嘱了她记得让皇后和五皇子服用,这才回到自己所住的偏殿。

那一整夜,南宫玥实在是累惨了,她一倒在床上闭上眼睛就睡着了,等一觉醒来的时候,已近傍晚时分。

百卉服侍着她穿上衣裳,并说道:“三姑娘,奴婢听说,张妃去了御书房,给皇上送燕窝羹,被皇上赶了出来,还责骂了一番。”

“讨好皇上,她也不瞧瞧形势。”南宫玥打了个哈欠,又揉揉酸涩的眼睛说道,“于皇上而言,后宫的女人们只是解闷的玩意,怎么都比不上这个江山来的重要。”她顿了顿道,“你不用服侍我啦,皇后娘娘给我安排了宫女,你去睡一会儿吧。”

“奴婢已经睡过了。”百卉笑脸盈盈地说道,“您看,我可比您精神多了。”

南宫玥失笑地摇了摇头,没有再坚持,由百卉服侍完洗漱,这才去向皇后请安。

皇后的气色明显比早上好了许多,陪着皇后用了晚膳,南宫玥又去了皇帝那里为他行针。因着长生殿毁于大火,皇帝的寝宫便暂时挪到了距离前殿最近的长安宫。

请安、诊脉、行针、开方……

南宫玥的宫里的日子终于又步上了正轨,或许是因着住在宫里的关系,她也得到了不少前朝的消息。

燕王与永定侯是姻亲,永定侯的胞姐是燕王的正妃,两家此次同以谋反之名被羁押,除了两家世子不知所踪外,合族满门,全被押入了天牢。随后在对两家的抄家中,齐王发现了燕王与北戎勾结的书信和密函,在将这些东西呈给皇帝后,皇帝顿时勃然大怒,他用手捂着胸口,呼吸一窒,竟直接昏了过去。

御书房内一阵大乱,南宫玥也因此被匆匆喊了过去。

一番行针后,皇帝这才醒过来,但对于南宫玥让他休息的要求,却是摆了摆手说道:“不必了……不把这些事情弄清楚,朕又如何能休息得下来。”

南宫玥见状只能应诺,她从小瓷瓶里取出了药丸,让刘公公依她所要求的用蜜水化开,喂皇帝吃下。

御书房里的文武大臣全都低头敛目,十分规矩的没有抬头看,南宫玥看了一眼站在底下的自家大伯,想了想,向皇帝说道:“皇上,玥儿就在屏风后,您若有不适可以叫玥儿。”

皇帝欣慰地点点头,说道:“去吧。”

南宫玥福了福身,避到屏风后面,她的样子太过淡然,以至于没有人注意到,她藏于袖中的拳头正紧紧地攥着。

就在刚刚,她在皇帝的书案上,看到了一本打开的折子,那折子上显然赫然写着“官如焰……”三个字,正是因为这三个字,南宫玥才想留在这里听一下。

她并不在意官语白在这次的事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她在意的是,官家的冤案能不能得到平反!

前世,官语白至死都没有如愿,而今生……她希望,官语白以后能够堂堂正正的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刘公公奉上了按南宫玥的方子所制的药茶,皇帝喝过后,又特意等着心情平静了一会儿,这才低头继续看着封折子,只是看着看着,他却猛地合了起来,向着齐王说道:“你来说,从头开始说。”

“是。皇兄。”齐王恭身道,“臣弟在燕王府中发现了一个密室,在密室里面找到了一些燕王与北戎的密信,其中有就几封涉及到燕王与北戎勾结,构陷官如焰将军通敌叛国一事。燕王将官如焰将军呈上的军报透露给了北戎,以至官家军在与北戎的一战中元气大伤,而后则是以援军之名,伏击官家军……”

皇帝脸色阴沉,生硬地说道:“你继续说。”

齐王低下头来,心里把那个燕王骂的死去活来,皇帝仁厚,对他们这些异母弟弟们也素来亲和,从无猜忌,现在燕王弄了这一出,皇帝以后还会相信他们这些弟弟们吗?这不是把他们放在烈火上烤吗?!齐王暗暗腹议了一会儿,为了将来,更加恭敬地说道:“皇兄,燕王同北戎定下协议,一旦他夺下皇位,就将飞霞山以北的地界,尽数赠于北戎王。”

“这是要割去我大裕北边屏障啊!他倒是大方……”皇帝气极反笑,道:“所以,他才这么顺利的弄到了官如焰通敌叛国的书信?”

齐王应道:“是……”

“为什么?”皇帝从齿缝中挤出声音来说道,“构陷官如焰与他有何好处?!”

齐王的头低得更低了,说道:“从密函得知,这是燕王与北戎的交易条件之一。官家军屡屡将犯境的北戎大军赶出我大裕,北戎与官家军之战从无胜迹,北戎对官家军,尤其是官如焰将军和官语白少将军恨之入骨。只有除掉他们,对于北戎而言才算是解了心头大患。而燕王为了一己私利,便置我大裕江山稳固于无物,与北戎做出了如此交易。”

皇帝的手在颤抖,在那日他得知燕王和永定侯叛乱的时候,就隐隐有些感觉到,官如焰当日的通敌叛国一事可能并不属实,可真当这些证据摆在他面前的时候,皇帝依然觉得连心都在痛。

官家军,自先帝时起就忠心耿耿,立下赫赫战功,而官如焰……当年先皇因宠爱贵妃之子,曾有过易储的念头,在那段他最艰苦的日子,官如焰却始终带着官家军站在他这一边。可是……他竟然会听信燕王的挑拨,亲手斩了这条臂膀。

皇帝紧紧地捂着胸口,悔恨交加,他按耐着怒火,问道:“往下说。”

“是……”齐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又继续说道,“燕王与北戎有所协定,于明历二年的新年发起宫变,一方面以前朝慕容氏为幌子在新年里制造种种事端,而另一方面,则让北戎趁势犯境,让皇上顾此失彼……这一切,在那些密函中都有所提及。皇上,燕王协同永定侯谋逆一事罪证确凿!恳请皇上交由三司会审!”

皇帝毫不犹豫地说道:“准奏。”他顿了顿,语气沉重地说道:“另,着三司重审官如焰通敌叛国一案,在十日内,朕要得到确切的结果。”

刑部尚书、都察院御史和大理寺卿纷纷出列,应道:“臣遵旨!”

官如焰一案,他们皆已知皇帝的态度,再加上又有燕王的密函在手,平反一事并不复杂。只是这燕王,到底是皇家血脉,又是皇帝的亲弟弟,要如何处置,却让他们有些犯难。

照理说,天家无骨肉,这样的谋逆大案,满门抄斩,祸及三族是理所当然的,只是,皇帝到底想不想要背上杀害亲弟的名声呢?

三人退下后面面相觑,有些犯难。

这时,一个小太监进来在刘公公耳边说了几句,就听刘公公说道:“启禀皇上,锦衣卫指挥使陆淮宁求见。”

“宣。”

一个身穿蟒袍,腰间佩着绣春刀,锦衣卫指挥使打扮的男人走了进来,单膝跪地,声如洪钟的向皇帝禀报道:“启禀皇上,微臣在安定侯府查抄到了一本花名册。”

“呈上来!”

一本看似不起眼的册子被呈到了皇帝面前,皇帝随意地翻了翻,冷笑道:“好。真好。这些就是朕的朝廷命官,朕还不知道,居然有这么多人对朕如此不满,想要换一个皇帝在这里坐着。”

这句话着实诛心,东暖阁的众人尽数跪下,俯身道:“请皇上息怒。”

皇上用力把手边的花名册往刑部尚书的身上扔了过去,怒道:“查!这上面的人一个个都给朕查清楚!”

“臣遵旨!”

“还有……”

……

南宫玥在屏风后听得心都凉了,镇守边关的一代名将竟是燕王和北戎这场恶心交易的牺牲品,被以如此下作的手段除掉。满门忠烈化为枯骨,背上的还是通敌卖国的污名,这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早在前世,萧奕率军打上王都的时候,就曾公然以种种证据表明,官如焰将军被指通敌卖国一案纯属小人构陷,但当时在众人眼里,萧奕同样不过是逆党罢了,这些证据又有多少人会相信。而在萧奕打进王都之前,官语白便已病逝,哪怕以后萧奕会公然为官如焰平反,在野史中恐怕也会留下无数猜测。

而现在,若平反一事是由当今这位坐在龙椅上的皇帝提出的,那一切就会不同了!

官如焰将军从此定当青史留名!

南宫玥不由的为官语白而欣喜,以后他便可以不再易容,而是以自己的真相样貌光明正大的活在这个世上了。

南宫玥在屏风后面足足待了一个多时辰,等到东暖阁里的人一一退下,这才走了出去,先是为皇帝诊了脉,又斟酌着重新开了一张方子交给了刘公公。

“玥丫头。”

南宫玥闻言,回身面向皇帝,福身道:“皇上。”

皇帝感慨地说道:“这次,若不是你,朕恐怕不但保不住性命,就连大裕基业都会毁在燕王这乱臣贼子的手里。”

南宫玥恭顺道:“这是玥儿应该做的。”

“应该……”皇帝有些疲惫地笑了笑,说道,“这世上哪有这么’应不应该’之事,总之,你的功劳,朕绝不会忘。玥丫头,朕打算将你晋封为郡主。”

南宫玥一怔,她是意识到皇帝定会有所赏赐,但万万没有想到,会直接将她晋为了郡主。这可只有亲王嫡女才有荣耀。

见南宫玥这有些木木的样子,皇帝笑了,说道:“还不快点谢恩。”

南宫玥莞尔一笑,跪下行礼道:“摇光多谢皇上恩典。”

皇帝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喜爱的晚辈,说道:“朕再留你在宫里住一阵子,待你的郡主朝服制好,再盛装回府。”

“谢皇上。”南宫玥扬唇笑着说道,“您现在让玥儿回去,玥儿也不回呢。得等您的身子调养好了玥儿再走。”

“放心,在你兄长考童生试之前,朕定会放你回府。”见南宫玥不好意思的抿起唇,他开怀地笑了笑说道,“太后告诉朕你最近一直在为她调养身子,有空多往太后那里走走,陪太后说说话。”

南宫玥屈膝道:“玥儿知道了。”

说了一会儿话,并叮嘱了刘公公半个时辰后为皇帝泡一壶药茶,南宫玥这才离开长安宫。

因着皇帝的那番话,她从长安宫里出来后,便直接去了太后的长乐宫。一见到她,长乐宫的大宫女挽秋就特意迎了过来,欣喜地说道:“县主,您来啦,太后刚刚还念叨着您呢。奴婢先去禀报一声。”

南宫玥微微颌首,这些日子来,她也看出来了,太后是一个比较任性的老太太,她讨厌一个人就是讨厌,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撇开当日她对自己喊打喊杀不提,这些日子以来,太后对她倒是非常好,以至于长乐宫里没有一个人胆敢怠慢她。

不多时,挽秋便出来了,说道:“县主,太后让您进去呢,请这边走。”

南宫玥一踏进暖阁,就觉得有些后悔,她还以为这个时候来,太后宫里不会有什么人,没想到几个嫔妃和公主居然都在。

南宫玥的面上没有露出不耐,恭顺的一一行礼后,太后便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太后的身侧本坐着张妃的二公主,见状二公主只得往后挪了一个位置,一脸不快地瞪了一眼南宫玥。

太后亦知南宫玥是被匆匆唤到长安宫的,一见她就担忧地问道:“玥丫头,皇上现在可还好?”

“皇上无碍。”南宫玥微微一笑道,“皇上就怕太后您担心,特意让玥儿过来一趟呢。”

“那就好。那就好!”太后亲切地说道,“这些日子真是辛苦你这丫头了。”

“玥儿乃大裕子民,这是玥儿应该做的。”

太后慈眉善目的说道:“放心。你的功劳,哀家都记着。”

“多谢太后。”南宫玥起身福了福,这才又坐下。

坐在一侧的二公主,这时也开口了,娇俏地说道:“玥妹妹,你在宫里住了这么久了,我们都还没见过几次呢。就连去母后和母妃那儿问安,都不见你,哪日你去本宫宫里说说话吧。”

皇上一共有五位公主,除大公主已下降外,二公主乃是宫中年岁最长的公主,今年有十四了,张妃所出,与三皇子韩凌赋为同胞姐弟,她继承了张妃绝世的容貌,双眸似水,肤若凝脂,唇若朱砂不点而朱,一袭淡粉色的宫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段,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又软又糯,很是悦耳。这只是这话里的意思却不怎么悦耳了。

见二公主暗指自己住在宫里,却不知去向皇后和各宫主位们请安,南宫玥笑意微敛的说道:“摇光居于宫中只是为了替皇上医治。后宫重地,摇光乃一闺阁女子,岂可随意走动的。”在后宫走动,各宫主位请安献媚,那她成什么了?

二公主被梗了一下,心中暗恼,心想:这摇光县主还真如母妃所说是一个毫无分寸的丫头。但想到母妃的叮嘱,她还是又俏生生地笑道:“玥妹妹恐是误会了。只是三皇兄曾在本宫面前多次提到玥妹妹钟灵毓秀,让本宫一直都很想与玥妹妹见上一面,好好说说话,故而才有此一说。”

南宫玥挺直了后背,脸上笑意尽消,正色道:“二公主请慎言,摇光年纪虽幼,但也是幼承庭训。摇光与三皇子并未见过几面,何来赞赏一言。”

南宫玥很是不快,二公主的这番话明显是故意的,莫非是想在太后面前暗示她与韩凌赋之间有所瓜葛?相比前世,今生的她深得皇上皇后乃至太后的宠幸,对于韩凌赋而言也会更有利用价值吧。

太后亦听出了不妥,皱了一下眉,不快道:“二公主,你话太多了。”

“皇祖母,我……”二公主咬了咬唇,楚楚可怜的看着太后,虽没有说话,但满含委屈的样子却让人不由心痛。的确,她在太后面前确实有些脸面,但相比较救了皇帝性命的南宫玥而言,这点脸面就算不上什么了。

“二公主,去向玥丫头道歉。”

二公主闻言一怔,盈盈起身,眼眸含泪的向着南宫玥说道:“玥妹妹,是本宫失言了。”

南宫玥平静地说道:“二公主知错就好。然,二公主身为皇家公主,应更为端庄大气,方能为天下女子之典范。”她对于这个二公主并无好感,自然不愿表现出姐妹相亲相爱的假象,保持距离就好。

她这毫不献媚,又不娇纵的态度让太后很是喜欢,说道:“二公主,你真该好好和玥丫头学学,身为公主,别整日里要哭不哭的,一副小家子气。”

一旁坐着的几个嫔妃不禁窃笑,二公主手中的帕子被搅成了麻花,脸上不敢有丝毫的不满,起身向太后屈膝道:“是,皇祖母,孙女知道了。”

一旁的张妃也是心有不甘的样子,若非儿子跟他说这摇光县主深受圣宠,虽未及笄,但也到了可以订亲的年纪,要是与之结亲,他必然会因着这小丫头在皇上的众皇子之间脱颖而出的话,她真想好好教训一下这小丫头什么叫作尊卑!至于现在……

张妃只能跟着说道:“二公主,你皇祖母教训的有理,你也到了该下降的年纪了,是该好好收收心了。”

二公主的脸上飞起一片红霞,她唇边含着一丝羞涩说道:“母妃,听闻救驾有功的萧世子昨日已经离宫了,也不知他的伤势如何。”似乎觉得有些不妥,想了想,她又补充了一句道,“……还有君堂哥,似乎也受了伤。”

说到公主下降,二公主就提到萧奕……南宫玥眉头微皱,心中隐隐有些不快,这种不快就连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这事得问摇光县主。”张妃笑着向南宫玥问道,“当时似乎县主也在。”

“摇光确实在。”南宫玥淡淡地说道,“只是摇光未曾跟进萧世子与韩公子的治疗,因而并不知情,请娘娘勿怪罪。”

南宫玥的样子太过生冷,让张妃实在与她说不上话来,只能暗暗地在心里说了一句“不识抬举”,便再不理会她。

南宫玥乐得轻松,陪着太后又说了一些话后,带着太后赏赐的点心回了凤鸾宫偏殿。

南宫玥无事不会出偏殿,自然也没再见张妃和二公主,虽说张妃也曾宣她过去,但在禀明了皇后以后,皇后乐得她不理会张妃,亲自出面替她推掉了。

就这样,南宫玥在宫里安然地住着,于此同时,一些消息也源源不断地传入她的耳中。

三日后,大皇子在燕王位于京郊的一处别院里被发现,所幸只是昏迷不醒,身上倒没什么伤,这让皇帝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十日后,官如焰通敌叛国一案被正式平反,皇帝追封官如焰将军为烈王,牌位迎入忠烈祠,受皇家世代香火。皇帝亲笔提词“满门忠烈垂千古”,作为悼念。官家满门皆亡,唯有独子官语白被劫出天牢,下落不明。皇帝特旨寻官语白入王都。官家一家即无罪,那官语白自然也没有畏罪潜逃的罪名。至此他将是清清白白的一个人,再无任何污点!

圣旨被以八百里加急传到各地。

直到这个时候,南宫玥才真正为他松了一口气,心中为他而欢喜不已。

终于,官语白最大的心愿完成了!

又在宫中住了一些时日,等到皇帝的病况已经完全稳定,南宫玥留下药方让太医院调整药丸和药茶,便带着册封圣旨,身着全套郡主朝服,坐上朱轮车,在刘公公的亲自护送下,回到了南宫府。

南宫玥荣宠而归,就连老夫人苏氏也亲自到二门来迎,阖府更是赏了两个月的月钱,上上下下一阵雀跃。

南宫玥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荣安堂,跪在垫子上,正式向苏氏行礼请安。

以她现在的身份,只有苏氏向她请安的份,但作为南宫家的姑娘,她依然谨守家礼,这让苏氏很是满意,拉着她的手,说了好一通的话。

宫里足足赏赐了十几抬东西,有黄金白银,田庄铺子,金银首饰,绫罗绸缎,古玩字画等等,南宫玥取出其中不是内造之物的几样分送给了各房,又将皇帝所赏的百年老参赠于苏氏,所有人都很知趣的没有询问关于“逼宫”那日的半个字,在热热闹闹说了一番话后,南宫玥这才与父母兄长一起回到了浅云院。

一到浅云院,林氏便抱着她一阵痛哭,自从那日逼宫后,她就担心的整日整夜睡不着,女儿现在虽然荣宠归来,但这种荣宠可是用性命换来的啊,林氏根本不敢想她在宫里过得是什么日子!林氏宁愿她不是县主,不是郡主,只要好好的就行。

南宫玥傻了眼,无措的看向父亲,露出了几分小女儿家的姿态。

南宫穆不住的抚着林氏的后背,柔声安慰,南宫昕一会儿看看林氏,一会儿又看看许久不见的妹妹,也不知道是应该先哄娘亲,还是先与妹妹说话。

林氏哭了好了一阵子,紧紧拉着南宫玥的手不肯放开,不停地问她在宫里的好不好,有没有人欺负她。

南宫玥自然报喜不报忧,笑着说道:“娘亲,您大可以放心,女儿我在宫里过得舒坦极了,没有任何人敢怠慢。每日吃穿用度可都是按嫡公主的份例,连宫中的几个公主都比不上我!”皇后没有女儿,宫里自然没有嫡公主,而嫡公主的份例可比其他公主高了不止一截。

“你啊。”林氏点了点额头,说道,“在宫里过得再好,哪里自己家里舒坦。”

“是啊是啊!”南宫玥忙不迭地点头,附合道,“还是家里好!我好久都没有吃过娘亲亲手做的菜了,宫里御膳房的东西一点儿都比不上娘亲做的。”

南宫穆亦跟着说道:“若颜,玥姐儿好不容易才回来,你就洗手做羹汤一回如何?也让我和昕哥儿一饱口福。”

“娘亲。”南宫昕挽上了林氏的手臂,撒娇道,“我想吃狮子头。”

“好好!娘亲做给你们吃!”林氏擦擦眼泪,笑着说道,“不过,中午得陪你们祖母用午膳,等到晚上,咱们关起门来,娘亲亲自下厨……”

南宫昕欢呼起来,“娘亲,你真好。”

好不容易哄好了林氏,南宫玥松了一口气,又说了一会儿话后,她换下了郡主朝服,一家这才一同去了荣安堂用午膳,随后便回了自己的浅云院。院里的丫鬟和婆子们纷纷跪地恭迎郡主,意梅在南宫玥的示意下,给每个人发了一个2两银子的封红,墨竹院里顿时充满了欢笑声。

回到已经离开近两月的房间,熟悉的摆设一如南宫玥离开时的那样,让她很是舒心。

正如林氏所言,宫里再好也比不上自己的家。

靠在罗汉床上打了个小盹,醒来的时候,意梅过来禀报说宫里赏下了一筐苹果。这个季节的水果可属稀罕,南宫玥便先让意梅往苏氏那里送了一些,又各房都送了一些,自己只留了三个,余下的都拿去了浅云院。

“三姑娘。”

意梅刚刚领命离开,百卉便跑了过来,关上门,告诉她说道:“小四要回去了。”

南宫玥微怔,“回去?”

“是回公子那里。”

南宫玥微微颌首,又问道:“官公子还好吗?”

百卉笑盈盈地说道:“小四说公子正扶灵往王都而来,再过些日子就到了。”

“官公子要回来了?”南宫玥微讶,随后又恍然笑着道,“是啊。官将军当年背着通敌卖国的罪名,连尸首都不得安葬,现在冤屈即然已经洗清,官公子确实应该回来告慰亡灵。”

百卉喜笑颜开地说道:“是的!公子的心愿终于完成了。啊,对了,三姑娘,小四让奴婢转告您,他也不知道公子到底做了什么,您若是想知道的话,到时可以去问公子,公子一定会告诉您的。”

南宫玥确实很好奇,闻言笑眯眯地点点头道:“那我们就一起去叨扰官公子好了。你和百合也一定很挂念官公子,到时候,我带你们一起去吧。”

百卉开心地应道:“谢谢三姑娘。”

“不过……”南宫玥思索了一会儿,说道,“百卉,你一会儿去把百合叫来,我要你们做一件事。”

百卉有些疑惑,但没有多问,笑着应了一声,“是,三姑娘。”蹦蹦跳跳的就出去,没一会儿就把百合带了过来。三个姑娘关在屋里好半天,直到晚膳时分,意梅才扣响了房门。

南宫玥换了件衣裳,带着意梅和百卉一起,去了墨竹院。

林氏果然亲手做了一大桌的菜,一家人用得很是欢喜。

之后的日子渐渐又回到了正轨,距离南宫昕的童生试只有半个月了,他整日被南宫穆拘在书房里念书,南宫玥本还担心他会觉得烦躁,但去看了一两次后,见南宫昕明显是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

而这时,官语白扶灵回京的消息也已经传到王都,当早朝收到御史的折子后,坐在龙椅上的皇帝一阵沉默,过了半晌才说道:“传朕旨意,沿途各府各县都要给官语白方便,不得有任何为难。”

“皇上。”一个张姓御史出列道,“官语白公然扶灵进京,实属对君威的挑衅,臣恐……”

“闭嘴!”皇帝怒道,“官语白父母亲族皆亡,难道扶灵回来有什么不对吗?莫非你是觉得官如焰将军死有余辜不成?”

张御史忙跪下道:“微臣不敢。”

一旁的陈御史瞥了他一眼,心中暗道:蠢货!现在朝野上下谁人不知皇帝对官如焰将军心怀愧疚,在这种时候冒出头来,是深恐自己仕途太长远了吧。

有张御史当了出头鸟,其他众臣自然不敢多言。

于是,官语白扶灵一路向着王都而来……

------题外话------

官语白明天回来了!为了官语白,请支持正版订阅!

——

谢谢大家的月票,这里写不下了,我全放到书评区去了。真的非常感谢!没想到能够收到这么多!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